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516】明抢
    战场上炮声轰鸣,轰隆连震久久不息。女魃也是一代绝非浪得虚名的鬼将,顽强而又善战;除了九幽国的大军外,她便是第二个让酆都军连连吃亏多次的鬼。

    而在酆都军中,惊呼才从计蒙口中喊出,第二批土罐又从穷山城的城墙上飞射而来。

    酆都军前军中一阵哗然,黏答答的猛火油不是落在了他们铠甲盾牌上,就是随着碎裂的陶片,散落在了军士们身边地上,向着土里缓慢渗透,也向着四面八方缓缓流去。

    炮火声登时大为减少,计蒙也心头一紧,已然隐约猜到了女魃要做什么的他,正要下令大军暂时后撤时,穷山城上空瞬间风云变幻,铺天盖地的乌云随狂风而至,在两军上空形成了一个诡异漩涡。

    紧接而来的,除了那浓厚如墨一般的云层深处,响起的轰隆声外,还有一团大如磨盘的火球,带着熊熊烈焰,如彗星一般从天而落,撞入了酆都军中。

    地上猛火油瞬间被烈焰点燃,天地间被烈焰染成了一片赤红,再无其他颜色;只是电光火石间,那酆都军前军已被汪洋火海淹没。猛火油本就是火焰的燃烧剂,再配上女魃的天火,转眼之间那酆都军前军中,就有无数的鬼兵,身披高涨烈焰惨叫不停,天地间一片哀嚎,还有一丝丝刺鼻的焦臭,在炎风中飘散开来。

    热浪烈焰翻涌下,火焰随着流淌开来的猛火油,喷吐着冲天火舌,朝着酆都军中军而去。而城头上的有熊国军见酆都军攻击忽停,已然无暇顾及炮击他们时,本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则,继续用投石机把装有猛火油的土罐,抛向城下的火海中。

    他们甚至把这些罐子挂在了床弩的弩箭上,向着城外疾射而去。装有猛火油的土罐层叠飞舞,带着绝望从天而降。

    女魃虽为公主,但生于冥界这个乱世之中,她可不只是会吃喝玩乐。之前她早已料到,自己用酆都大帝的画像做护身符一事,只能解一时危机。此事随后一定会被计蒙上报到酆都去;而酆都大帝那种老鬼,为了胜负一定不会在乎自己的兵马对自己的画像开火的。

    所以在计蒙上报期间,女魃既没有跟姬轩辕要一兵一卒,也没有闲着,她除了不断地筑城练兵,逐渐把城中百姓疏散到有熊国内地去之外,就是要姬轩辕把王母国,从昆仑洲暗中运来,算是背地里支持一下有熊国谋反的猛火油,都配发给了她。

    等的就是计蒙接到酆都大帝的圣旨,得到了酆都大帝允许他和酆都军,可以对酆都大帝的画像动手时,给对方来一个出其不意的火攻,让酆都军在血与火中绝望挣扎。

    计蒙看着眼前四处冲天兜卷的烈火熊熊,使劲咬紧了自己的嘴唇,任由一丝鲜血从他嘴角流出;他眼中怒火有如映在他眸子中的烈焰一般,跳跃不止。

    “你玩火,我玩水!”计蒙运气自身鬼气,捏出手诀后怒声下令道:“炮击继续。”

    他话音方起,炮兵们立刻开始重新填弹。快速校准好了火炮后,再次对准了穷山城城头怒射火弹。数十道炮弹从酆都军的炮兵阵地中在喷薄破空,转眼过后猛烈地炸撞在穷山城的城墙上,引起了城头上的有熊国军一片惊呼。

    与此同时,空中乌云中赤芒涌动,随之数枚火球破开了浓厚的乌云,从空中朝着酆都军这边猛然砸来。

    炮弹疾飞火球呼啸,奋不顾身地交相对攻的双方都已是强弩之末,到了必须拼死一搏之时;怒色盖脸的女魃,看向了同样遥望着她的计蒙,两鬼都仿佛看到了对方体魄上升腾而起的怒气。火球和火炮几乎是同一时间落在了各自的目标之上,登时爆炸震天,轰隆巨响响彻天地之间。

    穷山城南面的城墙终于不堪重负,墙砖接连碎裂。尘土飞扬间,那城墙多数地方出现了轰然倒塌。烟尘滚滚中城墙上的有熊国军惨叫惊呼着,随那些倒塌的墙体从半空中落下,摔了个半死不活。

    而此刻女魃的火球也落在了酆都军的炮兵阵地中。

    撼天动地的轰隆巨响中,劲风炽烈。

    那些堆在火炮边上,被烈焰包围的炮弹随之爆炸开来,剧烈的爆炸下大地颤抖不止,烈焰快如奔雷,向着四面八方飞掠而去,数十门炮管不是扭曲就是炸裂的火炮,从火焰中随热浪抛飞而起。紧随如来的,就是酆都军们撕心裂肺的惨叫......

