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069】决断
    天宁宫里,床榻前散落着一地杂乱无章的衣物。

    床幔中,脸上洋溢着幸福之色的鬼母依偎在萧石竹怀中,把头轻轻的贴在他的胸膛上,娇声道:“从今天起,你可就全是我的了;你若不离,我便不弃。”。说话间用手轻抚着对方胸口,眼含柔情爱意,更显得她千娇百媚。

    自从当日外庭初见后,再到天狗苑中擒贼,万象宫里的召见,萧石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使得鬼母对他渐渐的心生欣赏,无意中已将一缕芳心牵系在了他的身上。再后来,萧石竹天德殿上舌战群臣,东征巫支祁,朔月岛上抗敌,再到深入鬼王国,对方所做的一切,都让她喜悦而又甜蜜,尤其是绝香苑中的决意,更让她对这个男子情深似海;于是才有了前几日绝香苑中私定终身的那一幕。

    而这些甜蜜和喜悦,化为无数的幸福,在今日得到永远的延续。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算没有这王位又有何惧?只求佳人,永伴左右。这就是此时鬼母的心声。

    “怎么这么说话?”可往日每个正行,嘻嘻哈哈惯了的萧石竹却有些儿戏,他一边爱抚着鬼母的青丝乌发,一边含笑捏着嗓子,有模有样的学着女声,道:“别人家的新娘都是说死鬼,从今往后人家就是你的人了,怎么到了你这就反过来了?”。

    “因为我独一无二啊。”鬼母双眼一眨,伸手摩挲着萧石竹下巴上的胡渣,缓缓道:“我乃是这冥界天地间,第一缕鬼气孕育而生的妖魂。别说在冥界,就是人间也未必有和我一样的人。”。言语之中,透出丝丝自豪和骄傲。

    “人间可把你描述成了吃自己孩子的恶鬼。说你每节操,没底限,连自己的娃都吃得津津有味的。”萧石竹双眼盯着帐顶,悠悠说到。

    “胡说,人家哪有孩子?”鬼母脸上顿显不悦,抬手一捶他的胸口,嗔怒道:“那日在绝香苑里,你又不是没见落红?”。语毕顿觉这话说的太露骨,很不好意思便又是双颊绯红,不再多言。

    “又不是我说的,人间的书上写的。”萧石撇撇嘴,冷哼一声,道:“人间书上还写夜游神是天帝夜间的保安,是善神呢?你看他今天那飞扬跋扈的嚣张模样,有半点善神的模样吗?”。

    “你太抬举他们了。”鬼母轻轻一笑,冷冷地道:“他们就是个神仆,算不上神的。”。

    “哈哈哈。”萧石竹大笑一声,语气豪迈的道:“管他是什么,只要他敢与我为敌,一定会把他们统统踩在脚下的。”。

    “嗯嗯。”鬼母把头一点,微微仰头看着他,不假思索的道:“我相信你。”。

    “嗯,对了明天我就出发了,抱歉之前没先给你说。”萧石竹把下巴抵在了她的头顶,缓缓说到。

    “你要去哪儿?”鬼母一下子紧张起来,一个翻身爬到萧石竹身上,双眼紧紧地盯着对方。

    “鬼王国。”与她对视下,不舍之色在萧石竹眼中一闪而逝,嘴里却以平淡的语气说到:“鬼王国现在元气大伤,正是出兵的好时候;且你我成婚的消息,此时不说已经传遍整个冥界,也应该传遍了整个玄炎洲,鬼王国自然也不列外,因此鬼王一定想不到我结婚第二天就会率军出征的,正好能打他个措手不及。”。萧石竹这番话不无道理;冥界众生保存着许多的古代传统,比如讲究个红白喜事不动刀兵,但这些习俗在他萧石竹看来,完全无足轻重。

    他在人间之时,虽是神棍,也信神灵却只是信他们存在而已,但从不敬天也不拜地,很多规矩在他看来无非是伪善的手段吧了。

    “不能缓缓了吗?”鬼母微微一愣,也是面露不舍,紧接着秋波闪闪的眼中泛起了点点泪花。

    “战机转瞬即逝,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含在她眼中的泪珠,看得萧石竹心疼,赶忙用手帮她把方才涌出眼角的泪水拭去,嘴里继续说到:“这也是为了你和你的国土更大,权利更强的手段;更何况我答应过魏老,一定把鬼王活捉来给他叩头。再加上天魁星的仇,一定得报。你要做的,就是管理好鬼母国,再在我出发后第三日,让夏星带主力大军出击,从黑龙岛上黑牡村处登陆,抢占敌国各大城镇既可。”。

    鬼母见他虽语气平淡,却面色坚定,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猛吸鼻子,用手胡乱一擦脸上泪水,道:“我等你回来。”。语毕,低下头去,深吻着萧石竹......

