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喘吁吁的短发女子,庆幸着,自己终于赌赢了一步。

    天知道她这一路上赌了多少次?又失望了多少次,最后又幸运地找到目标的心情,是怎么的复杂。

    罗英玮目光炯炯的看着眼前橙黄色的装甲,高声道:“你,是要去找徐金吗?”

    “没错,你是?”肖龙声音变成低沉的嗓音(stalk音),蹲下身,好奇地歪头道。

    “我,是平丘市市局,冷案小组的罗英玮,此前也参与了缉毒工作,徐金,正是我的调查对象!”

    “他还是毒贩?”肖龙有些惊讶,他还真不知道徐金是个毒贩,那么……

    也许一些搜索方向是错的,肖龙立刻就有了想法,他对罗英玮道:“罗小姐,谢谢你的情报,这对我来说很有用,我现在要干一件很重要的事了。”

    “等等,如果你是想去找徐金的话,能不能带上我,徐金已经接到风声,销声匿迹了。”

    “我们没办法找到他,但我相信,如果是您,一定可以,拜托,请带上我吧。”罗英玮焦急而诚恳地道。

    “抱歉,这事情太危险了,你只是个普通人……”肖龙想都不想就拒绝,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一次的目标,不是普通人。

    如果带罗英玮一个普通人的话,对罗英玮来说会很危险。

    “我,不是普通人。”罗英玮忍不住喊道,她身上立刻出现黑白条纹,然后变成一只白鸽奥菲尔诺。

    “几个月前的缉毒中,我其实已经牺牲了,但是我当时又活了过来,却不知道为什么,在复活后就看见子乔死的一幕,变成了个怪物……”

    “之后回到平丘,我才接触到了刚刚开始出现的所谓奥菲尔诺……我没有去报备,因为这会是我与徐金对抗的杀手锏!”罗英玮表情很认真。

    “……”肖龙忽然道,“你是想报仇?”

    “没错!”罗英玮果断回答道,同时,她也想逼问徐金,她想要知道那个答案!

    那也是她,活下来后的动力之一。

    “行吧,既然你是想复仇,那我就不会拦着你……”肖龙点点头,背后的羽翼展开,“但是现在我要去捣毁一个制毒窝点……”

    “我跟着去!”罗英玮毫不犹豫,这本来就是她的使命之一,哪怕从一线退下,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行吧,跟得上的话,随你。”build有意试探这个奥菲尔诺的极限,立即将猎鹰半数能量发动。

    这是他之后做的驱动器,原先那个在战斗过后就消失了,现在这个,理论上能达到单个满装瓶的70发力。

    看见罗英玮展开翅膀后,没一会就跟到了屁股后面,并且看上去似乎还有余力,肖龙点了点头,或许这会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那就再给你加点吧。”肖龙嘀咕完,转动摇杆,直接达到腰带最高发力,猎鹰满装瓶都开始发滚发烫,并且身上关于加特林元素的装甲,也逐渐变成猎鹰的元素。

    白鸽咬着牙,翅膀瞬间涨大,带动着身体跟上已经化作流星的猎鹰build,然而始终只能看见遥远的前方,一道橙光闪烁。

    ………………

    一个小时后。

    站在燃烧工厂的门前,猎鹰build伸出了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白鸽伸出手,握住了build的手。

    松开后,猎鹰build翅膀再次张开,同时他微微测过头,露出半边侧脸:“行动的时间,我会通知你的。”

    “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把普通人牵扯进来。”

    罗英玮肃然道:“就算您不说,我也不会牵扯到普通人的。”

    “那就藏好点吧,别让人发现你的不对劲,好奇心会害死猫。”猎鹰build说完,直冲天际。

    “ciao~”

    留在原处的罗英玮缓缓握紧拳头:“子乔,就快了,马上就能洗刷你的冤屈了,烈士不烈士的,我不在乎。”

    “我在乎的,是这背后暗示的怀疑!”

    肖龙飞翔在天空中,内心不断思考着一些东西:“也许,她可以。”

    内心动摇犹豫了些许时间,但很快又坚定起来。

    “再看看,这种事,不能大意。”

    那份力量,在我不在的时候,现在的世界,单兵或者一些普通人根本无法抵挡。

    g3系列也一样。

    回到家,肖龙与若菜相拥而眠,他虽然闭着眼睛,但却在想一些事情。

    想着想着,越想越烦,最后干脆轻轻将手从若菜脖子下收回,将胸前的金色怀表拿出,凝视着一点点走着的时针分针秒针。

    精神逐渐恍惚,似乎来到了一片神奇的空间,这个空间,他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他就这样飘着,不知道看见了什么,似乎有一个个骑士在战斗,有感觉不对劲。

    骑士的对面,怎么是几十米高的巨人?

    等等,那些机器人又是什么,那五行所属的铠甲又是谁?!

    混乱,无尽的混乱……

    这混乱的战斗,持续了多久?

    肖龙没有意识,他只是看着,看着,直到一缕金光出现。

    肖龙逐渐睁开被灯光闪到的眼睛,有些迷茫:“早上了?”

    本应被他脱下来观摩的怀表,不止何时回到了脖子上,他此时正躺在床上正舒服呢。

    “已经九点钟了哦,好难得啊,龙,你不熬夜实验的话,很少会睡到现在。”若菜正在看着手机,这是肖龙给她新做的,直接链接到网络,通讯直接靠肖龙以前发射到天上的卫星装置。

    “嗯,总感觉做了个很奇怪的梦啊。”肖龙挠挠脸说道。

    “奇怪的梦?”

    “嗯,很混乱,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场面很混乱。”

    若菜轻笑道:“那不是很正常吗?梦都是这样,混乱,而清醒后,却又只记得梦的大概印象。”

    “只是个很平常的梦而已啦,别纠结了,早餐我买好了,在桌上了。”若菜看肖龙还纠结,明白自己不给点什么事给肖龙干的话,他这样能纠结一上午。

    跟自己的弟弟一样,是个很难控制的列车呢。

    “也对,只是个很平常的梦而已,干的不错,若菜酱。”肖龙笑着竖起大拇指,然后赶紧去洗漱。

    吐掉漱口水后,肖龙看着镜子里,嘴边沾着一圈泡沫的自己,眼神逐渐迷离——真的,只是梦吗?

    “还傻待着干什么,赶快洗脸吃啦,你不是还要查事情吗?罐头机器们回来了好多,说不定有消息了。”

    “好,这就来!”

    不管那是不是梦,梦的内容又是什么,我的决心,可不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