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875】认母
    阴日正烈,纵然凉爽海风来去不断,这钟馗激动起来,话才吼完,也已是满头大汗。https://www.zhetiantxt.com身上那身紫袍官府前襟,也潮了一些。

    紧接着,还听到了共工那声反问,当即气得把双眼瞪得更大。黑脸上泛起赤红,脖颈上和额头上,更是青筋暴起。

    急的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语塞半天后,也只是把手中谈判书,摔给了共工,示意他自己看。

    共工倒是不急,明明知道书中内容的他,却还是缓缓展开谈判书一看,然后抬眼一瞥对面的共工,装傻的笑道:“这里面也没有讹诈二字啊。我可没有看出来,我家主公讹诈了北阴朝什么。”。

    说罢,把谈判书也如之前钟馗那般,重重的摔倒了钟馗的怀里。

    来之前,萧石竹是私下交代了共工和国师盈盈的。要他们无论面对的谈判对象是谁都要硬气,别丢了九幽国的面子,最好能嚣张到飞扬跋扈,也能起到威慑作用。共工觉得,都已经笑脸相迎了半天了,是时候该硬气一点了。

    他故意这么做了后,直视着钟馗,收起了笑容,露出了满脸的肃色。

    “要谈就谈,不谈这事情也好解决。”与此同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国师盈盈,厉声喝道:“龚明义还关在我们地牢里呢;回去告诉酆都老鬼,他不谈判,是要龚明义的手指耳朵还是要他的舌头和那一对招子?”。

    “你......”抬手怒指国师盈盈的钟馗,气得手指都颤抖起来。同时语塞,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这事北阴朝是对九幽国没了脾气,就是因为这在战场上被俘虏了的龚明义。

    虽然他输了战争,但也把九幽国守岛大军打得几乎全军尽墨。光是这一点,酆都大帝就不能把他留在牢里。更何况在近半年的战斗中,龚明义已经积累了不少对付九幽国军的经验。

    也知道了九幽国的不少事情,包括武器战术都比其他的北阴朝鬼将,要了解得多。

    而且龚明义的脑中,还有北阴朝的很多机密。绝不能任由他,一直被九幽国控制着的。

    可龚明义在北阴朝的眼中是块宝贝,但对于九幽国来说,是个随时可以折磨的战俘而已。

    九幽国就是抓住了这点,来了个打蛇打七寸,把北阴朝逼得无计可施,然后狮子大开口。也让钟馗这个长相凶狠,但深谋远虑,智慧不小的人魂,一时间也破不开这个死局了。

    “来人,把这位钟馗大人先扣在我旗舰的甲板上,我们请他看一场大屠杀。”共工趁此想了想,对身边的鬼兵立刻下令道:“各舰船准备,对抱犊关立刻进行炮击,各战船自行开火,目标是关隘里所有的防御工事。空骑兵飞天军和仙槎立刻出动,轰炸抱犊关!”。

    一声令下,有的鬼兵去传令去了,有的鬼兵则立马把毫无防备,还在诧愕的钟馗,三下五除二给控制住了。至于钟馗带来的几个鬼兵,也被水下的鲛人给控制了起来。

    这可是萧石竹说的,北阴朝不愿意谈,那就把抱犊关毁了。

    共工之前观察了关隘半个时辰了,发现要打这坚固的关隘,还得先发制人。要先发制人,那就得把钟馗拘押在船上。这样守关大军,也会投鼠忌器。

    跟着萧石竹在一起共事久了,共工他们也有了流氓地痞的习气。打起战来如街头乱斗一般,不但不讲究章法,还一旦逮住机会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下得了狠手也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本来也没打算把钟馗怎么样。可钟馗主动送上门来,还这么嚣张,共工本着萧石竹告诉他的,要硬气一些的原则,想了想就想到了这个耍无赖的办法。

    这无赖的本事,哪是饱读诗书的钟馗能比的,更没有想到,九幽国会给自己来这么一招。

    早知道要这样,钟馗就带着大军来了。

    “你们去搬个椅子来,让我们钟大人坐下。”双手向后被两个鬼兵制住的钟馗还在诧愕,国师盈盈就说到:“再把他绑在椅子上,让他好好欣赏欣赏这场屠杀!”。

    跟着萧石竹往黄泉之中,走了一遭回来的国师盈盈,也没过去那么心软了。这对付敌人的狠办法,是学了一套又一套。

    卫兵们很快就搬来了一把椅子,把钟馗绑在了上面。

    那钟馗挣扎着,气呼呼的急声怒喊道:“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你们不能杀我。”。

    钟馗喊着,心里更是焦急,担心越来越重。他来之前,关隘里的火炮是加了起来,但是都没有填弹。而且为表示诚意,告诉了军士不得擅自开火。

    鬼知道九幽国军会忽然不宣而战,还把他给扣押下来了。那关内士兵就算是反映了过来,回击也会打得前瞻后顾。

    喊得再激烈,他还是被五花大绑到了椅子上去坐着,动弹不得。

    “我们不杀你,只是给你看我们怎么把龚明义的杰作,毁得一点不剩。”冷哼一声的共工,说完此话,就被国师盈盈拉到了远处去。

    九幽国各战船的火炮已经填装完毕,正在调整瞄准远处岸上。直待水师炮兵一开火,飞天军和空骑兵就会杀过去。仙槎飞雷车随后跟上,把抱犊关再次化为废墟。

    把共工拉到一边去的国师盈盈,低声对共工说到:“都督,我觉得一不做二不休,炸了抱犊关,我们就把钟馗也带走。一个龚明义的筹码不多不少,在加一个钟馗,说不定能多要北阴朝索赔些东西。到时候我们只把他的随行卫兵放回去,顺便让他们给北阴朝传个话,就说钟馗也在我们手上,立刻派人来谈判。”。

