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百二十五章 钱康的家事
转眼,钱康到黎县已经一个月了,今天正是他第一次领俸禄的日子,所以他一早就到县衙去了。
如今他一个月的俸禄总和为一两银加500个铜板,这数目跟以前走镖时候的收入差不多,但胜在如今的活跟以前比起来要轻松,他自己也很满意。
今天也是沐休日,他拿了俸禄,跟几个同僚告辞后,也就回家了。
一月前,他们举家搬到了黎县,甚至因为来得匆忙,连田产都没有时间处理,而是全权托付给了大外甥。
而到了黎县之后,自然是一应事体都没有,所以那时他们是在姐夫家暂住的。
四姐知道他们手头积蓄不多,直接给了他两百两银子,说是让他安家,半月前,他花了一百八十两买了现在居住的宅子,虽说不大,但住他们一家子却不成问题。
如此,他们一家子才算是安定下来了,而对于四姐,则是越发感激,只想着将来一定要回报一二。
之后,因着钱伟心心念念地要去读书,所以十天前,他就找了间县城出名的书院将他送进去了。
不得不说,那束修委实不低,一年就要八两银子,再加上在书院的吃用,就是他一年总收入的一半了,也不知大娃读书读得怎么样了,在书院能不能跟得上功课,只盼着别让他失望才好啊。
钱康心里也在盘算,若是大娃三四年能读出来,比如最好是考个秀才,至不济也希望是个童生,那他就是错待其他的儿女,也会接着供,不然,到时他也是供不下去的,毕竟家里不只他一个孩子。
若是大娃读不出来,四年后,二娃也是十岁,与如今的大娃同岁,到时他就送二娃去读书,倒也算是公平。
到家后,却发现只有二娃在,据说草儿出门洗衣裳了,叶氏则带着大闺女去逛街了,而大娃也出门了,说是去见同窗了。
钱康本以为拿到俸禄后,能第一时间就让全家人都高兴的,不想大家都不在,他的心情就有些失落,嘱咐二娃在家里玩别出门,自己就回屋休息去了。
临近午时,他都没听到叶氏母女回来,终于在屋里呆不住了,出来后看到厨房有炊烟,就到厨房寻草儿去了,正好也问问草儿,她们平日都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厨房里不仅有草儿,还有他的小儿子钱刚,尤其此时他正在烧火。
钱康见了真是怒火中烧,“二娃,你怎么在烧火?草儿你是怎么回事,怎么能让你弟弟烧火,他是男孩子,再说他还小呢。
”这世道本就重男轻女,他也是个凡俗男子,所以看到草儿每天忙,他都没有感觉,看到小儿子在干活,他就心疼了。
钱草儿听了一脸的尴尬,只着急地摆了摆手,“我没让他干。
” 而钱刚跟着也开口了,“二姐没让我干活,是我自己要干的,二姐每天都好忙的,我想帮帮二姐。
” 钱康对这话显然很不以为意,“什么每天都好忙,她不是跟你大姐一人一天轮流干活的吗?” 钱刚听了,却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道:“大姐什么时候干过活了,我怎么不知道?” 钱康看小儿子的表情不像作假,倒是愣住了。
这些年,他不常在家,家中的大小事情都是叶氏管的,而他对孩子们的最初观感,也基本都来自于叶氏。
在叶氏的口中,花儿漂亮,懂事,孝顺,关爱弟妹,很有大姐的风范,倒是草儿,脾气犟,不讨喜,凡事爱斤斤计较,甚至还跟他嘀咕过,说草儿是丑人多作怪。
丑人多作怪这话太刻薄了,为此,他还训斥了叶氏一顿,可之后对草儿观感就不怎么样了。
如今回想起来,那些年,但凡他在家的时候,似乎的确是草儿一直忙个不停,而花儿则总是陪着他说说笑笑。
那时他甚至还想着,花儿就是懂事,不像草儿,父亲难得回来,都不知道来亲近一二。
及至后来,哪怕见着叶氏对草儿的态度有些偏颇,他也不过问,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他也是偏心花儿的。
相貌的确是个很重要的事情,哪怕他作为父亲,不会嫌弃自己的孩子,可同为自己的孩子,漂亮的花儿总是比长相平庸的草儿,看着更赏心悦目的,他也就不自觉得偏疼了一点。
他有时看到草儿在干活,而花儿在休息时,也会过问一二,可只要叶氏随口一句,今天轮到草儿干活,或者花儿今日不舒服,明日再让花儿干活,他也就满意地点点头,从不较真。
