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762】补给船
    林间几只才落下的飞鸟,被千户这一声犹如轰雷,撼天动地的大喊声,惊得不顾一切的展翅高飞。

    扑腾翅膀的声音在酆都鬼兵们头上回旋,树枝颤动下,几片落叶随着飞禽抖落的羽毛随风旋转飘落,徐徐落地,静静的躺在了那满地的腐烂枯叶上。

    明媚的午后,树林之中却布满了阴暗,显得是那么的阴森。

    四周所有听到千户喊声的酆都鬼兵们,无不是齐齐一愣后,把目光转向了那个千户目光所及之处,便看到了在树荫下的昏暗中,似笑非笑的萧石竹。

    萧石竹静静的立在那树荫昏暗之中,面对成百上千的目光而不惧,依旧镇定自若,脸上挂着似笑非笑。

    他眼中的无惧和镇定,让酆都鬼兵们一看之下都是心里犯嘀咕,迟迟没有动手。

    世界放佛在这一刻,进入了时间静止。四周安静极了,连在远处的酆都鬼兵,在搜查是发出的声响也戛然而止。

    在萧石竹被这漫山遍野的酆都鬼兵们注视着时,他也注视着那些酆都步兵,眼中饶有兴致的目光仍在。在酆都鬼兵们愣了片刻之时,萧石竹已经抬起了双手。

    漆黑的袖口,正对着与他面对面的酆都鬼兵的千户。

    袖中寒光一闪,咻咻两声锐响响起,一直都未言语的萧石竹转身就跑,朝着森林更深的地方一溜烟的跑去。他心动敏捷,脚下生风。一转眼的功夫,就没入了茫茫森林之中,消失在了酆都鬼兵们的眼前。

    几乎与此同时,两点寒光接连落在了酆都鬼兵的千户脸上。

    千户瞪大双眼时,脸上鬼血飞溅,应声倒地。

    那两点寒光是两枚吐了毒液的袖箭,此时已经都插在了这个千户的脸上,破皮穿肉,深深刺入了他的骨骼之中。

    刺鼻的血腥,缓缓弥散开来。

    死不瞑目的酆都鬼兵千户,在倒地抽搐中依旧没有闭上双眼,而是使劲力气将双目圆睁。他那双眼中瞪大的瞳孔触目惊心,让周遭的酆都鬼兵们都是望而生畏。

    酆都鬼兵们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但萧石竹已经跑远。酆都鬼兵们也只知道他逃走的方向,却早已看不到他的身影。

    酆都鬼兵中一个百户,率先大喊一声:“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追!”。

    其他的酆都鬼兵这才统统的缓过神来,纷纷提着兵器,朝着萧石竹远遁的地方而去。而号角手们也举起了号角,憋足了气,吹响了号角。

    响亮的号角手在丛林里回荡,高亢的声音很快就飘向了四周。周围大批的酆都军闻声而来,根据此地的酆都鬼兵指示,朝着萧石竹远去的方向而去。

    酆都鬼兵们就像是洪水一样,很快汇聚在了一起,又汹涌澎湃的扑向了丛林深处。

    在这片人迹罕至的丛林中,越往深处去越是昏暗且道路崎岖,长满湿滑苔藓的岩石遍布地上,盘根错节的树根在腐臭的落叶间环绕着这些石头蔓延。而参天巨木上的高大树冠,遮住了大量的阴日之光。

    让本就昏暗难行的山路,更是前进艰难。

    再加上还有那些密密麻麻,从树干上垂下的藤蔓在风中摇曳,阻碍着酆都鬼兵们,让他们的前进速度缓慢。好在酆都鬼兵们手中锋利刀枪,会轻而易举的割断藤蔓。

    却也因此减慢了速度。

    平静了许久的丛林中,再次变得热闹了起来。

    酆都鬼兵本已泄气,却因萧石竹的忽然出现让他们再次干劲十足。追了一刻也没有气喘吁吁之象,依旧兴致勃勃的在林中搜查着萧石竹。

    在萧石竹的去路上,那些参天巨木间一下子显得拥挤了起来。

    大批的酆都军一下子涌入此地,让每株树下都站满了鬼兵。森然鬼气过于浓郁,使得四周地上茂密的灌木,多有被熏得渐渐萎靡枯萎。

    吵吵嚷嚷的酆都军,七嘴八舌的声音在林间回响,总能震落几片落叶。

    心思都在地上的酆都鬼兵们,却没有看到身边树上,那些大如伞盖的树冠上,已是张弓搭箭的黄泉鬼兵,就蹲在那些枝繁叶茂的树冠上。

    手中箭头尖锐锋利的羽箭,已经透过了枝叶间的缝隙,瞄准了树下的酆都鬼兵。

    萧石竹是故意让酆都鬼兵看到自己的;当然不只是方才发生的那一次,也包括他率军进入此地时,也是故意让山下巡逻的酆都鬼兵,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继而把迫切的希望把他诛杀在黄泉之中的酆都鬼兵,引到山上来。

    树下,那些酆都鬼兵还在生机盎然的草木间搜查着萧石竹的踪迹,但无一鬼抬头看看头顶上的树冠。

    就在不少的酆都军鬼兵已经朝着更深处而去,又有更多的酆都鬼兵,相继从后面用了上来时,树冠上的黄泉鬼兵得到了信号,齐齐把右手一松,手中弓弦一弹,利箭破空飞射而下。

    一时间,空中咻咻咻的声响连连响起。闻声抬头的酆都鬼兵,立刻见到了头顶之上铺开了一层寒星般的冷芒,铺天盖地。

    酆都鬼兵们眼中惊恐毕现之时,惊叫声惨叫声相继传来,在这树木茂密的丛林回响不息。

    鬼血飞溅,一个个的酆都鬼兵被羽箭贯穿体魄,倒在了血泊之中,多是面部中箭贯穿了他们的头颅的。又在倒地后,无不是抽搐之际嘴角白沫直冒,与被萧石竹袖箭射死的酆都鬼兵千户一模一样。

