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454】铁龙舰
    朱亥绝非阴谋论者,也不太想把诸鬼都妖魔化;只是他在曾经的毛民国,如今的九幽国青木郡中,已是生活了千年之久,看得多了听得也多,对于其郡中以及周边的局势情况,自然是了如指掌。

    奢比尸能征善战不假,但也确实如他所说,是个有着自私和强烈贪欲的鬼,所以他的揭竿而起并没有那么的光明正大;虽说在冥界这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光明正大并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带来和平和安定,且就连被万鬼敬仰着的萧石竹,背地里也一样的不是那么的光明正大。

    可是萧石竹没有主动去坑他尸魂王,甚至连想都还没想过;倒是他尸魂王,见所向披靡的九幽国军军器先进,居然异想天开地主动坑萧石竹。

    不过这在冥界里也是常有的事,不足为奇;唯一新奇的地方,就是有那么一瞬间,林聪这个有着明争暗斗的丰富经验的老鬼,居然没有细想不说,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心动。

    随之时间的推移,再加上朱亥有理有据的分析,也冷静了不少的林聪,自然看出了不少在刚才忽略了的端倪;比如恳求结盟,连个见面礼也没有的这点。以及朱亥提到的,连一张建议的结盟书都没有的这些诚意问题。

    冷静下来立刻头脑清晰了不少的林聪,发现方才他确实一时冲动,居然还对这种空口无凭的‘好条件’有了浓厚的兴趣,但马上回过神来后,林聪也恨不得给刚才的自己两个大耳光。

    “请林大人好好想想。”就在他思忖间心生几分懊恼,却又庆幸自己没有占着有萧石竹给予的便宜行事之权,囫囵做决定时,沉默了片刻的朱亥,又再次开口,用颇有苦口婆心的语气继而为林聪分析道:“如果他比尸国真有诚意,应该是派出使者前往我国国都,面见九幽王再详谈此事。毕竟主公他才是九幽国的正主,而九幽国也是姓萧而不姓林啊。”。

    冷风再次拂过军营,穿过无数的军帐后,直扑林聪大帐而来,吹得那些涂满桐油的白色布幔。四壁一阵猎猎作响下,已然双目圆睁的林聪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后背汗毛倒竖之际,额上与掌心中冷汗直冒。

    架在帅案前方左右的火盆中的鬼火,随风摇曳几下间由赤色化为青绿,又从青绿变成了幽蓝;照得林聪那张渐渐泛起了惊恐之色,且越来越重的脸,一阵接着一阵的忽暗忽明。

    他险些就做出欺君之事;虽说萧石竹信任他,也在选他作为东征主帅的第一时间,毫不迟疑地给了他便宜行事之权。但自古霸主都是无一例外的有个通病,那就是多疑和喜怒无常;就连萧石竹亦是如此。

    暗暗惶恐间,脑海中又不由得浮现了萧石竹那张往日虽总是笑嘻嘻的,但眉宇间总带着淡淡的不怒自威,以及俾睨天下之势的脸盘,林聪更是心有余悸。

    许久过后,他赶忙转头看向朱亥,急声问道:“那依朱将军您看,此事该如何上报?”。

    既然错了,不仅要知错就改,还得亡羊补牢才行。

    朱亥闻言,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微微垂首沉吟间,认真仔细地思索起来。

    等待之时,林聪额上渗出的汗珠已是涔涔而下;顺着他的眉心之间快速地滑落到鼻梁上后一分为二,在从鼻子两边往下滑去,最终在他的下巴尖上慢慢地汇聚成一粒晶莹剔透的大汗珠,顿了顿后忽地落下。

    “来使的事必须如实上报才行。”沉吟许久后,朱亥才再次开口说到:“而且在后面把我们这些分析,也给主公说明,但不要提及大人你曾经想要答应结盟之事。只需说你没法在此事上擅自做主,需要主公亲自定夺既可。”。

    林聪闻言稍加细想后觉得可行,脸上的紧张和惊愕瞬间消退,对那朱亥投去感激的目光......

    萧石竹的卫队和仪仗队,离开了翠山后向南而行,朝着在云雨郡的西南面赤石港而去。

    赤石港因为海岸上全是红色岩石而得名,有因为这些岩石中,在没有土壤的情况下,也能生长出有着黄色的茎干和红色的枝条,以及青色的叶子栾树,又名栾树湾。

    整座海湾就像是英文字母的“c”字形一样,长不过十五里,入口宽四里;而海湾内水深一至八丈,入口出水深不过十丈。

    这样的地方,不但便于船只的停泊和进出海港,更有利于建造战舰后,方便巨大的战船在制造完成后下水。且九幽国的太白水师主力,也驻扎在此港口之中。

    曾经杜子仁不知道运用这一宝地,数百年来一直荒废这这片港湾,在萧石竹吞并了南蛮之后,这儿就成了九幽国的秘密军港。不但有改进的沦波舟,在此接二连三的制造出来,就连新式的九幽国战舰也在此港口中进行着研制。

    现如今,萧石竹又得到密报,称新式战船就快完成了,所以才绕过来先看看新式战舰。

    神舆在禁军的护送下,顺着通往赤石港的官道徐徐向前,朝着海湾中而去。萧石竹在神舆中向外眺望,默不作声地看着路边整齐的堡坞式营房,以及高大坚固的炮楼,随着神舆的前进向后退去。

