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770】魔神神宫
    夜幕下,瞑海上的海风变得又急又劲,掀起一道紧接着一道的巨浪,猛力扑向了共工率领的水师舰队。撞上了船身后,碎成了片片浪花飞溅在海中。

    共工的高大旗舰很是平稳,并未因此剧烈得左摇右晃,只是轻轻的摇摆了几下。

    关押着参水猿的船舱中,舱壁上的壁灯中,灯罩下的火苗也随着摇摆晃动了几下,投下一片摇动的阴影,洒在了共工的脸上。

    而光亮却掠过了参水猿那张泛起的得意神色,越来越重的尖嘴猴子脸。

    忽然,舱壁木板间的缝隙,发出了一声长声的咯吱声。参水猿张嘴露出了獠牙和鲜红的舌头,大笑了起来。

    他肆无忌惮的笑声在船舱之中回荡,有些刺耳。

    共工听着那些刺耳的笑声,脸色再次铁青了起来。

    “没想到吧?我都能想到的事情你居然没想到。”笑了片刻的参水猿,终于守住了笑声,与共工四目相对时,讽刺和戏谑从他那双圆眼之中,一点一点的浮现:“你不是阴曹地府之中,数一数二的海战高手吗?”。

    “别做梦了,我军在朔月岛已布下了天罗地网。”眼角肌肉又是一阵抽搐的共工,随之接过话来,对参水猿厉声道:“就算酆都老鬼再如何小人心眼多,也别想突破重重包围,把物资送给龚明义那小子。”。

    “你们的结局只有战败,大势已去,任何的策划,无论多磨的事无巨细,都只是徒劳无功。”说完此话的共工,转身就走。

    这次他打算不再回头,不管参水猿再说什么,共工也绝不回头。

    共工算是看出来了,这参水猿确实也不知道太多。一切都是参水猿自己的推算,还有猜测。

    更何况,共工想要知道的事情已经知道了,就不必再多问其他了。

    “如果这支真正补给船队不但庞大,还有朝廷给予龚明义的援兵护航呢?”还是在共工走到门后之时,身后的参水猿再次开口,用近乎是吼叫的声音,对共工问到。

    而共工,也再次愣在了门后,一动不动。

    “早几日我就已经想到了,以陛下往日的做事风格,必然会这样,把援兵和物资一起送抵朔月岛的。如此一来,你们必然防不胜防。”顿了顿声,那参水猿继续得意的说到:“我故意咬牙多挨了几天的刑罚,就是为了让你们也尝尝被打败的滋味,我也好看看你那满脸挫败的脸,是什么样子的。”。

    “而当你们回援朔月岛后,瞑海以北就会没了伏击,第二支第三支补给船队和援军,就会从六天洲再次出发。”参水猿喋喋不休了起来,眼中也是除了得意神色,剩下的都是饶有兴致的目光。似乎是要激怒共工,让共工转身过来,好让他看看共工现在脸上的表情和神色。

    只是共工并未上当,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脸上之前布满的铁青,在参水猿话音落地时就缓缓退去。随之冷哼一声,开门走出舱室,嘴里底气十足的说到:“别做梦了,就算你猜想和推测的没错,也不可能突破朔月岛的重围。参水猿你记住了,永远不要小瞧了我国,你们的北阴朝掌控阴曹地府的时代过去了。”。

    说完此话的共工,已在参水猿的注视下渐行渐远。果然,他至始至终连头都没转回一下,也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

    共工顺着船舱间的通道,缓步走到了自己的作战时中,才进入屋中就对在屋内待命的菌人,把参水猿的话一字不漏的一一复述了一遍。

    “立刻发往玉阙宫,加急。”说完一切的共工,顿了顿声,又对那个把他话牢记于心的菌人,郑重其事的叮嘱道:“一定要告诉玉阙宫,虽然这是参水猿的猜测,但以我的经验来判断,确实也是有这个可能,建议玉阙宫不要疏忽大意,最好尽快制定出相对的策略来,也好以防不测。”......

    黄泉,下了好几日的连绵阴雨,终于听了下里。

    云开雾散后,清澈的天空再次浮现在黄泉中土的上空。而暖和的阴日之光,又普照着这片肥沃又气候宜人的土地,带来了祥和和惬意。

    在九泉谷以南,还有一片方圆数百里的丛山峻岭,被茂密的森林覆盖。山中千姿百态的古木奇树林立山间,交错着的枝梢上,伸展开来的繁盛枝叶鲜绿,有如碧云一般,把碧空如洗的苍穹和阴日之光给遮了个严严实实。

