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五十四章 程婉的得意与失落
程婉虽在婚事上,跌了个大跟头,可自打进了王家门后,却是一切顺遂的,鹏哥待她很好,一如当年。
她自知自己跟王鹏是打小的情分,对自己进门后的生活一直挺有自信的,而在进门第二天,见到家中主母钱氏时,她就更自信了。
这等容貌,在她的衬托下,就更是什么都不是了,有她在,相信鹏哥都不带多看钱氏一眼的。
当她再看向家中的孩子们,也就是二郎与三丫时,却发现两人对她的容貌很有几分惊讶,她就更自得了,哼,土包子,怕是没见过比她长的更体面的人了吧。
其实二郎他们,是发现了赵氏被纳为妾的原因了,发现了之后,就更没了斗志。
当年,他们就是面对赵氏,都没占过便宜,更何况如今的程婉。
想到这些,他们干脆也就避让开了,对方真要过了,将来自有大哥出面,他们就不自讨没趣了。
在大家的默契中,这见礼的事,也就顺顺当当的过去了。
程婉此后就成了家里的一分子,纵然大房这边的人,对她也没有任何挑拣,只是敬而远之,日子过得相当舒心。
让事情更顺利的是,她进门后刚一个月,就被查出了有身孕,她真觉得连老天爷都是帮着她的。
若是没有王鹏亲生的子嗣,她们母子在王家,总会有几分底气不足,可有了这个孩子就不一样了,她们以后可就理直气壮多了。
有些事,她也就能干了,比如婚后没几天,她就发现了的,王鹏每月会给二郎零花钱。
她当时就有意动,可是刚进门,她也不好说话,只好忍了,现在好了,有些话她也敢说了。
当夜,她就向王鹏哭诉,哭王筱打小没爹,哭他命苦,从小到大就没有零花钱这回事。
随后又说,如今王筱这么大了还是个秀才,已经不是还在族学上学的时候了,平日里更是需要交际应酬,可她无能,没钱给儿子,如今想起来都坐立不安。
王鹏听了,神色莫测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她腹中的骨肉,到底开口道,这事他会处理。
第二天,王鹏就给了王筱一两的零用钱,还说以后每月都会给零用钱,直到他成亲为止。
当程婉发现王筱的零花钱是二郎的双倍时,那份得意就别提了。
接下来的孕期,是她过得最得意的日子,任何要求都会被满足,十天半月的,王鹏还会主动给她送东西,对她腹中的骨肉表现得很是期待。
一日,她戴上了王鹏给她的各式首饰,特意炫耀到正房去,结果居然都没什么人说酸话,哪怕三丫在她身上所有的首饰都扫了一遍,却还是没有开口,以致她原本想诬陷她们,害她气得动胎气的借口都找不到,最后只能恨恨地回去。
在路上时,她心中还暗骂,真是一群软蛋,想要都不敢开口,难怪鹏哥不待见她们。
她却不知道,她走后,二郎就对三丫道:“三姐,你那么认真地盯着她的首饰看什么?” 三丫嘿嘿地笑道:“我这不是替大哥盯着吗,等大哥回来后,就让他找父亲要双倍补偿去。
” 二郎哑然失笑,三姐倒是促狭,不知道那女人知道后,将来会是什么表情。
这边的事情程婉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她后来也再没找过二郎他们,知道挑动不了她们的怒火,也就不做无用功了。
直到王筱到来,抱怨她一直不曾给他说亲时,她才从丈夫体贴、大房避让的傻乐中回过神来。
然而从她提出要给王筱相亲,又兴致勃勃地提到要给多少聘礼时,这份惬意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这个要求,被王鹏拒绝了,说她是特殊时期,更该看顾腹中的骨肉。
王鹏虽然拒绝了,程婉却觉得自己应该继续争取,毕竟王筱都十八了,等孩子生下后,都要十九了,以前是家里没钱,如今家里有钱了,怎么能再拖? 说来,她倒是可以不理会王鹏的意见,自己去给儿子说亲,可没有王鹏给的聘礼,她能说个什么样的回来?再者,说亲时,有王鹏出面跟没有他出面,那完全是两回事,所以还是要在王鹏身上使劲。
之后,她不依不饶地又提过几回,王鹏的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最后一次更是说道,若是她真这么惦记她大儿子,连小的都容不下,那等生下小的后,她就可以带着她的大儿子离开他们家了。
这话吓得她再也不敢开口了,对王鹏,她还是了解的,王鹏从来就不是什么体贴人的性子,事实上是个性急而执拗的人,他决定的事,根本不容更改。
其实王鹏还真不是因为她怀孕,才不同意她给王筱说亲的,而是他从来就没打算过给王筱娶亲,毕竟他又不是亲爹,凭什么给他娶妻啊?再说,到时女方要是赖上他做亲家,以后就更麻烦了,所以程婉怀孕了,不能为王筱忙碌就成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说白了,就是拖,拖到孩子生下来再说,王筱的事,早晚要说清楚的,却不该在她孕期。
此后,怀孕的日子开始变得漫长,虽然王鹏还是偶尔给她送新鲜的玩意,供她赏玩,可她已不复当初的高兴了。
而王筱在偶尔来见她时,语气中更是透着几分埋怨,觉得她只顾着小的,不把他的事放在心上,这点更是让她有苦说不出,只一再保证,等小的出生后,就给他找亲事。
