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碰撞与落幕
秦知府本人爱好古玩,秦夫人热衷宴会,大公子哪怕看不起商贾,可平日用的也都是精品,他显然也习惯了,甚至都没意识到,这些东西并不是家里正常收入能供得起的,而二公子对钱财更是着紧,至于其他的妾室庶子,也都是要花钱的。
这么一大家子,消耗的银钱并不在少数。
赵吉当年是主动寻上门,请求庇护的,而秦知府当时也并不是只有赵吉一个选择,他之所以能中选,就是因为那时他给的银钱最多,出手最大方。
然而,即使是赵吉这个出手最大方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上供也渐渐满足不了知府一家的需求了,那段时间他很是为难,毕竟他虽有些小聪明,却不是什么经商奇才。
后来,在秦知府数次表达不满后,他终于开始踩线了。
第一回的时候,赵吉很是胆战心惊,然而在试探过秦知府后,他也就明白对方的意思了:只要别闹到人家跟前就行,甚至人家都不介意他以知府亲信的身份,去结交下属官僚。
时间一晃就是七八年了,他在秦知府治下的每个县,都有结交官吏,哪怕交情深浅不一,这也让他行商方便了很多,就是有点犯规,很多时候也会被忽略掉。
渐渐地,他手上的生意,变得几乎都有些违规的地方,实在是来钱快,他拒绝不了,然后他也就成了众人熟知的赵舅爷。
然而另一方面,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存在,秦知府在仕途上,已经好多年没挪窝了。
其实,赵吉也是想多了,他把因果说反了,当年正是秦知府的仕途出了问题,他才会找人当他的钱袋子,打算好好享受人生的。
赵吉平日做事也是谨慎的,比如有硬茬子的地方,他们一向也是不碰的,这也是当初在燕山县,他们会退出去的原因。
当然,如今王睿到了府城,对方自然是不会再有任何退让举动的,这里已经是他们的老巢了,退无可退,相反的还要还以颜色,这也是前段时间,王睿处境艰难的原因。
后来,大概也是看王睿没有穷追不舍的意思,他们的关系,又变得缓和了一些。
而这次的事情,则是从击鼓鸣冤开始的,当两个衣衫破旧的外地人,状告赵家药铺草菅人命时,赵吉就知道事情大条了。
其实,以前就有传闻,说是那家药铺卖假药,可那时都是小打小闹,更重要的是,曾经有人就此告到官府,然而人家药铺一点事没有,反倒是告状的人,还被警告了一通。
不过即便官司赢了,名声却受到了影响,渐渐地客源就少了,尤其药铺附近的百姓,人家宁可走远道,也不会到赵家药铺来买药。
而这次出事的,恰好是外地人,显然他们不了解情况,这才会一头撞上去的。
若只是小事,他们也就忍了,毕竟人离乡贱,可这回不同,他们父亲本就病得重,又搁上了假药,当场就一命呜呼了。
这对兄弟本就孝顺,若不然也不会将病重的父亲一路送到府城来医治,当时只因大夫手头没药,他们就近找了家药铺抓药,可谁知竟会因此送了命。
这家人本就不甘,后来又碰上了有心人指点迷津,可不就闹了出来,随后,这案子很快就到了专职办案的莫推官手上。
然而,没想到的是,莫推官相当粗暴,直接就将所有涉案人员全部锁拿了,包据药铺老板赵吉。
赵吉并非第一次犯事,可以前都是涉案的伙计、掌柜被抓,他本人却是第一次被抓进了牢房,显然也有些慌了,为此,更让家人向秦知府求救。
而秦知府显然也是舍不得他家这位钱袋子的,赵吉不是第一个为他们家敛财的人,可却是最合他心意的,这一干都七八年了,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自然也是要有所作为的。
只是,他自己出面显然有徇私的嫌疑,毕竟谁都知道那是他家的小舅子,所以他明里暗里地找王睿出头。
可王睿哪里愿意,赵吉又不是他什么人,更不是什么好人,甚至赵吉如果能被定罪,他还会拍手叫好呢。
