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七十一章 大郎的困扰
大郎这会也不急着离开了,事实上,他现在憋闷得很,不知道为什么,家里人对他总有些不切实际的期待,可他一点都不想领受,他是招谁惹谁了呀。
他到底有什么呀,他是赚钱养家了,还是有什么别的本事了?事实上,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就是他爹养着呢,自己从来就没赚过钱。
哪怕出去了两年,可依然没赚到什么钱,手上的积蓄,基本都是他爹给的。
如果没把他爹给的钱花干净算一种本事的话,那这大概也是他唯一的本事了。
他想不通,她们为什么要对他有多余的期待哪?尤其要命的是,每一件还都是跟父亲作对的事情。
老天作证,一直以来,都是他听他爹的,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让他去反抗他爹呢?可事实上,除了父亲对他比较看重之外,他还有别的倚仗吗? 先别说按亲疏,他跟父亲明显更亲近,好,就算是不论亲疏吧,他也当真按照她们的意思给他爹找麻烦了,那回头他爹因此发起火来,谁来帮他扛他爹的怒火啊?真惹火了他爹,她们倒是可以躲一边,他却要直面他爹的怒火的,那怒火是好消受的? 看二郎对刚才那不过脑的提议一脸懊恼后,大郎突然就想说话了,“是,在父亲面前,我看上去是比你体面。
可也只是体面,该教训的时候,爹也是从不手软的,这点你后来不也知道了吗? 我知道你们对我有很多不满。
一如当年,娘总觉得,只要我开口说,纳赵氏我就休学,爹就会听我似的。
可她并不知道,八岁时,我嫌弃功课重,跟爹闹时,被爹带到老宅收拾得有多惨。
在那之前,我甚至从不知道爹会打我,毕竟他一直都是任我予取予求,从不曾动过我一根手指头的。
那时,疼痛发烧,惊惧害怕,反反复复折腾了一个月,很多次,我都怀疑自己会因此死掉。
我跟爹提不起骨气这两个字来,退学更是禁区,我绝不敢碰。
我不知道爹在我病重的时候,有没有后悔过,但我知道再有下次,他依然不会留手。
有时候,我是迁怒你的,如果没有你,我就是他独子,他哪怕再生气,应该也不会下那样的重手。
我总觉得,在他心里,传承香火的儿子,已经有你了,我如果读不出来,那他还要我何用?我也曾觉得委屈,凭什么你可以不优秀而好好的,而我若是不能让他满意,就要被严厉管教。
”大郎说道后来,语气中是当真有了几分不满。
二郎诧异地看了他哥一眼,他从不知道,他哥对他还有这种心态,居然是嫉恨的,他一直以为,只有他嫉恨他哥的份。
大郎顿了顿,又缓了语气道,“从那以后,爹让我读书,我就乖乖读书,再也没敢出幺蛾子,好在我脑子不错,挨打的时候极少。
至于娘,她既然对我的事情一无所知,丢面子也是活该。
” 二郎一时也不知,是不是该对此表示一下同情,而大郎看着二郎的眼神却开始不爽了,于是阴测测地道:“你也不用同情我,你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你们随时会被舍弃,当年他带走我留下你们就是明证。
”这话一出,二郎脸色当场就难看了,他看着却笑了出来。
大郎接着说道:“我只是忌恨你的存在,而不是嫉恨你。
你并没有什么值得我嫉恨的地方,你从小住在村子里,而我从小就住镇上的大宅,家里甚至还有佣人在,什么好吃好喝好玩的都不缺。
承继香火虽好,可承继的人只要活着就好了,没人在乎他会过得怎么样,也同样不是什么不可取代的人。
大概在爹心里,我是王家子孙,是嫡子,要被精心教导,而你就是普通的乡下小子,是庶子,只负责承继香火就好了。
我知道,这些年,你们过得并不好,家里的日常吃食是粗粮,跟所有的乡下孩子一样,穿着打补丁的衣服,想吃块肉,都要犹豫半天。
娘总觉得,她受了天大的委屈,因为我跟爹过得这么好,却让你们过苦日子。
可事实上,如果不是爹,她也就一个普通的乡下妇人,只能嫁给一个种田人,过着你们一直过的苦日子,没什么可委屈的。
她嫁给爹,是幸也是不幸,幸运的是,好歹你们还能读书,比一般村里人强点;不幸的是,跟我的对比太强烈,你们心里受不了。
她嫁给爹,比一般人的条件要好,可凡事都是要有代价的,比如爹就不喜欢她。
既是不般配的婚姻,自然就要看对方的良心了,而显然,爹从不是什么感情细腻之人。
对爹来说,他就是娶了个乡下妇人,所以他所给的家用,也是照着村里的日常开销给的,从不曾多,余下的,都是爹自己留下了。
而娘完全没有底气跟爹抗议,毕竟她连娘家都没有,当然后来我们更知道了,她是有卖身契的,更加没有地位可言。
大概也是因此,她每次看到我,都对我使眼色,看我不为所动后,更是大发脾气。
可也不想想,我也不过是一个孩子,自己都是靠别人养活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对娘的观感并不好。
她没本事护佑我,却理所当然地觉得,我就该护着她,还要上赶着,要让她有面子,可是凭什么?明明有求于人,却跟我拿乔,从小到大,从来都是别人哄着我的,什么时候轮到我去哄别人了?父亲离家那两年,母子不睦,我是有点责任。
可凭什么我要去改善关系,她只惦记着,这些年我从没为她做过什么,可这些年她又为我做过什么了?她当家,我就要求她吗,过分的事,她敢做吗?” 二郎疑惑道:“既然如此,那为何当年那么反对父亲娶程婉?” 大郎哼笑出声,“当年反对,与其说是为了你们,倒不如说是为了我自己。
程婉那女人,这几年你们也是见识过的,她可不是娘,而是个非常有手段的女人。
她将你们挤兑得几乎没有立足之地,若非爹意志坚定,绝不休妻,这宅子你们现在都要没资格住了。
可即便如此,她依然成了实际上的当家主母,她的两个儿子是派头十足的大少爷,你们却连家里的下人都看不起,娘出不了后宅,你被王筱打压。
我都怀疑,我再晚点回来,你们就要被迁出去了。
”二郎暗道,大哥真是猜得神准,二房的确有这意向,程婉甚至隐隐透过口风,只是爹没搭理而已。
大郎还在继续,“这样的女人,我怎么敢给她冠上后母,不,甚至嫡母的头衔。
虽说以父亲对我的重视,她不会得逞,可吃亏总是免不了了。
”吃了那女人无数亏的二郎,更是暗暗点头。
“我只是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百无禁忌,连妾室都不介意,而你们的表现又太不济。
只不知,她如今是不是后悔了,呵呵。
”说到这,大郎恶意满满地笑了,随后却对二郎道,“不过即便如此,你也别动她的脑筋了,除非父亲有了第二个妾室,不然,她的地位稳着呢。
” 他自己跟程婉较较劲没关系,反正他爹也不会真跟他生气,二郎就算了,别到时把父子情分弄得更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