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773】尘封往事
    嗖嗖阴风在山洞之中来往呼啸,发出尖锐长啸之声,回荡不停。

    萧石竹身边的诸鬼,都听出了他的话音有些颤抖。激动的那种颤抖,而非畏惧之心作怪。

    “魔神的玄力形成的保护术,满溢着这个大洞。”与此同时,盈盈也开口说到。

    她感知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填满了她身前这个宏伟巨大溶洞的每一个角落,保护着其中的每一株奇异的柳树,每一块石柱石笋,还有每一间亭台楼阁。

    “是结界吗?”依旧没有收回目光的萧石竹,继续目视着前方问到。

    他左瞧右看,对眼前所见的一切都充斥着好奇。虽然这里就是玉阙城的翻版,但却还有是有大同小异的。尤其是那些能发出柔光的柳树,让萧石竹非常感兴趣。

    “是结界,但不是不是阻碍类的结界,它与玉阙宫中的保护符大同小异。”手持灵蛇长杖的国师盈盈,踏前一步,站到了大溶洞的边缘,缓缓点头两下,道:“它保护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避免了自然灾害和兽魂的前扰,破坏。似乎?似乎是......”。

    话未说完,国师盈盈就沉默了起来。眉头间皱起了一个疙瘩,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阴风之中,萧石竹身上的衣袍鼓舞,袖口和腰间大带飞扬了起来。脸上五官间洋溢着的兴奋和好奇神色,不减反增。跃跃欲试,很想马上进去探查一番,满足他的好奇之时再找张床榻,如他之前所说的一样美美的睡上一觉。

    “似乎建造此地的鬼,没打算让此地永远不见天日,所以没有设下能伤人的禁制。因此此地倒是没有什么危险的气息,且连我们之外的活物气息都没有,虽然阴恻恻的,可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安危的。”国师盈盈定了定神,随之又问:“还请主公定夺,是否进去看看?”。

    “当然。”萧石竹说着就踏步向前,亦无妨的朝着山洞中走去。其他鬼们不敢偷懒,赶忙跟了上去。

    古神和魔神们,都喜欢在山顶或是山中,阴气充裕的地方建造宫殿。满溢着的阴气聚而不散,让置身其中的萧石竹等鬼,神清气爽。

    浑身疲惫,烟消云散。

    而山洞之中的建筑格局,皆是以石环水、以水绕宫的布局。石笋石幔间潺潺溪水长流,殿堂楼阁与散发出蓝芒柔光的柳木,点缀溪边岸上各地,而建筑又无不是坐北朝南。

    虽然不如玉阙宫华丽,却也建筑造型无不是宏伟壮丽,?庭院皆为明朗开阔。每一间雕梁画栋,门窗雕花都是精美细致的殿堂楼阁的排列,也是深邃、紧凑。

    不论用材,就说着重重殿宇的雕梁画栋,和恢宏的气势,绝不逊于玉阙宫的。且越往深处去,

    萧石竹们在宏伟壮观的殿堂楼阁间来回穿梭,走走停停,不厌其烦的搜索着这里的每一间殿堂楼阁。虽然这些建筑都有魔神的结界保护,但魔神的结界也不是万能的。不少的殿堂还是禁不住岁月的折磨,年久失修难免出现墙倒柱塌。

    在石笋石幔间,随时可见只剩下一片狼藉的废墟,把过去一切掩埋在了破石砖和烂瓦下。残垣断壁间只剩下了一堆荒芜,再没有当年的盛景,而清静里也没有了过去的热闹。

    不过剩下的,依旧还完好无缺的殿堂楼阁中,却也很是诡异。不但纤尘不染,且摆设物品一切照旧,整洁干净又排列整齐,没有丝毫的凌乱,也没有任何的破坏或是被推到,移动的痕迹。

    而且萧石竹他们,所进入的任何一间殿堂楼阁,所行走过的洞内每个地方,都没有看到丝毫打斗过的痕迹,也没有任何鬼生活过的痕迹。

    甚至连一块尸骨一片腐肉,也没有找到。且一间完好无损的建筑,都还砖瓦崭新,梁柱无损,门窗也无半点斑驳,连一点点掉漆的痕迹都没有。

    萧石竹在这里转了一圈,也不知道曾经居住于此的诸鬼们,是怎么消失的?这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在人间时,看过的不少未解之谜。

    那些人间解密的书中也多有提到一些诡异的事件,比如某某游轮或是某某飞机忽然就失踪了,再出现的时候,载着的人就忽然间不见了。

    然后就成了人间人类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用什么空间论时间论,宇宙论等等,甚至是阴谋诡计论和穿越论,以及外星人绑架论,就用来解释这些诡异莫测之事了。

    萧石竹虽然没有亲眼见过那些,载着满满的乘客,就忽然消失不见踪影的飞机,游轮,或是火车。但根据书本上的描述,那些再次出现时,乘客驾驶员统统不见,空无一人的飞机,游轮或是火车,似乎是应该和他现在看到的宫殿是一模一样的。

    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痕迹,就好像是凭空蒸发了一样。看得萧石竹不由得挠头皱眉,也想不出原来居住在这里的鬼们,倒底去哪里了。

