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八十七章 启程进京
转眼又是一年春,王睿要离家上京了,这点家中也是早有准备的。
这次,王鹏会亲自送他进京,顺便陪考。
这次除了他以外,族中还有两个举人会一起进京,一个就是大堂伯王显,另一个则是族长一脉的王炜,其中王炜跟王显年岁相当,不过稍长一二岁而已。
这日正是离开的日子,族中知道消息的,都赶来相送,甚至连老族长都来了,语气中带着殷殷期盼,王睿更是被重点关照,最后才依依不舍地目送他们乘船离开。
原本王鹏是没有时间送大郎进京的,可他因为放心不下,硬是留职半年,打算陪大郎一起到京城去。
说来,也亏得他的表现一直良好,得到了县令的青睐,所以哪怕有柳县丞找麻烦,这假期还是批下来了。
其实人家县令也不傻,县里就两大地头蛇,柳家势大,按说县令是不愿开罪的,可架不住柳县丞已经威胁到他的地位了,他自然会捧着王家的人,尤其在人家还能捧得起来的情况下。
事实上,如果可能的话,他都想把对方捧到主簿的位子上,让他们两家好好地打擂台。
这次坐船一起走的人有,王睿父子,王显兄弟,王炜父子以及族中安排的一路负责护送他们的人,族长的侄子王通。
他们这些人的关系其实并不融洽,父亲跟大堂伯关系僵硬,大堂伯跟那位王炜族伯,那也是王不见王,这次他们会一起出发,完全是依照族里的意思,说是彼此间要互相关照。
他们这些人一共占了四间舱房,在王通的安排下,四间舱房彼此相连,颇有几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意思。
王鹏见了很有些不悦,回头跟大郎私下嘀咕,说看到这些人他就觉得气闷。
于是,在大郎读书的时候,谁也不能打扰不说,就是在大郎不读书休息的时候,王鹏也是拉着大郎跑船边去钓鱼。
他就防着他们父子待在房里,会被人逮到说话,他可不想见到那些人。
随后,接下来的几天,在船上的日子,王睿倒是过得很不错。
他一早起来读书,中午吃完饭后,还能睡一觉,傍晚的时候,再跟他爹到船头去钓鱼,顺带解决晚餐,然后再吃烤鱼当零嘴,如此还能完美地避开跟其他人的接触,过得很是舒心。
可惜,这好日子还没过几天,就被打断了。
这日早晨,他读书的时候,大堂伯跟王炜族叔突然就来了,尤其还口口声声地非要跟他探讨功课,偏偏这时,父亲不在,出门跟其他人交际去了。
大郎好说歹说,表示自己上午要认真读书,不会探讨功课,这才把人打发了。
可他们离开前,还是坚称他们中午会再来。
于是,中午父亲回来的时候,刚好就跟他们撞上了。
他们也有耐性,就在门口等着他们父子吃完,然后才跑进来探讨学问。
他们这么一打断,大郎的午睡就泡汤了,等到傍晚他们走的时候,王鹏父子俩的表情就都不好看了,甚至提不起劲再出门去钓鱼了。
第二天,他们又来的时候,王鹏明确表示,大郎平日要午睡的,他们打扰了大郎的休息。
结果,他们就堵在房门口,钓鱼活动被迫取消了,要跟他们进行所谓的探讨学问。
如果真是共同进步的也就罢了,可事实上却是,他们不停地提问,完全是一面倒地助人。
他自诩不是圣人,跟他们也没什么交情,可哪怕是敷衍,也是很耗时间的,更不用说,他们既能成为举人,人又不傻,他也不能全然敷衍。
后来,王鹏看不下去了,他去找了王通这个族长的亲侄,要求他出面干涉,以免耽误大郎的课业。
结果王通却不同意,还说什么同族之人要同气连枝,应该互相帮助,不过是在课余时间交流学业,作为小辈帮帮忙那是应该的。
王鹏恼恨归来,他觉得这讨教功课一事,说不定根本就是王通的意思,这时突然觉得自己对族长一脉的人,寄望太高了,这场当头棒喝下来,他终于觉得,以后应该跟他们保持点距离了。
这日,王显他们又到掌灯时分,才肯离开,王睿很是疲惫,在他们走后,甚至都没有看书的兴致了。
王鹏见了,更是觉得不能忍了,于是给了大郎一颗药,说就是当初带他回家时,给他吃的,这次让他吃一半,可以让他昏昏欲睡,跟晕船无异。
