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三十章 意外被陷害
考完秀才后,因觉得离府学开学还早,再加上父亲管得一下宽松了,大郎就有意放松一下,当然还是号称在家自习的。
说是自习,倒不如说是闲散,最近他都没怎么翻书本,倒是跟着村里的小伙伴去玩了几回。
王鹏说过他几次,可在王睿的坚持下,也只能由他去。
这日,大郎又在混日子,他在树荫下乘凉,这种不读书的日子,真是太爽了,他暂时还不想这么早结束。
这时,隔壁的赵绢跟二郎一起跑来了,“王大哥,我跟二郎现在有点事,你帮我看着这个盒子吧,我们带着不方便。
” 大郎躺在摇椅上,随口答道:“你们放桌上就行了,我就在这,今天不出门。
”他想着,这些小孩子,就是神神秘秘的,还这盒子那盒子的。
不过,他还是看了赵绢一眼,他对赵绢挺好奇的,听说她哥在后山摔断了腿,药费需要一大笔钱,她家里似乎都有意把她卖了给她哥治病了,她不躲在家里哭,竟然还有心情出门玩? 不过到底是别人家的事,他也不便过问太多。
他对赵家其实也挺同情的,前段时间知道他们家的事后,他还让他爹以赵大郎救过他的名义,送了二十两给赵家。
只是没想到,居然还是不够,那就没办法了,毕竟他们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而且赵家到现在,都没开口借钱,若是他们上赶着给,很容易就会被别人当成冤大头的。
这例一破,下回指不定就会有其他的人家找上门来,这对于根基不深的他们家来说,就很麻烦了。
本以为托管是件很容易的事,不想好长时间都没等到他们回来,大郎正心烦的时候,终于看到赵绢二郎一起来了,“王大哥,我来拿东西了。
” 大郎呼出口气,“盒子就在桌上,你赶紧拿走吧。
”大郎暗自决定,以后再也不帮人看什么东西了,真是太麻烦了。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结果赵绢突然尖叫了一声,“啊,我的三十两银子怎么没了。
”大郎皱眉,正想问问什么三十两银子呢,结果还没开口,人家赵家夫妇就直接闯了进来。
这个速度,大郎终于觉得不对劲了,他们不会根本就是在门口等着的吧?所以这是给他下的套?这下他终于站起身走出来。
王鹏等人听到声音也相继从屋里走了出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大家都在问。
“我放在盒子里的三十两银子没了。
二郎,你亲眼看见我放进去的,对不对?”赵绢神情紧张地转头看向二郎,要他作证,其他人见此,也纷纷转头看向二郎。
二郎没有辜负她的期待,点头认可了这一点,“嗯,我看到你放进去的。
” 赵叔一听,立马激动了,“王睿,这钱你必须得赔。
大力摔断了腿,就靠这钱救命的,不然他一辈子就毁了。
大力他可是独子,我这辈子唯一的指望,所以,这钱你必须得赔给我。
” 大郎当下就恼了,“我没碰过那盒子,更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堂堂一个秀才,居然就这么随意地被诬蔑了。
赵绢更是直接道:“谁能证明你没碰过?” “你……”大郎气得说不出话来,随后他转头,看向二郎道,“二郎,你确信是亲眼看到赵绢放的?是几两的银锭子,有几个?” 钱氏此时也开口道:“二郎,你真看到了?”她对二郎的表现也很不可思议,怎么会干这种蠢事? 而赵叔生怕有意外,脸红脖子粗地嚷道:“你们别扯东扯西的,二郎说了,他亲眼看到绢子拿了三十两银子进来你们王家的,其他的就不用说了,钱总是在你们家丢的。
今天你们必须拿出三十两来,就算不是大郎弄丢的,那也是其他人弄丢的。
” 二郎本有几分悔意,意欲改口,被赵叔的话一激,立马道:“娘,银子好在是在大哥手上丢失的,不然,三十两银子,卖了我都赔不起的。
” 钱氏看着二郎企求的眼神,又看赵家不依不饶的,想着既然必须要有一个担责任的,那就大郎吧。
思绪一闪,钱氏开口便道:“赵大哥,是大郎不小心丢了东西,你别急,我们会赔的。
” 至此,一切都成了定局,再无力翻身。
大郎看了眼钱氏、二郎,咬了咬牙,转过头都不愿意再看见她们。
王鹏平静地扫了大郎一眼,此时才第一次开口,“赵大哥,你别激动,钱我们一定会给的。
不过,绢子,这三十两到底是几个银锭子,几个碎银?我们也好根据这个去找不是?” 赵绢接口道:“三个十两的银锭子。
” 王鹏求证道:“你确定吗?” 赵绢紧张了一下,还是肯定地点头,“确定。
” “好,那我们就来看一下。
”王鹏放入了三个十两的银锭子,结果发现怎么也放不进去的。
赵绢惊慌失措道:“我说错了,不是银锭子,不是银锭子,是散银。
” 王鹏慢条斯理道:“散银也不可能,三十两根本放不进去。
