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明山府诸事
当王睿一行还在路上长途跋涉时,明山府这边却是乱成一团,原来这边已经有了一个代理知府了。
大约半年前,前任知府因病致仕,随后周巡抚授意余推官,接任了代理知府之职。
原本这也不是大事,如今新知府任命了,余推官顶多是卸了代理之职,重新回归本职,可事情坏就坏在,余推官那一家子现在已经住进了属于知府的宅院,这份尴尬就难以言表了。
说来,余推官原本是不该这么莽撞行事的,之所以如此,这其中还有张府丞的事。
当时,前知府致仕不久后,周巡抚就发文,任命余推官为代理知府,主理一府之事,至于人家周巡抚怎么会知道余推官进而任命他为代理知府的,那就谁也不知道了,或许同科,或许故友,谁也不知什么原因。
而周巡抚的那封任命,在明山府还是引起动荡的,毕竟张府丞的官位原本在余推官之上,如今相处起来,就很有几分尴尬。
若只是如此,过一段时日,调适好心情,这事也就过去了。
然而,不知从何时起,府城开始遍布风言风语,四处谣传张府丞表里不一,甚至还有人说他暗地里行不法事的,一时之间,名声烂大街了。
更可恶的是,这些人说得还似模似样,说如果不是他有不妥,周巡抚怎么会越过他,而让余推官上位,而至于本地的他们,为什么不知情,嗯,那一定是灯下黑才没发现的。
这事让张府丞气得半死,上官周巡抚他是不敢质疑,可再看余推官,新任的代理知府,他就怎么看怎么觉得对方藏奸了。
甚至,他开始恶意地揣测,如今这风言风语都是余推官授意的,目的就是要打击他的威信,作践他的名声。
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可以接受自己上不了位,却受不了自己的名声被作践,想到自己多年勤勉,一朝被毁了名声,终究是按捺不住了。
代理只是代理,如果能力有限,代理可能就正不了位了,而这就是他要的。
张府丞在明山府多年,手下自也有一帮子人马,再者,他对明山府相当了解,知道哪些地方是最薄弱的地方,是亟待解决而又暂时无力解决的问题。
有着张府丞的授意找碴,事情很快就变得满城风雨,余推官应对得很是狼狈。
然而,正当张府丞志得意满地打算进一步扩大战果的时候,余推官突然有了动作,他火速地搬进了知府宅院。
这下,所有人都哑然了,暗地里都在想,余推官应该是得到了明确的消息,他要正位知府了,不然不会做这么招忌讳的事情。
这回,就是张府丞再授意,也无人跟风了,输赢难测时,他们愿意赌一把,可结果出来后,他们绝不愿去找死的,毕竟他们只是更亲近府丞,但本身却是朝廷命官,太过的事,根本就不愿意去做。
张府丞明白大势已去,到底还是消停了,然而这时,他们却正式接到朝廷的文书,知府另外有人了,张府丞当场就笑出声来,而余推官则狼狈地退往后院。
要说余推官当初知道不妥吗?那自然是知道的,可他更明白,要是由着他们再折腾下去,他这个知府的位置就真坐不稳了。
可谁知道时运如此不济,他刚搬进来半个月,上头就传来消息,新知府另外有人了。
余推官进了后院,再也难以掩饰情绪,发泄般地将大堂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
发泄了一阵之后,他到底平静了下来,如今要做的就是赶紧补救,他们一家必须赶在新知府到来之前搬出去,不然若是撞上了,那就更没脸了。
所以,他发泄完情绪之后,就去找自己的夫人,紧赶着要搬家了。
事实上,除了搬家外,他还有别的烦心事,比如,那新来的知府会怎么看他这个迫不及待搬进知府院落的推官,而张府丞到时又该如何奚落他?此时,他甚至还得庆幸,庆幸周巡抚为了补偿他,给他升了半级的待遇,虽说官职不变,却也可以跟张府丞平起平坐了,要不然,接下来的日子,他还得担心自己会被张府丞打压。
而另一边,余夫人甫一听到消息,第一反应就是,“不行。
” 余推官听了这话却是恼了,什么叫不行?这行不行的还有她说话的余地,她若有这么大本事,他不早就是知府,甚至早离开这块地界了!余推官原本跟夫人说的时候,还是有些尴尬的,然而此时,他看着自家夫人的激烈反应,却开始迁怒地回想,他当初搬进这知府宅院,是不是有她的怂恿?之后更是想到,他这夫人要是个贤惠的,当时要是拦了一下,他如今又怎会这般尴尬? 余推官正待发火的时候,余夫人终于反应了过来,“老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是看着家中儿女都大了,有些急了。
” 余推官听了,倒是泄了气,儿女的事,他也是一直挂在心上的,甚至更清楚地知道,如今已经开始相看了,这会,他心里这么想着,到底叹了口气,一时显得很没精神。
他没精打采地对余夫人道:“你跟孩子们好好说说,再来,我们一家要尽快搬出去,以免将来难堪。
”说完,余推官就走了。
余推官走后,余夫人难以掩饰自己的愤怒与失落。
他们一家子到这边已经十年了,官位不高,收入又少,这一年年的都是苦熬着的,好不容易今年有了希望,眼看着就要当主官了,最后却让人截了胡。
如果说余推官更在意自己的仕途,那余夫人更在意的则是她的儿女,孩子们的年龄都不小了,她本想着等老爷升了官,再找个好亲家,也就圆满了,可如今却都成了泡影。
她很不甘,却也知道形势如此,最后,到底还是召来了下人,开始商议搬家的事宜。
而在他们搬家的时候,不远处的张府丞府上,张府丞正目视着知府宅院的方向乐呵。
他一边惬意地喝茶,一边幸灾乐祸道,“哈哈,这回,我看那个余老头还有什么脸面得瑟?” 余推官不能正位,要说高兴,那最高兴的人,就是他了,前段时间他是失了脸面,可这回却轮到余推官丢人了,这可当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原本,他都认命消停了,不想,余清同样没有上位,哈哈,虽说不知对方是谁,但他还是想说,他一定会支持对方工作的,哪怕就冲着人家把余清挤下来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