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四十八章 婚礼取消
王鹏打发店里的伙计去找寻大郎后,自己在堂屋坐了整整一夜,娇妻爱子眼看唾手可得,结果事成前夕,儿子跑了。
舍了程婉,儿子还能是那个儿子,娶了程婉,大郎怕是真就生分了,那他这一辈子到底图什么? 天亮时,他不得不承认,程婉再好,可早已经物是人非了,他也早不是当年的那个毛头小子了。
他的年纪已然不轻,如今儿子对他的分量,远远超过了女人。
第二天一大清早,他就跑到大伯母家去退婚了,因为程婉就在大伯母家备嫁的。
“鹏哥,鹏哥,为什么?”程婉简直难以置信,她没想到,她好不容易才决定,即使王鹏穷了她也会嫁,结果王鹏却变卦了,明明他昨天还在布置礼堂,做迎娶准备的。
她知道后来他儿子走了,可那又如何呢?又不是她逼走的。
“鹏哥,大郎要是不同意,我们可以暂缓婚礼的。
”程婉十分勉强地笑了笑,对大郎可当真是,恨得要生啖其肉了。
王鹏却坚持要退婚,“没用的,我们退婚吧。
”若是暂缓能解决,又何至于走到这一步,再说,如今自己的儿子都不在了,养别人的儿子有意思吗? “鹏哥,大郎走了,我们还有筱哥。
筱哥是个好孩子,更是你名下的嗣子,而且将来我们还会有更多的孩子的,我们成亲好不好?”程婉一脸哀求看向王鹏道。
王鹏转头惊讶地看着她,前几天她不还一脸的慈祥地表示,可以一直等到大郎同意,如今这就要将他撇开了?再说,什么嗣子不嗣子的,他又没承认过,又没记入族谱,只要他不承认,所谓的嗣子不过是哄人玩的。
再说,王筱要真成了嗣子,排行不就在大郎之上了,单凭这一点,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认王筱为嗣子的。
更甚着,这口口声声地筱哥筱哥,就是她所谓的,会疼大郎比疼王筱更甚?想到这,王鹏语气陡然转为凌厉,质问道:“程婉,是谁给你的错觉,让你觉得大郎是可以被取代的?!” 王筱又不是他的儿子,怎么能跟大郎相比较?至于将来跟程婉的孩子,他自然是欢喜的,可比大郎更受他重视?他想象不出来。
事实上,他对大郎的重视,已然到了极致,再也不会有人能比大郎更受他重视了。
他在大郎身上花了多少心血心力,付出了多少宠爱,他自己都说不清了,大郎是谁都能取代的吗? 一时,他心中突然有了明悟,他在大郎身上的付出,多得超乎想象,也因此,大郎的地位,早就无人可及,眼下这个女人也不行。
此时,他已经决定,回去后就去找儿子。
大郎昨天刚离开,想来也没离开太远,应该还是能找到的。
或者,等家里的事情安排妥当之后,他干脆自己带大郎出门算了,毛头小子出外闯荡,一点都不体谅他这个当老子的内心的提心吊胆。
程婉对他的质问,一时答不上来,难道跟他说,她从没真心接纳过大郎,只是哄他玩的,随时想让大郎走人的吗? 王鹏也没等她的回答,接着道:“我们都老了,一切都变了,是我们没缘分。
当初既然错过了,如今就更不该强求的。
” 这时,老程氏得到消息,也匆匆赶来了,“鹏子,大郎还是不同意吗?”她看了看王鹏的脸色,知道说对了,“鹏子,你是做父亲的,你不能让他挑衅你的威严。
”口气笃定,一脸就该这样的表情。
“大伯母,这婚我退定了。
”王鹏看着她,却觉得格外地碍眼。
老程氏看着他冒火的眼神,当下也不敢说话了。
“鹏哥,你是要逼死我吗?”知道姑妈改变不了他的决定后,程婉只好自己出马。
“抱歉,此事不容更改。
聘礼我也不要了,你留着伴身吧,就这样。
”程婉忍不住痛哭出声。
之后,程婉又闹了几出自尽的戏码,王鹏被拖累了好几天,等他终于抽出空去找儿子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痕迹了,他几乎要疯了。
