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一百零九章 人口繁茂的王家
气度涵养这些东西,是需要时间来成就的,三年时间,如今的王鹏已经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官吏。
不仅如此,如今的王家比起当初来,也热闹多了,也亏得王鹏如今成了主簿,不然当初的屋子可真还住不下了。
两年前,王鹏纳了一个妾室梁氏。
梁氏是他当初跟知府联系上时,知府送给他的,那是在跟二郎的婚事取消掉,大概也算是关系的一种和解,对此,王鹏当然不能拒绝。
不仅如此,他还要给足梁氏的体面,再说,梁氏本身年轻又貌美,他也无意拒绝的。
一年后,梁氏产下一子四郎,然而因着四郎,梁氏可没少闹腾,也因此,他最近倒不怎么去了。
梁氏不知道的是,当初她怀孕时,王鹏曾经还惴惴不安过,只为他不知大郎是何想法的。
王鹏想着,大郎当初似乎不怎么喜欢三郎,只是总不能瞒着大郎吧,最后还是给大郎写了信,想着大不了以后对四郎冷淡点。
不过大郎的回信倒是给了他惊喜,大郎在信上说,这是喜事,多子多福。
王鹏看了又看,发现真没什么负面情绪,最后他估摸着,大郎是觉得已经有三郎了,那再多个四郎,甚至五郎也没什么要紧的。
这么一想,他就更放得开了,于是紧跟着,后院又多了个宋氏。
宋氏出身贫寒,家里日子本就艰难,偏偏后来她爹还病了,于是她就机缘巧合地进了他的后院。
比起梁氏来,宋氏的美貌也不遑多让,唯一遗憾的,就是她不识字,可即便如此,就宋氏背景单纯这点,看着怎么也比梁氏更让人放心。
如今,宋氏也有了身孕,三个月了,正有些害喜。
除了她们两个外,他还找了一个妾室,顾氏。
顾氏,今年二十一,他爹还是个童生,自己也是识文断字的。
原本,她是不该为妾的,可架不住她被人退了亲,又守了母孝后,年龄是真大了。
而家中子侄读书的也多,银钱紧张,嫂子们就嫌她在家吃白饭碍眼了,也不知她哪得来的消息,半个月前找到他,自卖自身地进了他的后院。
除了这三个新纳的妾室外,原来的二房姨娘程氏,自然也是在的。
只是如今,她的宠爱极少,如今在王鹏跟前的体面,倒基本是看在三郎的份上。
好在三郎也争气,虽然才四岁,却记性极好,她已经开始教他背三字经了。
对于三郎的提早启蒙,王鹏是不以为然的,如今家里又不需要靠三郎撑着,何必去逼三郎呢。
王鹏也曾这么对着程氏说过,结果人家用大郎四岁就启蒙去堵他,最后,他也就不管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说到底,家里是不靠三郎撑着,可程氏的后半辈子,倒的确是靠三郎撑着的。
只是王鹏暗自想着,以这些女人的争宠劲,以后怕是孩子们的启蒙都会提前到四岁了,算是早一年过上苦日子。
对于孩子们,他都是喜欢的,不管是三郎也好,四郎也好,还是即将出生的五郎异或是四丫,甚至将来顾氏会有的孩子,他都是期待的。
对于有能力的父亲来说,他是从来不会嫌弃自己的孩子多的。
但是,要说他会像栽培大郎一样去栽培另一个儿子,他是真没那意思,当然也没有当初的那份心劲。
再者,他即便就是栽培了,也不会比大郎更优秀了,大郎都是榜眼了,更优秀的,状元吗?这世上,有几个敢说自己是能考上状元的。
再说,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如今比起栽培儿子带来的成就感来说,他显然更希望,自己的精力都耗在仕途上,将来能有所成就。
他咬了咬牙,怎么着也要到县令的位置吧,不然那还算得上是当过官吗? 至于这些小儿子们,他当然不会不管。
