专心致志的。
妈妈说,这是对食物最基本的尊重。
喻晋文喝一口咖啡,看着南颂吃,眉目间尽是温柔的笑意。
他很喜欢看她吃东西时的样子,看着就很有食欲,安静又美好,不消片刻,南颂就将雪媚娘和班戟解决掉了。
她满足地轻哼了声,看着手上沾着的奶油和奶皮,正准备去洗洗,就被喻晋文握住了手。
他用湿纸巾,将她指腹上的奶油和奶皮一点一点地擦干抹净,动作十分轻柔,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宝物。
南颂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在自己的手上轻轻擦拭着,他硬朗的骨节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一曲一伸。
手漂亮得像是一件工艺品。
而他靠的她很近,距离近在咫尺,能够感觉到他清浅的呼吸声,和她的呼吸交缠在一起。
擦完了手,南颂的脸颊已经红得不成样子,“好了。
” 她缩回手,就想躲。
再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别动。
” 男人忽然出声制止了她,南颂下意识地抬眸,喻晋文抬起手,略带粗糙的指腹在她的嘴唇上轻轻一擦,将她上唇的奶油抹掉,看到他指间上雪白的一点,犹如冰山顶峰上的一抔皑皑白雪。
下一刻,喻晋文就将那片雪白含进嘴里,舔舐干净。
“......” 南颂整个人为之一怔,只觉得心脏不受控制的,噗通、噗通跳了起来。
如同架子鼓的鼓点,咚!咚!咚! 喻晋文望着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像是蓄满了温柔的春水,勾唇一笑,悠然开口,“挺甜的。
” “......” 这个男人,是妖精吗? 还是撒旦,专门来引~诱她的...... * 南颂下午还有个会需要开,快到点的时候鲁恒小心翼翼地敲门前来提醒了一下。
那谨慎的模样,似乎生怕打扰了两位老总的兴致。
“你忙你的,我自己待着就行。
”喻晋文像个听话懂事的小男友。
南颂想了想,打开旁边的柜子取了一方毯子出来,“困了你就躺沙发上睡会儿,有什么需要就告诉鲁恒。
” “好。
”喻晋文接过毯子。
— 今天的会议上,吹毛求疵的南总出奇地平和。
就连策划部在玫瑰花展项目的策划案上犯了个十分低级的错误,被南颂指出来的时候,整个策划部死的心都有了,如坐针毡,屏声静气地坐在那里,低着头等着boss劈头盖脸的责骂,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然而南颂只是一句“重做一份”,十分仁慈地放了他们一马。
会议顺利结束,南颂走出会议室的时候,所有人都重重舒了口气,除了感谢上苍,他们更加感谢喻晋文。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 南颂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动作很轻,打开门的一瞬间,顺着门缝就看到喻晋文躺在沙发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