只是,他一直以为花儿只是偶尔偷懒,或者是见父亲回来了,特地空出时间来陪父亲,却从没想过,花儿竟从来都没干过活,这会,他是真替草儿委屈了,平平都是女儿,没这么作践人的。
他这边沉着脸不说话,那边姐弟俩就紧张了,二娃更是开口道,“爹,二姐对我好,我也想对二姐好,不行吗?” 这话如此的耳熟,似乎穿越了时空,让他看到了当年的自己,那年他也是这么说的,“四姐对我,我也想对四姐好,不行吗?”那时,他也是这样的,见不得四姐太辛苦,就总想帮四姐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虽然有时也会连累四姐挨骂,可他还是乐此不彼,趁着别人不注意时,偷偷摸摸地干,似乎帮姐姐干活,是一件让他充满成就感的事情。
看着眼前的一双儿女,就好像是当年的自己,这份代入感,让他对这两个孩子,更多了几分怜惜。
说来,这些年,是他忽视他们了,草儿且不说,就是刚儿,也很少被过问。
叶氏很少提到二娃,他也就过问得少,叶氏说大娃能干,说他聪慧,说他孝顺,他一直信得真真的,而叶氏说二娃是个笨的,他也就觉得这是个笨的。
如今,他也算明白笨的意思了,能出去玩的时候不出去,却在帮姐姐干活,可不就是笨吗?的确是笨,笨得跟他当年很一致,他有些哑然失笑,是个笨孩子,也是个好孩子。
此时,他也没有火气了,只叮嘱她们,要注意安全就出去了。
想着二娃的事,钱康就觉得,应该也送他去念书的,总不好跟他似的,将来长大了,因为不识字净吃亏了。
不过家中银钱一向是叶氏收着的,待会要跟叶氏好好说说,叶氏偏心大娃他是知道的。
又过了一会儿,门口传来一阵喧闹,他正起身往外走时,就听到了花儿得意洋洋的声音,“草儿,我又有新衣服,还买了耳坠,哈哈,可惜啊,你长得太丑了,没你的份。
” 随后,就听到了叶氏的声音,带着些不屑,“花儿,你跟她说什么啊,她是天生穷命,跟你不是一路人。
” 他一下愣住了,在他的印象中,花儿一直是个贴心的孩子,说起弟弟妹妹时,从来都是夸的,他也因此对她印象更好,却原来平日是这么相处的吗?还有叶氏,他一直以为,她是个慈爱的母亲,哪怕在他跟前嘀咕草儿的不是,可面对草儿时,却一向是表现得一碗水端平的,如今,他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重塑了。
看到钱康走出来,这母女俩都慌了一瞬,随后又若无其事地跟他说起街头的趣闻,似乎她们刚才就没说过那些话一样。
钱康堵着一口气,一时没发出来,就看向她们买的东西,结果可好,衣裳首饰鞋子,完全没有过日子的架势,她们这是以为自己是官家太太了?农家一直都是自己做衣裳,做鞋的,为什么?便宜! 钱康终于沉下脸来,“以后不要买成衣了,我们家消耗不起。
还有花儿,该你干的活,别都推给草儿,太不像话了。
” 叶氏对他前面的话没有反驳,也是知道钱康俭省的,可对让花儿干活的话,当场就跳了起来,“不行,花儿是要当有钱人家的少奶奶的,哪能干这些粗活?” 钱康听了一阵气堵,“什么有钱人家的少奶奶,你告诉我,有钱人家在哪呢?别一天到晚地做白日梦了,等她真成有钱人家的少奶奶后,自然就没人叫她干活了,可如今,她就是个贫寒人家的闺女,干好她该干的活。
” 叶氏动了动嘴角,想说让她姑妈帮着找就行了,可到底没开口,她知道丈夫其实不喜欢麻烦大姑姐的,再说,让不让花儿干活,还不是她这个当娘的说了算的,没必要跟丈夫吵,于是事情似乎就这么定了下来。
饭后,钱康就提起了要送钱刚去上学的事来,让叶氏准备银钱。
结果,立马引发了叶氏的反弹,说大娃都是十岁才读书的,凭什么二娃六岁就能读书了,还说家里没钱。
钱康看着她今天买的一堆东西,更是生怒,给儿子读书就没钱,她自己糟踏就有钱了?钱康沉声道:“我是来告知你的,不是跟你商量的。
你今天要是不肯拿钱,以后除了家用外,我是不会给你一分钱的。
” 这点绝对是叶氏的死穴,她当然不能接受,但还是拿钱伟说事,说是对钱伟不公平,花儿也在一旁帮衬着说话。
钱康如今虽然疼爱小儿子,可大儿子更是他宠爱多年的,而一起去书院去,以他的能力,其实还真是送不起的。
两相协调下,就打算把小儿子送到外面的小私塾启蒙,其他的等大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