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钱氏到来 姐弟相见
日子平静地又过了两天,钱氏带着二郎终于过来了,跟着他们来的,还有王家的管家。
王睿这两天的心情不怎么好,下巴上的乌青还没完全好,尤其后来听说,下巴要是打重了,指不定还会伤到牙后,他的心情就更不好了。
他一时都不知,是不是该庆幸一下,对方年龄还小,不然他就真要破相了。
一想到因为这些破事,搞得自己差点破相,他就很有些心悸,这两天都没带搭理钱家的人。
王睿这会迎了他们进来后,就送了她们到客房休息。
不想,管家却留了下来,他见了也有些困惑,当下问道:“可是父亲有什么事情要交待我的?” 管家笑了:“并没有,只是老爷让我好好看看大少爷,回家后说给他听。
” 王睿听说是这么个差使,倒是笑了,甚至还在管家身前转了一圈,随后说道:“我很好,你回去让父亲不用担心,也让父亲注意身体。
” 然而,管家此时却是蹙着眉,“少爷,你下巴上有块乌青。
” 王睿听了,脸色却开始发沉了,冷笑道:“钱家的人,威风着呢。
”他知道自己不该跟他们计较,可到底心气不平。
管家听着更是变了脸色,“老奴知道了,那边的事,少爷就不要管了,一切都有老奴支应。
”他原以为是夫妻间的事情,想着自己身为下人,怎么也不能插手这种事,还犹豫着,到时要不要跟老爷说呢。
结果,好家伙,居然是钱家的人,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管家在王家也待了七八年了,他对老爷的心思摸得没有十分准,也有八分准了。
对老爷来说,认亲虽说重要,可也不及大少爷重要,这回,与其说是让他来安排认亲事宜的,还不如说是替老爷,来看看大少爷的。
毕竟,哪怕那真是舅爷,老爷也不见得就会有多少关照,倒是少爷的事,老爷一直都是惦记的。
知道这事后,管家也不去休息了,直接就出门给老爷送信去了。
王睿见了,张了张嘴,可到底也没去阻止,说实在的,他真不算什么好气性的人。
钱氏洗漱完后,就说要去看弟弟了,其他人对此并没有异议,而哪怕是不乐意的王睿,他也没有拒绝。
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就去了医馆。
钱康此时依然不能下地,他的腿至少还要一个月才能行走,而他的妻子这几天也来了,接手了照顾钱康的活。
认亲的过程,并没有悬念,非常顺利就确认了彼此的身份。
钱氏当年离家时,钱康都快十岁了,并非懵懂稚儿,如今一眼就认出了钱氏,而钱康,他这些年的变化也不大,顶多是大了好几号,钱氏也能很快地认出他来。
随后,又说起了一些只有彼此知道的旧事,就确认了彼此姐弟的身份,只是为着分隔多年,倒是伤心地抱头痛哭了一场。
之后,钱康更是说,他一直是惦记着四姐的。
前几年,他走镖途中,还特意去了青山村,只是那时屋舍破败,人已经搬走了,他曾问过她们的邻居赵家的人,可她们却说不知道搬到哪去了,他还为此很是伤怀。
后来,他不死心,又去了两三回,直到有旁人搬进去后,他这才没去了。
钱氏听了更是感动,又心疼当年弟弟的寻而不得,觉得这个弟弟是真把她放心上的,也不枉她惦记多年。
要说钱氏心里没有埋怨,那是假的,她一直惦记着弟弟,结果弟弟离开都不给她留信,她当然是介怀的,如今知道弟弟去找过她了,她的心结也就解了。
如今再看弟弟,就觉得姐弟间更亲近了,连带着看几个侄儿侄女,都变得更加慈爱。
钱康见了,直接让几个孩子来见礼,钱氏很高兴,给的见面礼更是实在,一人一个十两银子的银锭子,大伙见了都有嘴角抽抽的冲动。
钱氏似乎也发现了不妥,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明日,我再给你们补一分雅致点的见面礼” 之后,钱氏也让大郎他们去见礼,这点他们也没出幺蛾子,倒是钱康拿不出见面礼来,很有些尴尬。
为了缓解尴尬,钱氏就让他带着几个表弟表妹出去玩,多亲近一二。
王睿对此,显然很不待见,他一点都不想跟她们亲近,于是他立马以公事繁忙为由,就要跟她们告辞离开了。
钱氏还愣着呢,管家立马接话了,“大少爷公务要紧,临来前,老爷就说了,认亲归认亲,但不能打扰了大少爷的公事。
” 王睿听了,冲着大伙点点头,就离开了。
见大郎走了,钱氏为了活跃气氛,就跟钱康说道,“你看看二郎的长相,跟你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要是外人见了,管保以为你们是嫡亲的父子呢。
