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三十八章 路遇
开始的时候,他们倒也是一路顺畅,眼看离家日近,王鹏更是心里畅快。
可谁知,刚进了邻府的府城,大郎就染了风寒,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病倒了,这下可把王鹏给吓坏了。
大郎前段时间,因为赶考之类的事情,耗费了大量精力,体质确有下降。
而考完回家后,又一直忙忙碌碌的,还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王鹏就急不可耐得要回老家了,如今再一不小心着了凉,自然就病倒了。
王鹏这回是真发愁了,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做什么都不方便。
他拿了银两让店小二跑个腿,找个本地医术最好的大夫来,自己则不停地用湿毛巾,贴在大郎的额头上降温。
好一会儿后,大夫终于来了,捻着胡须,把了好一会儿脉候,说他身子虚,元气不足,总之就是这病情来势汹汹,要好好调养,一时半会好不了。
可王鹏哪里愿意久待,不说他急着回乡,就是不急,客栈也不是久留之地。
再说,他也不觉得大郎的身子虚啊,从小就是他精心调养的,怎么就身子虚了,觉得这个大夫不把稳,之后,他又自己出门找了个大夫,不想,说法跟之前那个也是相差无几,只好认了命。
而王睿在喝了两天药之后,觉得身体大有好转后,就提议他们出发了,毕竟他们还可以边走边养身体的。
其实,他之所以这么提议,那也是因为父亲的心情太急躁了,哪怕他在病中,都能听到父亲在打探老家那边的消息。
但凡有人知道一星半点的消息,哪怕仅仅曾从他老家路过,他都能去听个半天,回来后还在意犹未尽地品味。
王鹏听了这提议后,有些心动,但还是迟疑了,“你的身体?”他虽然巴不得明天就能到老家,可到底不能跟儿子的健康相比。
王睿起身在他爹眼前,转了一圈道:“爹,我的身体现在没事了,再来,我们路上安排地仔细一点,想来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 理智上,王鹏知道自己该拒绝的,可就是开不了口,他想回家,已经盼了几十年了。
犹豫了下,他就狠狠地一点头,“好,我去安排,你今天好好休息吃药,我们明早就出发。
”王鹏出门去置办出行的行头了,这回更是什么都要求最好的,也不在乎会不会多花钱了。
之后的行程中,王鹏等闲都不让大郎出门了,就怕加重病情。
可即便如此,在又走过两个府城的八天后,在离老家尚还有一府之地时,王睿依然再次病倒了。
这回的状况比上回更重了,烧得都有些迷糊了,也因此,这回受的罪,也比上回大,为了退烧,还动用了针灸。
退烧后,大郎仍然有点头疼,这会也不逞强了,安安静静地待着养病。
这里离老家更近了,打听消息也更方便了,又一次看到父亲满脸笑容,意犹未尽地回来时,大郎忍不住道:“爹,要不你先回去吧,我等身体好点再出发。
” 王鹏听了斥道:“胡说什么,你还病着呢,如何能一个人待在这里?” 大郎辩道:“跟店家说一声就可以了,我已经是大人了,可以照顾自己的。
” 王鹏眼睛一瞪,“你给我安生待着,没得商量,别找揍。
”大郎这回病了,差点吓掉了他的老命,如今还敢出幺蛾子。
王鹏说着又缓了缓,终于想起还有正事,“睿儿啊,你不知道我刚才遇到谁了?我可能遇到了你祖母的娘家人了。
” 王睿困惑地眨了眨眼睛,“可不是说祖母是孤女吗?” 王鹏也不是太清楚,但是那些人的确在打听他母亲,年龄、名字,甚至出现的时间都对得上,他不觉得是巧合。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甚至也不确认就是他们。
我刚刚已经把话带过去了,他们可能一会儿就会过来,我们到时再详细问问。
” 这话刚说完,就有人来敲门了,显然对方也挺急切的,王鹏赶紧起身将人让进屋来。
王睿还没看到人,那边就开始朗笑了,“听说孩子病了,我们来探问一下。
”说着,就把手中的伴手礼交给了王鹏,态度很是矜持,绝口不提认亲的事,显然也是怕有差错。
结果对方看到王睿的时候,反倒一下失态了,“小姑?”随后又顿了顿,“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 这么一说,大家倒是都有几分确认了,毕竟王睿本就有几分神似他祖母,哪怕他没见过,但是他父亲多次说过,如今病弱的他,许是就更像了。
众人又静了一瞬,还是王鹏先开口了,“不知你们家是?” 那男子哈哈一笑,“惭愧,惭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冯瑛,四品校尉,我找的人是我的小姑,她叫冯晓玉。
” 在比对了当年故人的人名,时间,以及当年的祖母奶娘的名字之后,基本确定是一家人了,这才开始说起当年的缘由,以及如今的现状。
“三十多年前,尤氏叛乱,我们冯家也是尤氏部下,结果就被牵连了。
之后,冯家被抄了家,男丁流放北疆,女眷充入官妓,除了小姑,家里的女眷都自缢了。
小姑当时,正在外游玩,看到这情况后,直接就躲在了外头,之后,我们就失去了小姑的消息。
直到五年前,尤氏平反,父亲他们这才官复原职,可多年流放生涯,早让他们的身体损坏得厉害,父亲的身体也不好,而祖父与两位叔叔更是没等到平反的一天,就过世了。
如今父亲那一辈的,就剩下父亲一个了,近来又病了一场,更是念叨小姑念叨得厉害。
可惜,这些年来,我们都只打探道,小姑当年走的大致方向,具体地点却是不知,无法找到。
这回也是巧了,我最近刚好要在这附近任职,所以就经常来客栈碰碰运气,不想这回倒真是找对人了。
”他显然很高兴,总算能对父亲有个交待了。
王鹏听了,却是红了眼眶,“家母已是过世多年了。
” 冯瑛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局面,他一时都觉得,还不如没找到,至少那样,父亲还能保留点微弱的希望。
可人都找到了,总不能不认吧,再说小姑至少还有血脉留存,对父亲总是个慰籍。
他犹豫了下,到底还是说道:“这样,你们过年的时候,来家里拜年吧,至少小姑还有血脉在,想来父亲不至于受刺激过大。
” 彼此交换完现状后,冯瑛对他们离乡十多年了,如今还能遇上,是当真感到庆幸的。
再来,他对经商的王鹏不大看得上眼,倒是对大郎这个病弱的解元表侄刮目相看。
可惜,他赶着去上任,不能久留,临走前,一再强调到时一定要带着表侄一块去他们家拜年。
王鹏见完故人后,一时心潮澎湃,他娘若是知道他认了亲,想必也会欣慰的,回头扫墓时,要跟他娘好好念叨念叨,她挂念的家人,如今都好着呢。
只是想着他娘到底不在了,心里又很不是滋味,再来到底太多人都故去了,这心情真是高昂不起来。
经过这么一打岔,王鹏心情起伏的,一时倒也不急着回老家了。
他难得地沉下心来,陪了儿子养了一个多月的病,直到几个大夫都确诊说,已经完全痊愈了,他们这才开始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