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740】铁链
    强劲有力的暴风还在屋外咆哮,漫天黄沙笼罩在天地之间,昏天黑地分不清白天还是夜晚。门上开着的,作为透气的密集小孔中,时不时的会飞入不少的沙粒。

    柯韵手下的鬼兵,得每隔一会就拿着长长的细铁丝,去捅门上那些不过只有半个手指粗细的小孔,以免透气孔被风沙堵起来。

    她们长期在这片风沙不知何时会来的地方行走,身上带着的装备永远都很齐全。再大的风沙,也难不倒黄泉鬼兵们。

    屋顶上开凿出,有人魂手指粗细的透气孔中,也时不时的有沙尘,簌簌落下。却也因此,屋中并不闷热。

    篝火边上,火焰驱散着漫天沙暴带来的寒意。听着柯韵叙述的萧石竹,也没吃两口东西。那生的肉干再是肉干,那也是生的。做为一个阴曹地府来的鬼可吃不惯。可听柯韵说了没多久,他又肚子饿了起来。于是有拿起了肉干,放到了篝火上烘烤了起来。

    不一会的功夫,肉干上散发出了阵阵浓郁的肉香,闻得他的几个手下都食指大动。纷纷效仿他,把肉干先放到了火上去烘烤。

    只有柯韵她们那些黄泉鬼兵,依旧吃着生的肉干,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在黄泉这个也是等级制度森严的世界里,并不是贵族的她们没有用好的,吃好的的权利。她们早已习惯了茹毛饮血的生活,生肉干好歹不带血,还加了不少的佐料腌制,在她们眼里已经是美味佳肴了。

    反而是萧石竹他们的吃法,在柯韵看来有些怪异,却又都看得心生几分好奇。

    “那么东方就是一片瘴气环绕的地方了?”萧石竹把自己手上的那块肉干完全烤熟之后,才又问到:“对体魄有害的瘴气吗?”。

    “不是,那一带的烟瘴对体魄倒是没有任何的危害。不过烟雾常年聚而不散,烟雾中白茫茫的一片,模糊着森林高山,能见度非常的低。”柯韵说着此话,又见到萧石竹从自己的袖中,掏出一支小瓷瓶来。也不知瓶中有什么。好奇的柯韵,马上就被萧石竹手中的那小瓷瓶吸引了目光和注意力,都忘了继续说下去了。

    只见萧石竹打开了瓷瓶,从中抖出了一些红色的粉末,均匀的洒在了自己的肉干上。柯韵闻到了一股香辣的味道,还略有一点呛鼻,顿知那是辣椒粉后,好奇的问到:“这样弄,肉干会好吃吗?”。

    说罢喉结一动,咽了一口口水,带起的咕嘟声非常清晰。

    萧石竹看了看她一直盯着肉干的直勾勾眼神,又看了看手中肉干后,不假思索的把肉干递了出去:“要不你尝尝?”。

    柯韵被他忽如其来的举动,惊得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是面泛红晕后,轻轻的点了点头,伸手轻轻的撕下了一小块肉干。始终也没厚着脸皮,把整块肉干拿过来。

    “如今黄泉五方中,气候最好的地方是中土。”拿着撒有辣椒面的肉干,柯韵也没有急于往嘴里送去。

    “我想这地方已经被酆都鬼兵给占据了吧。”拿起一块新肉干的萧石竹这么问着,把装有辣椒的瓷瓶,递给了也要辣椒面的石决明。

    “是的。”点头的柯韵,继而说到:“还有北方和东方,已完全被酆都鬼兵占据。他们到处烧杀抢掠,把我们当作猪羊一样驱赶猎杀。如今只剩下南方,是我们黄泉诸鬼还能偏安一隅的地方。”。

    说完此话的柯韵,眼中多了几分悲切,赶忙低垂着头,以免萧石竹他们借着火光,看到她眼中悲切下,忍不住涌现的泪花。四周的黄泉鬼兵,无不是黯然神伤,纷纷垂首低头,默不作声。

    萧石竹很理解她们的感受。如果说在来冥界之前,他还对国破山河在没有切身体会的话,在来到阴曹地府中后他是深有体会的。

    他见过被他打败的冥王是什么下场,也见过被北阴朝几乎赶尽杀绝的鬼国亡民何等悲惨。他身边的女魃,不就是其中之一吗?

    正是因为见过亡国是多么悲惨的一件事,萧石竹才这么拼命。九幽国绝不能亡国,否则萧石竹的下场,只会比柯韵或是女魃还要凄惨!

    酆都大帝是不会给他有重头再来的机会的。

    “酆都鬼兵占领不了多久了。”萧石竹沉默了片刻,注视着篝火,跳动的火苗映照在他的双瞳中,如怒火在眼中燃烧。

    “因为我来了。”顿了顿声的萧石竹,信心满满的对柯韵保证道:“他们会为暴行付出代价的。”