好不容易一朝分娩,她更欢喜的,甚至不是又多了一个儿子,而是终于可以给王筱解决婚事了。
程婉对于自己的两个孩子,小的不能说不疼,但绝对是偏心大的。
先不说大的可怜,打小没爹,她应该多关爱一些,更重要的是,她曾一度把王筱当成自己唯一的依靠,命根子一样地疼爱多年,这份疼爱不会因为有了小的,就变了。
想到很快就能解决王筱的婚事,了她一桩心事,她就觉得心里畅快。
可惜这种好心情,在孩子满月的时候,就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天,她姑妈来了,告诉她让她加把劲,争取让王筱跟这个小的,一起进族谱。
这时程婉才想到,王筱一直是没进王家族谱的,“姑妈这可怎么办,你跟老爷说过吗?” 老程氏也是尴尬,“自你进门后,我看鹏子也没去肃清外头的传言,就以为是默许了,前段时间,我让你大表哥去族长那说一声,记一笔,把事给办了。
可谁知,族长找来鹏子后,鹏子却断然拒绝了,还说绝不会过继王筱。
这下,可把你表哥气得够呛,他回家后,更是一直埋怨我,还说以后这事,他是再不管了。
那时你正怀胎,我就没敢说,如今你也出月子了,这事得心里有个数。
”老程氏当初让大儿子去办这事,其实是为了在程婉跟前卖好的,这样,将来程婉才会在王鹏那说好话,说不定王鹏就接过她们家的营生,给她们家打理产业了呢?可谁知王鹏半点面子都不给,这不,只好把事情告知了程婉,让她自己想办法去。
程婉顿时就急了,她正打算给王筱说亲呢,这是不是家里的儿子,差别可就大了。
她也是急性子,心里压不住事,当天见到王鹏后,就提出要让王筱进族谱,然而王鹏还是断然拒绝了。
程婉凄凄惨惨地哭了半天自己的不容易,王鹏半点不为所动,就由着她哭,最后看她哭个没完,还不耐烦地甩袖离开了。
王鹏离开后,程婉的哭声一顿,接着哭得就更厉害了,这会是真伤心了。
第二天,程婉双眼红肿地去了隔壁,一见到她姑妈,眼泪就掉了下来,“姑妈,他不同意,死活就是不同意,最后更是甩袖离开了,都不顾我刚出月子,呜呜呜……” 老程氏对此很意外,她一直以为,王鹏当时拒绝,是因为面子下不来,是对她们家的强势干预不满,难道不是? 老程氏疑惑地问道:“会不会是家里其他人反对?”不过是多个儿子而已,还是个有功名的儿子,怎么也不算太吃亏啊?虽说将来可能要分薄一笔家产,可若王筱有了更好的前程,他们全家也是跟着受益的。
虽说不是亲生,可王筱作为读书人,毕竟也是要顾忌颜面的,只要认了亲,他就不能做出六亲不认的事来。
这不对劲,王鹏这态度也太坚决了,据她所知,王鹏对侄女还是有几分喜欢的,甚至爱屋及乌地都能给王筱发零用钱了。
如今不改主意,极可能是踩到底线了,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她不禁凝眉细思。
程婉这边却是很快摇头,“应该不是,二郎他们似乎性格偏软,平日我就是挑衅她们,她们都能无视的。
他们对我的态度,一直是敬而远之,应该不会主动跳出来,而且过继的事,她们都不见得知道。
再说,鹏哥也不是谁说什么就会听的人。
” 她说者无意,老程氏却听者有心,一听到二郎,她就想到了大郎,当初可不就是他坏的事,婉娘才会从妻变妾的,哪怕婉娘如今受宠,可还是个妾啊。
心中一直想着大郎跟过继的关系,好一会儿后,她才终于想明白了,问题在于年龄,王鹏是不能容忍有人压在大郎头上。
老程氏一顿,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对大郎了解多少?” 程婉一听这话,脸就沉了下来,好好的婚事,就因为他毁了,每每想到此,她就暗恨不已,“自打当初离开后,就再没回来过,哪来的了解?” 老程氏却觉得侄女真是脑袋被驴踢了,跌了大跟头之后,居然还不长进,“那你就不问问?”她第一次怀疑,这个侄女会不会不中用,她疼侄女不假,可如此尽心尽力,绝不只是疼侄女,更多的是为了她自己的儿女。
本以为侄女有了儿子后,就能站稳脚跟,甚至是一举压过大房,她可还等着侄女发力,帮衬她们家呢,比如让王鹏帮她们家打理营生什么。
程婉觉得自己很无辜,“我,我想到他就厌烦,哪里还愿意提到他啊。
” 老程氏瞪了她一眼,“那我来告诉你,王睿,王鹏长子,今年十六。
”说到这,她就停顿了下来,对她侄女道,“到现在,你还没发现问题吗?” 程婉愣了下,带着不确定道:“他比筱哥儿小?” “对,就是因为他小,而王鹏却不想给他添个长兄,我也是刚想明白。
”老程氏都想叹气,谁能想到最大的问题出在年龄上,大儿子进门,是不会被人欺负,可大儿子进门,同样碍人眼了。
程婉瞬间傻眼,“那可怎么办?” 老程氏没好气道,“还能怎么办,如今就死了过继这条心吧,毕竟谁家能容忍一个外人杵在长子的位置上?” 程婉倍受打击,恍恍惚惚地回了家,不进族谱,就不算这家里的儿子,将来家里的什么东西都不会有他的份了。
可这事还不能给儿子说,筱儿清高,要是说出什么来,把路堵死了,就没有转寰余地了,她只能慢慢筹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