    “九幽王,我希望你把漫江城让给我。”奢比尸手指地图上漫江城的位置,缓缓说到。

    东夷洲漫江城内的烟渚亭边,有一阵微风拂过,吹动了萧石竹的衣袍,以及他头上没束着而散披在肩上的柔顺长发。

    亭外的塘水,随着微风荡漾起了层层波纹涟漪,而层层的荷叶,也在微风的吹拂下泛起了鲜绿光影粼粼。

    萧石竹只是在一瞥那地图时,有短暂的愣神后,便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同时微微抬起头来的他,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目光,把如同面瘫了一样,都没有丝毫肃色以外神情的奢比尸,又上下打量了一番。

    萧石竹很想笑,但还是强忍住了。他不知道是什么给了奢比尸如此之大的勇气,让对方在与他见面后还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就大言不惭地说出了方才那个强硬的要求。

    而且奢比尸还连一份见面礼都没带来;看来对方是分不清现实和理想的,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可以与酆都大帝平起平坐的鬼了。

    见他不停地打量着自己,但却一直沉默不语,奢比尸顿了顿声,顺便喝了一口茶后又道:“不会让你白给的,比尸国会为你九幽国提供一万石粮食。”。语气中充斥着轻蔑,好像说得萧石竹让出漫江城给他,是一种很自豪光荣的举动一般。

    亭中站在萧石竹身后的水大独,还有九幽国的鬼官和士兵们,闻言都猛然一愣后,齐齐对奢比尸投去了愤怒的目光。

    萧石竹更是想笑了,于是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嘴角,但眼底也随之浮现了点点轻蔑和不屑。

    又过了片刻,萧石竹才放下了自己的茶杯,站起身来后缓步走到了一边,面朝亭外的荷池,背对着奢比尸,凝视着不远处那只落在了荷花花苞上的红蜻蜓。

    他怕自己再打量着奢比尸那张脸,真的会忍不住笑出声来。而事到如今,他可不需要嘻嘻哈哈,否则会镇不住那个狂妄自大的尸魂的。

    那蜻蜓薄如蝉翼的翅膀轻轻一抖,再次飞起朝着蓝天白云而去。

    “人间有句话,叫弱国无外交;说得是一个国家如果实力太弱,就会被他国欺凌,甚至连和他国讨价还价的权利都没有。我记得我第一次接触这句话时,是十二岁。我看到一本书上的一张画着列强瓜分我在人间是国家的《时局图》,而在图的旁边,这本书的原主人标注了这句话。不知为何,我一直能把此话铭记于心,所以来了冥界后,尤其是成为九幽王之后,我一直在再为九幽国的强大而奋斗,为的就是弱国无外交这句话,可别出现在九幽国的历史上。”沉默片刻后,萧石竹缓缓开口道:“可是奢比尸啊,我如今有个想不明白的疑问,还请你不辞辛劳为我答疑解惑一下,我九幽国看上去很弱吗?一座有着八坊(一坊等于一个城区)和数十条街道,还有着百万户鬼的大城市,为什么他 妈 的只值一万石粮食?”。

    萧石竹有时候是没有底线,但让他用一旦粮食换一座城,他是不会这么做的;不仅如此,他甚至越说越感觉愤怒。

    “是你奢比尸最近连克十数城后太膨胀太飘了,还是我的九幽国军举不动刀枪火炮了?”不惊不惧的萧石竹,强压着心中怒气缓缓转身,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奢比尸,冷冷问到:“奢比尸你出门没吃药吧?明抢也抢到老子头上来了。”。

    此言一出,亭中所有的九幽国鬼都对萧石竹心生敬佩。就连降臣水大独,也是对萧石竹更是钦佩。

    奢比尸微微一愣;进来的各种胜仗确实让他有些飘飘然,有些忘乎所以,所以他居然自大得根本没把九幽国放在眼里。因此,当九幽王厉声回绝并且奚落了他一番后,奢比尸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想不明白,萧石竹为何敢拒绝他。

    如果有一本冥界史,那么一定要有奇葩列传,而奢比尸肯定能入选其中。

    不过他敢来明抢漫江城,也不全是自大给予他的勇气。他奢比尸深知九幽国在东夷洲根基不稳,而且兵力不多又四面临敌。

    漫江城东北面和东面有酆都军和夏州国军,西北面有他奢比尸手下的尸魂军,而东南面的琅琊关前,还有几万的酆都军没有解决。

    至于海上,共工三天两头的就要与北阴水师打上一战;如此来看,九幽国在东夷洲中的根基本就不稳,奢比尸又是个贪念很重的鬼,且小心眼。他一直怀恨在心的是,萧石竹之前不与他合作,所以见漫江城恢复秩序,城外农田都中下了粮食后,胆大的他居然就亲自上门,明火执仗地强抢漫江城。

    不过一愣之间,奢比尸想到了萧石竹身边有这么多的不利后,奢比尸又镇定了下来,之前徘徊在脸上的淡淡惊愕已是烟消云散。

    奢比尸与对面的萧石竹四目相接片刻,缓缓开口,沉声说到:“九幽王,朕可不是来和你商量的,这是命令;漫江城的距离比尸国挺近的,朕要定了。一万石粮食换漫江城,以及城中百姓的条件,雷打不动。”。

    微风忽地变得有力,成了道道劲风。亭中所有的九幽国鬼们脸上怒色不减反增,萧石竹的眼中也迸射出冷厉阴狠,迎上了奢比尸眼中射出的盛气凌人。

    “如果你不给,我会亲自带大军来取;事就是这么一个事,给你十天时间考虑。”顿了一顿,奢比尸继而用强硬的口气冷冷道:“十天一到,朕就亲自率军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