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宇宙中,一个锐角眼的奥特战士手中握着漆黑的棍棒,飞翔在宇宙空间。

    “嘿嘿嘿,如今终极格斗仪到手了,接下来只要去宇宙监狱释放贝利亚,就能掌控全宇宙了!”看似是奥特曼,其实是扎拉布星人。

    实际战力并不算高的扎拉布星人,也不知是如何获取了终极格斗仪,还在后面成功打倒了看守的奥特战士,还破坏了奥特之王亲手打造的宇宙监狱。

    成功释放了黑暗的战士,贝利亚!

    以至于光之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差一点近乎全国覆灭的结果。

    扎拉布星人还在做梦,但是危险已经逼近,一颗火球飞向了他。

    一道精神感应的声音忽然出现在扎拉布星人的脑海里:“洛普斯飞踢!!”

    “谁?”

    轰!!

    强健的小腿贯穿了假奥特曼的胸膛,随后爆炸席卷宇宙空间,漆黑的部分亮了起来。

    连袭击者是谁都没看清楚,扎拉布星人就炸成了碎块。

    而终极格斗仪被爆炸的威力瞬间震飞到附近的一个星球上,被引力所捕捉,开始坠落。

    火球露出真面目,是一路搜寻,最终追击而来的洛普斯赛罗。

    “计划完成第一步!”肖龙打了个响指说道。

    洛普斯赛罗擦了擦鼻尖,自信一笑:“接下来,舞台就由我来掌控了!”

    宇宙监狱前,两位红族和银族的奥特战士,日复一日地站在宇宙监狱前,看守着监狱里最穷凶极恶的奥特曼,贝利亚。

    只是一如既往的平常,却是被不速之客打破了。

    “谁?!”红族的战士警惕地大喝一声,因为在感知内,一个强大的气息正在火速逼近。

    银族的奥特战士皱起了眉头,抬起手召唤出奥特长标,然而只是一瞬间,那强大的气息居然就出现在身前,瞬间打破了奥特长标,然后将自己打败。

    胸口剧痛难忍地倒在地上,银族的奥特战士试图看清袭击者,但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红族奥特战士看见同伴没有反抗能力地瞬间溃败,一时间也不敢上前查看队友的伤势,而是对着那背对自己的身影喝道:“你是什么人?!这里是宇宙监狱,擅闯的话我们将对你进行缉捕!”

    “嘿……那就来试试啊……”阴森森的笑声响起,红族奥特战士只觉得双肋一痛,胸口就响了起来。

    无力地半跪在地,红族奥特战士眼睁睁看着暗金色的敌人,漫步着进入了宇宙监狱。

    强忍着想要昏厥的感觉,红族奥特战士艰难抬起手,释放出了奥特签名。

    在确认奥特签名抵达后,顿时再也忍不住虚弱,嘭地摔在地上,眼睛中的光芒逐渐消失。

    只剩下胸前的彩色计时器,有一下没一下地闪着。

    洛普斯赛罗走过蜿蜒的通道,最后来到一堵墙面前,一张脸嵌在里面。

    “哼,贝利亚!”洛普斯赛罗满心敌意,但是碍于诺亚曾经说过的话,他不好动手直接在这里解决。

    “叮!”终极格斗仪杵在地面上,发出脆响,那特殊材质的声音,顿时唤醒了贝利亚。

    忽然亮起的猩红眼睛,率先注意到的是自己的老伙计,终极格斗仪。

    “不认识的暗黑战士……”贝利亚随后就注意到在一边的洛普斯赛罗,对方身上那纯净的暗黑气息,简直引人瞩目。

    “光之国也终于开始变的不一样了吗?!”贝利亚咧嘴笑道,不知是抱着什么心情说出了这句话。

    “你就是贝利亚?最穷凶极恶的奥特战士?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洛普斯赛罗撇嘴嘲讽道。

    贝利亚顿时气息变得恐怖起来:“小鬼,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切,这样才有点最穷凶极恶的样子,喂,你的东西我给你带来了,不过你能否给我带来我想要看的,还是一个问号呢。”洛普斯赛罗满意地笑了笑,随后指着插在地上的终极格斗仪说道。

    “你想要看的?是什么?”贝利亚忽然好奇了起来,是什么驱使他来找自己的。

    “冰封的光之国,被夺走等离子火花核心!”洛普斯眼中的光收了收,似乎眯起了眼睛,轻轻吐出的一句话,让贝利亚愣了下。

    随后猖狂地大笑爆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那本大爷就让你利用一下吧!”

    洛普斯赛罗嘴角轻勾,似是满意贝利亚的回答,但其实内心已经笑疯了。

    哈哈哈哈,贝利亚,我就让你看看,最后幻想破灭是个什么场景!

    你可能是太久没出来,忘记了社会险恶。

    哦不,社会很单纯,复杂的是奥啊!

    拔起终极格斗仪,洛普斯赛罗直接后撤一大步,重新将终极格斗仪插入地面。

    洛普斯赛罗隐约变得兴奋了起来,看得贝利亚眉头一皱:“你想做什么?”

    “帮你出来……(?????)”

    冰斧自动飞落,嵌入在计时器旁边,成为一个类似大雁的弓形。

    洛普斯赛罗微不可查地笑了笑,体内能量迅速沸腾凝聚,同时悄无声息地,一缕真破坏者之力融入这能量中。

    洛普斯张开手臂,大喝一声:“洛普斯究极计时器闪光!”

    轰!!!

    洪流般的光线倾泻而出,墙体内的贝利亚警铃大作,然而却因被束缚而动弹不得。

    瞬间就被这光线洪流,洗了下脸。

    “啊,小鬼,你想干什么?!”

    “贝利亚,这可是奥特之王做出来的监狱,虽然材质并不是非常特殊,但我不动用全力可放不了你出来。”洛普斯赛罗解释道。

    贝利亚听后,内心一阵憋屈,忍不住怒吼道:“可恶啊!!”

    该死的奥特之王,还有这该死的洛普斯,居然比当年的我还要强,这光线可真是特殊。

    感受到光线里不一样的成分,给自己带来危险的感觉,贝利亚就是一阵恼火。

    连小鬼都开始超越自己了。

    如果当年,如果当年等离子火花呼唤自己时,又没在最后关头选择抛弃我,那我,那我……

    隐约间,红目中微弱的白光一闪而过,迅速被深沉的黑暗所覆盖。

    轰隆!

    碎石瞬间迸发,然后一个猖獗的大笑出现:“本大爷,终于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