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1004】船只统计
    阴风刮了起来,吹进了北阴中天殿中。https://

    梁柱上垂下的帷幔,和挂在横梁上的玉璧都在风中轻轻地摇晃着。

    酆都大帝身前的轮转王,依旧还是跪在地上。

    对酆都大帝的命令,轮转王没有任何异议。

    当即领命,把此事牢记于心,并且打算一会下山就去忙个通宵,争取在天亮后,就选出初定的名单,以及怎么安排探子进入九幽国的计划来。

    不过,轮转王却没有急于告退,还是跪在酆都大帝的身前。

    酆都大帝见状,问到:“还有什么事吗?”。

    “是。”点头的轮转王,继续说到:“青丘狐国的瘟疫计划好像失败了,度朔山关隘并未发现有疫情大规模扩散的情况。雨季的度朔山上,九幽国军士气高涨,训练也没有落下。”。

    “哦。”酆都大帝漫不经心的吐口一字,不再多言。

    青丘狐国暗中问他要此瘟疫的配方时,他就知道借此来削弱九幽军的实力,是不现实的问题。

    青丘狐国选择用水流传播瘟疫,看似高明得很,实则不过是个昏招。

    水流在流动,就带着自净能力,原本可以快速传播,置人于死地的瘟疫,反而被这种水流的自净能力削弱了。

    而且河流有支流,瘟疫也会因此分散,不再强力。

    因此酆都大帝一开始,也没有觉得青丘狐国这种幼稚的招数能够有多大的成效。

    之所以他还是给了青丘狐国瘟疫配方,无非如萧石竹猜测的一样,就是想要坐山观虎斗。

    而且就算九幽国借此发怒,也怪罪不到北阴朝的头上。

    酆都大帝完全可以声称,他并不知道青丘狐国要用来对付九幽国。并且为此,深表遗憾。

    最终,九幽国也只能是吃个哑巴亏。

    “臣想说,可见青丘狐国并没有和九幽国抗衡的实力,是否撤出暗中买卖幽冥鬼炮给青丘狐国之事?”紧接着,轮转王又问到。

    此事让轮转王对青丘狐国失去了信心,想要竭力从青丘狐国和九幽国的纷争中,把北阴朝摘出去。

    “不必,继续暗中买卖幽冥鬼炮和炮弹给青丘狐国。”酆都大帝稍加思索后,缓缓摇头否决道:“买卖军火那是我们的自由,青丘狐国又不是九幽国的版图,九幽国无权以此来指责我们。”。

    酆都大帝是看得出来,轮转王是想尽快抽身。

    但酆都大帝却不打算如此;只要青丘狐国把款项结清,不拖欠,他会一直买卖火器给青丘狐国的。

    酆都大帝为了让轮转王打消顾虑,紧接着就说出了原因。

    长篇大论一番之后,酆都大帝又道:“不但不用取消和青丘狐国的合作,还可以多生产一些,卖给青丘狐国。”。

    毕竟这样一来,青丘狐国和九幽国的争斗可以持续得长久一些。这是酆都大帝希望看到的,因为这样可以让北阴朝,安心发展和恢复。

    轮转王也是一点就通,心中早已没了顾虑,反而兴高采烈了起来,心中兴奋如决堤洪水,不断喷涌。

    总是子啊对付九幽国的斗争中胜少败多的北阴朝,难得有让九幽国吃哑巴亏的机会。这一次计划,让九幽国只能暗暗吃亏,北阴朝上下都会因此兴致勃勃的。

    当然了,轮转王也是如此。

    “还是陛下深谋远虑,臣自愧不如啊。”趁着兴奋的兴头,轮转王给酆都大帝拍起了了马屁来。

    “很快,青丘狐国一旦和九幽国开战,就更是对我国的幽冥鬼炮需求大了,可以让军械的制造工坊,现在就开始赶制了鬼炮和炮弹了。”马屁非常受用,酆都大帝面露难得一见的笑容,道:“就算青丘狐国败了,对我们也没有坏处。”。

    “是,臣一会就去替陛下下令。”轮转王又说到。

    “还有一事,青丘狐王已经决定了。”然后,那轮转王又说到:“他要出使九幽国,多半是去稳重萧石竹,以便好在雨季末对九幽军发动突然袭击。”。

    这是轮转王上山入宫之前,才得到的新鲜情报。

    “据说,光是用于巴结萧石竹的金银珠宝和珍奇异宝,都装了几十车呢。”顿了顿声,轮转王又补充说到。

    “嗯,让他们自己去斗吧。”酆都大帝不怒反喜,捋须说到:“青丘狐王本事不大,野心倒是不小。萧石竹是真的有本事,但要对付青丘狐国,也得脱层皮。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啊。”。