    走了许久的萧石竹,忽然停在了一座大殿前,驻足不前。

    开了眼的萧石竹昂首起来,在黑夜中仰视着身前这座建造在周围环以栏杆,三层的青石垒砌基座上的大殿,将其外形看的一清二楚。目测这大殿大概面阔八九间,进深三四间左右,具体面积不知。只能看到屋顶是黄色琉璃瓦重檐庑殿顶,檐下彩绘金线大点金旋子彩画。

    这是他一路走来,看到的装饰手法之精,最为巍峨壮观的大殿。

    不过就这种建筑,玉阙宫中多得是,还不至于让萧石竹好奇的驻足不前。关键是大殿前延伸到基座下的丹陛两侧,立着的雕塑让萧石竹很是好奇。

    这些雕塑两两一对,每隔半丈一对,即为面对面而立。无不是用青石雕刻成的人脸蛇身雕塑,又在头以下的身子上,涂抹上了红漆,使其看上去像是披了一身红色的皮肤。

    这种奇怪的雕塑,萧石竹在阴曹地府之中也没有见过。且这些雕塑虽然是有着一张人脸,但却没有双眼。他们都是独眼,竖在了额头之上。鼻子两边不但没有其他的眼睛,连眉毛都没有。

    且身上也无脚无手,一条蜿蜒的蛇身,下半身连带着长尾一起,盘了起来。

    它们像是妖魂,也像是兽魂,说不清是什么?

    萧石竹索性掏出了怀了的画中魂,将卷起的画轴缓缓展开,道:“如玉,你见多识广知识渊博,快看看这些是什么东西?”。

    黑暗中把画中魂展开的萧石竹,踏步走上了陛丹,站到了一尊石雕之前,提着画让画中魂如玉,能近距离的把石雕观看清楚。

    在四周搜寻的其他鬼,也寻着萧石竹的气息和玄力,走了过来。踏上丹陛,站到了萧石竹身边。

    除了睁眼瞎而看不见的盈盈外,其他几鬼都接着灵蛇长杖的萤光,和女魃手里火焰的火光,注视着那些在嗖嗖阴风中,岿然不动的石像细细打量起来。

    自从进入这个溶洞之中,这类的石像他们可没少见。几乎所有的殿堂楼阁大门前,左右都有这种石像,如一个个威武强壮的勇士,把守着这些早已没鬼居住的宫殿。翘首以盼,又好似等待着他们真正的主人,再次回归。

    不过其他殿堂楼阁前,摆放着的雕塑可没有这座大殿前的多。这也是萧石竹走到此,就驻足不前的原因。

    诸鬼端详着这些不怒而威的石像,片刻后泰逢和画中魂如玉,异口同声道:“此乃魔兵,是魔神才能调遣的魔兵中的精锐。”。

    “他们等同于主公你麾下的禁军。”紧接着,画中魂如玉补充说到:“是九阴一族的鬼族。古籍记载,他们是一群修为高深莫测的妖魂,而他们的鬼气也非常特殊,天生就有能呼风唤雨,能驾驭雷电的能力。”。

    “这么厉害的鬼族,最后去哪里了?我在阴曹地府中怎么没见过这类鬼?”萧石竹眼中好奇泛起,问话间这好奇不减反增,还蕴含着几分急切。

    “被古神剿灭了,神魔大战之后,阴曹地府之中再无魔兵踪影。”不等如玉回答,泰逢已经抢话道:“古神们本着斩草除根的原则,在大战后一个不留的把他们都给咔嚓了。但是,魔神一直在阴曹地府作乱,没听说他们涉足过黄泉啊?可此地怎么有魔兵呢?”。

    泰逢说着此话,把双眼一眯,眼底浮现了几分困惑。

    “算了不管他了,我看着大殿很是独特,我们进去看看吧。”既然已经灭族,萧石竹已经没了兴趣,转身就踏着陛丹,朝着大殿中大步而去。

    其他诸鬼赶忙跟上。

    片刻过后,大殿厚重的大门被推开,萧石竹们都站到大殿里,盈盈的灵蛇长杖上散发出的柔和萤光,以及女魃掌心里,高涨跳跃的火焰,把整个大殿照得亮如白昼。

    放眼望去,整个大殿之中宽阔又空旷,除了雕刻着独眼灵蛇纹的梁柱之外,只剩下大殿深处,挨墙而放的供案、灯檠和供案上的神龛。

    而在神龛之中,萧石竹一样就看到了他的父母,一手持规一手持着矩,人身蛇尾的女娲和伏羲。

    暗暗惊讶下,又见神龛之前摆着三十六个牌位,分例成了三排,整整齐齐的一字排开,屹立在长形的供桌之上,神龛之前。

    “快看,有壁画。”就在萧石竹很是纳闷,为何他父母被供在这人时,环视着四周的女魃忽然喊了起来。

    声音在宽阔的大殿中,环绕着梁柱回响不停。

    诸鬼闻言,也环视着四周,借着火光只见大殿左右和深处的那面墙壁,这三面墙壁上都画满了精美绝伦,栩栩如生的彩色壁画,没有留下丝毫的空白。

    有着笼罩着大殿的魔神结界保护,历时数千年也没有斑驳半点,更没有褪色。每一道颜色,都依旧鲜艳得很,就像是昨天才画上去的一样。

    画中多有鬼物,做着各式各样的事情,乍看之下,这些壁画好似在对再次光临大殿的诸鬼,讲述着过去的尘封往事。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