    这话才说完,共工双眼一亮,顿时喜上眉梢,一拍手:“好,好!就这么办。”。

    这话才说出口,手下的水师炮兵就已经齐齐开炮,左右两翼战船向着东西两个方向行驶前进,边走变大。一枚枚炮弹发出尖利的呼啸声,席卷着灼热的高温气浪,朝着抱犊关主关隘和两翼海岸防线的防御工事,如雨点一般落了下去。

    一时间,抱犊关附近黄尘漫天,炽烈眩目的火光迸射不息,山崩地裂的爆炸连续不断。

    抱犊关中的守军做梦也没有想到,九幽国一百多战船会不宣而战。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海港里的战船就十之七八都淹没在了烈焰中。九幽国战船的毒火神炮,基本都用来招呼这些战船了。

    而坠星炮,天雷炮等远处大威力火炮,全部往岸上的防御工事招呼了过去。一时间整个抱犊关中尘埃升腾,烈焰遍地,惨叫声和**声在风中,随着血腥味飘散......

    九幽国玉阙宫中,鬼医属里。

    鬼母亲自扶着赖月绮,在鬼医属里的病床上坐下后,看向了不远处微微垂首着的萧茯苓。

    有了赖月绮的说情,鬼母也没骂她也没打她,只是赏了那些尽忠职守,坚守原则一直没有把萧茯苓放进察查司去的鬼兵鬼差和鬼官鬼吏们。

    现在,把赖月绮扶回来了,鬼母看了看萧茯苓,却道:“茯苓,过来跪下。”。

    萧茯苓心头一紧,手心里渗出了一丝丝冷汗。

    从小她最怕的是她母亲。都说是严父慈母,但在萧家,萧石竹这父亲有时候还宽容萧茯苓得很。今日萧茯苓这一身的毛病,十有八九是萧石竹宠出来的。

    倒是鬼母这个母亲,对萧茯苓还严厉一些。以至于让萧茯苓都养成了一种本能,只要鬼母厉声对她说话,都会不由自主的心头一紧。

    “姐姐,你别为难茯苓了;她也没错,这孩子也没有酿成什么大祸。”与鬼母一起并肩而坐的赖月绮,赶忙为萧茯苓求情。

    “过来茯苓,跪下。”鬼母假装没有听到,又对萧茯苓大喝一声。

    萧茯苓闻言赶忙埋头走到鬼母和赖月绮身前,双膝毫不犹豫的一弯,扑通一下跪在了坚硬结实的地板上。

    可把赖月绮给心疼坏了;那地板多硬啊,地板随着萧茯苓的下跪发出一声闷响,赖月绮的心也跟着一颤。

    鬼母虽然面不变色,但心里也暗暗心疼。这萧茯苓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哪有不心疼的道理?

    “茯苓,给你月娘磕头。”但鬼母也只是暗暗心疼,依旧面不改色,只是语气稍微平和了些,对女儿缓缓道:“从现在开始,你要把她当成你的亲娘,你要爱护她心疼她孝敬她。以后一定要为她养老送终,好好的把她照顾好了,爱护好了,孝敬好了。”。

    “啊?”萧茯苓一愣,抬起头来看向鬼母。

    眼中尽是困惑和费解,不知道鬼母这是唱的哪一出戏?

    萧茯苓毕竟还嫩点,哪知道她母亲的能耐。

    鬼母深知赖月绮的心结是孩子,既然如此,一下子也不可能给赖月绮变出一个骨肉来,那就把萧茯苓变成赖月绮的骨肉。

    反正两鬼也早就不是母女,却胜似母女了。鬼母也不在乎。

    而且她乐意,也心甘情愿这么做。

    关键是这样能消除一下赖月绮内心的悲伤。

    “从现在开始你要叫她娘,以后不许叫月娘了,得叫娘。她以后就是你娘了。”赖月绮和萧茯苓都还在诧愕时,鬼母直言说到:“这比你去察查司闹事,能让赖月绮更开心。”。

    “那我不是有两个娘了吗?”萧茯苓说着暗暗思忖一番后,笑问道:“你俩要站一起,我喊一声娘,那你们知道我喊谁吗?”。

    萧茯苓当然乐意,只是她那玩心和萧石竹一样大,一念至此倒是先开起玩笑来了。

    “这还不容易。”鬼母终于笑了起来,笑的很和蔼,接着对女儿说到:“那我们两就一起答应你呗。你都说了,两个娘,那还分什么彼此。”。

    “认娘吧,快磕头。”顿了顿声,鬼母不顾赖月绮的推脱,对女儿快语说到。

    话才出口,萧茯苓挪了挪膝盖,正对着赖月绮,收起了笑容,面露严肃认真的神色,朗声说到:“娘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说罢,就毕恭毕敬的磕头了起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