至于拒绝知府后,会不会因此被针对,他并不担心,因为知府大人的官威,他早前就领受过了,如今就没什么可畏惧的了,所以愣是装傻充愣,不为所动。
而知府在授意几回,发现王睿始终不肯出面后,也只好自己出头了。
可谁也没想到,哪怕知府出面了,莫推官依然不为所动,更是直言要他避嫌。
这话顿时把知府气得够呛,赵吉又不是他亲的小舅子,何至于就要避嫌了,可这话到底不禁讲究,没有无事时就是小舅子,有事就是外人的道理,知府最后还是气鼓鼓地离开了。
之后的事情,他们也就是看莫推官怎么断案了。
在前期明确假药致死后,莫推官重点侦察药铺的人员,比如当天抓药的伙计,平日进货的掌柜,最后是药铺的主人。
然而,在药铺的主人赵吉的授意与否上,大家开始了扯皮,赵吉一口咬定他不知情,可其他人也不是吃素的,比如进货商是赵吉指定的。
开始的时候,对赵吉非常不利,然而没几天,掌柜的跟伙计都有了改口的迹象,终于在又一次过堂时,他们纷纷表示,赵吉全不知情,事情都是他们私下做的。
这下可把推官给气得半死,尤其在他明了有人去过这两家之后,心里更是直恨别人妨碍司法公正。
随后,衙役在推官的授意下,大肆渲染这次事情的罪过,比如他们很可能会因此而死,那么就是有再多的好处,他们这辈子也享受不到。
这些话还是很有效的,随后那些口供更是开始变得反复。
说来,他们当初会认下来,那也是因为得到承诺,赵吉会帮他们出去,顺带还能给家里带来一大笔钱,如此将来就可以过好日子了,可若当真会死,那就没有意义了。
对刘掌柜来说,他的儿女还小,他要真死了,孩子们怕是没好日子过了;而对于药铺伙计小张来说,他爱财,毕竟家里穷,可如果代价是要他死,才能换来他兄弟们过好日子的话,他就是再孝顺,也是很难接受的。
所以这会,在明知道家人会有的好处后,依然翻供了。
至此,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一切只在于博弈,摆在明面上的,就是三者都有可能。
不想,莫推官却是个嫉恶如仇的性子,他直接找上了赵吉,甚至性急地用了刑,可惜赵吉咬紧牙关不松口,没能拿到口供。
知府知道后,一边延医遣药,一边更是大肆讨伐推官的屈打成招,搞得府衙如今的气氛都是风声鹤唳,紧张兮兮的。
而莫推官则在一日下衙后,到了王睿的住处,跟他解释缘由,“你或许不知道,我父亲就是被卖假药的害死的,所以我一碰到这件官司,情绪就有些失控了。
” 王睿此时才有些了然,其实他是不赞成没有确凿的证据就动刑的,这跟酷吏没有区别,也是因此,这几天,他从不曾为莫推官说过话。
如今,他倒也能体谅一二,至于赵吉无不无辜,在他眼中,这事从来就没有疑问,他自是不会因为赵吉的事而产生芥蒂。
事情僵持住了,而莫推官在重重压力下,几乎要释放赵吉的时候,药商被抓到了,至此,赵吉也只能供认不讳了。
然而,莫推官的名声并没有因此好转,在没有足够证据下就用刑,根本就有酷吏的嫌疑,而知府更是想让对方停职,然而在王睿的阻扰下,到底没有达成目的。
府二这个身份,绝非等闲,若是有意掣肘,很多事都会不顺,所以继当初知府逞威风之后,如今知府也算知道府二的威力了。
不过,人家到底是知府,最后还是慢慢地,将对方给架空了,而王睿并没有阻止,凡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莫推官显然过激了。
王睿之所以插手停职之事,也是出于无奈,在他看来,知府贪财,必须有人辖制一二,而若是推官倒了,将来指不定就要他自己赤膊上阵了。
与其如此,他宁可扶持莫推官一二,再者,莫推官如今对他感恩戴德的,将来也会是个好帮手。
案子结了后,赵吉用大半的家当赎买了自己的小命,剩下的一些,又赔了苦主不少,算是半辈子白忙一场了。
而知府在此事后,也明确表示以后都不会给他撑腰了,好在知府还不算完全没良心,说是真有过不去的坎,到时可以找他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