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农家子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变故 乱象
王鹏自觉把事情都处理好了,就赶着去衙门了,如今盯着他的人多,这会要是再不去,说不定稍后就会有传言,说县令逃了。
为此,他并未做多的交代,直接就走了,想着纵有不周全的,晚上再给她们分说也就是了。
而王鹏走后,四郎、五郎也跟着离开了,他们要去县学,如今很多人都盯着,似乎只要他们哥俩还在县学,县城的人心都能安定几分。
然而,让他们父子三人没想到的是,在他们离开后,王家却开始了动乱。
这事还得从刘姨娘开始说起,自今早闹了一通后,她也明白这次是走不了了,然而,王鹏却低估了人家的怕死程度,这才有了后来的乱局。
刘姨娘虽然接受了今次不能离开的事情,却迫切地想要知道,她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当然,这也算人之常情,关乎性命之事,谁都会看得重。
刘姨娘既然想要知道情况,自然不会自个儿在那凭空臆测,老爷不在,最可能知道消息的就是管家。
想到就做,她立马就派人去寻管家过来说事,如今后院就两个姨娘,家里也是她们一起管的,所以她去叫管家,倒也不会突兀。
然而,事情并不顺利,管家自来了后,就一直在打太极,反反复复就那句话,等他们从老家回来,就会护送她们回去,多的一句都没有。
及至后来,管家更是有意告辞了,说他身上还有差事,等忙完了再过来给刘姨娘请安。
刘氏见了气急,最后更是怒砸了杯子道,“你嘴里到底还有没有一句实在话了,我只要一个确切的消息而已,我就不信这家里还能有你不知道的事情!”这也是她对管家不满的一点,老爷信任对方犹胜过她们几个,可明明她才是老爷的家人啊。
管家心里也苦,老爷的具体打算,他是真不清楚啊,但他也相信老爷是个有成算的人,不会真不管这一大家子的,刘姨娘她们乖乖听话不就完了嘛。
至于那俩护卫的事,他倒是多少知道一点的,这家里的风吹草动,一向是由他报告给老爷的。
只是,老爷都不说的事,他敢说,又能说吗?这要是猜错了老爷的意思,这不擎等着回家吃自己的嘛。
而这会,他在被刘姨娘一再逼问后,心里也恼了,作为十几年前就追随老爷至今的管家,他也是有逼格的。
平日你好我好大家好时,他会敬刘姨娘是个主子,可这会被惹恼了后,想到的就是,不过一个姨娘,在真正的主子跟前算什么?这么想着,就越发不耐烦了,他对刘姨娘道:“刘姨娘,老奴是真不清楚,您还是等老爷回来,亲自问老爷吧。
”说着拱了拱手,就径自离开了。
刘姨娘见了,却当场傻眼了,管家一向是个圆滑之人,等闲从不会这么不给人面子的,她一时甚至有点反应不过来,她原本只想告知对方她生气了,然后套点内幕出来,而如今怎么会是这种结局?强留管家,她是不敢的,也强留不住,这宅子里的人,对管家的敬畏可比对她的多,再说,跟管家交恶,在老爷面前,不讨好的是她,而不是对方,所以这会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离开。
可人气跑了,事还没解决呢,而她显然没有什么抽丝剥茧的本事,最后干脆直接叫人去找了楚护卫,这是两个护卫中,她比较熟悉的一位。
其实,若是可以,她是不会直接去找楚护卫的,哪怕旁人不说,她也知道后院妇人跟外男接触,是犯忌讳的事,只是这会,她也顾不上那许多了。
而这边一进人,毗邻而居的顾姨娘立马就知道了,心里更是暗骂,这姓刘的狐媚子,可真够大胆的,什么人都敢见,回头非得跟老爷说道说道不可。
不过,虽说顾姨娘腹诽得厉害,然而,却并不打算去阻止,事实上,不只刘姨娘想知道确切的情况,她同样也想知道。
且不说顾姨娘的腹诽,这会,刘姨娘已经在院中的开阔处,跟楚护卫碰面了。
然而,不过几句话的时间,刘姨娘就失态地叫了起来,“什么,这怎么可能?”随后,她深吸口气,勉强稳了稳心绪后,才用平常的声音道:“你说,你们在战争结束前都不会过来了,这事,老爷知道吗?”她盯着对方,眼神很不善,这不是贪生怕死吗? 楚护卫见了,有些焦急地解释道:“前些天,就跟老爷说过了,老爷也已经同意了。
” 刘姨娘听了,当下就有些失魂落魄,喃喃道:“老爷为什么骗我?”想到她们几母子一个都走不了,她几乎恨上了王鹏,平日总是表现得对她们多好,可真碰上事,却把她们给撇下了,欺人太甚,真是欺人太甚! 然而,除了气愤之外,她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一直就是个恃宠而骄的人,要说有多少本事或者主见,那真是太高看她了。
