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这样吗。”上门道谢的工藤夫妇等人,没想到才坐下,就从老友那听来如此惊人的消息。

    </p>

    “博物馆越发壮大了,最近在国外fbi ,cia等机构,都在调查那个神秘的x财团,加上有你在,他们就没分散精力注意这边……”工藤优作沉声道,他实在没想到,只是短短一年的功夫,作为博物馆大本营的风都已经恶化到这个程度了。

    </p>

    “嗯,那家伙近期得到的力量,说不定能毁灭半个世界,你们最好还是尽快离开风都,以免波及到你们。”大叔说道。

    </p>

    “至于风都的居民们,我们会及时和市长沟通的,市长也是和我相识不短了,快有十年了,应该能说动他,实在不行我们只能把战场,尽量拖向荒野了,不过希望不大。”

    </p>

    工藤优作说道:“需要帮忙吗?”

    </p>

    “普通人参与不了,主战力只会是我们几个特殊战士。”大叔放下杯子道。

    </p>

    工藤优作紧盯着大叔道:“别装糊涂了,当年我们可是一同从那个神秘结社,被抓走后,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同款改造人,我也可以参战!”

    </p>

    大叔一阵沉默,紧接着一声惊叫:“老爸和庄吉叔居然是改造人??开玩笑的吧??”

    </p>

    工藤新一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家老爸,和淡定如初的老妈,以及童年男神庄吉叔。

    </p>

    亚树子也一脸慌张:“改造人什么的,人家完全没听过啊……”

    </p>

    大叔头疼地按着太阳穴:“你们怎么在这,不是让你们回二楼去吗?”

    一秒记住https://m.xbiqugela.com

    </p>

    “如果回二楼,我们怎么可能听得见这么重要的消息,老爸!”工藤新一对着鸣海庄吉说完前面的话,又喊了声自家老爸。

    </p>

    “就是不想你们知道才没说。”工藤优作也没想到俩孩子,居然都开始偷听自己等人的谈话了。

    </p>

    亚树子气愤地大叫:“这么严重的事情,居然还不想我们知道?妈妈,你们也出来说说啊,还有阿松大叔!”

    </p>

    呼啦!

    </p>

    二楼和一楼连接的楼梯处的门,呼地打开,紧接着一群人就叠在一起摔在地上。

    </p>

    梅丽莎尴尬地笑了笑:“哎嘿嘿,敲头~”

    </p>

    梅丽莎吐出舌头,敲了下自己的头,试图萌混过关。

    </p>

    “梅丽莎,你怎么也跟着他们胡闹,还有阿松你,你明知道不能让他们听见,还任由她们偷听!”大叔一副头疼的表情。

    </p>

    阿松等身上的人都离开后,小声嘀咕道:“我拦得住才行啊……”

    </p>

    “况且……”

    </p>

    阿松忽然恢复正常的音量,定定得看着鸣海庄吉:“庄吉,也是时候让孩子们知道了啊……”

    </p>

    “他们都长大了……”

    </p>

    梅丽莎发现能脱身的机会,立刻点头附和道:“没错没错,就是这样。”

    </p>

    大叔沉着脸,一眼不发。

    </p>

    最后还是工藤优作开口了:“都别站着了,坐吧,也该跟新一你们好好说了。”

    </p>

    “在我和庄吉年轻的时候,我们是日本最有名的天才侦探,出色的智慧,敏锐的观察力,过人的身手,当时我们在世界都是小有名气的。”工藤优作缓缓说道。

    </p>

    “我明白了,就是这样,父亲你和庄吉叔才会被那什么什么结社,给抓走的吧?”工藤新一很快就猜到了。

    </p>

    工藤优作点点头:“没错,因为我们过人的表现,被一伙一直在暗中抓捕特殊人才的神秘结社找到了,然后被做了改造手术,变成了改造人。”

    </p>

    “我因为更擅长推理和观察,做的是大脑改造,以及部分身体改造,庄吉能力更全面,他的改造是全套的,大脑比平常人类变得更发达,身体也在特殊药剂下变得更强悍,然后在结社的超级学习装置下,习得各式格斗技,成为结社内最强的超级战士。”

    </p>

    “之后我和庄吉寻找到机会,在一次外出时,成功逃脱结社的控制,然后逃回了日本,这期间我和庄吉也遭受了结社的追捕。”

    </p>

    “也得到了不少朋友的帮助,也为此害死了不少朋友,而我和你母亲,就是在那时候认识的……”工藤优作双拳紧握,像是仍旧为害死了朋友的过去,而忏悔着,而悲伤着——这份悲痛,从未减过一分一毫。

    </p>

    大叔也缓缓闭上了眼睛,显然想到了惨死在结社手中的好友们。

    </p>

    一连串的话语,让众人都惊呆了,随后工藤新一才缓缓道:“所以父亲你的观察力,推理能力,才能比别人高那么一大截吗……”

    </p>

    “那么,做了全套改造手术的庄吉叔,到底有多强?”

    </p>

    “这个不是重点吧!重点是,优作叔,爸爸,那个结社,后来怎么样了。”亚树子打断道,然后紧张担忧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p>

    大叔像是缓过来了了一样:“消失了,整个结社都消失了,我们当时担惊受怕,隐藏了很长时间,直到后来真的确定了,整个结社都消失后,才敢出来活动。”

    </p>

    “那一天,我永远也不会忘……”

    </p>

    庄吉和工藤优作对视一眼:“那个圣诞节!”

    </p>

    工藤新一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所以妈妈才会在事业大好的时候,忽然和爸爸闪婚,原来是因为确定安全了吗?”

    </p>

    亚树子松了口气,感觉不争气的眼泪,又要出来了。

    </p>

    “优作,你能把那个结社的标志,画出来吗?”没有理会两人,大叔转头看着工藤优作,同时手中拿出笔和纸。

    </p>

    工藤优作诧异地看了眼大叔,但对于生死挚友的信任,他没有过多询问,而是拿过纸笔,画了起来。

    </p>

    “果然,这个图标……”大叔举起纸,凝视着上面的图案。

    </p>

    一直沉默的翔太郎和菲利普,看了一眼后,脱口而出道:“大修卡?”

    </p>

    “大修卡?”工藤优作奇怪地抬起头。

    </p>

    “我原先还以为记错了,看了你记忆里的图标,我就确定了,没有错,就是它!”大叔铿锵有力地道。

    </p>

    “不会吧,难道说庄吉你终于发现那个结社的踪迹了吗?”工藤优作唰地站起身,联想到翔太郎两人,以及鸣海庄吉的行为,立刻就猜了七七八八。

    </p>

    忽然,一只手拿过鸣海庄吉手里的画纸:“原来如此,我就说大叔你的身体数据简直强的不可思议,只是盖亚记忆体短短十多年的强化积累,也不应该达到那个程度才对,原来关键在这。”

    </p>

    事务所的人看见那只手的主人,愕然道:“肖龙?”

    </p>

    若菜立刻来到了肖龙身边,担忧地看着肖龙苍白憔悴的脸色。

    </p>

    看着若菜的担忧脸色,肖龙笑着用沾满机油的手,捏了捏对方的脸:“没关系的,用不是很累,而且我现在要洗把脸吃点东西,就去休息了,准备工作差不多了。”

    </p>

    若菜样不在意脸上难闻的机油,点点头道:“那我去给你放热水洗脸漱口,然后去简单弄点早餐给你。”

    </p>

    肖龙微笑着,苍白憔悴的脸在这一笑下,有些恐怖:“拜托了,若菜酱。”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