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八十三章 未来的规划
宴席罢,王鹏父子俩坐下商讨,以后是继续经商好,还是想法子谋个职位好。
经商自然没有问题,这是做惯了的,只是如此一来,这秀才可就白考了,事隔多年,这么不容易才得来的功名,如何甘心让它就这么荒废了? 可若是谋职,照理说继续科考成就举人,自然是更好谋职的。
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对于王鹏来说,举人至今都是遥遥无期的,他们不可能寄希望于遥远的未来。
而单靠秀才的功名想谋职,以他们父子如今的人脉,却很有难度。
王鹏呢,他一直就是个商人,人脉基本就在商界,跟仕途圈子的人一向搭不上线。
这么多年,唯一交集多点的,还是他住在青河镇时,当年的那位主簿,那还是因为他给人家送钱才有的交情。
如今他就是想找人家帮忙,至少也得是大笔钱开路,就这样,还不定有没有职位,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对那边的情况也不了解,甚至都不知道那位主簿如今还在不在位置上。
王睿呢,他现在就是族中的人都没混熟,更不用说族外的人脉了。
王睿苦思冥想了会,迟疑地说道,他们能不能寻求族中帮忙,族长他们愿不愿意帮忙?这要是被撅了回来的话,面子就丢大了,在王睿看来,要想保险,最好是等他考上了进士,到时就是族长也不会随便撅他们父子的面子。
王鹏对此却有不同意见,他觉得他们父子离乡多年,人脉生疏了,要更好地融入家族,倒不妨亏欠一二,不然人家都不知该怎么跟无所求的他们家相处了。
更重要的是,这份人情,他们父子还得起,相反地,有了这个由头后,将来族长跟他们家关系就亲近多了。
在族中生活,族长的分量还是很重的。
父亲既然有了决定,王睿自然不会有意见,当下他们就拜访了族长家,说是让族长帮忙留意有没有差使。
回来的路上,大郎不得不承认,父亲是对的,族长对他们的求助几乎称得上是开怀的,很有些喜闻乐见的架势,之后说起话来,更是亲近多了,似乎真成他的亲密子侄了。
其实,自从王鹏在族学办了那个奖励机制后,族长就觉得王鹏会办事,再加上他有个好儿子在,族长就已经有意给他谋职了。
如今王鹏父子求上门来,他白得一个人情,自然就更开怀了。
为此,他更是对着王鹏保证道,他这张老脸还值几个钱,怎么也会给他谋到职位的,让他放心回家静候消息。
得了准话后,王鹏就开始整理手头的产业,毕竟他手头的生意不少,也要好好收尾的。
之后,他就跟儿子商量哪些铺子留着,哪些铺子收掉比较好。
最后,他们决定把其他的一些铺子都关掉,就留两个不怎么赚钱,却跟民生有关的粮食布匹的铺子,日后的家庭开销就要靠这两个铺子支应了。
这么一算,王鹏突然就觉得家里的下人太多了,有点碍眼。
以前大郎不在,他本身又没有功名,底气不足,而他唯一有的就是钱,所以他非常地讲究排场。
从看门到厨房,从车夫到干粗活的,从书童到奶妈,最后到贴身丫鬟,别看家里只有几口人,可是下人却不少于二十个。
可如今,大郎回来了,更重要的是,他自己也有了功名,他们家成了正经的耕读世家,那眼下这么多下人,就很不合适了。
在征求了这些人的意见之后,最后只留下了一个门房,一个厨娘,外加一个车夫兼随从,其余的就通通都遣散了。
其他的人,不是被他送到店铺干活,就是干脆让他们半价赎了身。
要知道,作为一个读书人,是要在意形象跟口碑的,留下必要的人就可以了,他不能让外人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奢侈、好享受,那样的话,他的仕途就前途无亮了。
遣散下人后,家里很是鸡飞狗跳了一阵,尤其是程婉,她进门后就光享福了,什么活都不曾干过,如今什么活都要自己干不说,还要照顾三郎,直把她委屈得够呛。
她对着王鹏哭诉几回,王鹏都没应承,后来烦了,干脆连西院都不去了,她这才消停下来。
二郎他们也有些不适,但到底是过过苦日子的,很容易也就克服了。
其实,二郎的书童还真是不怎么称职的,以前跑去伺候王筱的时候,比伺候他的时候都多,没有了其实也没什么要紧的。
在这纷纷扰扰的过程中,还发生过一件插曲,王筱的妻子余氏上门找王鹏打秋风了。
余氏张口一叫公公,就让王鹏皱眉给驳了,表示她公公早就长埋地下了,她要孝敬也要找对地方。
这话让余氏很是没脸,心中更是对王筱暗骂,这就是他说的王鹏很看重婆婆,王鹏就是这么看重她婆婆的,看重得都直接把她的脸往地下摔了?她早该知道王筱的话,根本不能听的。
余氏心理活动虽然热闹,面上却丝毫不显,她可不是这么好打发的,不让叫公公,行,人家还可以叫叔叔,总之侄儿媳妇要见面礼。
最后不知怎么谈得,总之,余氏拿走了五两银子,留了一纸书信,表示再也不会找他们家的人打秋风了,当然,她的正经婆婆程婉除外。
余氏话里话外地表示她还会找自己的婆婆,王鹏却一点表示都没有地随她去。
王鹏似乎在发现程婉只是他回乡的一个借口后,对程婉的态度就越发淡漠了,反正他也没指望程婉能给他小儿子攒下什么家业,她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至于程婉会不会为难,那就更不要紧了,当初,王筱膈应了他们一大家子,如今终于轮到程婉了,想想还挺舒心的。
后来,程婉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余氏脸皮奇厚,不管怎么撵,她下回还来,而且只要不给东西,她就能一直赖在她屋里不走,真能把她给气死。
后来,实在没办法,她就跟余氏哭诉,家里最近穷了,下人都大多辞退了,然后就跟她讨价还价地约定,一个月给一百文,其余时间不准上门。
说来余氏这么折腾,王筱不可能不知道,可他却什么都没说。
而王筱对此没有说什么也是有原因的,早前余氏就跟他说好了,拿到的钱通通用来改善伙食,他听了乐不得,自然不会有意见。
再说,他在王家也待过,自然知道她娘有不少私房钱的,结果可好,他成亲他娘就出了十五两,他若不是还要顾忌脸面,自己都想跟余氏一起上门要钱了。
说回眼前,五天后,族长那边就传来消息,说是县衙现在就有书吏空缺,让王鹏尽快到县城去。
因时间紧张了,王鹏带着大郎跟着族长派来的人就先到了县城,稍晚,王鹏先去拜见了他的上司主簿,很是一通消遣应酬后,又在主簿的带领下,去拜见了县令,最后敲定了三天后上衙。
之后,王鹏才发现作为书吏的福利,县衙也有个一进的小院子给他的。
当然,院子虽然有,多的就不能强求了,这院子逼仄得很,房间小得几乎只有家里的一半,此外,长年没有翻修,墙壁都已经斑驳了,他们真要住,只怕还得先修葺一番。
可父亲还是打算住这边,他对这个院子怎么看怎么顺眼,胜过他以往住的任何院子,显然对父亲来说,这院子有着特殊的意义。
看着父亲高兴,大郎自然不会去扫他的兴。
当然王鹏就是再高兴,也不会真就这么住了,他留下随从耿大找人修葺屋子,外带打扫,就带着儿子先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