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九十八章 离家前夕
时间很快就过了一个月,王睿在家待了也快十天了,他该离家了。
几个姐姐此时都还在,她们会在他离开后,再返回婆家。
对于大郎的离开,王鹏自是有些不舍,而他不舍的表现,就是不停地给他准备东西。
每天到街上逛一圈,然后就会带回一堆东西回来,等到大郎临走的前一天,父亲给他准备的各种吃的穿的用的,都快堆成山了,尤其那些穿用的,都足够他用个两三年的了,而食物,买的都是些易藏易放的,让他一个人吃个半个月的都不成问题。
这天,父亲到了他房里,拿出了给他的最后的东西,一叠银票。
不过这回,王睿拒绝了,毕竟他已经拿了很多了,“爹,这些钱你自己留着伴身吧。
如今不比当初,我们家铺子少了,来钱也少了,没必要给我太多钱。
再说,我们家的家当,我都拿了一半了。
”上回进京,父亲都给了五六万两,可一直都没用呢。
可王鹏还是坚持要给,大郎要走,他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如果不给大郎准备个十成十,他就没法安心,“拿着,这是给你的路费生活费。
至于家里的事,你不用担心,咱们家就几个人,能用几个钱啊。
再说你爹我能赚,赚钱对我来说,是件很容易的事。
”王睿被这话一堵,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爹这是在说,他是个只会花钱的,不会赚的?这虽然也是真话吧,可听着却更堵心了。
王鹏看着儿子的郁闷,倒是笑开了,其实他对大郎不擅经营一道,并无不满,甚至可以说是欢喜的。
怎么说自己也是做老子的,他希望儿子优秀,但不见得就喜欢,儿子将他衬得一无是处。
如今他最拿得出手的,是秀才身份,这个身份在其他人面前还行,可在大郎面前就不够看了。
他在大郎面前,最拿得出手的,其实是他的善于经营,为此很有几分自得,当然,要是大郎真精于经营一道,好吧,他也只能咬牙表示高兴。
王鹏接着说道,“再说,在家就是真没钱了,还能找族里帮忙,不比你在外头,就是想借都找不到人借去。
”随后,王鹏又叮嘱了一些出门在外的注意事项,这才离开了。
父亲走后,大郎正在屋里盘点父亲给的一万两银票,结果又有敲门声响起。
大郎有些意外,他这的访客一向少,就是父亲,平日也一向是找他去书房说话的多,不想,今天倒是热闹。
大郎挑挑眉,收好银票后,声音平淡地道:“进来。
” 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的是二丫。
“是二姐?二姐坐,我给你倒杯茶。
”大郎有些惊讶,二姐可是好多年没找他单独说过话了,也不知如今找他做什么? 二丫也没有阻止,她似乎还没想好,要跟他怎么说。
好一会儿后,她似乎终于想好了,这才开口道:“大郎,我想借钱。
” 大郎一惊,转而又凌厉地看了她一眼,暗道,难道她知道父亲给我送钱了?被人窥视的感觉,可真是一点都不好啊。
结果他却看到二姐无知无觉的,反而继续在那说道:“大郎,我想跟父亲借钱,到时,你帮我说说话可好?” 大郎听后,目光这才转为温和,原来凑巧碰上了,“自是可以,那二姐,我跟你一起去吧,父亲一直也是关心姐姐们的。
”对这话,二丫也不知该做什么表情,关心,或许吧。
如今她有求于父亲,也就只能盼着这关心能更多点才好。
随后,姐弟俩就出了门,一起去了父亲的书房,平日无事,父亲一向是待在书房的。
其实,大郎自己也可以借钱的,只是他觉得,家事还是由父亲处理比较好。
二姐的事情,应该由父亲来做判断和处理,就是二姐要欠人情,那欠人情的对象也应该是父亲。
到了书房后,就是二姐在诉说原委,而大郎则是旁听。
二姐说的正是蔡家最近的事,蔡家主年事已高,可偏偏年事越高越偏心,如今满心满眼地都是她大伯子,甚至还开始担心她相公将来会欺负她大伯,只因为她娘家如今得势,她真是有冤没处说去。
就她公爹那明显的态度,家里哪可能会有人站相公这边的,就差没被欺负死了。
前段时间,公爹更是连相公的差事都容不下了,彻底地给抹了。
可一家子要吃要喝要用,没有差事,没有进项,这日子可怎么过啊?所以,她打算回娘家借钱,让相公另起炉灶,以相公的本事,怎么也能挣下一份家业来。
王鹏对她的豪言壮志没有意见,他有疑问的是另一件事,“你们家可曾分家了?” 二丫咬了咬唇,为难道:“并没有。
” 王鹏皱了皱眉,“那么,你们就是另起炉灶也没用,回头他公爹就能直接接收了,到时,你们白忙一场不说,说不定连本钱都要不回来。
”未分家前,可是不能有私产的,那时才真是冤死了。