王睿没有异议地就吃了,果然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当王显跟王炜他们来时,就发现王睿卧床不起了,他们很是着恼,觉得王睿是故意的,转身就去找王通告状了。
而王通显然也是这么想的,觉得王鹏是在跟他过不去,前脚刚说了要同气连枝,后脚人就病了,这不是对他不满是什么? 王鹏不知道的是,王通对他的态度不是族长的意思,却是他自己的意思。
王通本是族长一脉的能干人,这也是这次族中大事,族长会托付给他的原因。
当初,王鹏那个书吏的位置,原本说好是给他的,最后却被王鹏截了胡。
这对王通来说,完全是王鹏在毁他前程,他如何不恨?这么多年来,他跟在族长大伯身边,鞍前马后地伺候,不就为着这个机会吗?虽然族长大伯说,下次有机会,就会替他谋职,可他也不是傻的,有些机会一旦错过,就是终身错过了,世上哪有那么多的机会?他如今都四十多了,还能有多少机会啊?叔祖致仕在即,以后谋职会越来越难了,最重要的是,到时,族长大伯的亲孙子都长成了,他竞争得过吗?偏偏他自己的儿子,居然也不是个读书的料,想着自己跟人当牛做马一辈子,儿子还要继续,他就觉得再不能忍了。
后来,他因为不甘,特地询问过王鹏上位的原因,这才知道,王鹏上位的理由,就是他有个好儿子王睿。
王睿能干是吧,成啊,能干就要对家族做贡献的,于是他怂恿着王炜王显他们,天天跑来找王睿询问功课。
不然,这年头,敝帚自珍的人多了去了,王炜他们哪来的脸,居然就这么空口白牙地来问问题了。
王通满身愤愤而来,结果却发现王睿真病了,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
王鹏更是在一旁解说,王睿最近被累坏了,又要读书,又要解答别人的疑难,身子这不就撑不住了。
说话之余,看着他的眼神,更是有着不加掩饰的敌意。
王通见了,也就收了小心思,可他没想到,连续两天王睿的情况都没有好转。
他这会终于记起他大伯,也就是族长临行前说的话了,他大伯说,王睿是他们家族这次最大的希望,路上一定要照顾好了,不然,将来他们家族还不定怎么被柳家的人欺压了。
想着这些,王通这会终于开始担心了。
更重要的是,他突然想到,如果王睿中了进士,他们族中应该就会有更多的机会,他也还是有成为书吏的机会的,所以他到底为什么赌一时之气?甚至将来,族长大伯那边走不通的话,只要他将这对父子伺候好了,他也是有可能得到前程的。
这么想着,对王睿的事,就当真尽心尽力了,每日都过来嘘寒问暖的,王鹏都觉得对方是不是吃错药了。
之后,王鹏还见到王通将王显王炜说了一顿,让他们以后不准跑来打扰王睿读书休息,这才放下心来。
王鹏见王通被唬住了,也就没让王睿再吃药了。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药,或者前段时间真累到的原因,王睿开始晕船了,吃什么吐什么,连带着王鹏都有些慌了。
干粮,咸菜,肉干,腊肉,王鹏四处跟人淘换,然后想方设法地哄着大郎多吃点,可惜依然效果不大。
后来,王鹏直接就不让王通进门了,说是让他离远点。
王通前段时间还怀疑这父子俩动了手脚,这会也不怀疑了,因为实在是晕船得厉害,连黄疸都快要吐出来了,人也开始消瘦,这些根本就不是造假的。
更重要的是,王鹏的情绪非常暴躁,几乎是随时都会爆发,搞得王通都不敢靠近他了。
王鹏其实也是认为,大概是自己给的药吃出的问题,心里很不好受,看到罪魁祸首的王通就更是不能忍了。
两天后,船在一地刚靠岸,王鹏就表示他们父子自己下船换马车前进。
王通要求随行,却被王鹏断然拒绝了,说是他会将儿子照顾好的,不劳王通费心,让他照顾好另两个人就成了,不要辜负了族长的良苦用心。
王通此时只觉得满心苦涩,他怎么就干了蠢事了?可此时他也无可奈何,现在凑上去,人家对他的观感可能更不好,再来,比起王鹏他们来,另两个人,还真有书呆子的架势,他不管还真不行。
于是,他只好一心盘算着,等到了京城,他就到这父子俩身边去帮忙,争取到时给他们一个好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