要知道,他当初之所以不急,那完全是因为他知道商队的线路,可谁知,等他找到的时候,大郎居然早就离开了。
就在这时,老程氏还来寻公道,他只说没什么好寻的,若是大伯母一家,为此对他有意见,以后也就不用往来了。
之后,事情才慢慢地消停下来。
婚礼取消了,可儿子还是没有回来,他也不知该从哪找起。
他四处打探,却一点消息都没有,王鹏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办,儿子去哪了,他心里一点数都没有,他把当初撕掉的信,又一点点地粘回去,可就那么几个字,完全没有方向可言。
后来想到大郎有一段时间,曾跟王续家的大小子一起玩,结果问过王续家的大小子后,才发现大郎所谓的路线,那完全是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无所不包,完全是扯淡,根本就没有路线可言。
唯一庆幸的是,那小子说了,会在下届科考前回来,这才没让他抓狂。
想了想,王鹏就打算把钱氏她们先接过来,到时儿子总会知道,他没娶程婉了。
一下决定,他就迫不及待了,立刻启程去了青山村,一则是接钱氏等人,二则是迁坟,最后也是为了避开程婉等人。
回到青山村的第一天,王鹏就当着众多儿女的面,将钱氏的卖身契撕了,告诉她,从此,她就是他的妻子了。
此时,大家才知道钱氏居然是这样的身份,众儿女惊讶不已。
钱氏却顾不上他们,当下只管放声大哭,她终于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好了,有大郎的消息吗?”王鹏没心情等她哭完,这么多年,他对钱氏一向是看不起的,如今早成习惯了,可不会因为撕了卖身契,就对她尊重了,所以,他直接就打断了她的哭声,迫切地想知道儿子的消息。
众人傻眼,钱氏率先开口道:“大郎不是跟你走的吗?” 王鹏语气开始烦躁,“后来跑掉了。
” 没有儿子的消息,只能先把其他的事办了。
半月后,当他们终于把迁坟的事宜办完,要离开青山村时,才终于接到了一封大郎给钱氏他们的平安信,说自己出门游历了,让他们不用担心,三两年的,自会归来的云云。
王鹏看了直磨牙,又是一封没有地址没有归期的信,不过这倒是提醒了他一件事。
随后,王鹏就托付村长,如果有大郎的信件,麻烦他转发到他们新家去,同时他也跟大丫、二丫打了招呼,内容类似,如果有大郎的消息,第一时间跟家里联络。
又是一个月,王鹏他们一大家子,终于来到了王家镇,开始了他们的新生活。
王鹏想着,游历的时间不会短了,而他现在手头产业少了很多,只能一边发展家里的产业,一边等大郎回来。
其中还有插曲,比如族中有人看到王鹏的生意红火,很是眼红,就撺掇着族里,要让大伙都分杯羹,很是闹腾了一番。
最后,还是王鹏去找了老族长,带了大郎中举的文书以及留下的书信,这才让事情消停了下来。
而老族长也是此时才知道,大郎竟是个解元,更是对着王鹏大骂了一通,说他无事生非,搞什么停妻再娶,凭生事端,王鹏倒也乖乖认错。
可老族长还是觉得心肝肉痛,这么好的苗子,就该在族里好好保护的,以待下科春闱,现在可好,跑得不见踪影,如今别说程婉,就是王显一家子都被惦记上了,要知道这举人跟举人那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最后,老族人勒令王鹏早点把儿子找回来,才放他回去。
事后,老族长就将族中针对王鹏的各种物议都压了下来。
因为老族长的权威,族中倒也没人,再敢欺到王鹏头上,只是因为缘由不清楚,族人对王鹏依然没有太多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