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二十八章 曲折的府试
鸿昊二十三年,四月初 王鹏是府试前一天深夜到的府城,怕影响儿子休息,干脆就在客栈凑合了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去找儿子了,想着怎么也要陪儿子走一段路去考场的。
不想,王鹏还没走到大郎的宿舍,就看到王睿背着书箱,一脸焦急地扶着一个书生出来了。
一路上,那书生一直哀叫不停,更是把大半身体都压到大郎身上,一步一挪地慢吞吞地走着,而一旁的大郎则是满脸的焦急,时不时地还望望考场的方向。
王鹏顿时觉得有问题,远远地喊道:“睿儿,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父亲,王睿高兴极了,“爹,你来了,太好了。
他说自己得了绞肠痧,你赶紧送他去医馆吧。
我现在就去考场,再晚就来不及了。
”王睿急速地说着,就将人移交给父亲,然后急匆匆地跑了,还远远传来声音,“其它的,等我回来再跟你解释。
” 那书生一时反应不及,都忘了叫疼了,对着王睿快要消失的背影嚷道:“唉,王睿,你怎么走了?” 王睿只背对着他挥挥手,一句话都没有就直接跑了,倒是王鹏觉得更有问题了,“后生,睿儿去考试了,我带你去医馆吧。
” “伯父,不用了,我发现我也不疼了,我现在也可以去考场了。
”那书生萧升干脆就伸直了身子,一脸无事地说道。
可王鹏哪会由着他,“这可不行,我刚才都看到了,你疼得都走不动路了,绞肠痧可是会出人命的,考试再重要,也比不上人命要紧啊。
正好,你再好好准备一年,明年争取考个好成绩。
”王鹏确定大郎被算计了,当即虎着脸,一脸强硬地扶着他走向医馆。
萧升挣脱不得,只能跟着王鹏进了医馆。
结果,坐馆大夫看了后,却只说肠胃稍有不适,吃点山楂就好了。
王鹏再三确认道:“大夫,当真只是肠胃不适?他刚才痛得整个人都缩成一团了,还说是绞肠痧。
” 大夫不高兴了,虎着脸道:“就是肠胃不适,跟绞肠痧一点关系都没有。
” 王鹏转脸看向萧升,想要个解释,那萧升涨红着脸,“大夫没看错,我就是肠胃不适。
” 王鹏脸一拉,当着满堂医患的面就说道:“我说,你这后生也真是的,肠胃稍有不适,就叫得要死要活的,满大街的人都听到了。
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绞肠痧,吓得我儿赶紧送你来医馆,差点连府试都错过了,也亏得我今天刚好到了,不然我儿这科就误定了,你这都安的什么心哪?” 萧升听了这话,臊得满脸通红了,“我,我只是比较怕疼。
”随后,更是灰溜溜地离开了医馆,把王鹏气得直运气。
而王鹏谢过大夫后,也跟着离开了,他还要去考场外等儿子呢,可不能再被人算计了。
等大郎出了考场后,王鹏这才了解到事情的始末。
今天,也就是考试第一天,离开考前半个时辰,王睿出门的时候,对门的萧升突然说肚子剧痛,是得了绞肠痧,硬是拉着他不让他走,一副不送他去医馆,就是见死不救的模样。
旁边屋子的学子们见状,纷纷溜掉了,他们是来考试的,不是来救人的,走前甚至还暗自庆幸,被拉住的人不是自己。
无奈之下,大郎只好自己送他去医馆,本来赶一点的话,送完医馆,还是能赶上考试的。
可是萧升在路上,硬是大呼小叫的就是不肯走,大郎再急也没用,只能远远地看着考场,眼睁睁地等着错过这科考试。
也幸好当时父亲来了,不然,大郎就被算计成功了。
王鹏将萧升在医馆的情况一说,大郎就点了点头,“我也怀疑过,可他口口声声说是绞肠痧,我若是见死不救,将来怕会有人说,我为了科举而不顾别人死活,名声就坏了。
相反,若是送他去医馆,顶多也就是延迟一年去科考,两权相害取其轻,我也是没有办法。
回头,还要打探一下,他为什么跟我过不去,如今我也只知道他是白云书院的学子,名叫萧升。
”这话题就此打住,他还要继续明天的考试,任何与考试无关的事,都不该在此时费心。