他会给他们提供足够的资源条件,让他们读到他们不想读为止,至于他们将来的成就如何,那就要靠他们自身了。
王鹏算着自己的年龄,想着等这些孩子长大娶妻时,他自己都五六十了,顶多能最后帮他们一回。
而他们以后如何,他是真顾不上了。
所以,他如今最信奉的,就是儿孙自有儿孙福了。
到时他会给每个孩子置办一份家业,不至于让儿子们将来生计无着,这也就行了。
相比起这些小儿子们,他如今对二郎的操心,是最多的。
二郎可不是那些小的,他的前程就在眼下,他没法不当回事,然而,他又是当真失望的。
二郎今年又没有通过院试,这让人无比地扫兴,为着二郎科举的事,他都差点跟着愁白了头,尤其二郎今年都十九了,婚事在即。
原本,他都跟陆县令说好了,等二郎一考上秀才,就为二郎求娶县令嫡女的,本以为有这么多人指点,又有多次的考试经验,二郎这次应该能过的,可谁知他又没考上。
陆县令那头,前几日甚至还试探他的口风,想要改嫁侄女,他气得一口驳了,可也因此,婚事就没定下来。
唉,看来接下来的日子,他还要跟陆县令慢慢磨,王鹏想着就头疼,二郎怎么就考不上呢,他第无数次地问道。
再来,除了科考上的事外,那个赵绢也不是一个善茬。
他们家虽说是官宦之家了,可官宦之家也不是一天造就的,所以有些方面的规矩就有点松。
结果可好,就一个空子,如今赵绢已经成二郎的人了。
出事后,二郎甚至为此,还想着要纳妾,结果被他狠狠地收拾了一顿。
没心没肺的,自己本身就没有功名,要再搞出个未娶妻先纳妾的名声来,他还想不想有以后了?如今,他把赵绢交给一个老嬷嬷看管,就是要纳妾,也必须等二郎娶妻后再说。
这回,也亏得赵绢没有怀孕,不然就更有麻烦了。
有时,他都觉得这是不是报应?那些年因为顾不上二郎而为他少操的心,如今倒像是全都补上了。
果然,儿女都是债。
这次赵绢的事,在王鹏看来,是没有规矩,在二郎看来,是情不自禁,可在赵绢看来,却是不得不为。
二郎大概不知道,王家已经开始帮她物色夫家了,同样是个奴籍,一想到她的子孙后代也会成了奴籍,她如何接受得了?所以,即便对于赵绢来说,做妾原本是她最不屑的,可如今却已经是她最好的选择了。
跟了二郎,成为他的妾室,还能成为半个主子,将来儿女的前程也不用愁,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差了。
事实上,赵绢还想着,要在二郎娶妻前,跟他的感情更好一点,若是将来二郎娶妻后,能偏向她几分,那就是她的造化了。
家里除了二郎的事,让人心烦外,其他的倒都是好事了,比如几个闺女,各个都是添丁进口了。
大女婿前段时间来信,说是继当年的一子一女后,大丫如今又怀上了。
钱氏接到消息后,就翻箱倒柜地准备了一堆东西送过去,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最偏疼她的大闺女。
二丫前段时间也生了个儿子,二女婿也算是有后了,她那婆婆笑得可开心了。
然而,宝儿反倒是来家里更勤了,似乎是觉得家人偏心,她受委屈了。
对此,王鹏却是不说什么,他自己都更重视男嗣,总不能不让别人重视男嗣吧。
不过,几个外孙、外孙女中,他还是最偏疼宝儿的,对她的小脾气,也就不曾说教。
反正她来了,他就哄着,有什么好吃的,都不会忘了她的一份,直到两个月后,宝儿才不会一直过来了,想来是想通了。
而三丫,如今也有了个女儿,许是因为他们都还年轻,婆家倒是没有说什么怪话。
而三女婿今年过了院试,已经是秀才了,如今还在攻读,希望将来能把功名从秀才变为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