” 赵家全家脸色灰败,赵叔更是喃喃道,“大力,我的大力怎么办?都是你这个死丫头,都是你害得,不然大力怎么会摔断腿?”说着,就开始没头没脸地打赵绢,直把赵绢打得尖叫不已。
二郎看着当场就急了,拦道:“赵叔,你别打绢子。
”一时闹哄哄的。
在场的人看到这场面,脸色也都不好看了。
王鹏更是阻止道:“好了,赵大哥,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待大力一如我对大郎。
大力是个好孩子,当年还救过大郎呢,我一直都是感激的。
这样,这三十两,也当我送给大力的,也算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了。
”王鹏直接将刚才拿出来的那三个银锭连带着盒子,一并给了赵叔。
赵叔羞愧地眼睛都红了,直扇自己耳光,“我是畜牲,我不是人哪,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啊。
”最后,他更是对着王鹏跪下了。
刚才觉得大力瘸了,一辈子没了指望,自然谁都可以得罪,可如今大力治愈有望,那王家就是不能得罪的人家了。
不说王睿这个案首,就是王鹏,那也是顶顶能干的人,根本就不容得罪。
最后,又是赔罪又是道歉地,折腾了好一会后,赵家人才拿着钱走了。
赵家人走后,院子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不敢有。
王鹏没有情绪地说道:“大郎跟我进书房,其他人都散了。
”大郎脸色一白,知道父亲这是发怒了,当下有些瑟缩地跟着进了书房。
二郎有些惶惶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公然诬陷哥哥,不知道他爹会怎么看他?他也不想的,可赵绢缺钱,他想过很多办法,都没有用,只能从他哥哥身上出了。
可他没想过,赵绢那么蠢,陷害居然都能被发现了。
二郎惶恐道:“娘,怎么办?” 钱氏语气烦躁道:“你问我,我问谁去,你做都做了,还能怎么办?” 门外,大家都静静地站着,仔细聆听里面的声音,可惜什么也听不到。
屋内,王鹏坐在书桌后,盯着大郎问道:“知道错了?” 大郎站在一旁,束手而立,头微低,“是” 王鹏严肃道:“说说都错哪了?” 大郎语气小心道:“我不该应承看着那个盒子的。
哪怕应承了,也该当场查验清楚的。
” 王鹏对这答案并不满意,“不够,当场查验也没用,二郎还可以作伪证。
” 大郎抿了抿嘴,语气低沉,“是我没有戒心,我没防着二郎会作伪证。
” 闻言,王鹏语气变得冷冽道:“哼,今天若是不破财,你赵叔一定会不依不饶的,那是他眼中的救命钱。
如果他想到了银票,那么就算打,他也会打到赵绢改口说成银票的,毕竟卖了赵绢也得不到三十两的。
这次还好,还只是银子,若有下次,栽上人命官司,你还有补救的机会吗?”他越说火气越大,后来手都抬起来了,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顿了顿,之后又把手放下了,接着训斥道,“大郎,你对二郎的态度太松散了,毕竟在世人眼中,他是你的亲弟弟,是不会害你的。
还有你娘,为了二郎,直接将屎盆子往你头上扣,你得学会防着点,我不希望有下一次。
”这世上估计也就他爹能把这些话,说得理所当然,可事实上,他爹并没有说错,他的确被坑惨了。
王睿点头应是,“我知道了,以后会留心的。
” 王鹏的脸色还是很不善,“说,为什么会接赵绢的盒子?” “我,”大郎有些气短,“我跟她没什么矛盾,我不知道她会陷害我。
” “哼,这赵绢从来就是个轻佻的,张狂地不得了,刚消停一阵子,就敢带他哥上山,要找什么药材,结果连累得他哥摔断腿。
事实上,她要再想不到办法,就极有可能会被卖掉,正四处找冤大头呢,你就一头撞上去了,可真本事。
”这是骂他没有识人之明。
大郎半句不敢犟嘴,说什么都认了,“爹,我错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 “哼,这次的账,我先替你记着,再有下次,那就一起算总账。
”说着一瞪眼睛,“还不滚去读书,不然我要你好看。
” 大郎暗自庆幸,这个秀才功名还是有点用处的,他刚才一度以为,自己要被打一顿了,幸好,幸好。
随后,他就当真拿起书本,坐在窗前开始读书了。
王鹏满意点头,就出去了。
结果一开门,就看到钱氏她们都在,立马不高兴了,“堵在门口做什么,都散了。
”大家作鸟兽散。
事后,二郎也不过被骂了一顿,二郎对此很意外,他爹对他哥可紧张了,居然轻轻放过了,更奇怪的是,对于他娘的偏心,他爹提都没提,似乎就这么默认了。
不过后来却发现,他爹待他娘是越发地淡漠了,这次没找他娘谈话,显然是连话都懒得跟她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