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455】大军西进
    “因为船体里使用了各种龙的骨和筋,所以我们就给它去了这么一个名字。”句眧腼腆地微微一笑后,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脸颊:“正是因为用了这么多的龙的筋骨,这艘战舰才不仅仅结构坚固,还有着极好的适航性能和续航能力。”。

    虽说他句眧说的不过是理论值,但是也免不了有着眉飞色舞之余,眉宇间总是挂着淡淡的骄傲和自豪;就连一直都沉默寡言的鼬仓山,眼中也暗含这几分自豪。

    这简直就是冥界的航母,令萧石竹都叹为观止。

    惊叹的同时,他又不由得在心里暗暗盘算着;如果九幽国有三十艘这样的战舰,在配上一些苍山船和海鹘,组成一直庞大的混合舰队,那么他萧石竹就可以把自己的一个军的兵力,二十八万的鬼兵随时随地送到冥界任何一个洲去。

    而如果让他有三百艘这样的战舰,在配上飞雷车一类的空中战车,那九幽国就能在冥界中纵横六海;想要切断谁的海上运输都是轻而易举的。

    想想这些,萧石竹不由得心生小激动。

    “下水后各项性能测试完成,我们会做一份详细的报告交由赖夫人,再由她给你回报。”就在他激动未消时,一直没有开口的鼬仓山终于开口道:“届时再请主公定夺,是否需要再建几艘。”。

    说着此话时,鼬仓山的眉头一直是微微皱起的,之前的自豪已经被淡淡的担忧所取代。

    要做到强木,即不沉木在冥界不是稀有植物,但却被酆都大帝管控着,可不容易搞到手。

    他们做这艘战舰,已经耗光了九幽国中储备的所有强木。鼬仓山比较担心,一旦铁龙舰下海试航成功。他们如实上报数据,国中没有这么多的强木储备,考虑到各方面的索性会被不予大量生产。

    那么他们研究了两年多的成果就毫无意义了。

    “如果性能真如你们所预算的那么优秀,我绝不会吝啬这点钱财。”一眼就看穿了鼬仓山担忧什么的萧石竹,缓缓转身面朝来路方向后,对身后的句眧和鼬仓山承诺道:“到时候你们尽管去放手建造,所需的材料包括强木龙筋你们都不必担心,我会想办法去帮你们弄来的。”。

    语毕,带着鬼母和随行护卫缓步离开了船台下。

    回到了神舆上屏退左右后,萧石竹连连抚掌,开口大喊了三个“好!”字。只要铁龙舰试航成功,在配上空骑和飞天军,以及海下护航的沦波舟和舟幽灵,还有鲛人们,九幽国就不会再在海战中吃大亏。

    而朔月岛保卫战那种一陆战为主,海战为辅的海上战争不利局面,也将不在出现。

    看着他兴奋地在神舆厅房中转来转去,鬼母也没说什么,只是面有淡笑地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萧石竹。

    强大的水师虽然并不是强国的必要条件,但有着强大的水师可以很大程度地保障,海陆兼具的九幽国的海权。

    至少在如今的冥界是这样的。

    正在他兴奋喜悦之际,门外忽地传来了菌人神骥的急声禀告:“启禀主公,有两份加急奏本需要你亲自定夺。”。

    萧石竹并没有因为听到加急两字而慌张或是惊愕,更没有去猜疑倒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说了句:“拿进来。”后,便走到了鬼母的身边坐下。

    紧接着厅房大门打开,神骥高举着两本奏本快步而入,交给萧石竹后又站到了一边。

    萧石竹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激动后,展看了第一本细细一看,只见得这本来自赖月绮之手,每个字中都透着一股清秀的奏本上,为他详细描述了海老翁之子海竭,为何要来投靠九幽国的前因后果。

    看了两三遍后,萧石竹把奏本交给了坐在一旁,已好奇地伸头张望了许久的鬼母后,对着敞开的厅房大门喊了一声:“虎飚!”。

    虎飚这个侯在门外的妖魂,立刻应声而入。

    “立刻传令我们潜伏在六天洲中做探子的鬼,暗中查一下一个名叫海竭的人魂,身前他的父亲和他,都是黑市里的火器走私商人。”并没有因为兴奋而冲昏头脑的萧石竹,稍加细想后对虎飚缓缓道:“重点查一查此鬼有没有被北阴朝暗中收买的迹象。”。

    他说的这些,也是赖月绮在奏本中提到的建议;虽然海竭的身份她已知不假,但对方毕竟是从六天洲来的,就连赖月绮也建议萧石竹在对待这个鬼才的事情上,还是多几分谨慎。

    虎飚把那些话牢记于心后,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萧石竹又打开了第二本奏本;这是林聪让菌人传来的消息,先让神骥得知后,再由神骥一字不漏地抄写在奏本上。

    而其中的内容,自然是那个所谓的比尸国使臣提出的,两国结盟后南北夹击夏州国中酆都军的计划。

    而后半段,则是林聪的分析。

    微凉的北风拂过神舆,从窗户上的精美雕花中涌入神舆中,带起了阵阵尖锐的破空呼吸后,吹得横梁上垂下的帷幔一阵摇曳。

    本还面含淡笑的萧石竹,在看完这本奏本后勃然变色。

    他本身就是欺诈和说谎的高手,一眼就那字里行间中,看出了尸魂王奢比尸只想着占便宜,不想着吃亏的小九九。

    当下他把奏本往手边桌上一摔,沉声对菌人神骥说到:“回复林聪,西进夏州国与结盟比尸国一事不允,让他好好做好青木郡中的战后重建。”......

