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666】九霄镜
    海浪和海风声,在夜幕中不绝于耳。

    青龙海上刮起的强劲凌厉的海风,吹皱了海面。道道波浪冲撞上了九幽国水师的船舷,也吹得在甲板上站岗的九幽军们,都觉得脸颊有阵阵生疼传来。

    黑夜中,这支行驶在海面上的庞大舰队,继续向北乘风破浪而去。在所过的海面上,留下了道道破开的浪花。

    青龙海虽然还在北阴朝的统治下,但局部地区已然失控,尤其是靠近东夷洲北部地区的海域,已经渐渐地掌握在了九幽国的控制下。所以就算九幽国的舰队水师,在海上大摇大摆的前行,也暂时没有遇到阻碍和突袭。

    只是保险起见,仍然安排了有夜眼的妖魂鬼兵们站岗,又在空中安排了盘旋巡逻的护航空骑。

    水师的旗舰上,船舱里的指挥室中,倒是听不到滔滔不绝的波涛声,也没有刮得脸颊生疼的海风,只有树燕的声音,那指挥室中摇曳的柔光下回荡着。

    “嗯,你们说的都对。”阎罗王走到自己的帅案后坐下,又请树燕和春寒,在他的身前左右坐下:“但一直以来,不管是东瀛洲中靠近它们三山的鬼国,还是东夷洲内靠近这海中三山的鬼国,都不愿意占领这三座荒岛。”。

    阎罗王那个样子本来就威猛,长得实在有些吓人,说话又是粗声粗气的,声如闷雷一般,还不苟言笑,让他虽然现在并未发怒,但模样看上去依旧渗人。

    好在树燕和春云,都不是一般的小女鬼,胆子不小不说,且早已和阎罗王熟络了,也没被他的模样和声音给吓着。

    坐下来后又好好地思索了一番,今天阎罗王的言行举止后,树燕若有所思的问到:“阎罗王大人,难道主公是要我们在北上的路上,顺便占据三山岛的三座岛吗?”。

    大多在玉阙城任职的鬼官,都萧石竹是一个多有奇思妙想的人魂,不管做什么事情他总是能反其道而行之,或是不按常理出牌,一贯如此。

    手下的鬼官鬼将们,都猜不透他们这个主公。至于酆都大帝那个萧石竹的对手,也猜不透萧石竹。

    树燕联想着这些,一番思索后得出了那个结论。只是因为这只是猜想,再加上萧石竹的思维谁也不能完全看透,所以她也说的不是那么底气十足。

    此言一出,阎罗王当即就把头一点。

    这是萧石竹在他离开玉阙城时,临行前给他的秘密任务。为了保证出其不意,阎罗王也是等到了舰队快到三山岛时,才对手下提到。

    其他鬼国,包括酆都大帝和北阴朝不愿意占领着三座海中大山,除了因为岛上坡地太多,不易耕种外,就是这三座大山上硬石太多,几乎漫山遍野都是。从而形成了满山尽是嶙峋怪石林立,崎岖峻岭上多有削壁悬崖。

    这样的地方虽然是易守难攻,但要去这种地方修建要塞,实在是太费时费力。

    萧石竹却不这么认为;他倒是觉得,虽然在三山岛上修建要塞是费时费劲的事,但九幽国的工匠可以就地凿出石窟。利用这天然的地利,就如同过去的三星岛上,巫支祁曾经盘踞之地的那些石窟一样,就能使得三山岛成为易守难攻的要塞。

    至于费劲的事,合理的利用九幽国的火炮火器去开凿岩石,就能省去很多的麻烦。

    关键是正如树燕和春寒所说的一样,三山岛既可以成为东夷洲东北海港的屏障,也可以成为九幽国进攻东瀛洲的跳板。

    萧石竹不喜欢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虽说与青丘狐国有着一纸协议,但是那协议不过是一张牵扯着利益的纸。一旦利益没了,青丘狐国的背叛也很有可能随之而来。

    萧石竹信不过盟约,所以不得不提前做好未雨绸缪的准备。一旦青丘狐国背叛,他的九幽国要有备用跳板,可以再次北上进入东瀛洲。

    东瀛洲,九幽国吃定了。

    阎罗王把萧石竹秘授的命令内容,对树燕和春寒一字不落的娓娓道来。当他说罢时,树燕和春寒都齐齐瞪大了水灵灵的双眼,眼中流露出的不可思议之色,再诉说着她们对此的惊讶。

    惊讶中树燕忽然觉得,她的主公确实是个敢想敢做的人魂。不禁又想起了萧茯苓,那也是个敢想别人不敢想之想,敢做他鬼不敢做之事的小鬼。

    感情是遗传了萧石竹的个性啊。

    而谁都知道三山岛地理为之不错,只是他鬼都不愿意去那三座满山尽是硬石的山上去花钱费事。但萧石竹就愿意去在三山岛上花钱。

    看似很费事,可是一旦三山岛掌握在九幽国手中,无异于对东瀛洲东南一带,构成了无形的威胁。不但可以让九幽国多一快进攻东瀛洲的跳板,还能让东瀛洲中东南一带的鬼国有所忌惮。

    也能更好的吸引东瀛洲中,那些鬼国的注意力。让东瀛洲东南一带的几个鬼国们,随时都觉得刺芒在背,不敢轻举妄动。对于九幽国的入洲远征,和青丘狐国被合围,也就能减轻一部分压力。

