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四十六章 冲突不断
大郎不可置信地看着父亲,“爹,你在说什么,我没听清。
” 王鹏尴尬了一瞬,“大郎啊,你娘本就不是我的妻子,这个,我如今想娶妻了。
” 大郎态度坚决,撇头道:“我不同意。
”这是完全不需要犹豫的事情,谁愿意给自己找个外人当娘,又不是脑子有病。
王鹏对大郎一口拒绝,显然不太高兴,不过他想想又道:“你是不是当心跟婉妹相处不好?”王鹏觉得自己是个好父亲,从不让儿子为难,“不用当心,这些我都是考虑过的,她会善待你的。
再则,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嫡长子,这点毋庸置疑。
”不管后院变成什么样,其他人会怎么样,大郎的地位都不会变,这是他对儿子的承诺。
大郎显然没有被安慰到,而是开始问其他人,“你娶妻的话,那我娘怎么办?” 王鹏不甚在意道:“由她,想过来也行,我也会照顾她的,要是不想过来,就在那边呆着,那边家里也还有田地,总不至于过不下去。
”他觉得自己挺开明的,给了人家自己选择的权利,而且,他从不觉得钱氏会是个问题,“再说,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份,如今也不至于接受不了。
” 他娘是不是接受不了,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绝对接受不了,好生生地冒出一个所谓的母亲来。
再说了,这给的都是什么破选择,一个是让人家当了十几年妻之后,回过头来当妾;另一个就是把人扔到一边,让她们继续苦哈哈地过日子。
大郎深吸口气,“总之,我不接受。
” 王鹏脸色有些难看了,“婉妹为人慈爱,而且她也说了,她会对你比对王筱更好的,我相信她。
” 王睿瞟了他爹一眼,这种鬼话,也亏得他爹好意思信,“可我不相信啊。
”随后又顿了顿,“爹不是买了不少田亩产业吗?回头告诉她,因为我要出门,正缺钱,所以爹要把产业都卖掉,好给我筹钱。
” 王鹏直接拒绝道,“这个不行,产业好容易才买回来的,下回再买,哪那么容易?” 大郎冷哼了一声,“你可以私下找人买回来,只要明面上卖了就行了。
正好我们也看看人家有多慈爱。
” 王鹏虽然不大乐意,不过倒也接受了。
第二天,王鹏就大张旗鼓地去了牙行,将在老家刚买的田地铺子,又统统挂出去卖,一副哪怕稍微亏钱也不在乎,只求迅速脱手的架势。
程婉得到消息,就匆匆跑来找他,“鹏哥,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卖产业了?”这可是她将来生活的资本,卖了后,那她嫁给王鹏,还有好日子过吗? 王鹏看着她,慢声道:“大郎急着要用钱,自然得先给他把钱筹出来。
” 这个理由,程婉就更没法接受了,要是变现,说不定还有她的一份,这给了大郎,她不就什么都没了,“可大郎一孩子,哪懂那么多,再说就是有事,也花不了那么多钱的,我们做大人的,自然要拘着点。
” 王鹏看着她,就觉得被大郎说中了,心情很是烦躁,脸色更是开始不善了,“我说了,大郎有正事要用钱,我也已经决定要卖了。
再说,你这是还没过门,就打算对大郎,对家里的产业指手画脚了?当初王筱考学,你不也将家中田地都卖了个精光?这就是你说的,比疼王筱更疼大郎?” 程婉当下脸都涨红了,可想到以后,她还是好声好气地道:“鹏哥,有事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想想办法,不用搞得卖产业这么夸张的。
” 王鹏也觉得自己口气冲了点,一言不合就卖产业,多少是有点过的,“总之这是大郎要用,事情我会处理的,你就不用费心了。
” 程婉迫切地想让王鹏改主意,“可是,产业全卖了,将来家里的日子怎么过?” “那是之后的事了,我总不会让家里饿肚子的。
”他不想再听到,更多自以为为他好的话,就径直打发她离开了,“好了,我很忙,没空招待你。
” 程婉满脸不甘,可她不只是为了不饿肚子嫁人的,她是为了过富贵日子的,她都想冲着王鹏呐喊了,可到底没失了理智。
程婉回去后,又去找她姑妈,跟她讨论王鹏要是成了穷光蛋,那她还嫁个什么劲啊?她姑妈也意外,她对王鹏其实没多少情分,可人有亲疏。
于是她对程婉说道,除了王鹏,周围没人有意向娶她,而且只要人在,钱总能慢慢赚回来的。
程婉想想,觉得有道理,也就同意了。
可想到那么大一笔钱,她就对这花了这一大笔钱的王睿,恨得咬牙切齿的。
