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三十一章 入学前夕
转眼就到了八月上旬,马上要开学了,在开学离家前几天,他爹开口让他这几天不用读书了,松散一下,他终于可以四处走走了。
他绕着村里边沿走,不想又在河边看到了二郎跟赵绢,这俩还在那嘀嘀咕咕的。
他意外却也只是摇摇头,他这个哥哥对二郎来说,是真比不上赵绢的。
他也谈不上有多少失望,许是因为被打击过一回,这回心里几乎都不起什么涟漪,他并未停留,而是直接离开了。
他并不知道,河边那看起来一起玩得很好的两人,并不像他们表现地那么和谐。
自从上次的事之后,她们还是第一次碰到一起,尤其是二郎,对这次相遇更是排斥,若是让他爹知道了,一定没有他的好。
上次的事情,是赵绢她怕自己被卖身为奴,哭着找二郎帮忙的;二郎呢,一边觉得是跟赵绢的感情不错,一边又看大郎不顺眼,所以就出了那个主意。
刚开始的时候,还是顺利的,他们栽赃到大哥身上去了,哪怕中途被拆穿了也没什么,毕竟父亲还是愿意出这笔钱的。
甚至事后,看着也没付出什么代价,可事实上,问题大条了,大哥对她们彻底冷了心,等闲连话都不怎么跟她们说了,爹呢,更是当她们不存在。
今天,二郎一见到赵绢,就要转身离开的,可是赵绢叫住了他。
二郎看到她,又想到了其实是自己出的主意,实在不能全怪赵绢,如今被叫住了,就不好意思直接走掉,只好不尴不尬地随意地说了几句话,结果还让大郎看到了。
二郎看到大郎走过,一下就慌了神,急急跟赵绢告别,就追在大郎身后。
大郎扫了跟在他身后的二郎一眼,“不必担心我会告状,我没那么闲。
” 二郎微不可闻道:“我知道。
”这个哥哥一直高冷得很。
可问题是不用他告状,只要他不搭理这一大家子,他爹就能真当这一大家子是不存在的。
如果说,这个哥哥的感情是淡漠的,那么他爹的感情就是几近于无了,他爹这辈子的感情,大概都在他这个哥哥身上了。
大郎看二郎依然跟在他身后,也就随他去了,爱跟不跟吧,他全当没这个人。
二郎看大郎当真没有理他的意思,终于开口了,“哥,我想跟你说说话。
” 大郎奇异地看了他一眼,这个弟弟其实骄傲得很,对他也一向不以为然,难得说出这么类似示弱的话来,当然他也谈不上触动,爱说就说吧。
不想二郎说,是他心里的不平,一时让他好生意外。
“哥,你知道吗,我可讨厌你了。
自我有记忆以来,每当你跟父亲回来的时候,娘总是忙里忙外的,准备各种好吃的,那时我可开心了。
只希望你们天天回来就好,我就能天天吃好吃的了。
”二郎说到这,还吃吃地笑着,“直到有一次,家里的白米不够了,娘只给你跟爹做了白米,余下的全家人都在吃粗粮。
可你们却是对此无知无觉,似乎我们吃什么,你们都不关心。
饭后,你给我带了玩具,那时,我还是开心的,觉得至少哥哥还是记得我的。
你们走的时候,我跑过去,想跟哥哥道谢,却听到爹爹在跟哥哥说话。
爹爹说,不准玩物丧志,我听你回答道,所以那是弟弟的,爹爹满意地点点头。
当时,我听不明白,却知道那不是好话,我就一直记了下来。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你的意思,其实你就是借着给我买礼物为由,自己去玩而已,可真是我的好哥哥啊。
”说完似乎气愤不过,二郎就越过他,率先回家了。
这事听起来,他还真是有问题。
可这些年来,父亲对家里的态度,怎么可能会不影响他的观感呢,毕竟他从小是跟着父亲长大,对他们可陌生得很。
他更小的时侯,二郎那时许是没有记忆的,他也不过六岁,那时也曾有一次白米不够,他把自己的米饭留给二郎,没人夸奖,反倒被爹臭骂一顿。
而娘就那么看着他挨骂,一句话也没有。
后来爹说,二郎的事,轮不到他管,他只要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于是,打那以后,他就对这待遇视而不见了。