    “是。”轮转王符合一声,面露狡黠笑容。

    “臣已无事可奏,那就退下了。”然后,轮转王弯腰下去,对酆都大帝磕了个头。

    “让飞天军密切关注一下,九幽国得到了瞑海完全的控制权之后,要做些什么。”就在轮转王正要退去之时,酆都大帝又交代道:“所有有关瞑海上情报,给抱犊关的魏征和东南沿海的上清童子,也誊抄一份送去,以便他们能更好的调整布防。”。

    “是。”轮转王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后,缓缓退出大殿。

    他一走,宽广的大殿上就更是冷清了。

    涌进来的阴风,刮起的风声变得刺耳起来。

    酆都大帝故意咳嗽两声,门口的守卫听到,赶忙拉着厚重的大殿殿门,帮他把门关了起来。

    风声和阴风,再已涌不进来了。殿中之前摇曳的帷幔,和帷幔上挂着的玉璧,定了下来。

    酆都大帝坐直了身体,拿起手边奏本,展开后在蜈蚣珠和龙族迸发出的光芒下,细细看了起来......

    罗酆山上灯火通明,九幽国玉阙宫中,亦是如此。

    长明灯的灯火,蜈蚣珠和龙族的柔光照亮了黑夜,让各式各样的玉石建筑变得流光溢彩。

    绝香苑的凤仪亭中,还未入睡的萧石竹端着自己的茶壶,坐在亭子里,翻看着对面赖月绮,递来的一大摞名单。

    上面记载着的,都是九幽国各地商船的船号,规格以及所属主人。

    原本,这些在长琴所管理的,主掌管工程制作冬宫部门中都有登记造册。现在萧石竹又要手下重新校订了一份,交给他。

    走马观花的看完之后,萧石竹把这些名单册子,交给了赖月绮。

    “听鬼医说,你又怀孩子了。怀了孩子不易的,少出门走动。工作多交给手下人去做就行。”在赖月绮接过名单,交给自己带来的贴身宫女时,萧石竹对她说到:“你从啸风平原带回来的鬼医也说了,你这次怀孕是最后一次了,可要小心注意,给我生个健康的孩子啊。”。

    “是了是了。”赖月绮笑着答到。

    “那我回去休息了。”顿了顿声,赖月绮说着此话,站起身来。

    她的小腹还很平坦,不像是怀了孩子的。但今早鬼医确实给萧石竹通报了,赖夫人有胎动脉象之事。

    “嗯,记得这个船只的事情,交给手下人去做。”萧石竹又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一旁的鬼母赶忙叫来辰若,道:“辰若,你把赖夫人好好的送回月壁宫中去。”。

    “我改天再去看你。”萧石竹说着,也示意辰若一定要把赖月绮,安全的送回去。

    “是,那臣妾告退了。”赖月绮说着正要行礼,就被鬼母代替萧石竹打住了。

    赖月绮能再怀上孩子非常不易,而且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这让萧石竹和他的整个后宫,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赖月绮再有什么意外。

    目送着赖月绮渐行渐远后,萧石竹和鬼母这才缓缓收起了担心,定下神来。

    “真是的,你又要弄那些船只的单子名册做什么?”鬼母提起了身前石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后,有些埋怨地道:“这种事情,交给长琴他们去做就行了。月丫头都已经又好不容易怀上孩子了,让她好好休息嘛。”。

    “我也今天才知道她怀了啊。”萧石竹不甘示弱,辩解道:“此事是她才从啸风平原回来,我就交代她去做的,那时候我哪里知道,那个鬼医的药物这么厉害,用不了多久她就又能怀上孩子了。”。

    “你啊。”鬼母白了他一眼,嗔道:“无理变有理特别擅长。”。

    “哈哈。”萧石竹并不在意,开怀大笑了几声,道:“我就这样了,改不了了。”。

    说罢,站起身来,走出亭子后朝着主楼而去。

    此时此刻夜已深,他也要休息了。

    明早阴日升起他就要早起,吃过早餐就要去开早朝了,今夜可不能不休息一下。否则明天朝堂之上,总是哈欠连天的,九幽国那些主要负责监督与上谏言官,又要对萧石竹发来大雪雪片一般的劝谏奏本了。

