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1005】接手
    蜈蚣珠的柔光下,主楼里的奇花朵朵,正在不知不觉间,悄然绽放。https://

    部分奇异花朵,在柔光下散发出奇光异彩。

    天狗大花把呼噜打得此起彼伏,忽响忽轻。之前竖起来的双耳,也缓缓地耷了下去。

    对于就在不远处帷幔后床榻上,萧石竹和鬼母的对话,大花就算是通灵性,它是听不懂这些,对于它来说高深复杂的鬼话。而且,它也不感兴趣,索性埋头大睡。

    不一会它就把两个前爪,搭在了自己的鼻子上去了。

    床榻上的萧石竹,也是盘膝而坐着,兴致勃勃地说到:“免得在临时开战时,才征兆的有些水师士兵,连海浪都适应不了,也不知道海上的阴晴风雨和天气判断,更不知道战船出现意外,如起火或是触礁等要怎么处理。”。

    萧石竹这个办法,倒也是一举两得。有军士和商船民船一起航行,能够保障船员们在茫茫海域上的安全,也能磨砺水师士兵和水手。

    九幽国稀缺的优秀船员水手这点,能够因此得到补充。

    而且,也能弥补九幽国一旦有海战发生时的船只数量稀少。

    鬼母想了想,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但也怕军士上船,打扰干扰民船商船的生活和正常工作。

    甚至有的船只运载的货物昂贵,也会让一些鬼起了富贵险中求的歹念。

    鬼母当即说出了自己担心,并且又道:“我们是不是该下令水师总督府,要他们尽快拿出一个完整的管理条例来?”。

    “是的,黑无常和共工,都已经在制定条令和登船需要遵守的军规了。”萧石竹曲起了一条腿,踏在身前床上,得意洋洋地道:“在船只统计的开始时,我就给他们下了命令了。”。

    共工一直统帅九幽国的水师战船,而黑无常,现在做的则是战船上步兵和飞雷车的管理。都是九幽国水师都督府衙的高官。

    而且两鬼都执法严明,依法治军,由他们去拟定发令,鬼母也就放心了下来。

    说起来,有萧石竹在,鬼母无论遇到什么都很安心。萧石竹看着是玩世不恭的,也喜欢玩,每个正行的时候也不少。但是要真的做起事情来,还是很认真的。思考问题也很周到,想得非常全面。

    这就让鬼母不但安心,也会轻松得多了。

    “不过除了此事,铁龙舰的建造也要抓紧了。”不过片刻,萧石竹就收起了得意神色,严肃认真的思考着说到:“朔月岛一战,我看了泉先和英招亲手写的详细战报,发现我国能与北阴朝山宝船和铁宝船抗衡的战船,就是我国的铁龙舰了。而共工也曾经提到,新式铁龙舰在黄泉海上横行,已暂无敌手了。”。

    “铁龙舰船体坚硬且庞大,可携带大量飞雷车,配备坠星炮,毒火神炮等新式火器,威力强大,在海上能独当一面。也能在远离其鬼国内陆国土的地方、不依靠当地沿海关隘军港的情况下,对敌境就进行作战。”沉思了片刻的萧石竹,又兴致勃勃的说道:“如果能以铁龙舰为中心,为其配备一些其他的战船组成战斗群,那铁龙舰就更是如虎添翼了。”。

    九幽国曾经就派出夏星,率领水师以此战术,在不登岸的情况下攻击过抱犊关,几乎摧毁了整个抱犊关,撕开了北阴朝六天洲正南面的防线。

    国师盈盈和水师都督共工,也用过这样的办法,在劫持了钟馗之后,全歼了前来围追堵截九幽国舰队的北阴朝水师。

    由此可见,此战术是非常实用的。

    “与沦波舟和鲛人的配合,在朔月岛也大显神威。”鬼母连连点头,表示赞同的同时,也兴致勃勃地道:“能截断龚明义的后勤补给线和外围警戒。”。

    萧石竹把头一点,再次躺了下去,把双手枕在了脑后,注视着床顶撑开的帷幔,若有所思地道:“就是因为如此,我才想到这些的。共工也有此意,改进水师船只编队,精进船上的士兵作战能力。毕竟我们没有北阴朝国祚时间长,很多东西是需要快速发展,才能赶超北阴朝的。”。

    鬼母笑而不语,静静地听着丈夫在说,同时把锦被取来,给萧石竹轻轻地盖上。

    鬼母随之也在萧石竹身边躺下,侧身帮丈夫把手从脑后抽出,放到被子里去。

    萧石竹说着说着,眼皮越来越重,渐渐地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不一会就打起了呼噜声......

    晨曦的曙光随着阴日西升,普照阴曹地府十洲六海。

    度朔山附近,却看不到晨曦,却是雨雾连连,乌云之下一片昏暗。

    密集的雨帘和升起的阴气组成了雨雾,让人置身其中,看不清一丈开外的景色。

    山中岗哨上的哨兵,坚守岗位,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几乎每隔十丈左右的岗哨,就配发了号角。

    只是为了防止敌人趁此天时进攻,打得驻扎于此的九幽军措手不及。

    阎罗王把此地布防,安排得是滴水不漏,占据地利的九幽国鬼兵,依山设防,互为掩护和犄角,让度朔山固若金汤,易守难攻,已经成了九幽国在东瀛洲所有敌人,最为头疼的防线了。