    随处可见赤红色的岩石上,长出的提拔栾树葱茏,在微微海风的吹拂下哗哗作响。

    过了片刻后,神舆外那满是炮楼和堡坞的景色忽变,一座堆满了各类木材船舱映入萧石竹眼帘,不少工匠正在用那些大小不一的木头,制作着战船的每一个部位。

    每当神舆经过他们身边时,他们都会不约而同地停下手中活儿,看着这缓缓向前的壮观神舆而惊叹或是愣住。

    神舆在那布满柔软细沙的海滩上停下,萧石竹带着鬼母方才下了神舆,就有两鬼迎了上来。

    其中一鬼是个肌肤浑身湛蓝的共工氏族,用萧石竹的话来说就是个冥界的阿凡达。身着圆领袍的他,扁平的大脸上长着鼻孔朝天的大鼻子,嘴边围着一圈赤色的络腮胡。

    此鬼是句龙的同族堂弟,名叫句眧。在共工还是水王的时候,他就已经是造船的行家了。

    之前共工国的福船设计,几乎都是出自此鬼之手。萧石竹吞并了共工国后,就把他安排来研制新式的战船。

    而另一鬼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中年人魂,只是穿着一条卷着裤腿麻布裤子,上身则是*着的他相貌倒是平淡无奇,与其他的人魂也没有什么两样,但他却是九幽国军器监的元老,当年跟着赖月绮一起入宫的黑市匠人。

    此鬼名叫鼬仓山,姓氏是奇怪了点,但他却是在冥界早已消失了古鬼国鼬姓国的遗民;而且也是造船的鬼才,与句眧在一起公事,为九幽国制造新式战舰。

    而萧石竹接到的,关于新式战舰已成的密报,也正是来自于此鬼。

    “恭迎主公,国母。”两鬼对萧石竹和鬼母躬身行礼后,抬起了一直微垂的头来。

    “听说了你们制造了新式战舰,我特意转过来看看。”简单的寒暄后,萧石竹说到:“带我去看看。”。

    说着瞥了一眼所在之地的北面,只见得那边港湾中有着桅杆林立间,海鸥正在期间穿梭飞掠。

    “请主公国母随我们来。”句眧说着,与鼬仓山一起引着萧石竹和鬼母,踩着那海滩上绝非洁白,而是鲜红如血的细沙,朝着海港南面缓步而去。

    这血红色的细沙,也是此地的一大特色。

    一路走来,鼬仓山倒是没多少话,跟个闷葫芦一样埋头走着路。句眧则边走边给萧石竹说着这儿情况。例如有多少工匠,港内驻扎着多少战船,以及港外有多少包围驻军等等。

    萧石竹只得边走边听,还得是不是的点头应声,根本无暇去感受那徐徐海风带起的惬意。

    走了约摸半盏茶的功夫,一行鬼来到了海港南面的一座船台前停下。只见得这座长就有五十几丈,宽也有三十余丈,尾部有一条与船台一般宽的滑道,斜斜伸入海中。

    这不是最壮观的,最壮观的是架在船台上的那艘巨大的战舰。这艘平底方艏方艉的战船,光是船体高度就有十来丈。纵然是萧石竹和鬼母都使劲昂首,也看不到甲板上的情况,只能见到那屹立在甲板上的十二根高耸桅杆,笔直指天。

    “这艘战船有着双铁锚和双舵,收尾一般大小,可以随意转换,船头既可成为船尾,船尾也可为船头,在海上可随意转换收尾来进退。而船壳全用强木制成,外部包裹着精钢。而内部纵向结构采用扁龙骨,从而使纵向强度得到加强;横向结构则是采用水密隔舱的工艺。”句眧指了指那在阴日之光下,因为包裹着精钢的船壳,对萧石竹侃侃而谈道:“而龙骨用的,都是蜃龙的坚硬的肋骨和脊骨,龙筋也是则是蟠龙的龙筋。而甲板和船舱间的隔板,用得有都是可以御火的丹木制成,不惧火攻。”。

    “至于甲板边缘的女墙,上面都包裹的全是坚硬如铁的钩蛇皮,大大的提升了甲板的防御力。”顿了顿声后,句眧又说到:“船舱一共四层,追上一层在两次都开有炮孔,左右可架大小火炮攻击三十门。二层住鬼而三层存水,并且在两侧安置了船桨孔,在没风力只是可人力前行。”。

    他话才说到此,鬼母就在面有惊愕而微微张唇的萧石竹耳边,悄声说到:“北阴朝的宝船体积也不过如此。”。

    萧石竹闻言,眼中闪烁着的兴奋之色更重几分。

    “可以载兵多少?”许久后,萧石竹缓过神来连声问到:“给船取名了吗?”。

    “不算水手船工的话,也可以轻轻松松地载兵五千。”句眧望向一直安安静静地立在他身边的鼬仓山,又道:“我两给它去了个名字,名叫铁龙舰。”。

    【钩蛇——中国传说中的一种两栖蛇类,一般生活在水中,性情凶猛好斗,有剧毒,最为明显的特征就是它的尾部与普通的蛇类不同,分叉如同两个钩子一般,而且钩蛇的捕食方式也是用尾钩来钩住猎物,再进行吞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