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三句话,让工藤新一顿时就呆住了。

    “boy,你太想当然了,推理,是要在已知线索的基础上,建立关系网,凶器与手法与环境……各方各面的关系网!”

    “而不是光靠想,就能做到的。”一如既往白色西装,戴着白色帽子的大叔,从人群中走出,穿过警戒线,来到了几人身边。

    “不可能,我当时坐在死者背后,有发丝从前面打在我脸上,死者的头发没那么长,据我观测,应该只有瞳子小姐的头发,在那种情况下,才能打到我脸上!”工藤新一还是有些不甘心。

    “你看来对侦探和现实,有些分不清了,你说的推理,根本就是普通人无法做到的杀人手法!”大叔开始有些无奈,后面直接指着工藤新一喝道。

    照井龙赞同地点点头,同时扬起了手中证物袋:“你说的绑着瞳子小姐,维持稳定的绳子,其实根本做不到,这些只是一些假发而已。”

    “而且就算是你说的那样,凶器也不是瞳子小姐的项链,而是这堆假发才对,上面经过简单检查,已经确认是切断了死者头颅的东西。”

    工藤新一不敢置信地看着证物袋:“假发怎么可能做得到??”

    “你要知道,现实在很多地方要求逻辑,但真相暴露时,它很扯淡,而侦探就是要在逻辑严密的线索支持下,找到那扯淡的真相。”大叔说着,取下帽子放在胸前。

    同时目光看向秋山瞳子的方向:“虽然你的推理太想当然了,但至少有一点你说对了。”

    工藤新一下意识问道:“什么?”

    “凶手的确是秋山瞳子,我没说错吧,瞳子小姐?”大叔歪着头,说道。

    秋山瞳子浑身一颤,弱弱地道:“什么意思?我怎么可能是杀了桐山的凶手?”

    她的手放在脖子处,紧紧握着,像是再缓解紧张感。

    忽然一个黑影扑过,夺取了秋山瞳子手上的东西,然后一个翻滚借力,离开了秋山瞳子身边。

    “大叔,得手了!”黑影露出真面目,是蓄势已久的肖龙!

    肖龙手中抛着,一个黑色盖亚记忆体,对大叔笑着喊了声。

    大叔微微露出笑,对工藤新一道:“新一,麻烦你了。”

    工藤新一收起了表情,淡笑道:“庄吉叔,可别这样,作为晚辈的一点小援助而已。”

    下一刻,工藤新一好奇地探头道:“这就是风都传说中的盖亚记忆体吗?看来这次来风都,真的来对了啊!”

    这一切,都是肖龙和大叔布的局,当看见现场状况时,肖龙就明白这是和掺杂体有关的犯罪。

    提前联系了大叔,然后大叔居然正好认识工藤新一,于是三人靠着蓝牙耳机交流,联手布下了这个局。

    着都没有和照井龙说过,只为力求最真实的反应,骗过犯人。

    而一直降低存在感的肖龙,也在这期间,通过工藤新一提供的线索,确定嫌疑人。

    最后在大叔和工藤新一的演出下,嫌疑人真的露出了马脚,最后被肖龙敏锐地察觉,成功地夺取了对方的盖亚记忆体。

    只是过程让肖龙有些忍不住,亏得这位叫工藤新一的少年,在短短时间,编出这么个推理,也是有些难为他扮丑了。

    到目前为止,这起案件,似乎就这么被破了。

    照井龙也回味过来了,不由苦笑道:“我就说怎么可能有这么离谱的推理,原来是故意的啊。”

    侦探,在这个世界也是一个很吃香的职业,毕竟有些事情,以警察的身份,是查不到的。

    紧接着,秋山瞳子无奈笑了笑:“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察觉了啊。”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我是凶手的?”秋山瞳子眼睛红红地看着肖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