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八十一章 王鹏的心路与改变
在回家的路上,王鹏这才有了真切的感觉。
他满脑子都是他有功名了,有功名了,有功名了,再也不是白身了,光凭自己就能让人高看一眼,而不只是说这是谁谁谁的父亲了。
想到当初说的什么,儿子为他实现抱负,他非常欣慰,全他娘的放屁,他自己能实现的抱负跟依托儿子实现的,那完全是两码事。
他现在非常庆幸,这次听儿子的话来参加科考,不然他一辈子都不知道他还有这么开怀的一天,就像是从心底笑出来一样,没有一丝阴霾,连郁气都消解了。
他终于成为有功名的人了,这辈子也算是值了,以前因为有大郎在,虽然也没人看不起他,可他自己总会觉得底气不足。
比如有秀才跟他说话,他总是不自觉得敬畏着,估计对方也在暗骂,不就有个出息儿子嘛,有什么了不起。
而这点,他甚至都不好意思跟大郎说,毕竟大郎已经做到他所能做的最好的了,其他的就是他自己的问题了。
如今呢,他再碰上个秀才,那绝对就不一样了,一来他本身就是秀才,不比谁低一头,二来他有钱,更有本事赚钱,最后子嗣还比别人有出息,简直是处处压人一头,他到时自可以声气比别人更高。
别说秀才了,就是个举人也无妨,一个有本事的秀才,比起举人,尤其是那种死读书的举人来说,那是半点都不差的。
一如,他相信对族中而言,他就比他那大堂哥有分量,至少他有钱,他大堂哥呢,至今不曾出仕,顶多在族学混日子,说着是挺好听的,教书育人,可还不是怕仕途玩不转。
王鹏想着,就止不住地兴奋,时不时地哈哈笑两声,大郎兄弟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回家途中,因为不赶时间,行程走得就相对慢了,甚至看到有趣的地方,他们还会颇有兴致地游玩一二。
王鹏一到家,就捧着秀才文书,去了父母的墓地,告诉他们,他们的儿子,终于也有功名了,没给祖宗丢脸。
王鹏想到父亲当年也只是个童生,而不是秀才,甚至还笑了笑,这也算青出于蓝了吧。
当年,他从不曾想过自己还有青出于蓝的一天,他爹显然也没想到,他爹一直寄希望于大郎的,肯定没想过还能被他超越了。
他笑着笑着,甚至笑出泪来,若是他们还在,若是他们还在,该有多欣慰,这么一想就是潸然泪下。
为何功名来得如此之晚,若不然三代同堂,子嗣兴旺,该是何等完美? 次日,王鹏又带着大郎一起去族中登记了下功名。
族中一直有这个传统,甚至是根据这个发放福利的,王鹏虽然看不上那些福利,可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中秀才这种事,自然不会藏着掖着。
他们前脚离开,后脚王鹏中秀才的事,就传遍了全族,举族哗然。
王鹏在族中算是一个励志典范,专门用来安慰那些读不好书的人。
他们说,考不上功名又怎么样,又不是代表着会一事无成,你看那王鹏,他也没功名,可人家照样能干,家财万贯,后嗣出息,照样光宗耀祖。
可不管人们怎么觉得励志,可王鹏依然是个不会读书的代名词。
他们从不知道,这个励志典范,有朝一日还会翻身,一举成为秀才了,这可真是人生赢家了。
自己功成名就,后辈青出于蓝,家中富庶,妻贤妾美,就没有不如意的事了。
王鹏也是这么想的,只觉得春风得意,这时他觉得,就是大郎当年中解元,都不及现在他自己中秀才来得欢喜。
之后,又觉得这比方不对,感觉对大郎不够关心,不够重视了,再看到大郎时,甚至感到有些歉意,直让大郎摸不着头脑。
撇下这边不谈,族学里都有了些变化,如今叫做好饭不怕晚,有志于学,多晚都不要紧,有付出总有回报,如王鹏。
这时,大家把王鹏多年都没放下书本的事迹,都拿出来宣传了。
对于那些没功名的人来说,少了个白身的励志典范,那就没办法了。
不过王鹏依然还是励志典范,王鹏三十几岁才中秀才的,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他们的年纪一比都算小的了,还可以继续努力嘛。
于是,一些有年纪的人,心也变得火热,各个蠢蠢欲动地打算参加下一轮的考试。
最有趣的是王续,他生意也不做了,特地跑王鹏家来,宣称他也要考科举。
王续的吐槽也很绝,说是既然他自己也有希望考,又何须寄托在儿子身上,明明他也很年轻的。
边说还边看着王鹏,显然觉得自己跟王鹏同龄,对方能考,他自然就不老。
王鹏却气得破口大骂,“你年轻就年轻好了,对着我瞎看什么啊?” 这些闹心事后,王鹏就跟大郎商量,再买五十亩记入他自己名下,这个可以免税的,而五十亩正好是秀才免税的上限。
王鹏不看重这钱,却看中这代表的意义,这几乎称得上是荣耀。
后来,王鹏的处事也有了些改变,为人更圆融了点。
像以前,二郎在族学念书,王鹏却因为气不顺,就是不肯送礼的事,如今倒是再也不做了,他开始变得随大溜。
可另一方面,他待一些人,尤其是跟二郎有交集的族学夫子时,他开始不自觉地挑刺,比如他觉得这个夫子才学不够,那个夫子教学生硬,会将学生教迂了。
这话,他当然不会说出来得罪人,却对二郎的学业多了些包容的态度,不是学生不努力,是夫子水平有限。
对二郎,就本心来说,他也是觉得有所亏欠的,那些年,到底有些偏心太过了。
只是,他那时也很年轻,自己都顾不过来,没人能强求他做得周全。
再说,哪怕有些亏欠,他也不承认亏欠良多,二郎怎么也读上书了,他自己读不出来,总不是他这个当老子的错。
真要说亏欠,他亏欠的可不止二郎,大郎这些年也被逼狠了,难道就不亏欠了?大郎才是跟他一起努力改换门庭的人,这情分跟其他的孩子本就不同,二郎他们也没资格嫉妒,毕竟他们这些人都只能算是摘桃子。
这也就是现在,事事顺心,他才有闲心考虑这个问题,能补偿的他也会尽量补偿,事实上他觉得自己做的很不错了,已经做到了一个父亲该做的了。
以前他压力大,考虑的一直是,怎么让自己过得更快活一点,程婉以及当年的赵氏就是因此而存在的。
最近的另一个变化,就是王鹏对程婉更淡了些。
当初,程婉甫一得知王鹏成为秀才的消息,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王筱以后很难得到王鹏的资助了,哪怕只是一时失言,但对王鹏来说,却是不可原谅的。
王鹏看着程婉,想着自己当初念念不忘程婉,可能根本就不是因为感情,而是因为他需要一个回乡的理由。
之后,王鹏终于发帖出去,打算要摆宴小小庆祝一番。
不想,人来得出乎意料地多,没有帖子的也来了不少,以致酒桌的数目一加再加,虽然多花了不少钱,王鹏还是非常高兴的。
王续作为姻亲,全家都到了,而伯祖父家只大堂伯没来,其他人倒是都到了,王筱带着妻子也来了,最后尽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