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玄幻小说 > 师娘,请自重 > 第988章 能别来招惹我?
闻言,女子忽然停下手来,手中那凌厉的长刀嗡嗡作响,其那狂野的容颜之上闪过一抹凌厉之色;“没用的东西,近来我泰佛国已经出现了很多国际势力,都不好招惹,不是让你们最近都消停点别惹事吗?是谁干的?” 独孤傲恭敬的说道;“三姐,废掉老六的人是一个少年,应该也是修行者,不过我查过了就他一个人住在我们酒店,可能是外来的散修,他废了老六很明显是没有把我们独孤家放在眼中,这件事情我们必须处理,不然这些外来散修都以为我们独孤家好欺负。
” “哼,区区一介散修竟敢动我独孤家的人,他是嫌活的太久了吗?”女子那狂野的容颜之上闪烁着凌厉的杀意;“明日便是三大家族比试的日子,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抛头露面,你带着白老过去,把人给我带过来,我独孤凤凰要亲自宰了他!” 独孤凤凰一脸凌厉,整个泰佛国谁不知道她独孤凤凰为人最护短,敢动她独孤家的人,得死! 酒店的露天餐厅里面,此刻陈玄和韩冲两人正在大快朵颐,喝着小酒。
“玄子,你小子老实说,近来泰佛国为什么会不太平?是不是要出什么大事情?”韩冲满脸兴奋的看着陈玄追问道。
“你小子瞎打听个毛啊,我警告你,这事儿别想让我带着你掺和。
”陈玄白了这家伙一眼,一旦进入皇岭山脉,他可不想分出精力来照顾这个拖油瓶,一旦泰佛国真出现了神灵,稍有不慎这家伙就会被抹杀。
“别啊,玄子,我听说最近泰佛国这边发生了大地震,死了不少人,高层正在极力封/锁,不过外界有不少传闻,说地震那边出现了古遗迹,还说出现了神灵,你小子来这边是不是和这事儿有关?”韩冲搓了搓手,只要和这家伙在一起,那绝对是非常精彩的,他可不想轻易错过。
陈玄干脆把嘴闭上了,一旦真把这小子好奇心勾起来了,他估摸着这死胖子偷偷摸摸都会跟过去。
“小子,这死胖子你不带,要不带着你小姨子一起去耍耍呗?小姨子和姐夫,多刺/激啊!”沈秋凤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颇有种诱/惑的味道。
陈玄的手上一软,筷子都差点掉在了地上,这娘们好歹也是一个已婚妇女,而且还当着自己男人的面儿,能收敛点,矜持点不? 韩冲的嘴角也是一抽,不过面对自家这极其彪悍的婆娘,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咋滴,你小子这是什么表情?难道老娘这个小姨子不合你胃口?还是说你不敢下手?我告诉你,老娘能看得上你这个分钟男那是你的福气,我劝你别挑三拣四。
”沈秋凤上下打量着他。
“停停停,别说了!”陈玄实在是怕这娘们再继续胡说下去了,一脸无奈的说道;“最近泰佛国进来了不少国际势力,他们的目的的确和这场地震有关,不过这事儿你们真别掺和,因为这次进来的国际势力中很可能有神灵存在,一旦乱起来,你们两口子都得嗝屁。
” 不过听到这话的韩冲和沈秋凤两人却是眼睛一亮,果然有好戏,而且还是极其精彩的大戏! 上次陈玄在公海斩神的事情他们早就知道了,韩冲这家伙还因为没有亲眼见识到这场大战后悔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次他说什么也不能错过了。
他娘的,那可是神灵,而且没准还能看到神灵被/干/死的场面! 不过就在韩冲这家伙准备极力说服陈玄时,陈玄忽然感觉到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朝着他们这边笼罩了过来。
开天境! 陈玄顺着看去,只见一个青年男子带着一个老人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这股强大的气息,便是这老人身上绽放出来的。
对方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身上的气息,显得极其强势,整个餐厅感受到这股强大气息的人立即纷纷起身让路,一脸惊惧的盯着两人。
韩冲也看见了这两人,他对着陈玄咧嘴一笑,说道;“玄子,看样子这独孤家的人还他娘的不死心啊,又来送人头了!” 现在能来找他们麻烦的人用屁/股想都知道是谁,除了独孤家没有别人。
“一群狂妄自大的土皇帝,这要是在天/朝国,老娘分分钟钟让人灭了他们!”沈秋凤一脸不屑的说道。
四周已经响起了一道道议论声;“这是独孤家的四少爷独孤傲,独孤家青年一辈里面的风云人物之一,他怎么来了?” “不清楚,不过看样子是来找人麻烦的。
” “你们不知道吗?我听说就在刚才独孤家的六少爷独孤城在这酒店被人给废了!” “什么!是谁这么大胆!” 不少人一脸吃惊。
独孤傲和那名气息强大的老人这时已经来到了陈玄他们饭桌前方,只见独孤傲一脸冷漠的看着陈玄说道;“在泰佛国敢动我独孤家的人,阁下好胆量,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跟我们走,第二个;我们把你打残了带走,你选吧?” “他们是谁?难道就是这些家伙废了独孤城?”四周的人纷纷盯着陈玄他们。
“我选你妈!”韩冲猛地敲碎了桌上的酒瓶子;“傻/逼,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你面前的人是谁,你他娘算哪根葱?也敢这么跟我兄弟说话。
” 在堂堂江州王,他的兄弟,一个可以斩神的超级人物面前嘚瑟,韩冲都感觉面前这家伙是不是被牛屎敷了眼睛,瞎的找不到南北了。
闻言,独孤傲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意;“这么说来你们是想选择第二个了。
” “选择?”陈玄掏了掏耳朵笑道;“说实话,就凭你们独孤家还真没资格让我来做选择,不过我倒是有句话,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心平气和的听一听?” “怎么,想交代遗言了吗?好,我洗耳恭听!”独孤傲的冰冷的说道。
“那你就把自己的狗耳朵竖直了,好好听着!”陈玄盯着他说道;“初来泰佛国,我这人暂时不想惹麻烦,也不想大开杀戒,所以,你们能别来招惹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