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253】进退两难
    一见是密信来了,料定肯定是什么机密情报传来的赖月绮,就很识相的跟鬼母道别,出了阁楼后径直的往军器监而去。

    她只知道自己伺候好萧石竹,打理好军器监就行。不该她知道的事,赖月绮是绝对不会插手也不会好奇的。这也是萧石竹这种做事无耻之鬼,愿意把自己的爱分给她一半的原因之一。

    楼中只留下鬼母,望着看完密信后便皱眉呆站在原地,已是面色微变的萧石竹,片刻后走到他身边,轻声问到:“怎么了?”。

    萧石竹没有说话,只是把手中密信递给了她。

    鬼母接过,展开一看,但见信是英招传来的,内容也不多;很简单的讲述了酆都大帝削去了秦广王的王位,将其恢复了蒋子文这个名字后,命玄帝军押到九幽国,说是给萧石竹做鬼奴此事。

    因冥界通讯落后,玄帝军不知萧石竹已迁都,故而把蒋子文给押到了小虞山城,交给了英招;如今英招也吃不准这是闹什么,只得先收留了蒋子文,再请萧石竹定夺。

    鬼母看完,也是默然无语,她微微转头,眼含惊愕望向沉思着的萧石竹的双眸,也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愕。

    十殿阎王,向来都是酆都大帝的近臣,千百年来都倍受重用,是可以替酆都大帝决定众生生死之鬼。

    如此大权在握之鬼,说被革职不足为奇,但是削去王位贬为鬼奴,此时夸张得有些令人咂舌。

    此时饶有精明的萧石竹,就是想破脑袋,也只是隐约觉得,酆都大帝似乎在酝酿着什么针对他的阴谋,却不知道酆都大帝是要闹哪样?

    “你觉得他会是苦肉计吗?”良久后,鬼母率先开口,打破沉默;若有所思的问到:“借此把一个忠心于酆都大帝的鬼,安插到你身边。”。

    萧石竹闻言,微微颌首后,自顾自的走到楼中深处,推开了水池边那道由打磨得极薄的玉石窗户,折身坐到了水池前的案几后。

    鬼母跟了上来,在他身边方才坐下,就见萧石竹亲启微微干裂的双唇,道:“酆都大帝一定是察觉到了绿珠和绿萝无用,才试图再往我身边安插密探的。”。

    说话间他虽依旧轻轻的皱眉,面色深沉,但神色只有淡淡的反感,却无畏惧。

    来的不是酆都大帝本人,萧石竹是不怕的。

    “以我对酆都大帝的了解,秦广王未必知道自己就是密探。”鬼母拿起火炼,点燃了案几脚边的小炉子后,再把一把装满玉树凝露的水壶放到炉子上:“酆都大帝就喜欢做这种出其不意之事,他或许是故意削去秦广王的王位的,这样能无形中迫使对方,为了拿回王位而拼命的效忠于他。”。

    用这种露水泡出的茶水,不仅入喉留香,甘甜似从口齿一直流入腹中,且喝了后可以精力充沛。

    因此入了玉阙城后,鬼母一直用它给萧石竹泡茶。

    “他就不怕物极必反吗?”萧石竹闻言稍加思索后,转了转自己拇指上的鹿角扳指,冷哼一声,缓缓道:“是我就不会再效忠于他。”。

    “但秦广王不是你。”鬼母淡然一笑,开始置茶:“所以我们最好不要为难蒋子文。”。她之所以特意这么说,不仅仅是因为这样反而能拉拢对方,还因为萧石竹和秦广王有隔阂,她有些担忧萧石竹一怒之下,趁此机会收拾蒋子文。

    “呵呵,我不至于这么小心眼。”萧石竹只是一瞥,就猜透了鬼母所想;且鬼母的话也让他脑中灵光一现,登时计上心头,有了怎么处理蒋子文这块烫手山芋的办法,当下展眉轻轻一笑:“既来之则安之,我反而觉得是酆都大帝给我送来个鬼才呢。”。

    随即,他又收起笑意,面露肃色道:“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

    “嗯。”鬼母把头一点,见水正好烧开,便把茶壶从炉上提下,对萧石竹微微一笑:“看来你有主意了。”。

    “我之前就查过了,秦广王在人间是秣陵尉,擅长缉盗。”萧石竹眼珠一转,接过鬼母给他泡好的羽人云雾,嗅了嗅杯中散出的袅袅茶香:“让他先在内宫做鬼奴,去天禄阁抄写一些不算机要的文件。确定他没有私心后,我可以让他做玉阙城的府尹。”。

    “嗯,而且不能破裂阉割他。”夫妻两一拍即合,当下会心一笑后,各自抬起自己的茶杯,品了起来......