伯祖母看着她一脸痛恨,又说道,王鹏卖了产业后,总有点钱剩的,你到时找机会让他支援一下筱哥儿进学。
程婉听了,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伯祖母打发了程婉之后,心里也不得劲,又去找了王鹏,结果完全说不通。
事实上,王鹏对她有意见,她一直都是知道的,可她也不打算就这么罢了,于是又去找了王睿。
她语重心长地对王睿道:“大郎啊,你看你爹就要成亲了,这时候卖产业真是不像话。
你要有什么事,可以让大家一起想办法,就别让你爹卖产业了。
到时看你这么懂事,婉娘也一定会感激喜欢你的。
” 大郎闻言,轻挑嘴角道:“您的意思是,只有我不花钱,我那位未来的继母大人才打算跟我好好相处?” 老程氏听了,立马就脸色难看了,“你这孩子,真是不懂事。
你爹时隔多年,还是坚持娶婉娘,这就证明他对婉娘的情分很深。
你跟她弄僵了关系,对你有什么好处?”这话真是说到王睿的痛处了,该死的,都各自嫁娶十多年了,居然又要走到一起,真是太可恨了。
想着这,他的脸色就变得奇难看,“抱歉,可这钱是我们家的,是我爹的,我爹也愿意给我花钱,我们父子已经达成了共识。
我对花我爹的钱,心安理得,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也不会为此而担心谁对我的观感不好,让您费心了。
” 老程氏对他的冥顽不灵,愤恨不已,却没有办法,心中却暗骂,等婉娘进了门,且看你还怎么嚣张。
王睿此时其实心情也不好,他本以为程婉那个女人,会很快自己跳出来,结果居然没有,只找人敲敲边鼓就没有了,这让他一时很是失落,真是个能忍的。
他不知道的是,人程婉其实已经出动了,只是事情被他爹给瞒了,他不知情而已。
接下来,他爹又来了一回,他还是没吐口。
他正愁着他爹发难,自己还能扛多久呢,结果第二天,他爹又来了,却是对他说了另一件事,“大郎,这个,我们不是卖产业得了一笔钱吗,我今天已经答应支援王筱五十两,好让他将来考乡试了。
”王鹏觉得,这事到底瞒不过去的,与其到时王睿自己发现后恼火,倒不如他自己过来跟儿子说了。
大郎一听又恼了,这还没进门,就折腾个不停,以后还过不过日子了,“呵,那王筱可真是您的亲儿子,这些年来,你为二郎花的钱估计都没有五十两吧。
” 跟二郎这么一比,王鹏也觉得,自己做的还真有点亏心了,当下也就不好开口,说让大郎同意婚事的话了,只好先出来,决定明天再跟儿子好好谈。
谁知一出来,他就碰到了程婉。
“鹏哥,怎么样了,大郎同意了吗?”程婉一脸着急,却仍然还是善解人意地说道,“他要是不同意,我们就缓缓,等他接受了我,我们再办婚礼。
半辈子都等了,我不在乎再多等一会。
” 王鹏想着,比起程婉的善解人意,大郎的确显得不懂事了,可是能怎么办呢,他再不懂事,那也是我儿子。
想了想,觉得自己要不还是先斩后奏吧,要等大郎同意,还不定要磨到什么时候,要是大郎离开前还不同意,难道他还得等几年?想着,反正他是决定娶程婉了,早日定下来也好。
这么想着,他就觉得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下定好了,到时事情都已经定了,大郎反对也没用了。
于是他安慰道:“别担心,大郎会接受的。
这样,你先回家,我现在就去筹备东西,今天就下聘。
”程婉开怀不已,当下也顾不得装慈爱了,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这么些天了,王鹏一直没给明确的期限,而王睿又迟迟不肯吐口,她一直都当心夜长梦多的。
聘礼不算丰厚,至少比程婉跟老程氏预计的要少得多,不过想着马上要成亲,彻底成为一家人了,他们倒也没多纠结。
下完聘已经是黄昏了,王鹏见到大郎,就态度严肃地对他道:“十天后,我会跟你婉姨成亲,不管你同不同意。
” 先斩后奏啊,大郎歪头看了他一眼,极冷淡地答道:“哦,我知道了。
” 王鹏看着儿子的脸色,觉得还是让他静一静,好好接受现实好一点,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之后,程婉也跟着王鹏来了一趟,以未来当家主母的身份,程婉在王鹏面前,对他表现得非常慈爱,而在王鹏不注意的时候,看向他的表情充满了讥讽与挑衅。
他只不搭理,父亲对他的冷淡却很有些不悦。
王睿在他们走后,就把屋里的摆设砸了个稀巴烂。
这个女人不能进门,不然这家就没法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