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526】黄泉海大战(下)
    天吴的旗舰所在地,在爆炸过后只剩下一片烈焰和碎裂的木板,漂浮在浑浊的海水上。

    不远处,北阴舰队的指挥旗舰上,站在甲板上那个人立而站,有着白毛覆盖的前额和短小鼻吻的貉妖,眺望着天吴旗舰化为碎片后,惊愕在眼中一闪而逝。

    “氐土貉将军,敌军火炮太厉害了,且射速比我们的快多了,是时候让贯月槎出击了。”就在那个貉妖沉默时,从他身后又走来另外四只妖魂,身披青铜铠样式与这个貉妖一样,皆是身甲全由鱼鳞等形状的小甲片编制而成。

    其中一个妖魂是个体形大得夸张的兔子,人立而站的他浑身上下肌肉虬髯,伸在唇外的两只板牙,在阴日之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寒冷的光芒。

    此妖名房日兔,北阴水师的统领之一,也是此次北阴朝东征舰队的副指挥。

    而与他比肩而立的,是一个也人立而站,但浑身长满了鲜红如血的柔顺红毛的狐妖,除了眉心处有一撮月牙形的银毛外,这个狐妖浑身上下尽是赤红长毛。

    他名曰心月狐,据说他的心脏也是月牙形的,但没鬼把他抓住剖开看看,所以这个只是传闻。他此时的职务,是北洋舰队的参军。

    而在心月狐和房日兔的身后,跟着的是一个虎妖和豹妖。那虎妖浑身斑斓,唯有尾巴赤红,名曰尾火虎。而那豹妖身上的豹纹确实蓝黑相间的,与一般的豹妖大相径庭,名曰箕水豹。

    他们都是被他们称之为氐土貉将军的那个妖魂的副将。

    当他们阔步走到氐土貉身边站定时,前方远处的黑松岛上,只剩下遍布的焦黑和在烈焰下燃烧的植被。但北阴水师的先锋舰队,也都相继沉默。

    九幽国军用他们先进的火炮,以及承载着猛火油的大型投火器(大型的猛火油柜),和集束火箭,在近一个时辰之内,击沉了三百艘战舰。黑松岛附近的海湾中,填满了无数的破板和断木,碎裂的桅杆和船桨,在满是烈焰的浑浊海水上随波逐浪。

    北阴朝的主力舰已经纷纷出动,挤入了黑松岛四周的海湾中,继续对黑松岛进行炮击。

    氐土貉眺望着火光冲天的前方,心头一阵绞痛。北阴水师庞大的舰队,在冥界六海中纵横多年,从未遇过如此沉重的打击。燃烧的海面上,漂浮着的船板让氐土貉看得心疼之余,恶向胆边生,同时还有一股升腾不息的屈辱,从他心底升起。

    氐土貉沉吟片刻后,强压着心中怒气缓缓到:“可以,但贯月槎越过这个巴掌大的小岛,直扑君子港去,把港中所有鬼屠杀殆尽。”。

    话音落地,箕水豹应声而去。

    不一会后,旗舰的甲板上响起了高亢的号角声。随之苍穹上的云后,冲出了三十艘贯月槎,铺天盖地般朝着黑松岛后的君子港而去。

    三十艘贯月槎争先恐后地向前疾飞,巨大的阴影从空中投下,把整个君子港笼罩其中。

    当最前面的五艘贯月槎跃过黑松岛上空后,黑松岛上已然成为残垣断壁的露天炮台上的废墟忽地被掀开。

    从焦黑的碎石间,有无数根火龙出水从中伸出,直指上空。

    “嗖嗖”声响下,露天炮台上的地板砖接二连三地被掀开,更多的火龙出水从中射出,还有不少的神火飞鸦,也从炮台下基台里的暗道中,顺着这些掀开的地砖疾射而出,朝着黑松岛上空的贯月槎地步而去。

    贯月槎有个弱点,是英招在朔月岛上首次与酆都军作战时发现的。那就是它的底板和甲板,是最为脆弱的。

    而这弱点被‘好事之徒’萧石竹知道后,闲来无事时,萧石竹就给这些酆都军的武器优劣做了个整理,编成一本名叫《论北阴朝军工武器》的书,大规模的印刷出版后,在九幽军中传阅。