果然自私都是被养成的,而他就是个自私的人啊。
其实,娘对他不满,他对娘也是不满的。
娘常怪他不友爱兄弟,可他友爱兄弟挨骂的时候,怎么不见她去解围。
娘想让他按她的心意行事,可出来的一切后果,却要他自己去承担,那他为什么还要满足她的心愿啊?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只会倒霉。
他明白他娘是怎么想的,他娘是希望,他一直高高地捧着他的兄弟姐妹。
比如,二郎没有白米白面吃,他就不吃了,要每次都让给二郎吃,让到他爹看不下去,以后也让二郎跟着他吃为止。
可是,他为什么要一直透支他爹的感情呢?为了跟他没多少情分的兄弟姐妹,抑或他娘? 再说,相比起心疼她们这些人,他更心疼他爹不容易。
他爹几乎长年在外,很少有休息的时候,总是来去匆匆,甚至不顺利时还会受伤生病。
为此,哪怕他爹对他的功课要求苛刻,他也忍了。
至于二郎,如果他只是为陷害自己找个借口的话,那么他知道了。
转眼就到了府学开学的日期,明天大郎就要出门了,家里又齐聚一堂。
此时,王鹏叮嘱道,“大郎,出门在外,要懂得自律,你是大人了,别让爹爹失望。
” 王睿应得干脆,“是。
” 王鹏接着道:“如此,我这就送你去府城,功课一定要抓紧,科举的路还很漫长。
” “我不会让爹失望的。
”大郎回答得自信满满。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大郎要去府城,那浩儿呢?”赵氏这时才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这个消息,直接就炸了。
王鹏没好气道:“孙浩当然还是在镇上上学。
”是的,年初的时候,王鹏在赵氏的纠缠下,不顾钱氏的反对,安排孙浩去镇上的书院读书了。
赵氏尖叫道:“你说过对浩儿视如己出的?!为什么浩儿不能去府城?”孙浩是她的逆鳞,绝不允许一丝亏待。
王鹏火了,“睿儿有府学的邀请函的,孙浩有什么,还想跟睿儿比?” 赵氏恃宠而娇道:“我不管,府城除了府学外,肯定还有其它的书院,你安排浩儿去念书。
” 王鹏非常不耐:“赵氏,你别得寸进尺,我忍你很久了。
是,我是说过待他视如己出,所以我已经送他上学了,不是吗?而且就孙浩,他才识得几个字,去什么府城?” 赵氏胡搅蛮缠上了,“我不管,你既说了视如己出,就别想撇开浩儿。
” “我是说过视如己出,可我没说过,会一视同仁吧?全天下都知道我王鹏偏宠长子,我所有的子女都不能与长子相提并论,他孙浩何德何能,能与睿儿一较高下?”王鹏越说声音越激昂。
“你,你,你骗我。
”赵氏觉得自己被骗了,他从来只说他长子如何如何,将来让他去哪读书,可从没说过次子之类的,她理所当然地认为视如己出,就是跟长子待遇保持一致。
居然是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进王家门后,她一直是顺风顺水的,觉得王鹏很好拿捏,她说什么王鹏都同意,可现在居然跟她玩这种心眼? 王鹏语气开始不善了,“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你要是对王家不满,可以直说。
” 赵氏母子听着,脸色开始发白,她们发现自己小瞧王家,小瞧王鹏了,王家并不是她们能得寸进尺的地方。
这,要是被赶出去了,可怎么办? 王鹏看到她们终于知道怕了,也不纠缠,他暂时还是想要这个二房的,接着语气就缓了下来,“不过你放心,我说过的话,还是算数的,二郎有的,也不会少了孙浩的。
” 赵氏觉得自己终于喘过气来了,惊魂未定地点点头,把这一页翻过去了。
二丫看得大开眼界,原来赵氏也并非不可战胜的,父亲对赵氏的容忍,同样也是有底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