二丫脸色瞬间难看,二丫知道这个问题,可一来,她觉得别人也许不会发现,二来,她觉得就是发现了,到时别人看在她娘家的份上,也会不予深究。
可这话却不能跟她爹说,不然她爹是绝不同意,她借用家里的名头的。
此时,她只觉得满心委屈,娘家得势,她一点好事没沾上不说,甚至还被连累了,如今不过是借钱,居然还推三阻四的。
事实上,二丫心里不是没怪罪过娘家的,她觉得若是他们出面警告了她婆家,那么她们的处境就不会这么艰难了。
只这话,她到底没敢对她爹说出口,可心情还是排解不得,当下就沉了脸,词不达意地告辞离开了。
这下把王鹏气得够呛,对着大郎数落道,“你看看,你看看,她居然还给我甩脸子。
她考虑不周到的地方,我连说都不能说了。
这个白眼狼,不识好歹,可恶。
” 王鹏觉得自己好心被人当成了驴肝肺,这么多年,难得为闺女思量一二,就是这么回报他的?好一会后,王鹏才消了气,然后就跟大郎说道:“你几个姐妹的事,你就别管了,我会处理好的。
我给自己儿子多少,别人没有置喙的余地,可女儿不行。
给了一个,其他的几个都会寻求公平,这都是事,以后有事,你让她们直接来找我就好。
”大郎自是点点头,他其实也不喜欢参与这些事中。
二丫可不知道这边的事,她只觉得家里有钱,可她想借几个钱,她爹都不肯,当下直委屈得泪眼汪汪。
蔡进知道后,很是失落,他以为岳家应该是看中妻子的,不然不会大老远地通知她们回家团聚。
自己的妻子,他是知道的,是一个很率性的人,简言之,就是受不了气,而如今,他更担心的是,是不是会因此得罪岳家?毕竟他自己家里已经靠不住了,岳家就更不能有闪失,不然,他们就只能靠着岳家的余势狐假虎威了,这可跟岳家真亲密是不同的。
只有跟岳家亲近了,他们的日子,才能更好过,其他人也会给岳家一点面子,他是商场上的人,更明白借势的重要性。
蔡进想了想,还是去找了王睿,毕竟比起岳父来,这个大舅哥显得温和而不那么具有攻击性。
巧了,刚出了门,他就见到了王睿,顿时急切地叫道:“大舅哥”。
王睿见了,倒是笑了,是个聪明人,立马就知道要补救,于是他邀了对方去了凉亭。
大郎也没绕弯子,“刚才父亲气坏了。
” 蔡进一惊,“可是你二姐做了什么不妥当的事?”他本以为是妻子受了委屈,还想着,为了家里,就是有点委屈,也就受了。
得,这回指不定受委屈的不是她,反倒是她把人给得罪了。
大郎倒是好脾气,“父亲本意,只是担心你们家没分家,你们纵是再起炉灶,怕也是枉然,结果二姐当场甩脸子走了。
” 蔡进跟大郎提议道:“大舅哥,我想去跟岳父赔个不是。
” 大郎笑了笑,“赔不是就不必了,父亲也不能真跟二姐生气。
倒是二姐脾气急,亏得姐夫好脾气,难为姐夫了。
”尤其,以后还得继续好脾气地包容着二姐,真挺不容易的。
想到这,大郎终于好心提点道,“姐夫去见见父亲吧,要借多少,甚至到时怎么花,你都可以跟父亲商量的。
父亲的经验比你丰富,或许还可以帮你们出出主意。
” 大郎提了一句,就再也不管。
最后,也不知二姐夫怎么跟父亲商量的,他只知道,二姐夫似乎是借到了五百两银子作为资本,而二姐后来也很不好意思地过来跟父亲道歉了。
这事后来大姐跟三妹也知道了,三妹也就罢了,虽然心里也酸酸,可到底婆家不缺钱,到底没有什么动作。
而大姐就动了心思,只是她们家本就不是经商的,若是赠送五百两,她一定去争取,可若是借的话,就没有必要了。
一来,她们用不上这么多钱,钱多了反而是个事,二来,这些钱终究还是要还的,她们又没本事钱生钱,拿这么多钱回家,到时再还回来就没有必要了。
不过,大姐也不是什么也没干,她似乎去找母亲诉苦了。
而钱氏,对大姐那是相当地大方,据二郎告密,母亲给了大姐三十两银子。
二郎跟大姐的关系以前是不错的,可看到母亲老是补贴大姐,他也就不怎么高兴了,连带着对母亲也有了意见。
父亲是不缺钱,可二郎他缺啊,如今他的私房钱,基本全靠月例,三十两对他来说,可不是小数目。
他娘记得给大姐补贴,怎么就不记得,还有他这个小儿子,也缺钱着呢。
最后,还是二郎自己对钱氏提了要求,结果却只得到了十两。
这下,他更气了,他这个儿子就这么不值钱,大姐都能得三十两,他就只值十两。
不管怎么样,大郎离家的日子,还是到了。
清晨,全家都早起为他送行,依依话别后,最后是由父亲送他到县城的码头。
王鹏最后叮咛了几句后,大郎还是上船了,随后遥遥地挥了挥手,直到看不清楚了,大郎才进了船舱。
而王鹏此时还一直在码头上,直到再也看不清船影,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他直接去了县衙报到,随后收拾了下屋子,决定明天就来上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