    “淮山粮仓既然丢了,那就算了吧。”坐在北阴中天殿深处的酆都大帝,注视着跪在自己身前地上,瑟瑟发抖的转轮王轻叹一声。

    不管是淮山粮仓还是淮水港,以及己末舰队的战败,都让酆都大帝胸中郁结;好在他也是一带鬼雄,而且独霸冥界数千年,纵然喜怒无常,却也不至于会随时被激怒。

    更何况他此时正在执行着与宗天一起捏定的先易后难之策,而且冥界诸多土地鬼民,以及物资还尚在他手中。

    淮山粮仓也好,己末舰队也罢,那都不过是他手中财富里的九牛一毛。

    所以想想这些后,酆都大帝虽是依旧气愤难消,但还是强压着怒火说出了那句语气平淡的话。

    现在的他不能继续和萧石竹和硬碰硬,必须在隐忍着积累资本,在给九幽国和萧石竹致命一击。

    这样才能使得冥界鬼民们再次惧怕朝廷,再次听命于他。

    匍匐在铺着冰冷玉砖的地上的转轮王,虽是继续埋着头,把额头紧紧地贴在地板上,但暗中松了一口气之际,心中却是如负释重。

    “快去修复港口和粮仓,再从别的地方紧急调拨粮草物资,运往东夷洲中。”片刻后,酆都大帝挥挥手,示意转轮王可以退下了:“东征大军后勤之事,还是你来处理。”。

    “诺。”感恩戴德的转轮王给酆都大帝磕了三个响头后,起身退了出去。

    方才走出大殿,顺着石阶下了基台后,就见对面有一个身披形制是甲带十字形在胸前打结,左右各有一个大型圆甲板和披膊。而腰带下左右各有一片膝裙的妖魂朝着自己迎面而来。

    这妖魂长着龙头人身、但手无人指而是鸟爪,且臂上覆盖这一层羽毛,正是计蒙。就模样而言,与那人间庙里供奉着的龙王,还真有几分相像。

    但是说起这妖魂计蒙,是在酆都大帝独占冥界后才加入北阴朝的,一直被酆都大帝外派到六天洲西南沿海的野鬼村一带,在那边招兵买马并且为六天洲,铸造起了西南面第一道防线。

    多数的无亲友收敛尸骨的野鬼,都会被发配到那边去,交由计蒙管理。

    也正是因为如此,此鬼不常在朝中,与阎王们虽然认识但并不熟络。他在与转轮王擦肩而过时,也只是微微颌首一下,就算是打了招呼了。

    其后继续朝着北阴中天殿大步而去。

    转轮王也没多问,更没有停下来张望,继续迈步朝着宫外走去。

    计蒙走到了大殿前,就有一个侯在门边的鬼奴迎了上来,接过他从自己腰间解下的剑后,毕恭毕敬地道:“将军快进去吧,陛下正在等你。”。

    计蒙点了点头,朝着大殿内而去。

    进入大殿后,环视四周间看着殿上的玉砖金柱,还有那大殿正中处顶上,有着蟠龙圆圈,外部则雕有二十四只模样形态不一的鬼魂的藻井,在心中暗自感叹道:“仔细算算,我也有三百年没来宫中了。”。

    与此同时,他在酆都大帝的身前站定后,一整衣袍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给对方磕了三个头。

    “计蒙,抬起头来。”已经平静了不少的酆都大帝淡淡说到。

    “诺。”计蒙张口应声时,最终喷吐出一道阴寒的白雾来;这就是他的能力。与因因乎不一样的时,计蒙每每张口便会如此。

    “三年前,朕给你下了一道密诏,让你在六天洲西南一带暗中招兵练兵。”酆都大帝轻抚着趴在他身边的八足梼杌的颈上长毛,继而缓缓问到:“此时你手上有多少鬼兵了?”。

    “回陛下,末将此时已为朝天练兵三十七万。”已然抬起头来的计蒙,却还是不敢去直视酆都大帝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稍加回想后不急不慢地说到:“其中有人魂三十万,妖魂七万。而人魂中多是紫皮红眼,长有一口尖锐黄牙,且善于变化形状,身形亦是可大可小的黄父鬼。如今这批鬼兵已经可以随时随地幻化成烟雾,并且将此形态维持一刻钟而不散。在战场上,可以轻易潜入敌后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说话底气十足,这么看来你已经把他们都训练得能征善战咯?”酆都大帝眯了眯眼,眼中有一丝期待一闪而逝。

    “是的!”计蒙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斩钉截铁的道:“只要陛下一声令下,末将可随时率他们出征;做到陛下指哪儿,我们打哪儿!保证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他这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北阴中天殿上回荡开来。

    “那如果是让你率领大军西进,打姬轩辕呢?”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自信满脸的计蒙片刻后,酆都大帝又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