    树燕对萧石竹的钦佩不减反增;仔细算算鬼龄,萧石竹也就比她大个七八岁左右,但却擅于谋略,考虑问题看似奇思妙想,实则很是周全。

    而跟着萧石竹出行过的春寒,则在惊讶泛起后,联想得更是深远。她想到了萧石竹之所以让他们提前做好出兵准备,又在与青丘狐国的条约签订后不久,就悄然出兵,就是为了夺取三山岛争取了充裕的时间。

    因为提前做好准备,远征大军可以提前出发,所以就算九幽国半路去夺取了三山岛,花费了些时间,也能及时赶到青丘狐国去支援。

    “主公的计划很简答,我们这支大军行驶到三山岛后,以等待物资补给之名,在当地海域驻扎十天。”阎罗王捋着自己那一脸如钢针一般,密集的络腮胡,对树燕和春寒继而说到:“这十天之中,随舰队而来的工匠会下船登上三山岛,开始建造要塞。胡回大人也会从东夷洲中发兵前来,相助工匠们完成要塞的。”。

    “十天后我们继续前进,前往青丘狐国东岸。”顿了顿声,阎罗王从手边签筒中,抽出两支统兵令箭,又道:“一到三山岛,你们各领一军,各收一岛,保证岛上工匠和军士,能够在岛上安心建造要塞。”。

    “诺。”春寒和树燕齐齐起身,面有肃色,铿锵有力的应了一声后,大步踏前站到帅案前,分别接过那两支紫铜铸造而成箭杆的令箭......

    晨钟在玉阙宫中才回响起来,宫中奇花异草上的朝露还未散去,鬼母和萧石竹就坐着四鬼抬着的朱漆步辇,在亭台楼阁之间穿行,朝着素天居那边而去。

    今天难得不上早朝,但萧石竹还是没能睡个懒觉。一大早起来用膳后,就跟着鬼母出了绝香苑。

    一路上他都是哈欠连天的。

    抬辇的大力山鬼们在萧石竹那断断续续的哈欠声中,走了片刻后,将步辇在素天居门口停下。打起精神来的萧石竹和鬼母,从步辇上大步走了下来。只带着几个卫士和青岚、辰若,跨过了素天居那道雕刻装饰着繁琐的花纹图案,十分精美的大门,走到了素天居里。

    豢养在了素天居中的灵鹿,纷纷抬头起来看向了萧石竹和鬼母。打眼一看后,纷纷对萧石竹夫妇低头下去,抬起了自己右前蹄,弯曲了右前脚。

    好像是在给萧石竹和鬼母敬礼一样。

    而素天居的弟子们,早已穿戴整齐,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道路左右两旁,静静的恭候着。

    见到萧石竹携鬼母一同进入素天居后,都微微垂手低头,给他们毕恭毕敬的行礼。

    萧石竹和鬼母径直向前,踏着素天居中用青玉铺成的道路,朝着主楼中而去。当他们走到了主楼里时,就见到国师盈盈和赖月绮,早已在楼中等候。

    “大早上,你们找急忙慌的请我们过来做什么?”萧石竹这么问着,好奇地朝着盈盈和赖月绮中间,那一面奇怪的镜子望去。

    只见得两鬼身前,有一面底座为圆形,直径一丈左右的青铜镜子。与圆镜的外形,倒是没有什么区别,但是镜面却很古怪。

    正中处是一块八方形的薄薄水晶,镶嵌在正中处,可以看到那片薄如镜子,晶莹剔透的水晶上,映照出了朝阳下的清晨天空。

    而在这块水晶的八方之上,由八块梯形的水晶,镶在八方之上。

    萧石竹打眼一瞧,把这奇形怪状的镜子上下一阵打量,也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在国师的帮忙下,我们已经做出了古神们曾经用来监视天空的九霄镜。”待到萧石竹和鬼母,站定在镜子前,又好奇地打量着这面镜子时,赖月绮已对他们兴奋的嚷嚷道:“以后就可以用它来监测空中,有无敌军了。”。

    在她说话间,萧石竹凑近了看得更清楚,那面被赖月绮唤为九霄镜的镜子上,镶嵌着的九块水晶四周,都刻满了他没有见过的符篆。

    不过细细一看,倒是与千里镜里的符篆有些相似。这些符篆正在国师盈盈一言不发的结出手诀后,闪烁着淡淡的柔光,照得那九块水晶上,也散发出七色彩光。

    紧接着,正中处八方形的水晶镜上,又显示出了天坑口上方的天空,就连天坑的边缘也映照在了其中。

    萧石竹还没来得及大呼神奇时,就见周围八块梯形状的水晶上,闪烁起了点点红点,在水晶镜中,缓缓闪烁,宛如眨眼星辰一般。

    “这确实是九霄镜。”连鬼母也有些兴奋了起来,扯了扯萧石竹的衣袖,略有得意的对丈夫说到:“此镜子,可以显示出据此十万丈空中,三十三万里空域的鬼气。你看那些红点,不正是在玉阙城上训练的飞天军和空骑兵吗?”。

    说完,兴高采烈之色毕现的鬼母,就抬手给萧石竹指了指水晶镜上,闪烁着的红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