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742】破舱
    古人云:望山跑死马。

    这话还真不是骗人的。

    几个时辰之前,萧石竹就在清晨的晨曦中看到了柯韵驻守着的边关,耸立在了地平线那边。但走了半晌,萧石竹他们这些鬼还未能抵达关隘中。

    那远处的关隘所在地的几座山峰,不过是随着萧石竹他们越往前去,变得更大了一些而已。至于距离总有一种视觉上的幻觉。在这广袤的平坦荒野上,放眼望去好像是没有丝毫改变的一样。

    萧石竹他们也不着急,就跟着柯韵他们在耀眼明媚的阴日之光下,行走在着平坦又没美景,只有无边无际的黄沙荒野上。

    到了中午,他们在荒野上停了下来。柯韵打发了传信兵先行去通报他们的消息。然后带着萧石竹他们,找了几块荒野上耸立着的石头背面,在巨石投下的阴影中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后,才悠哉悠哉的继续前行。

    直到午后,当空阴日都已开始东落的时候,萧石竹他们一行鬼,才跟着柯韵她们来到了关隘前。

    靠近后就会发现,此地和黄泉女王居住的圣地一样。几座耸立在黄沙中的青山之间,没有丝毫的荒芜和遍地的黄沙。山峰之间的谷地边缘,横亘着城门楼子和城墙,高大的墙上林立着塔楼箭塔等建筑,防守森严不亚于圣地。

    透过城门的门洞看向墙后的世界,只见秀丽的山间溪河纵横其间,水源丰富。山间也多有气势磅礴、蔚为壮观的瀑布,从几座青山山崖上的千岩万壑中跌宕而下。

    远望山中瀑布如白练垂天,近观如飞珠溅玉。瀑布下水花四溅,水雾迷朦在山峰间各处,透过阴日之光的折射,瀑布的每一滴水珠都是五彩缤纷的。

    萧石竹他们跟着柯韵穿过了城门楼子下的门洞,来到了城墙后的山间谷地中。

    隆隆落水声响中,穿透飞溅水珠带起的飘渺水雾,萧石竹可以看到溪河之间遍布着耕田,却没有任何的房屋。当地的鬼把山下的土地都尽可能的开垦成了粮田,用来种植农作物。

    田地里种满了细细长长、柔顺又光滑又娉婷袅娜的稻谷,整整齐齐的林立在水田之中。倒是与阴曹地府中的鬼米,以及人家的稻子没有什么区别。不过种下的却不是谷子也不是鬼米,而是盈盈向黄泉女王求来的玉粮。

    一颗米都能煮成千万颗饭的玉粮。

    如今的黄泉之鬼居住地,荒凉的地方太多,种不出粮食。要不是靠着古神种下的玉粮种子,黄泉之鬼早已绝种。这茫茫黄泉也早成了酆都鬼兵的天下了。

    就算如此,黄泉之鬼也要利用好每一寸平坦的土地,争取多种一些粮食出来。

    柯韵的驻地中就是如此。据她跟萧石竹们闲聊时所说,附近基础建造在黄沙遍地荒野中的关隘和村镇,都是由她驻地在供给粮食的。

    所以不只是平地上耕种着玉粮,就连那几座山峰朝着山谷那面的山脚到半山腰上,并不算陡峭的地方也多有开垦出层层梯田,种上了玉粮。

    至于这里鬼民居住的房屋和军营,自然只能是多建造在山峰上,面朝外面荒芜平原的那面山坡上了。

    这样一来,反而加强了此地的防守。敌人来犯,往往都还没能杀入山峰间的谷底,就会被击退了。

    为了生存,这些黄泉之鬼们也是绞尽脑汁,拼尽了全力。否则他们就会灭族灭种,从此消失不见。

    甚至连史书都未必会对他们有所记载。

    但萧石竹在最近和柯韵的多次交谈中看得出来,他们如果是因为天灾而灭族倒是也任命。可是若是被酆都鬼兵给灭了,他们绝不甘心。

    想想这些,萧石竹忽然对身前柯韵心生钦佩。他们这些黄泉鬼要比阴曹地府中的诸鬼,活得艰难多了。但一路走来,萧石竹都没有见他们任何一个鬼,自怨自艾过。

    光凭这一点,就值得去钦佩。

    一路走来,田里耕作的诸鬼都在一行鬼有过身边时,纷纷下跪行礼。却不是给柯韵的,而是给萧石竹行跪礼。在传信兵先行一步抵达此地时,就已经把萧石竹英勇事迹传遍了山谷。饱经酆都鬼兵残害的黄泉诸鬼,闻言萧石竹的故事后,无不是对神之子肃然起敬。

    萧石竹他们又在山谷中,沿着纵横的溪河河滩走了半晌,终于来到了萧石竹之前,就一直都有注意的那座,像极了竖起哑铃的奇怪山峰前。

    因为早有通报,脸上洋溢着喜悦兴奋的鬼兵们,都从建在山崖上的关隘房屋中,下到了山脚下的大道两旁,夹道欢迎神之子的到来。

    道路两侧,排列整齐的仪仗队扛着长长的号角,吹出了悠扬高亢的号声。还有一阵高过一阵的喝彩声欢呼声,一直在萧石竹耳边回荡。鬼兵们听传信兵说了他智退敌军的举动,以及决定帮他们战胜酆都鬼兵后,无不是热情高涨。要不是萧石竹身边环着护卫大军,这些情绪高涨的热情鬼兵们会奋不顾身的扑到萧石竹身边,立马用拥簇或是举起抛高的方式,对他表示欢迎。