一如现在,她由气愤转为哀怜,再转为哭泣。
美人垂泪,别有一番动人,几乎一瞬间就激起了他的保护欲,他脱口而出道:“要不,我带你走吧?” 没人知道,楚护卫对刘姨娘曾爱慕过,那次,是他当值随行保护刘姨娘,结果有外人不小心冲撞了,是他扶了刘姨娘一把。
至今,他还记得对方清脆道谢的嗓子,回去后,更是因此做了春梦。
不过,他太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自是不敢多加妄想,时日久了也就忘了,如今看着对方的样子,他不知怎么的,又突然想了起来。
刘姨娘此时,正觉得自己的日子暗无天日,处在无尽的悲苦之中,听到这个话,立马就当成了自己的救赎,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有第二条路可走的,几乎没怎么考虑的,就开始应好。
随后,她才警觉地看向四方,幸好,丫头被她指使到门口了,这话应该听不到。
而另一边,楚护卫原本觉得自己冒失了,他正打算说些什么挽回一二时,就听到刘姨娘那边一叠声地应好,当下也就闭了嘴。
随后,当他真正开始考虑事情的可行性后,就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妙,刘姨娘只是个妾,若是跑了,想来老爷也不是非要把她追回去不可,毕竟丢不起这个人。
而他,一个无家无业的人,若是能因此抱得美人归,顺便再得一笔横财,纵是离乡背井也无妨,事实上,只要有钱,在哪都能过得快活。
所以,既然刘氏都肯离开,他又有什么可拒绝的?心思一定,他就开始暗示刘氏,如今兵荒马乱的,没钱寸步难行,随后,又让她赶紧收拾细软,以免老爷回来就走不成了。
刘姨娘派人送走楚护卫,进了自己的屋子后,心下却隐隐有些后悔了,这跑了以后,万一,那将来…… 这么一想,刚开始时能逃生的那点兴奋,一下就全没了,顿时变得一筹莫展。
她怕死,很容易就决定出逃,可她也知道,就这么跑了其实是不妥的,这要是被抓到,她就是个逃妾,到时怕是没了下场。
苦思冥想中,奶娘抱着七郎进来了,她见了,顿时眼前一亮。
对的,如果带着儿子一起走,好歹也算是慈母心肠,就是真被抓到了,老爷许是还能给她三分薄面。
她对离开其实很不舍,她一贫寒女出身,能过上现在的日子,算是走到巅峰了:虽是妾室,却不用在主母跟前立规矩,平日里呼奴使婢地过日子,膝下更有儿女伴身。
若非这边实在太危险,她一辈子都不会动其他心思,可她是真怕啊,天天听到那些伤亡的消息,她是真受不了,就怕哪天就真被打进了县城。
而带着七郎一起走,事情就完美了,将来若是大难过去了,老爷到时要还能接纳她,自然最好,可就是不行,七郎总是要认的吧,而只要认了七郎,她的将来也就有靠了。
再说,她觉得自己带走七郎,也是为他好,离开这里,就能挣出一条生路来,而等劫难过去了,她们也就第一时间回来了。
临近午时,刘姨娘带着七郎说要出门逛街,身边只带了个小丫头,却拒绝护卫同行。
管家让她带上护卫,最好把七郎也留下,她却怎么都不同意,就一直在那吵着闹着,最后惊动了午休回来的五郎。
五郎见了,想着刘姨娘许是有些私密事要办,不方便带护卫,又自觉跟刘姨娘的关系不错的,于是就帮忙说项道,“那就让护卫远远跟着吧。
” 事情就此解决了,谁也没真把这事当回事,可谁知刘姨娘带着七郎,居然一去不归了。
当那个随行护卫觉得不对,找去她们停留的首饰铺子的时候,才发现人早就走了,而那个带着的小丫头更是被人打晕在路边。
事后,当管家让不当值的人,也一起出去找人的时候,这才发现楚护卫也失踪了。
他跟大家询问之后才知道,在刘姨娘她们走后,楚护卫就以买干粮为由也出门了。
而那个小丫头醒来后,更是说,刘姨娘似乎跟楚护卫约好的,而她则是被楚护卫打晕的。
等王鹏得到消息,终于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尘埃落定,人已找不回来了,世道太乱,每天离开的马车太多,根本没法跟踪。
五郎知道后,更是惊呆了,好在管家没提到他的多管闲事,不然,他都不知道怎么向父亲交代了。
其实,管家也不傻,疏不间亲的道理,自然是知道的,五少爷怎么也是老爷的亲儿子,再说,他自问不会看错人,五少真就是一片好意,只可惜被人辜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