    这样的森林之中,同样是人迹罕至。没有城镇没有妖魂和人魂,只有那些粗壮而树干苔藓地衣密布,树枝上悬挂着飘逸丝萝的植被,和生活在林间,各式各样的兽魂。

    甚至连酆都鬼兵的巡逻队,也未曾涉足这茂林之中。

    萧石竹带领着自己的亲信,按原定计划和柯韵分头行动。在风雨中疾行了数日,他们这一行鬼终于如期赶到了这片枝繁叶茂的森林里。

    一路走来,他们悄悄潜入穿过的城镇和关隘中,都看不到太多的驻军。可见黄泉八王已失去了最后的理智,以至于不顾一切的调动大量的兵力,直扑百里之外。

    就这样,萧石竹还在那些所过之处的军营中,那些酆都鬼兵的用水水井里,投放了大量的毒药。全部来自于他逃出重围的那片丛山峻岭之中。

    一如既往,萧石竹会用尽一切手段,来保证最后的胜利。虽然这样会暴露他们的行踪,但柯韵率领的大军则不会有太多的危险。

    并且,还能毒死黄泉八王手下的诸多士兵,萧石竹会非常乐意去做这样的事情的。

    而此时此刻,他们正在九泉谷南面的山林中歇息,背靠山中大树席地而坐,啃着随身携带的干粮。

    斑驳阴影下,萧石竹咽下了嘴里最后的一口干粮后,昂头看向头顶,在阴日之光下透亮的绿叶,和叶子上清晰的叶脉,面泛惬意间,听着林间悦耳的鸟鸣声长舒一口气。

    一路前行,他都小心翼翼,浑身神经无时无刻不是紧绷着的。直到来到了这片山林之中,这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主公,要不你先休息一会。”身旁坐着的国师盈盈,关切道:“这一路上你都太累了。”。

    “你们不累吗?又是风又是雨,还一路狂奔而来,还是你们先休息吧。”萧石竹满不在乎的说着,把双手枕在了脑后,靠着树干微微阖眼起来。

    山风习习,拂面而来,萧石竹顿感清爽之际,确有困意袭来,不由得张大嘴打了一个哈欠。

    “义父。”哈欠声才出口,身边草木一阵晃动,发出了窸窸窣窣的连响时,石决明已经带着女魃飞奔到他的面前,眉飞色舞的说到:“我和女魃去四周巡逻时,发现一个山洞。你猜里面有什么?”。

    萧石竹连眼睛都没睁开,想也不想的直接回道:“石头?还是地下河?还是翅膀展开有三五丈的大蝙蝠?”,语气口吻也是*得很。

    石决明脸上笑意不减,却压低了些许声音,有些故作神秘的对他道:“一座无鬼居住的宏伟宫殿!”。

    “骗鬼啊你。”萧石竹终于睁开了双眼,瞥了一眼乐呵呵的石决明,又微微阖上:“荒郊野外的,连酆都鬼兵都不来的地方,哪里来的宫殿。”。

    “是真的。”石决明和女魃异口同声的嚷了一句,兴奋洋溢在脸上。

    “会不会是撤到南方的黄泉鬼们所留下的?”但对此事没有起疑的盈盈,当即问到。却得到了石决明和女魃齐齐摇头的回答,告诉她不知道。

    听了他的话,萧石竹沉思一番后,睁眼站起身来:“那就去看看,说不定有床榻,也好让我们美美的睡上一觉。”。

    萧石竹叫上了泰逢钦原他们,跟着兴致勃勃的石决明和女魃,在枝繁叶茂的灌木丛中穿梭前进。

    此山中无路,行走起来也不容易。一行鬼走走停停,直走了一盏茶的功夫,才走出了数百丈去,站到了一处石壁前。长满湿滑鲜绿苔藓的石壁上,有个漆黑的山洞横在石壁上。洞口已有青草疯长,上面岩石间又悬挂下无数藤蔓,竖在了山洞前,把洞口给遮了个严严实实。

    透过翠绿如碧浪的藤蔓间,并不大的缝隙,可见洞口看似也不大,最多能容得下两个人魂并排而过。只是洞内有什么,确实是看不清。

    才站到这山洞前,还没等萧石竹拨开密集的藤蔓细看一下黑暗的山洞,手持灵蛇长杖的国师盈盈,当即抬手拦住了身边的萧石竹。

    “怎么了?”萧石竹问着此话,转头一看国师盈盈,就见她满面狐疑顿起,眉头微微一敛。

    山风拂过,头顶树枝哗啦作响下,洞口悬挂着的藤蔓微微晃动着。

    “有魔神那充斥着戾气的鬼气,在洞中的深处徘徊。”说着此话,国师盈盈眉头敛得更紧,脸上狐疑中多了几分警惕:“但这种鬼气内敛而不张扬,似乎是某种保护术的结界,不会主动出击。”。

    萧石竹听完此话,心中的平静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和好奇。有如暴风雨中汹涌澎湃的巨浪一般,连连不断的冲刷着他的胸膛。

    “难道里面是魔神的宫殿?”萧石竹瞥了一眼身边的石决明和女魃,这般想着又转头看向了国师盈盈,道:“黄泉哪来的魔神?你没感知错吧?”。

    无论是阴曹地府中的古籍记载,或是最近与柯韵他们这些黄泉诸鬼的闲聊中,萧石竹都没有听说或是看到过,有魔神涉足黄泉的记载或是传说。

    就连古神,也只有黄泉女王这个鬼见过。而其他的黄泉诸鬼印象里,古神在黄泉世界和黄泉诸鬼的先祖们,被制造出来后的不久就回到了冥界。

    自此之后他们就从未涉足过这片外域世界,理由是古神们觉得,黄泉世界是个失败的作品。

    甚至都不值得古神们去大发神威,如毁灭人间一样发动大洪水来湮灭这个世界。

    因此黄泉本不该有魔神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