    万众瞩目下,萧石竹不断的微笑点头,纵然觉得振聋发聩的喝彩和欢呼声很吵,还是要保持有礼有节。好不容易走完了那一段,挤满了欢迎鬼兵的笔直大道,来到了山脚下时,欢呼声还一直环绕在他的耳边。那些鬼兵一步不落的跟了上来,把萧石竹他们围在了中间。

    萧石竹身后跟着的泰逢,也有了一种全新的感觉。在为北阴朝效力的时期,泰逢从未感受过这种被百鬼诚心诚意的热情欢迎。

    他忽然觉得身前的萧石竹身上披着一层耀眼的光芒,所有的鬼都会因此不由自主的聚集在萧石竹的身边。

    而泰逢也是这些鬼中的一员。这让他立刻萌生了一种,做对选择时才有的特别喜悦,脸上也不禁洋溢起了自豪的神色。

    驭兽缓步向前,好不容易来到了山脚下的萧石竹,此时已经顾不上和那些黄泉鬼兵打招呼了。他走进一看,这座山峰并不矮小,哪怕是萧石竹他们把头仰成九十度,也难以在看到它巨大的山顶全貌。而在山顶投下的大片阴影中,萧石竹他们这些鬼,都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上方是此地空骑兵的驻地。”在山脚下停下脚步来的柯韵,翻身跃下了兽魂,见萧石竹他们在仰视头顶上方,如伞盖一般撑开的巨大山顶后,对他们简单介绍着:“也是我手下空骑兵们豢养飞空兽魂的地方。”。

    “以后还有很多机会看的,还请各位现在先随我来。”顿了顿声,柯韵又道:“我已经提前派人给你们大扫除了最好的房间,可以给各位好好的休息一下。”。

    说罢,下令手下们去解散那些热情的鬼兵们后,带着萧石竹他们朝着笔直如巨大圆柱山腰下,那圆如磨盘的山麓而去

    阴曹地府中,朔月岛以及四周方圆百里内,还笼罩在狂风暴雨中。

    风雨模糊着眼角肌肉,不断抽搐的龚明义的视线,以至于才到海中石林里时,他一直以为自己看错了。

    眼前波涛汹涌的海面上,遍布着断板和碎木。还有不少的木板,身上多有烈焰烧过的焦黑痕迹。

    桅杆和烧过的帆布,也夹杂在其中。剩下的就是血染的海水,和死去的妖魂那不会化为齑粉的体魄。

    当龚明义带着主力舰队进入此地时,朔月岛东西两面也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和腾起到高空的火光与滚滚浓烟。

    显然负责从东西两边进攻的虚日鼠与奎木狼,也遇到了龚明义率领大军先锋军的遭遇。

    更可气的是,当龚明义赶到此地时,从冰冷海水之中救起的先锋军幸存鬼兵,就只剩下了进攻前总数的五分之一。而且伏击者已不见了踪影。这些事情让龚明义越想越气,胸中怒火中烧,驱散着冰雨打在他身上后带起的阴冷。

    他一边下令水师抓紧时间,先救援落水幸存鬼兵,一边下令贯月槎和空骑兵马不停蹄,继续在黑夜风雨下的掩护中,朝着朔月岛直杀过去。

    “我就不信了,小小的朔月岛能拦住我手下的百万雄师。”愤怒到极点的龚明义,在风雨中握拳,重重一锤身前甲板边缘的护栏。

    上面的积水立刻碎裂成了飞溅抛射的水珠,高高的弹起。

    几乎与此同时,舰队前方,海上林立的石柱峰丛深处,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响起,一道道撕破黑暗,映红了天空的烈焰,在风雨飘摇的半空中飞射,卷起了一道道热浪炎风,蒸发着四周的雨点。

    “不好。”龚明义暗叫一声,脸上的愤怒被惊愕取代。眼前那些不断炸裂的火焰,以及簌簌落下的火星是空中大爆炸产生的,他派去的空骑兵和贯月槎,已经在黑夜中迎面直上与九幽国大军,展开了激烈的交火。

    此时,突然焦急起来的龚明义,见救援已经基本完成,立刻对身边的传令兵急声下令:“大军继续全速前进,支援空骑和贯月槎。”。

    他嘴里的那个“槎”只才出口时,四周不少战船莫名其妙的猛烈摇晃了起来。忽如其来的莫名变故,令更是惊愕的龚明义,朝着身边最近的一艘战船看去。

    黑暗中他还没能看清发生了什么,自己脚下的巨大宝船船底,也传来了一声闷响。

    倒是没有摇晃得厉害,只是那一声闷响在风雨中格外清晰。在响声过后才有轻微的震动涌上甲板,让甲板上积水都微微一跳。

    龚明义猛然转身,朝着船舱入口那边看去。只见得一个慌慌张张的鬼兵,在片刻过后冲出了船舱,朝着他这边疾驰而来。

    没跑几步,这个鬼兵就脚下一滑,摔倒在了甲板上,靠着惯性继续向着龚明义滑了过来,嘴里急声高喊着:“大帅不好了,我们好像触礁了,船舱底部出现了多处破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