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宇宙。

    趴在某个小行星上的贝利亚,手指忽然动了动。

    “唔……”贝利亚捂着脑袋,缓慢坐起身。

    看了眼手上的颜色,贝利亚忽然一愣,随后大笑着道:“终究还是老子赢了啊,雷布朗多,哈哈哈哈!”

    “咳咳咳!”贝利亚忽然一下笑岔了气,就感觉全身都在痛。

    这才发现了自己的虚弱。

    “好弱好弱好弱!”贝利亚嫌弃地看着自己。

    “从没有这么孱弱过,估计连奥特小学时期的凯恩我都打不过了……”

    “还是赶快找个光充足的星球回复一下好……?”贝利亚刚飞起身,忽然感知到了什么。

    叮!

    清脆的声音穿越遥远的星河,来到了贝利亚耳边。

    “什么东西在呼唤我?”贝利亚皱起眉头,被呼唤的话,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在他心灵失衡之前。

    这声音如此清澈,想必不是邪恶之人在呼唤自己。

    “有没搞错啊,老子可才刚出来……打不过的话,可别怪我啊,不过我要是打不过,你怪我的话,我也听不到了啊……”贝利亚自语着飞远了,凯恩肯定会很惊讶吧,自己居然会说这种丧气话。

    “只会有战死的贝利亚,而没有苟且偷生的光!”

    ……………………

    “结束了……”大家伙都松了口气。

    奥特之父怅然若失地看着地面上的深坑,最后挥动背后的披风:“回去了。”

    奥特战士们一个个飞回了那巨大的星球,片刻后,星球化作虚无消失。

    异时空的奥特战士也在与超级赛罗,致意过后,回到了自己的时空。

    超级赛罗浑身散发光芒,最后分散成光团,化作原先的奥特战士。

    “赛罗,洛普斯,干的不错!”佐菲欣慰地拍了拍赛罗和洛普斯的肩膀,终究,孩子们没有辜负自己等人的期许。

    “很不错。”赛文简洁地道。

    洛普斯傲娇地一仰头:“切。”

    “贝利亚桑他……”梦比优斯欲言又止地看着众人,有些失落。

    因为贝利亚的重新闪耀,又忽然坠落,让他根本无法接受。

    “梦比优斯,别担心,相信我,我们会在星河的彼端,再一次遇见的!”赛罗安慰似地拍了拍梦比优斯的我胸口,橙黄的眼睛看向天空。

    一定会的,贝利亚你可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人啊……如果是那个什么狗屁雷布朗多还是死掉好了。

    “现在,是该由你们去亲手去做的事情。”抓着赛罗的肩膀,雷欧沉声说道,内心忍不住的满意。

    他可是把赛罗当弟子去教导的,虽然多了个洛普斯,但洛普斯也算在自己的教导下。

    现在两人都有高强的格斗技,也不枉自己当年特意跑去地球,找了台没有刹车的吉普车……咳咳。

    “我明白了,雷欧!”赛罗熟稔地拔起等离子火花,这一刻,火花与他共鸣。

    下一刻洛普斯犹豫地要不要伸手,等离子火花却主动释放光芒,牵引着洛普斯握住了它。

    光芒绽放!

    释放出的光芒迅速将众位奥特战士身上的伤势,恢复完全,并且计时器也因为充盈的能量,变成了近乎翠绿色的颜色。

    “噻!”赛罗和洛普斯对视一眼,同时大喝一声,直冲云霄。

    雷欧这边的话才姗姗来迟,不过赛罗和洛普斯已经听不见了。

    “混小子,说了多少次叫我师父!”

    雷欧和赛文对视一眼,随后都笑了。

    “来自地球的朋友,真是很多年我们没有再见过了。”佐菲此时正在与盘龙号的各位交涉着。

    “噢噢噢噢,活着的佐菲奥特曼啊!!”隐岐忍不住尖叫道,虽然他是怪兽发烧友,但是作为被奥特曼保护多年的地球人,横跨多年也无法忘怀奥特战士英姿的地球来说。

    奥特曼,在他们心中宛若神一般。

    也许奥特曼不是神,但是人类愿意将他们视为神——这是奥特曼许多年来的付出,应有的结果。

    当然,奥特曼本身是不愿地球人把自己神化,所以一直以来,对于地球人都秉持着对等的朋友的态度。

    榛名纯忍不住敲了敲隐岐的头:“太失礼了!”

    “抱歉抱歉……”隐岐摸摸头,真诚地看着佐菲,对他说道,“万分抱歉!”

    佐菲摆摆手,笑着道:“不需要对我如此拘谨,人类是我们光之国永远的朋友……”

    “在很多年前,我曾与一位地球人朋友说过……”佐菲眼中闪过追忆的神色。

    “在人类能与我们并肩飞翔在宇宙前,我们将会是人类最坚强的前盾,为他们抵御强大的敌人。”

    “现在,你们已经能与我们一起飞翔了。”佐菲笑着道。

    隐岐擦了擦眼角,兴奋道:“太感人了,我们跨越无数年的羁绊,依然没有消散!”

    “绝对不会消散的,只要心中彼此牵挂,那羁绊就永远不会消失。”肖龙走过来,笃定道。

    “没有错,只要心里有着牵挂,那就一直羁绊着双方,而我们无数次都能爬起来将强敌击败,就是因为我们与人类的羁绊。”走过来的是爱迪,他现在是当年在地球的人间体形象——矢的猛。

    “ug 的矢的猛前辈?!天啊,传闻居然是真的,奥特曼就隐藏在我们之中!!”隐岐兴奋地脸都红了。

    “诸星团前辈,早田进前辈,乡秀树前辈,北斗前辈……天啊,我好幸福!!”隐岐已经兴奋地大脑缺氧了。

    众位人间体看着这一幕,有些哭笑不得。

    “别这么说啊,同为保卫地球的伙伴,可别把我们高看一等!”北斗星司此时是年轻的北斗队员的样子。

    所以表现的有些活跃。

    啊不,如果是艾斯的话……果然不管是什么时候都很活跃啊?????

    叮!

    忽然一道亮光,将怪兽墓场的门口都照亮了。

    “光之国,看来是复苏了……各位和我们去光之国做个客吧?”佐菲和善地笑道。

    “求之不得!”都没给肖龙开口拒绝的机会,门矢士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肖龙很无语地看着门矢士,要不要这么急啊?

    虽然我也没打算拒绝。

    “shuat!”齐声大喝的众人,瞬间变回了高大的身姿。

    “各位,跟紧了!”佐菲对着地上的人,点了点头,然后抬起手起飞。

    肖龙看了眼门矢士,说道:“前辈你进去吧,你没有我快。”

    门矢士脸一黑:“瞧不起谁呢?我有次元壁!”

    “可是……你根本没这个世界的空间数据啊。”肖龙无奈摊手。

    门矢士无语凝噎,最后羞恼地一挥手:“出发!”

    “得令!”肖龙抬起手,将次元壁展开,对面走过去,就是光之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