好在除了第一天的变故外,接下来的两天,倒是没有任何波澜,而考场中的较量,王睿并不畏惧。
三天时间,倏然而过,府试已经结束了。
府试结束后,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父子俩终于把事情打探清楚了。
消息主要是从昔日同窗张尧那得到的,他如今也在府城参加府试,萧升本身没有问题,就是白云书院的学子,不过,他跟秦院长的儿子秦昊关系极好,准确地说,是秦昊的跟班。
秦昊这个名字还真是不陌生,他是白云书院院长的儿子,县考前呼声很高,觉得他才是最可能的案首人选,结果最后反是王睿成了案首。
那时还有人笑说,白云书院的那对父子可能会恨死你,王睿也没当真,只以为是说笑了,如今看来,他倒是高看了那对父子的肚量了。
王睿此时感叹道:“上次萧升听到我的名字后,脸色就有点不自然,我也没放心上,只以为他觉得他师兄秦昊输给我,心里不爽快。
却没想到,他们竟然用了这种毒计,宁可自己不参考,都要拖我下水,够狠。
”说着,更是磨了磨牙。
王鹏嗤笑了一声,“这个萧升县试就是吊尾车,过府试希望不大,所以觉得自己跟你兑子,是赚便宜了。
若是成功,就能讨好秦昊父子,说不定将来能开个小灶,考上秀才的可能性就大增了,毕竟人家秦院长是位举人。
若是失败,还能跟你一起参考,他根本就没损失。
这次,也亏得我及时赶到了,总算是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活该。
” 王睿更是暗自庆幸道:“亏得当初,我们没去白云书院,不然那日子可就水生火热了。
我现在只希望,这次的府试成绩能将秦昊狠狠地打脸。
” 很快就到府试张榜了,而这段时间,他们父子俩只顾着调查事情了,根本没顾得上紧张,当然也是县试的成绩,给了他们很大的底气,也就没那么患得患失了。
这次不是榜首,却也是第二,王鹏很满意,想着大郎就是出息,考试对他来说,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当然,更高兴的是,他们看到了秦昊的名字,并不在第一,而是第三。
心下想着,靠打压对手,去取得好成绩,呵,到底也没讨着好吧,活该! 张尧那倒霉孩子,没通过府试,不过他并不认为是自己的问题。
所以过来的时候,很有些咬牙切齿地诅咒,“那个混蛋,他儿子要考试,学院的其他学子就不考了吗?一门心思地给他儿子开小灶,当案首,生怕书院的其他人超过他儿子,该死的东西,该死的东西。
哈,没讨着好吧,活该!”显然也是早打听过秦昊的成绩了,事实上,秦昊这次的确是白云书院成绩最好的。
王睿对张尧的情况,也有所了解,同样有个严厉的老爹,至于真实情况是不是张尧说的那样,根本无所谓,总之就是他没考上,需要人背锅,无中生有应该不会,但情况有没有那么严重就不好说了。
他猜,张尧跟他爹就是这么说的,一切都是秦院长的责任。
张尧骂完了尤不解恨,说着他接下来的打算,“我让我爹替我转学了,如果可以进县学,就进县学,实在进不了,那我就去青山书院,这回总不会再有什么院长的儿子,挡在前头了。
”说到后来,更是有些恶狠狠的。
青山书院的院长,年纪比较大,他儿子也有了功名了,二十多岁,孙子还在嗷嗷待哺,这对张尧来说,就觉得很合适了。
而王睿这会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上次一找他打听情况,他就一古脑地全说了,根本就是问一说十,他当时还惊讶他的胆量呢,如今知道他的打算,倒是不意外了。
张尧接着道:“我们不少同窗,都要跟着一起转学了,将来许是还会跟你当同窗呢。
”这话,王睿可不敢应,简直带着点诅咒。
若是考上了秀才,他就不会回到县学了,将来应该是去府学读书了,成为同窗,不就意味着他考不上了嘛。
想着这,王睿脸都有些黑了,这人真是太不会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