    阴曹地府中迎来了阴日东落后的黑夜。厚重的乌云铺天盖地,严严实实的遮住了空中的星月之光。耀眼的电芒在乌云深处翻涌,时而撕破无边无际的黑暗。

    天空下方,靠近朔月岛附近的瞑海海域上掀起了一阵阵狂风巨浪。滔天大浪中,狂风骤雨不断落下,形成了风暴纵横在海天之间。

    狂潮汹涌的茫茫大海上,万艘各式各样的战舰,正载着数百万的酆都军和玄帝军扬帆破浪,全线逼近朔月岛。

    纵然风浪再大,龚明义也没有下令减速,依旧全军全速前进,朝着朔月岛猛扑而去。

    汹涌波涛和狂风骤雨虽然让天气恶劣,但在龚明义看来,这也正是夜袭的好机会。暴雨会模糊视线,不只是酆都大军的视线,还有九幽国军的。

    龚明义要好好的利用这个天气,一战成名。

    眼中溢满兴奋和激动的龚明义在指挥室中,在手下的帮助下披上铠甲后,随行的三个妖魂大将走了进来。鬼金羊才进门,就急声回禀道:“大帅,先锋前营军回报,我军距离朔月岛不过五十多里了。”。

    “按原计划展开行动,虚日鼠率领右翼朝朔月岛西面围过去。”拿起长剑挂在腰间的龚明义,平静的说到:“奎木狼率领左翼,朝着朔月岛以东围过去。至于鬼金羊,我给你一半的主力舰队,绕到朔月岛的南方,形成一个铁通合围。”。

    “末将领命。”那三个妖魂齐齐应了一声后,都转身朝着舱外而去。

    挂好了佩剑的龚明义,也随之迈步向前,三两步就冲出了舱内的指挥室。激动的龚明义胸中填满了兴奋,他终于有机会,找萧石竹报仇了。

    纵然不能杀死对方,也能把萧石竹困在黄泉之中,然后灭了萧石竹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九幽国。

    越往前去,越是靠近舱口的地方时,眼中闪烁着愤怒火花的龚明义,就越多兴奋。他仿佛看到了风水轮流转,让萧石竹一夜之间灭国的场景,他胸中的快感不减反增。

    登上甲板的龚明义,立刻有冰冷的骤雨朝他迎面扑来。雨水的冰冷打在他的脸庞上,让他在兴奋之中保持着最后一丝的冷静和理智。

    船上的船员已经在开始摘下了照明作用蜈蚣珠和夜明珠,接下来的航程,他们会在黑夜中悄无声息的前行。

    龚明义摸黑站到了船头,任雨水在他身上肆虐,也不后退一步。双目直视着前方的黑暗中,透过风雨,看不到的远方就是朔月岛的方向。

    龚明义即将在那弹丸小岛上,踏出他真正复仇的第一步。

    “传令先锋军,迅速穿过岛外的海上石林。”片刻后,龚明义对身边紧随着的传令兵,厉声下令道:“率先抢占滩头,为大军占据登陆点。贯月槎立刻跟上,狂轰滥炸一切胆敢靠近滩头的九幽国鬼兵。”。

    传令兵应声而去。

    北阴朝的传信速度虽然没有九幽国的快,但也在一盏茶的功夫内,就把身处中军的龚明义的命令,传达到了先锋前营的每一个鬼兵耳中。

    浩浩荡荡的前锋大军,都是快船组成。他们在接到命令的瞬间,就加快了速度朝着朔月岛疾驰而去。

    风雨飘摇的黑夜中,数千快船如离弦之箭齐齐射出,划破了汹涌波涛,一路向南并未受到阻碍和伏击。

    茫茫大海之上,这数千快船如如无人之境。

    贯月槎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先锋军的快船只用了一顿饭的时间,就杀到了朔月岛的外围。风雨中的快疯,帮了他们不少忙,使得战船速度得到了提升。

    毕竟朔月岛的先锋军按原计划,在漫天风雨的黑暗中快速窜入海上石林。一路行来,酆都军们都没有遇到抵抗,倒也没有丝毫的紧张。反而是进入这片海上石林后,当战船行过高耸的石柱,雷电照亮天地间,石柱投下巨大的阴影笼罩而来时,一股压迫感和紧张在甲板上的酆都军心中,油然而生。

    他们紧握着手中连弩和火铳,警惕的环视着四周。透过风雨望向所过之处,在雷电消逝后依稀只能看到个轮廓的那些石柱,心中更是忐忑。

    不知为何,他们都有一种错觉。仿佛多种多样的石柱组成的峰丛上,黑暗中有着无数双眼睛,在紧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甚至能在风雨飘摇之中臆想出,那些并未看到的眼睛中,充斥着冰冷如刀剑般锋利的杀意。

    冷风冰雨下,酆都鬼兵们的手心之中,尽然能渗出一层冷汗。还未开战,他们的斗志已经在被畏惧消磨。

    四周林立的高大石柱带来的压迫感,更是让他们双腿在风雨中瑟瑟发抖。

    忽然,前锋军最前面的一艘快船船头,响起了一阵阵哗啦啦的金属碰撞声响。舵手还未反应过来,快船已经乘风冲了出去,撞上了前方海域上,两颗对立的石柱间,从海水中猛然拉起来的粗大铁链。

    那铁链足有一个人魂的大腿粗细,链子上如狼牙棒一般,植铁钉于其上,且形似狼牙而又密集。

    快船讲究一个快,船舷也好甲板也好,都没有镶嵌铁板加固。猛撞之下,只有木板的船头立刻在巨响声中,有木屑断板抛飞弹射,整个船头顿时四分五裂。

    剩下的船身在惊涛骇浪之中,猛烈的左摇右摆起来。

    甲板上靠近船头的的酆都军,还未反应过来,就都纷纷抛飞起来,风雨中划过一道弧线后簌簌落入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