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八十四章 家中的安排
回家后,王鹏叫上大郎二郎一起商量家里人员的安排。
王睿首先道:“这次带娘去吧,平日若有女眷,让娘出面接待,娘也要慢慢地学会应酬,程姨娘-毕竟是妾室,出面不合适。
” 王鹏白了他一眼,“放心吧,不会委屈了你娘。
”王鹏琢磨着他应该也没什么应酬,让钱氏招待也不要紧。
避过这个话题,大郎重提了另一个话题,“对了,二郎的学业怎么样了?他的夫子怎么说,如今可有考秀才的把握?”毕竟时间又过去半年了,也不知有长进没有。
二郎唇角动了动,什么也没说,倒是王鹏的表情一言难尽,“别提了,他夫子其实也就是个秀才。
在我没考上秀才之前,将他看得高山仰止,哪怕他说的是错的,我也当成对的看。
可等我考上秀才后,回头再看他,大郎啊,我真觉得他学识不够啊。
”说着叹了口气,才接着道,“而且据他夫子说,考县试应该有七八分希望,其他的就难了。
我猜那夫子他最得意的门生,他也说不出一定能考出秀才或能通过府试这话来,更不用说,二郎还不是他的得意门生。
” 大郎听了也是皱了皱眉,“爹,府学那边,我们可能搭得上话?”他对府学的印象深刻,当年在那学到了不少东西,二郎若能进去,绝对大有裨益。
王鹏听了却苦笑道:“不行啊,大郎,你爹我一直就是个经商的,以前那更是个白身,府学那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哪里看得上我呀。
我最大的本事,就是有足够的钱,不致让你们断了学业,其他的可真是难为你爹我了。
” 大郎也觉得闹心道:“可惜我当年上学时的那个督学离开了府学,其他人我们又都不熟,搭不上关系。
”说着,又顿了顿,“族长那边,已经帮了够多了,再找他们,就是我们得寸进尺了。
” 王鹏听了劝慰道:“大郎,你无须强求,你当年什么助力都没有,如今不也走到现在了?二郎的事,能帮上的,谁都不惜力气,但若真帮不上,倒也勿须自苦。
” 大郎只能无奈点头,转头对二郎道,“对了,二郎,你怎么打算的,在族学读书可还有用?” 二郎此时正发呆,他有些听楞了,其实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父亲他们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以前他总觉得,他没学好,他爹偏心占主要原因,现在,他突然理解了父亲的这种偏心,以及对学业的严苛,由于人脉方面的原因,他们兄弟想要获得更好的教学资源,他爹其实是使不上力的。
所以他们兄弟只能靠自己,只有足够优秀,才能得到别人的青睐,才能走得更远。
以前,他只知道一味地责怪父亲的偏心,现在却发现偏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同样的花费,他哥能读出来,而他不行,如何能不偏心呢? 只是放弃,他有些迷茫,“可是哥,我不读书,还能做什么呢?”除了读书外,他还从来没想过他还能干什么,他打小就开始读书,已经读了好多年了。
看二郎误会了,大郎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的夫子若是不能教给你更多的一东西,倒不如直接跟在爹身边学习些实务。
再说,爹刚考过秀才,有些东西,对你也是适用的,许是比你夫子给你的帮助更大。
” 二郎一听精神一振,立马接口,“那我还是跟在爹身边吧。
”其实,他对族学夫子的好感真心不多,以前人家瞧不起他,后来发现大哥是举人后,态度倒是好转很多,可他却觉得别扭了。
大郎随后又想到了什么,拍了拍额头笑道,“其实是我想差了,二郎不去族学,不代表不读书了,二郎在跟在父亲身旁之余,正好也可以在县学上学,教学条件跟族学应该也差不多。
”大家听了,都会意地点点头,二郎的安排算是定下了。
大郎接着问道:“对了,程姨娘她们也一起去吗?” 王鹏一时拿不定主意,“这事,我得再想想。
”出门带妾室并不像话,尤其他还初入仕途,更容易招把柄。
可若是全家都离开了,就剩下个妾室庶子在家,却也不合适了,所以一时不好决定。
大郎出主意道,“爹,实在不行,让二郎沐休时,在家里跟县衙之间多来回几趟就行了。
” 王鹏点头同意了,“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嗯,就这么定了。
”王鹏想着,门房也可以留下来,不然没有壮丁,也不像话。
随后,大郎他们兄弟就一起出了门,路上,二郎神秘兮兮地对他说道: “哥,你知道吗,自打父亲成了秀才后,眼光可高了。
王筱如今过来,就再也吃不开了,以前父亲总是不自觉地高看一眼,现在则是不自觉地挑剔着。
前几天,父亲更是直接对王筱说,让他好好攻读,别整天风花雪月的,有什么用,又不能因此考上举人。
后来,王筱都被父亲羞跑了。
” 大郎听了笑了笑,回问道:“西院的可还出妖蛾子?” “自打父亲考上了秀才,王筱秀才身份不值钱了,那女人就再也高傲不起来了。
东邻现在又不肯给她们撑腰,自然也就闹腾不起来了。
至于父亲,现在忙得很,一时半会没空去怡儿弄孙,她就是折腾,也没什么人去搭理她。
” 大郎提点道:“对三郎关照着点,面上做得好看点,免得回头父亲一心疼,心又偏了。
至于你,没事别跟父亲瞎犟,最好说话做事软和点,不然,到时吃亏的总是你。
” “我尽量。
”二郎一脸勉强道。
大郎看了他一眼,“呵呵,你最好悠着点,骨气这玩意,最好在父亲面前丢掉。
父亲并不是常哄人的人,惹他不耐烦了,有你好看的。
” 二郎自是点头不提,随后他们一起去了钱氏的屋子,这些安排总要跟他娘说一声的。
如此,去往县城的人也就定下了,程婉母子留下。
虽说小儿子是很可爱,他刚进仕途,带着妾室不像话,再说,他要担任他人生的第一个职司,忙着呢,哪有空逗弄孩子啊,纵然有些空闲,他也还要读书的,他现在离举人的路途还遥远着呢。
当大家打包行李的时候,程婉才发现这次要走的人中居然没有她,哪怕父亲跟她说,她日后的生活都安排好了,也不能安慰到她。
她在家里又哭又闹的,把三郎吓得直哭,可惜这并不能改变父亲的决定,还威胁说,再闹就把三郎一起弄走,只留下她一个,程姨娘这才不敢再闹,满脸不甘地看着他们。
而另一边,王家众人第三日就到了县城的宅子里,王鹏甚至还发了一通的感慨,“当商人的,赚再多的钱,也没有地位,还是这个好啊,哪怕清贫一点,可有尊严啊。
我从来就不缺钱,我只缺别人的尊重,哈哈,这个好,这个好。
前两天,我碰到了当初的一个搭档,他知道我要成书吏后,如今对我变得客气的不得了。
以前是我对人家点头哈腰,如今是人家对我点头哈腰,真是风水轮流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