    鬼母也跟了上来,随着木青冥进入了主楼。

    宫女们随之送进来了热水,供他们夫妻洗漱。

    洗漱完毕后的萧石竹,坐到了大楼深处,奇异草木遮蔽下的床榻边,坐到了床沿上,等着还在拆卸头上配饰的鬼母。

    等了片刻的萧石竹,忍不住说了句:“你们女鬼真麻烦,头上戴那么多的东西,拆得麻烦。”。

    玩笑而已,不过是随口一说。萧石竹之后又站起身来,取下了自己腰间的灭月剑放到床边不远处的剑架上去,自己换上了寝衣。

    鬼母在不一会后,也在宫女的帮助下取下所有的配饰,换上了寝衣,再次洗漱后,打发了宫女出去,走到了床榻这边。

    宫女们出去时,关上了主楼大门。楼中只剩下了萧石竹夫妇,以及早已在床榻边上,铺在地上那张狻猊长毛纺织而出的锦布地毯上,睡得昏天暗地,呼噜声大作的天狗大花了。

    萧石竹已经躺倒了软软的床上,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

    鬼母爬上去,放下帷幔,坐到了萧石竹身边,盘起了双膝,在天狗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中,注视着丈夫问到:“我想你要武装民船和商船吧?所以才会要把这些船只的名单和花名册,交给军器监吧?”。

    接着的还是之前的话题。

    萧石竹微微一笑,确实笑而不语。

    不过心里却还是乐开了花;偌大的冥界之中,能猜得到他想什么的,只有鬼母,这种心有灵犀让萧石竹在鬼母这里,有一种别处得不到的轻松和惬意。

    “那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做吗?”反正睡意也不是很浓,萧石竹索性和鬼母兴致勃勃的夜谈起来。

    “嗯,强化我们各大水师的战斗力。”沉吟许久,鬼母说出了自己想法:“闲时它们是商船和民船,战时迅速改造一番,配备上士兵水手和火炮,甚至是飞天军,空骑和飞雷车的话,那些大型船只就是一只只强大的战船。”。

    顿了顿声,鬼母见丈夫萧石竹还是笑而不语,又道:“你不是常说,没有强大水师的你,是只有一只手的独臂嘛。想必你也是千方百计的,要让我国水师强大起来吧。”。

    “没错,我老婆就是聪明啊。”萧石竹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动静太大,床边的天狗也猛然惊醒,朝着床榻这边看来。见没有什么危险后,大花才有垂下头去,继续呼呼大睡起来。

    “不久前朔月岛战争给了我启示,水师强大不只是炮火的威力,配备的军士战斗力,还有数量。”萧石竹这么说着,又想起了看过的那些朔月岛大战的战报。

    如山如岛的北阴朝水师,排山倒海而来时,九幽国当地的水师,根本无力正面迎敌。

    守将英招只能做出水师先行退出战场,伺机而动,从外围与岛上驻军,合围北阴朝大军和水师的决定。

    这种掣肘的情况,让萧石竹痛定思痛。

    九幽国军的水师虽然强大,但战船数量不多是九幽水师的短板。随着国土的扩张,海域的扩大,必须要扩建水师。

    但是正如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一样,坚实的巨大战船好造,但是擅长水战的水师士兵,炮手以及将领是难得的。

    更何况,一下造太多的舰船会让九幽国的国库亏空,百害无一利。建造水师,也只能是宜缓不宜急,万事要慢慢地来。

    这种时候,萧石竹就想到了让民船和商船能两用的策略。

    把九幽国所有的民船和商船规格交给擅长打造武器的军器监专家,和那些擅长建造武器,技艺精湛的工匠,他们就能预先制定快速改造船只的策略和计划。

    一旦战争爆发,这些商船和民船就能两用,快速投入到战场上去。

    同时也能增加军器监专家和工匠们,把军队战船伪装成为民船或是商船的经验,以便未来海战不时之需。

    “这个世界,海洋面积几乎是陆地的两倍啊。”萧石竹坐在船上,对莞尔一笑的鬼母,兴致勃勃地说到:“没有强大的水师,我在玉阙宫也睡不踏实的。”。

    并且,他对鬼母没有戒心。毕竟这个妻子早已和他是齐心的,绝不会背叛他,于是萧石竹随即又把自己统计船只的计划,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下一步,我会安排水师军士登上这些民船和商船,进行免费的护航。一来是保护商船和民船,二来也是借此练兵,不断训练出精锐又不惧风浪的水师鬼兵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