    显然,萧石竹让黄泉鬼兵们在箭镞上都涂抹了毒药。

    而这茫茫深山之中,也多有枝叶带毒的植物生长在山上崖间,反而方便黄泉鬼兵们摄取毒液涂抹在箭上。这样一来,不用命中要害,也能让酆都鬼兵们一命呜呼。

    箭雨簌簌而落,林中酆都鬼兵大片大片的倒下。同时他们头顶的树冠枝叶晃动,在树叶飞落的同时,树上的黄泉鬼兵在粗壮的树枝间跳跃飞腾。借助着茂密树枝和繁茂树叶的掩护,朝着萧石竹去路那边远遁。

    黄泉鬼兵们可是提前进山,早已在参天古木间把这套进攻撤退计划的每一个步骤,练得熟能生巧,此时都能游刃有余,气定神闲的实施原定计划。而待到地上幸存的酆都鬼兵,惊愕中缓过神来时,站在尸山血海之中举起了手中弓弩,对准了头顶上还在摇晃的树枝,奋然攒射出羽箭。

    只是为时已晚,树冠上的黄泉鬼兵已借着树木过于密集,参天巨木的树冠无不是相连的地利远遁。

    酆都鬼兵的利箭升空,划破树皮刺穿茂密的绿叶,却连一个黄泉鬼兵都没有伤到。

    他们再次被萧石竹耍的团团转。连被伏击了,也没有还手的机会。

    与此同时,四周地上爆炸声忽起,烈焰随声而来,翻滚腾起时让土石抛飞疾射。萧石竹让黄泉鬼兵,利用抢夺来的火雷在山间部下的陷阱拉响,炎风热浪卷席着火焰,向四周飞射弥散。所过之处,无不是焦黑一片。

    而距离爆炸点最近的酆都鬼兵,也在爆炸中响起闷雷般巨响之时,瞬间被爆炸撕扯成带火的残肢碎肉。

    随着高高抛弃飞溅的火焰与土石,在滚滚浓烟中飞溅。

    其中有个被炸死的鬼兵,他那一只血肉模糊的带火断腿穿透烈焰浓烟,抛飞到了不远处一个年轻的酆都鬼兵怀里,顿时把那个年轻的酆都鬼兵,吓得尖叫。

    一时间,这山林里的一切在幸存的酆都鬼兵们看来,都是遍布着恐惧。

    树木布满了恐惧,地上凸起的巨石布满了恐惧,落叶藤蔓还有那些鲜绿的湿滑苔藓,当然还有树荫下的昏暗,都遍布着恐惧和压抑,紧张和慌乱。

    而神出鬼没,至今都未曾见到踪影的黄泉鬼兵,更是在这些酆都鬼兵们心中,烙印下了深深的恐惧,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扩大。

    他们站在同伴的尸山血海中,环视着四周升腾而起的浓烟烈焰,注视着那些散落满地的残肢碎肉,握住兵器的手纷纷颤抖了起来......

    茫茫瞑海波涛翻涌,永远都是一眼看不到尽头。

    白云悠悠,碧空如洗。

    一支庞大的舰队行驶在大海上,由北向南,浩浩荡荡而去。这支庞大的舰队大多数都是桅高帆高的沙船,排成大阵,在由上百艘大型福船护航着,朝南而去。

    这支舳舻千里的船队中,每一首船只的桅杆上,虽然并未高挂旗帜,但甲板上的水手和士兵铠甲,就不难看出他们就是北阴朝派来的酆都军。

    而他们护送着的那些沙船,满载着弹药粮食以及淡水等物资,正是在朔月岛奋战的龚明义,及其麾下大军梦寐以求的物资。

    而这批补给船,是开战以来,北阴朝所派出的第四批补给。前三批补给都在出发后不久,就已失联,不知去向。

    它们都遭到了九幽国水师的伏击,最终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茫茫瞑海上,那常年翻滚不停的波涛之中。

    唯有这第四批物资,却已依旧完好无损,船队也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和伏击,至今依旧安然无恙。

    在这支船队的旗舰船头,迎风而立着的是一个青毛妖魂。身形与猴子无疑,但体形却比那猴子大得多。应该说,他是一直浑身青毛,但非常健壮,虎背熊腰的白眉老猿猴。

    这妖魂名叫参水猿,是玄帝军中擅长水战的大将。

    说起来,参水猿和萧石竹麾下的巫支祁是有些血缘关系的。他们都是来自于淮水,属于水猴子一类的妖魂。只是早在很久以前,参水猿就已经投奔了北阴朝,而且混的个大将的职位,替酆都大帝镇守着北冥三洲。从此再也没有回过淮水。

    要不是这次补给船队继而连三的出事,酆都大帝也不会急招他回酆都,让他率军护送补给物资。

    注视着身前碧蓝的海水,再抬头望望空中纤尘不染的苍穹,参水猿深吸一口气,脸上浮现了惬意。

    “将军,我看之前的补给船多半是到了岛上了,只是传信慢了些。”他的妖魂副将,在此时走到了参水猿的身边:“这碧海蓝天下哪有什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