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升任府丞
在王家闹腾的时候,王睿这边却因为上任已届三年,如今面临调动了。
这次,他并没有续任,而是要调岗了,新的职位已经定了,调到府城担任府丞。
这三年来,他在燕山县县令的任上,也算兢兢业业,无愧于心,考绩不能说喜人,可也的确办了些实事的。
比如,他一手主导的西瓜种植,过程虽然艰难了点,可如今到底形成了规模,目前跟商队的合作也算融洽。
再来,他倡导的在其他地方种植花生类的经济作物,这一两年的,也算小有收益,可惜到底时日尚短,并没有形成惯例,以后能不能继续就不好说了。
不过,这也算是给一些头脑灵活的人,带来了一个新的思路,总是好事。
总体而言,燕山县百姓的收入增加了,日子更好过了,连带着各项税收都有所增多,这些也算是拿得出手的政绩了,再加上上头还有泰山大人坐镇,所以,这回他升迁成为当地申留府的府丞,算是从七品官升到了六品官。
申留府是小府,知府是五品官,作为府二的府丞,则是六品官。
王睿对这个变动,很是满意:一来升官,二来离家不远。
唯一遗憾的是,这回不再是一把手,为官可能没那么方便了,不过想着世事本就难如意,也就不当回事了。
倒是燕山县当地的百姓,对他的离开很有些不舍,哪怕新的任命还在府城,可却不会再直接管辖庇护他们了。
王睿这位县令,在百姓眼中的形象还是很好的,其一背景深,一来就把堪称地头蛇的赵吉给赶走了,其二,在任期间吏治清明,没那么多不平事,其三,有想法,最主要的是,能让他们过得更好,也是因此,他们才更舍不得对方离开。
这些天,知道他要离任后,偶尔还会有百姓前来送行,带着些自家产的农产品,王睿见了,也不嫌寒碜,每个都热情招待了,然后按市价给钱,但也并未超出市价多少。
对于他们的有心,他是感激的,但要是报酬给多了的话,指不定下回就有人家以送行为名,跑来赚钱了,那可就很没意思了。
而除了偶尔招待百姓外,王睿也在忙,他一边在县城做些收尾的工作,等待交接,另一边则派人去府城购置屋舍,他手头并不缺钱,自然想让一家子过得更舒适一点。
两天前,满足要求的屋舍终于购置好了,如今家里的一些大件行李,也在陆续起运中。
除了搬家的事情外,还有就是对他族叔王通的安排了,说来王通在他身边也帮衬六年了,劳苦功高,所以在王通的意愿下,他将人安置到燕山县衙当书吏,随后又给了笔安家费。
再多的,他现在也没有能力办到,倒是王通挺高兴的。
其实,原本王通也是可以回黎县老家的,可显然对方觉得那是块伤心地,不愿回去,也就安排在这边了。
按计划,王睿是打算交接完,就直接去府城的,不想他的下任来得快,三天后就来了,所以办完交接后,他反倒是难得地有一段时间的空闲了。
盘算了下,觉得如果赶在最后期限到达府城,他倒是有了长达半个月地空档,于是,他就起意回家了。
一决定回家,他就觉得自己坐不住了,很有些迫不及待了,这次,他决定把妻子孩子都带上,她们还没去过老家呢。
再来,他更是要去提醒老爹,可不能有了小儿子,就忘了他的大孙子,想到这,嘴角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们是在第二天清晨出发的,离开县城后,就兵分两路,一路去了府城,另一路则回老家。
除了几个贴身伺候的外,其他的人都被打发先去府城了,连带着管家也一起去了,他们要先去打扫宅院,安置行李,以便他们日后到了府城就能直接入住。
而他们自己,则坐上了马车,轻车简从地回老家了。
在路上,他才发现妻子居然在紧张,转而一想,倒也不奇怪,偶尔他自己还是会回一趟家的,倒是妻子,因着要照顾孩子,倒是一直没回去过,这会第一次去,有些紧张倒也难免。
王睿见了,还安慰了几句,直说茂儿这么可爱,爹娘看到他,保管什么都忘了,更不会对她有意见。