    第二天一早,天才微微亮,地上的霜露还没散去,萧石竹就只身便来到天狗苑中。他把准备好的烧鸡,给埋在天狗苑里的魏老和天魁星供奉上后,又给它们各自上了上柱香,才站到了坟碑前。

    萧石竹没说什么,只是这么默默地注视着那两个坟碑,直到那些香火燃烧过半,才赫然转身离去。

    站在远处宫殿角落阴影中的鬼母,默默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按萧石竹的计划,为了保证行动的保密性,她没有吱声,也没有追上去送送对方,只能悄悄的站在远处,在心中不断的祈祷,祈祷她的夫君平安归来。

    萧石竹骑着他的睚眦越影,来到了萧家军军营里,但见士兵已是统统起床,穿戴整齐正在往港口外的战船上搬运弹药物资后,翻身下了坐骑,叫来英招和陆吾,叮嘱道:“速度快,一个时辰后我们必须出发。”。

    英招和陆吾应了一声后,转身各司其责而去。

    萧石竹不再说话,抬手摸了摸低下头来的越影鼻梁后,牵着它往自己的旗舰震天龙号而去。

    登上战舰后,萧石竹站到了船头,眺望远方。睚眦越影在他身后站定,四肢一弯,卧在了甲板上。

    他就这样一言不发的站着,直到士兵把物资统统装好,统统登船后,才抽出自己腰间的灭月剑,一直船头前方,高喊道:“扬帆,出发!”。

    船队在泉先带着鲛人们的护送下冲出岩柱林。待鲛人们折返后,战船们顺风而行,船帆鼓鼓猎猎作响,使得战船飞空掠海般朝前破浪航行,尖锐的船头刺破一片接着一片片的碧波,分开一条条水路奋勇前进,朝着西南方祝融国那边而去。被激起的层层海涛泛起无数银白色的浪花不断的掠过船舷,然后在船尾汇合成为汹涌波涛,留下一条条闪光的水带。水带随之朝着左右扩大到远处海面上,又泛起万顷波光。

    众将士虽不明其理,却也没有质疑,收起好奇按着萧石竹制定的航海路线前进。到了夜里,船队一个掉头,又朝着西北疾驰而去。

    萧石竹此举,意在指东打西,他不知道林聪提醒的墨者倒底是谁,也不知道国中倒底还有没有其他墨者,但他知道,大军行动就算再怎么保密,也会留下蛛丝马迹。

    唯有指东打西,能迷惑敌人,也能让他和他的萧家军,出其不意的出现在黑龙岛外的海面上。

    酉时一过,各大千户齐聚震天龙号上的指挥室中。

    萧石竹负手在屋中来回踱步,目光从各大千户脸上一一扫过后,才缓缓开口道:“想必你们此时已不再狐疑,明白我此行倒底去何处了吧?”。

    千户们把头一点,嗯了一声。

    “现在把你们召集起来,就是要商议一个登陆点。”萧石竹说着,停下了踱步,径直的走到挂在墙上的地图边站定,端详着地图愣愣出神。

    “末将认为,当从西面思幽湾登陆。”五大千户中的青木站起身来,走到萧石竹身边,一指地图上鬼王国西面边缘地一个小小的港湾后,不假思索的道:“此乃敌国东面军港,前几日才被我等摧毁,此时防御工事必然还未完全修复,可轻易登陆。”。

    青木的意见虽说是脱口而出,却是看似无懈可击,得到了其他千户们的认可。萧石竹也在准备婚礼的那几日看过战报,敌国东西南北四大军港,确实在二十几日前,被连同敌国水师一起被萧家军和四城卫合力毁掉。战报中提到每个港口皆是炮台被炸毁,箭塔被烧掉,坐落于此的粮仓和军械库也一无所成,说它们被毁灭成了渣一点也不为过。短时间内,很难在重建如初。

    故此青木提出的建议确实可行,但他却始终觉得有些不够完美,因此只是嗯了一声,但没言明同意与否,而是微微皱眉,仔细思忖起来。

    众千户见他没有表态,心中有些狐疑,又等了片刻后,陆吾忍住不问到:“大哥,莫非你有什么更好的方针?”。

    “我想从黑牡村再次登陆。”萧石竹微微颌首到,目光至始至终紧盯着地图上黑牡村处,但刚才皱起的眉头已是舒展开来。

    众千户闻言有些哗然;谁都知道,上次萧家军就是从那儿入侵,又是从那儿撤退的,想必敌军也早对那一个小小的渔村加强了防备,此时前往那地方登陆,必然不轻松。

    “将军。”巫支祁站起身来,对他拱手朗声道:“末将认为此计不可,上次我等就是在那一带闹了个天翻地覆,此时敌军一定已经加强了那一带的防守。”。此言一出,立刻得到了其他千户的苟同,就连往日谨慎细心的陆吾,也点头同意了他的话。

    “巫支祁,你会守株待兔吗?”萧石竹扬起嘴角,微微一笑。

    巫支祁有些迷茫的晃了晃脑袋,对他的发问也是不明其理;但见转过身来环视着他们脸上的不解,缓缓说到:“出击鬼王国,黑牡村登陆的原因有二。”。

    “其一,思幽湾本是军港,就算被毁鬼王也会派兵把守,加上此地有狭窄的海峡和地形,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就算此时没有防御工事,但敌军也可以借助地势有效的反击我们,此地登陆就算登上去了,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伤亡。”竖起右手食指的萧石竹,再次竖起中指,对他们不急不慢的阐述道:“其二,黑牡村是临海盆地,无险可守;加上任何人都不会守株待兔,因此那一代应该还是无人防守,从黑牡村登陆可以易如反掌。”。

    “对,就从黑牡村登陆,打他个意想不到。”语毕,不等千户们开口,萧石竹便毅然决然的下令道:“告诉士兵们,此次登陆后不是袭扰,不可再扰民,更不能再屠杀平民,只需找到敌军决战既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