    风暮郡西北边界处,有一座南面靠山,北面临海的百丈城墙龙卧于沙滩上,形成一座巨大边城,名曰:浩烟城。

    从累累伤痕的城垣墙垛就不难看出,此地向来就是祝融国和共工国的必争之地。而如今,这成了九幽国和祝融国的必争之地;此次吴回大军打着缉拿反叛者长琴的口号,而发动的入侵,也正是从此地打响的。

    吴回先是在海上布下了迷魂阵,企图让萧石竹把防御重心放在海上,随之又在相距甚远的螟蛾谷以西,布置了重兵,企图令萧石竹晕头转向。

    最终等到确认长琴逃亡到九幽国后,螟蛾谷重兵迅速北上,水师乘风东进;两军既可可南北夹击浩烟城。一旦拿下了浩烟城,便打开了风暮郡的西大门。

    这本是个好主意,只要队部行动快,完全可以打萧石竹一个措手不及。但吴回却没料到,萧石竹轻而易举的就看透了他的计划。

    早在迁都之前,萧石竹就派遣了工程队,为浩烟城又多建了数十个炮楼不说,还加固了城墙,也为此城拨发了许多火炮和粮食。

    使得浩烟城仅仅过了半年,城墙便固若金汤,城中粮草兵器充裕。纵然吴回大军有本事围城三月,也困不死城中军民。

    不仅如此,吴回的水师在海上还是连连失利。战争方才开始,他的水师也才出动,萧石竹麾下的鲛人便带着数百蛟龙出击了。

    此外萧石竹还从三星岛,调来了一队在他攻打共工国时,忙里偷闲新建的水师。整个舰队光主力舰就十二艘,全是其底尖上阔,首尖尾宽两头翘的高大福船。

    先锋船为两头尖翘,不辨首尾,进退如飞,机动性强的十五艘鹰船组成。除此之外还有海沧船,蜈蚣船和三桅炮船各十数艘。全用不沉木制成,上配远近火炮,一一俱全;直射曲射应有尽有。

    船上水手除了擅长水战的人魂外,还有共工氏族和羽民、讙头民以巫支祁一族的水猴子等妖魂组成的军士。海空配合下,势不可挡。

    战争初期,吴回好不容易凑来的五百多艘战舰,因遭到这支舰队和鲛人的联合偷袭,便有战船一百余艘在偷袭中焚毁。整个海面上烈焰涨天,海水皆赤。

    往后这支舰队就一直追着吴回水师打,直到他的水师逃至浩烟城外时,舰船只剩下不过一百余艘了。

    本该是来和步兵配合,南北夹击浩烟城的吴回水师,噩梦却没因此结束,反而才拉开序幕。

    城中的九幽军,和海上的九幽水师,心照不宣的打起了合围战。舰队像驱鱼一般,把吴回水师赶到了城北的海湾中。

    在城中火炮的配合下,仅仅一日就全军覆没。

    吴回也曾过带步兵抓紧攻城,来个围魏救赵缓解水师的压力,奈何城高墙坚,上置火器威力巨大,且数量不少。而城中守军还有他的族人,使得他的火攻发挥不了应有的效果。

    他调集起来的五十万大军,打了足足一天一夜,直至水师尽灭也没能破城而入。

    反而换了近六万的祝融氏男儿,魂断城墙下的悲剧。

    迫不得已,吴回饱含着怀疑人生的心情,往西南撤军十里,另作打算。

    可城中九幽军,不愿给他安宁,经常派出飞天部队,给他时不时的来场空袭。这下,吴回更是焦头烂额了。

    虽九幽军占据了上风,可日子也不那么好过。在吴回军往后几次报复性的强攻后,城中守军光是被敌军火铳,火石炮击伤的就有数千。而萧石竹暂时是抽不出再多的兵力,来驰援此地的。

    吴回军又是避开临海地带开始攻城的,使得九幽水师这次也没法驰援浩烟城了。若不是城防坚固,吴回军又因酆都大帝之前的屠杀而消极,浩烟城用不了多久便会成为一片废墟的。

    几日激战后,双方都已是强弩之末,只得心照不宣的偃旗息鼓,相距十里对峙着,开始了休养生息。

    这日,吴回独自站在他大帐中的地图前,凝视着上面的山水,眉头紧皱的他满脸尽是愠色。

    本就士气低落令他心烦,可就在一个时辰前,他又接到军报说螟蛾谷以西的关隘失守了。九幽军夜袭了关隘,此时已占据了那儿,无形中等于在祝融国的咽喉上,插了一柄锐利的匕首。

    他知道这是萧石竹的计,意在减轻浩烟城的压力。但吴回却因此更是烦躁,他已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