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七十九章 府试
在程婉谋划着给王筱娶妻的时候,王鹏父子三人坐着马车,已经到府城了。
因为他们到底是来考试的,大家都没有闲心游玩,当天,他们先住到了客栈休整。
次日一早,大郎说,院子的事他来办,接着把二郎也给捎带带走了,王鹏听了也是乐呵呵笑着,觉得儿子长大了,也能办事了。
哥俩找人问了半天路,才终于找到了牙行。
过来接待他们的牙纪姓唐,是个干瘦的小老头。
哥俩说了是待考学子后,唐牙纪就开始给他们推荐了,其一是单间,这么比较便宜,不好的地方就是人比较多也比较杂。
对此,大郎拒绝了,要求找个独门的小院,他们有好几个人,找个小院更合适。
结果独门小院的房子,这会却没有,倒有户人家愿意租给他们半拉子院子,中间隔开,互不干扰。
大郎在见过那户人家的孩子都是十来岁的情况下,就有些愿意,只是还得让父亲看了再决定,就让牙纪留半个时辰,他们一会就来。
一会儿后,王鹏就带着两儿子过来了,前前后后看了一回,觉得是不错,不过,他却跟唐牙纪走到一旁说话,说是只要给他们找到类似的独门院子,他租金可以给到四两银子,不管他跟别人怎么谈。
唐牙纪立马眼睛就瞪大了,要知道这边的半拉子院子其实就一两银子,这还是因为府试到来后涨价的。
之后,他就急急找主家去了,要知道一般租房出去的人家,都是缺钱的。
他就去跟这家人商量,让他们自家找地方搬出去一个月,他这边给他们二两银子,随后他们之间又讨价还价的给了二两半,然后全家就去找城外住了,毕竟他们家又没考生,也的确不是非在城里不可的。
后来,他们家觉得这是个赚钱的好营生,更是在城外买了房,城内的房子就都拿来出租了,当然,这是后话。
眼下,王鹏对着大郎挑了挑眉,显然是在说学着点,大郎也只是笑笑。
不管怎么说,这院子是落定了,一事不烦二主,紧跟着,他们就让唐牙纪顺便找个厨子来,完了后,这才算是安置好了。
唐牙纪找的这个厨子,是个四十多岁的寡妇,据说是祖传的手艺,如今偶尔才出来干活,贴补家用的。
她家住得也不远,他们就跟她约定好了,她每天负责他们父子的一日三餐,一些耐放的随时充饥的糕点,晚上再准备点简易的宵夜,其余时间自便。
安置好后,王鹏就开始攻读一些必考的科目,而大郎则开始带着二郎,去市面上探听些消息。
其实都是些没准的,不过想多听些消息,然后再来拟题,做的题目多了,押中的概率就大,这要是真押中,那么通过府试的机会就大多了。
对一些突发状况的题目,王睿对自己有信心,可他爹不行,所以只能最大程度的押题。
他研究过他爹当年的县试,策略之类的试题中,观点总是有些偏,再加上当年的基础也不牢靠,所以县试才一直通不过。
大郎二郎兄弟隔天就出去一趟了,去茶楼或者别的什么地方,什么消息都去探听一二,从集市时的交通拥挤,到时蔬的涨价,再到粮食的多寡,甚至府城的一些判案,都在他们的关注范围之内。
一般是白天去打听消息,晚上回来整理,做这些的时候,大郎全程都没有避着二郎,毕竟将来这些都是要他自己去收集准备的。
二郎在不出门的时候,还可以休息一二,甚至有闲到周边走动,大街小巷的都熟了,还时不时地带点小吃回来,大郎却非常忙碌。
他以考官的心态去拟题,然后跟父亲讲解如何破题。
等父亲写完了,还要再进行定稿,这可比他当初自己考的时候累多了。
他也明言告诉父亲,若是考到这些题目,最好直接就把这个背下来,不然也要做到心里有数。
虽说对其他考生来说,有那么一点不地道,可毕竟将来学习的机会还有很多,而取得功名的机会却可能仅有这么一次。
大郎忙碌,王鹏就更不轻松了。
事实上,过了县试,算是破了自己当年的魔咒,王鹏却更紧张了。
毕竟过府试就是童生,不过,就什么都不是,明年县试还要重考,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不能承受的打击。
若是当初没过县试,他也就破罐子破摔了,以后都不会再考了,可走到现在,他不甘心哪。
事实上,他一刻也停不下来,若是稍微闲了,他还会催着大郎给他再安排点课业。
如此一个多月下来,他们几乎把所有能想到的题目都写过了,这时候也终于到府试了。
在好生安慰了父亲一顿之后,大郎兄弟俩将父亲送进了考场。
这时,大郎才总算松了口气,终于到时间了,不然他都觉得自己要累瘫了。
接下来的两天,他们兄弟也是天天接送父亲,倒是半点没敢问考得如何了,生怕因此引得父亲紧张,只是好生安排父亲的作息。
直到府试结束,他们才开始谈论都考了些什么,后来才知道考到了一个擦边的话题。
大郎看了父亲默写的答卷后,更紧张了,中与不中在两可之间,如果这批考生质量很好,怕是就中不了,但若是一般,那就有很大的机会中。
王鹏听了后,也跟着不安了,接下来的几天就一直坐立不安的,干什么都不对,这一度让大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如果不说,是不是他们还可以安心地过几天,反正,结果如何,是他们人力所不能及的。
一家人提心吊胆地等了五天,终于等到了公示榜单,王鹏有惊无险地以吊尾车的姿势通过了。
全家都是欢腾叫好,因怕到外面酒楼庆祝太招摇了,就让那个厨子在家里给他们置办酒席,越丰盛越好。
王鹏喝得醉醺醺的,带着醉意跟他们兄弟说,不管接下来会怎样,他都至少是个童生了,怎么也不算白参加了一场,回去族中,也不会被人说道了。
还说他以后在同辈人中,至少也不会低谁一头了,甚至比王续还要出息一点,说着就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同辈中那些有秀才甚至有举人功名的,自然是比他体面的,可他多少也有了童生的身份,这也就成了,并不至于拿不出手了。
毕竟,就是那些秀才,也不怎么敢鄙视童生的,众怒难犯啊。
第二天,大郎在那感慨道,“爹,这回我总算知道,当年你为何比我更紧张了。
” 王鹏听了,却直接白了他一眼,这完全是两码事。
作为应考者,大郎当年不紧张,那是因为,大郎对自己很有信心;而他紧张,是因为他遭受了太多次失败,有心理阴影。
而现在大郎紧张,那是对他没有信心,根本不是什么旁人比本人更紧张的缘故。
不过王鹏转念想想,以他这倒数第二的成绩,也的确是让人有信心不起来,为此,他也就不骂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