康敏勉强地笑了笑,显然没说到点上来,而王睿却没注意到这一点。
此时,他正一心逗儿子呢,茂儿三岁了,正是最可爱的时候,父子正玩游戏,也注意不到别的。
他对妻子的紧张也不以为意,在他看来,家里根本就不会有超出预估的事情来,万事有父亲在,总不会叫他吃亏的。
事实上,康敏紧张,并不只是因为没去过老家,如今要去见公婆而紧张,她更担心的是,公婆会问起子嗣的问题,她如今膝下可就茂儿一个。
自从有了茂儿后,都两三年了,她至今不曾有孕,想着茂儿的名字,到底有些压力,生怕公婆会给相公安排妾室。
这一路上,她都在思虑,到时公婆要是提出来,她要怎么拒绝才好,最好是拒绝之余,还能不得罪公婆。
转回另一边,因着早前就给家里送了信,所以一行人一入县城,管家刘叔就来接了。
刘叔率先过来见礼,“大少爷,大少奶奶,孙少爷,老爷自打收到信,就一直盼着呢,如今可算等到了。
” 王睿当即下车来,直跟他道辛苦,之后也不上车了,而是跟他边走边闲话,等到他们走到家门口时,父亲也回来了。
父亲仅扫了他一眼,就只关心茂儿去了,显然他这看了几十年的儿子,远没有孙子讨人喜欢,王睿心情一时有些微妙,随后发现跟自己儿子吃醋,又有些失笑。
匆匆见过一回后,父亲就说要去上衙了,交代他们一家子先去休息,等晚点下衙后,再来好好说话。
黄昏时,父亲就提早回来了,随后更是把全家都召来了,包括他那才半岁大的小妹,用父亲的原话是,省得将来路上碰到了都不认识。
对此,他只能含笑应允,虽然他半点没觉得,如今见过后,将来就能认识,可也不能辜负了父亲的心意。
第二天,父亲似乎请假了,一早就叫了他去书房,想是要好好说说话。
他们开始谈的是申留府的知府,他接下来三年的顶头上司,这个人父亲自然也是关心的,但他们知道的消息并不多,传闻他有京城背景,然后就是他有个很出名的小舅子,余者寥寥,就没有更多的消息了,其他的,只能到时再观察。
随后,他们也说起了本地县衙的事情,族中的事情,以及前段时间家里的闹心事,说说笑笑地很是谈了一阵才罢,至于王睿自己的事,当然也说,不过他们夫妻日子就平淡多了,没那么多说道。
叙完别情后,他们也就各踞一角各干各的,父子俩都并非无事可干之人,王睿拿着他新得到的府城的消息在分析,而王鹏则在处理县衙的事务,倒也互不干扰。
事实上,当年他们也是这么做的,那时大郎在读书,王鹏在处理生意上的事情,多年后,其实也没有多大改变,做什么,其实也无所谓,待在一起,总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王鹏的事情还是不少的,只是想着儿子难得在家,也就拿回家处理了,有事还让下属到家里来找人,搞得接下来的日子,家里也成半个衙门了。
而王睿闲下来的时候,也会帮着父亲处理,县里的事务,很多都是共通的,王睿也是熟手,他给个意见,再交给父亲,就能少花很多时间。
在彼此都空闲的时间里,他有时会给父亲辅导功课,但大部分则是去哄哄茂儿,逗逗乐子,时间过得飞快。
而康敏在王家待了三天后,终于确认,婆家根本没人有给相公纳妾的想法。
她公公只顾着跟她相公联络感情,她婆婆天天抱着茂儿稀罕,倒是落得她无事可干,最后,倒是跟弟妹相处的更多。
一想到,自己一路上辛苦准备的说辞,竟是没派上用场,一时都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不过,若以后还是这样的话,她也就不排斥过来了。
王睿在家里享受了半个月的舒坦日子后,到底到了离别的时候,带着几分惆怅,他们一家出发了。
鸿昊三十五年,时年二十五,王睿走马上任申留府的府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