” 二郎听了这话,牵了牵嘴角,算是捧场了。
而管家更是把头低了低,他觉得二少爷一定不喜欢这话,像自己的母亲就算了,这个没人会排斥,如今说成跟舅舅是嫡亲父子,二少爷就不见得会欢喜了,尤其如今的形势是,王家强而钱家弱。
老爷的态度一直很明显,谁长得像他,他就喜欢谁,当然老爷也本事,他有本钱自傲。
现如今王家五子中,除去两个小的暂且看不出来外,其中大少爷最像老爷,老爷也最疼大少爷,而三少爷也有三分像老爷,所以老爷对三少爷也很不错,反观二少爷,身上几乎找不到老爷的影子,也是因此,二少爷一直不怎么喜欢,别人提到他长相的问题。
你可以说,二少爷他不愿提及长相,是因为他不自信,心志不够强大,这话倒也没错,可二少爷当真没有太多自信的本钱。
他前头有一个已经出仕的大哥,一骑绝尘,后头则有一个或数个聪明伶俐的弟弟,上头还有一个以精干出名的强势父亲,他的存在当真是不够显眼。
如今,二少爷在家里的处境不错,还得亏大少长年不在,另外二少跟下头的弟弟年龄差距大,几乎不存在竞争关系,不然,真要跟别人争宠,二少估计还真争不过。
又说了句没人捧场的话后,钱氏也不自在了,她干脆强制要求,二郎带着表弟表妹出去玩,管家见了,干脆也跟着走了,说是跟去一起伺候。
钱康刚才被大郎二郎的反应看得眼花缭乱的,可如今看着人都走了,这才反应过来,他们的这种态度,比对着几十年没见的嫡亲的亲人来说,感觉到底是有些冷淡了。
他到底是历练过的,比其他人见得更多,刚才也是情绪失控,才会没发现问题的。
这会仔细观察,就发现问题不少,比如,几十年不见,他姐夫却没有露面,比如这位管家,似乎有些自作主张,再比如二郎这个外甥,对他这个舅舅也不见热忱,更不用说,大郎似乎因着前几天的事,对着他们更是冷淡。
这林林总总的下来,虽说如今认了亲,可人家对他们的态度,怕也是个未知数。
在确认这点后,他倒是有些急了,他必须赶在四姐还在的时候,把事情给了结了,于是直接对钱氏道:“四姐,有件事我要跟大外甥道歉。
前两天,小伟因着一起误会,打了大外甥一拳,这事,你可得帮忙说和啊,这两天,小伟都有些吓坏了。
” 可钱氏听了,脸上的笑容却僵住了,“小伟打了大郎?” 王鹏的脾气,她是知道的,他自己可以教训大郎,却不允许别人横加一指,就是大郎养伤的时候,他也不会假手他人,一直都是自己亲力亲为照顾的。
如今想来,一是不想别人见着大郎的狼狈,二来也是不想大郎在受伤的时候,有人趁虚而入,让大郎念了好去。
事实上,他是成功的,这些年来,她就是再有心,也没能跟大郎拉近关系。
大郎受罚的时候,她没资格阻拦,大郎养伤的时候,她也不能靠近,父子感情好的时候,王鹏更是处处周全,根本不需要她来锦上添花,对大郎来说,她就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如今大郎长大了,哪怕明知道当年的事有他爹的授意,可感情上,到底是跟她客气有余,亲近不足。
想到这,她心里到底闪过一丝后悔,或许当年是有机会的,在王鹏离开的那两年,可到底还是被她错过了。
王鹏是个记仇的人,心里最着紧的就是大郎,就凭小伟打了大郎,哪怕伤得不重,可仍然会被他惦记上的,甚至连带着弟弟一家,都会讨不着好。
可如今,弟弟一家正是艰难,需要他们帮扶的时候,她一点都不希望王鹏知道这事。
回过神来,才发现弟弟一家看着她神色担忧,于是强打起精神道:“没事,没事,表哥表弟打打闹闹而已,不会有事的。
” 钱氏安抚完弟弟一家,并表示明天再来后,就出来了,她需要跟大郎谈谈。
在她看来,大郎挨了一拳,根本就不是个事,目前最重要的,反倒是这事千万别让丈夫知道了。
她皱着眉,想着一会该对大郎怎么说,虽是亲母子,可让她对大郎提要求,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她并不希望因此而惹来大郎的反感。
钱氏酝酿了好一会,才开口对王睿说道:“大郎,小伟他是无心的,你就原谅他吧。
” 王睿听了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
钱氏想了想,又道:“大郎,这种小事,你就不用告诉你父亲了,他平日公事很忙的,嗯,回头也别让管家送消息出去。
” 王睿看了她一眼,还是应了,没告诉她的是,消息管家早就送出去了,自然不会再送。
钱氏对此却毫不知情,她只当自己说服了大郎,这会终于放下心来了,随后,更是给弟弟一家传信,说是事情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