    得知了北阴朝此次东征,还派来了贯月槎后,黑无常和君子港里的九幽军统领,就商议了一个对策。即为黑松岛守军配备诸多火箭类火器,如火龙出水和神火飞鸦等火器。

    而九幽国的神火飞鸦要比原始的神火飞鸦要射程;这种由火箭的反作用力向前推动的火器,不再是下绑两个火箭,而是换成了火龙出水这种二级火箭。

    如此一来,不仅仅提升了神火飞鸦的射程,更是使得此物可以爆炸。

    转眼过后,黑松岛上空烟火迸射,木屑激飞。六艘正好凌飞在黑松岛上空的贯月槎,随着爆炸而变得千疮百孔。

    无数的神火飞鸦和火龙出水,在它们的地板爆炸,击碎槎体和槎底之际,震得这几艘贯月槎颤抖着左右摇摆。

    顷刻之间,空中一艘贯月槎失去了动力向右倾斜,朝着黑松岛南边海面斜斜落下去。

    下方北阴朝的战舰,因为相距太近,难以掉头,其中三艘战舰避无可避,直接被这艘落下的贯月槎砸中。

    海水激射起层层巨浪之时,这三艘战舰往下一沉,船身承受着撞击带起的无法想象的压力,相继断成了两截。

    落在海里的贯月槎,继续凭借着庞大的身躯和远超于战船的重量,压着这三艘战船朝着海底沉没下去。

    与此同时,君子港中的仙槎已经起飞,迎上了飞在最前面的贯月槎。紧随着它们飞起的,还有九幽国的飞天兵和空骑。

    架在仙槎上的坠星炮,对准了北阴朝的贯月槎,疾射出了密集如蝗的火炮。空中的爆炸声撼天动地,震得大地颤抖,海面荡起道道涟漪。

    只不过了几息时间,为首的五艘贯月槎就都四处起火,架在船头的连弩转射机和一些火炮,全部在剧烈的爆炸中化为一堆带火的断木和破铁。

    “那是什么?”遥望着烈焰横空,木屑旋转抛飞不断的前方上空,氐土貉急声惊呼到。

    但是跟在他身后的四个妖魂,看着九幽国的五艘仙槎,都是木然摇头之际,心中惊愕不断。

    它们采用了风火轮技术,远比贯月槎要灵活,且速度极快。加上九幽国的新式火炮,使得它们如虎添翼。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为首的五艘贯月槎就被坠星炮炸成了无数带火的木屑,如毛毛细雨一般,纷纷从空中接二连三的滑落到了君子港中和君子港前的海面上。

    仙槎继续向前,飞天军与空骑护卫着它们,朝着剩下的贯月槎而去。

    氐土貉眼角肌肉一阵抽搐,几欲喷火的双目紧盯着那五艘仙槎,对身边的传令兵高声怒吼道:“空骑兵出击,把那五艘会飞的船给我打下来!”,语毕之时,他立即将牙齿咬的咯嘣作响。

    就在此时,站在桅杆顶上的观察兵,对他大声喊道:“氐土貉将军,南面海域冲出一支舰队,足有数百艘战舰,都挂着九幽国的彼岸花旗帜!”。

    倒吸一口冷气的氐土貉足尖点地,一跃而起后一把保住了桅杆,手脚齐用下,不一会就攀上了桅杆顶端。

    他顺着观察兵手指方向,拉开望远镜望去,只见得海面上冲出了数百艘样式五花八门的战舰,多是福船和苍山船,还有海鹘。剩下的就是楼船斗舰,走舸艨艟等等。

    正如观察兵所说,确实是五花八门什么型号都有,但却都无一例外地高悬着九幽国的旗帜。

    “应该是共工的舰队。”只是略加思索,氐土貉就想到了这或许是情报站提到的,那支在黄泉海上一直作战的共工舰队。

    在九幽国中,除了五大水师外,共工手上还有一支都督水师。主力舰全由福船组成;其中两艘福船的船舱中,还有一个武器打造间,能为他的舰队在作战时,提供子铳和炮弹的补给。

    这支舰队,是萧石竹特批建立的,作为共工的护卫队之余,也是九幽国的一支特别舰队。

    自从东征开始,这支舰队就一直在黄泉海上作战。长期的战争不但没有使得它的战舰越大越少,反而是越多越多。如今,那些才被收编的黄泉海上的海盗们,也加入了这支舰队中。

    氐土貉见到的走舸啊斗舰什么的,就是九幽国才收编的海盗们。这些海盗长期打家劫舍没错,但他们也经常抢劫北阴朝的巡海水师,所以对北阴水师有着极为丰富的作战经验。

    “将军,它们根本没有进入我们的炮火射程。”就在氐土貉眺望这支舰队时,那个观察兵又喊道。

    氐土貉这才反应过来,这支舰队出现后,一直与北阴朝舰队,在南面的右翼舰队保持着一定距离,在酆都军的幽冥鬼炮和万火飞沙的射程之外。

    这令氐土貉也不禁好奇,这支舰队倒底要做什么。难道是怯战了?可九幽国的骁勇善战和不怕死,是在冥界出了名的。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时,北阴水师的右翼舰队中海水忽然沸腾,惊涛迸舞下,一道道黑影伴随着掀起的水花和巨浪,猛然破海冲出,在半空中陡然张开血盆巨口,口吐腥风嘶声怪吼。

    下一秒后,这些黑影猛然撞上了附近的北阴朝战船,用它们的森森獠牙,或是寒芒闪烁的额上尖角,刺穿了北阴朝战舰的船体。

    接着,氐土貉就见到那一边的海水渐渐地化为一片墨绿,无数给北阴水师护航的水莽鬼尸体,从海底相继漂浮起来,微微拱起的背脊露出了海面。

    显然海面下,那浑浊的海水中,还潜伏什么的。

    就在氐土貉还没从惊愕中缓过神来,就见到自己的战船甲板,被一道道从船舱中冲起来的道道继而不散的水柱,冲成了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