    这天阴日东升,才天亮时,山中训练的士兵就在遍布山中的校场上,把训练热火朝天的进行起来,同时士兵们的喊声,喊得气势高昂,震天动地。

    漫天雨雾中,风雨声都压不住当地驻军训练时发出的喊声和吼声。

    这也将四周暗中紧盯着度朔山的敌军探子成功误导,以为此地军士还是没有受到瘟疫危害。

    阎罗王也没有睡懒觉,一大早就起床了,去了安置因为瘟疫而生病鬼兵居所视察。

    因为阎罗王把关隘之中所有的存药,都用去了净化病源和有病源的水源,而从度朔山附近,以及东夷洲调来的药物有限,所以生病的军士好转的也不多。

    并且也有还在每日都有近百个鬼兵,被感染瘟疫。

    感染的军士在增加,阎罗王表面平静,实际是心里焦急得很。

    好在都城那边已经在及时调遣药物,分批朝着东瀛洲运来。

    而可能率先达到的,是国师盈盈,随行的还是能力不错,对于治疗瘟疫的业务能力很强的百名鬼医。

    这正好可以解决阎罗王此时此刻的燃眉之急。

    为此,阎罗王每日都对这批支援的物资和鬼医,望眼欲穿。

    但又天不随人愿,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几天的黄泉海上暴风不断。行船航速,也因此减速而缓慢。

    让阎罗王等待这些药物的心,只会更是焦虑。

    阎罗王从几处集中安置生病鬼兵的小院中,巡视了一圈出来后,走到院外,长叹一声。

    满含悲切的叹息声,在雨雾中随风飘向远方。

    今日又有十几个士兵没能见到阴日的西升,在昨晚的黑夜里悄然病逝了。

    每一个士兵的病故,都让阎罗王倍感惋惜又心疼。

    战士应该死在厮杀的过程中,死在冲锋的路上。病死,让阎罗王觉得这些士兵总有一种窝囊和憋屈。

    不过这只是阎罗王的想法而已,至于病逝的军士是不是这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大帅,支援我们的药物应该快到了吧?”鬼医主事从身后追了上来,站到阎罗王身边急声道:“要是支援药物再不来,我们几十个鬼医就算医术高明,也已经没法控制瘟疫的传播了,更别提彻底治疗瘟疫了。”。

    与人间不一样的是,阴曹地府虽然比人间世界存在的时间更长,但却没有疫苗此物和此项技术。

    所有的鬼疾,都需要靠药物治疗,别无他法。

    药物匮乏,让鬼医主事不但心力憔悴,而且坐卧难安。本来是阴寒的雨天,这个鬼医主事的额上脸上,都尽是焦急的热汗。

    “暴风雨席卷黄泉海多个海域,药物抵达此地的时日也会延后了一些。”紧锁起来眉头的阎罗王,面露无奈,眼含焦虑,道:“现在只能耐心等待。”。

    阎罗王也是技穷,别无他法了。

    “你我能等,院中的病人可不行啊。”鬼医主事更是焦急了,急声大喊到:“每天数十人,甚至上百人的死亡,这可不能视而不见啊。”。

    阎罗王闻言,很想告诉鬼医主事,事实也让他心疼。但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反而化为一声长叹。

    忽来的风暴让他们也措手不及,同时也让药物运输变得缓慢,这是阎罗王所料不及之事。

    但他没有办法,让运输加速。

    旁边的东夷洲,又是战后重建地区,百业待兴,能拿出来支援的药物,基本都已经送达了度朔山,以及附近尽归九幽国的城镇之中,再也无药可运。

    诸多不利,让阎罗王焦头烂额。

    他也不知道要怎么来回答鬼医主事了。

    “大帅,有船队进入山下港口了。”这时,一个传信兵冲出了雨帘,站到了阎罗王身前,对他兴高采烈的说到:“是都城急发的船队,是玄炎洲和云梦洲来的运药船队。”。

    阎罗王闻言,顿时一愣,紧接着松了一口气,眉头舒展开来之时,对身边的鬼医主事道:“你要的药到货了。”。

    话才出口,他就向前走去,同时示意那个传信兵带路,朝着山下港口去了。

    度朔山的军港,就在度朔山西面临海海湾处,在度朔山西面悬崖之下。

    深入内陆的半封闭狭长海湾,南北长数十里,东西宽也是数十里。且退潮速度大于涨潮速度,自净能力强。

    整个海湾的海水中含沙量低,是一座不冻不淤的天然清水港。

    之前,北阴朝就在此地建立了港口,现在,九幽国在此建立起了港口,和宽滩上的诸多炮台。

    这是九幽国,在东瀛洲中建造的第三个大型港口。

    当阎罗王来到山下,就看到雨雾中的锚地和码头里是桅杆林立,若隐若现。(锚地,是指供船舶在水上抛锚以便安全停泊的水域)。

    不少之前并未见过,眼生的大船相继驶入了港口之中。

    岸上的士兵和负责维护港口的工匠,已经在港口上快速搭建起了简易的遮雨棚。

    用一些涂有桐油的防水毡布,加上木棍架起的遮雨棚,一路从港口上延伸到了岸上深处,度朔山的山脚下。

    这样一来,船上卸下的货物,就不会被暴雨淋湿。

    原本冷冷清清的港口中,热闹嘈杂了起来。

    船上水手工人和港口上的军士们一起,合理把船上大大小小的罐子坛子,运送了下来。

    每个罐子和坛子虽然大小不一样,但是都贴着九幽国鬼医属,和专门治疗鬼疾的疾病司,以及制作和监控制药施药司的签封。

    阎罗王一看字迹清晰,印章鲜艳的签封,也心中阴霾顿时烟消云散,对随行而来的鬼医主事,兴致勃勃地说到:“看吧,这就是你继续的药物。”。

    鬼医主事也顿时拨云见日,心中焦虑一扫而空。

    兴奋之下,他是左瞧瞧,右看看。源源不断运送而来,进入港口内陆的药物,让鬼医主事看到希望。

    “阎罗王。”就在此时,一袭白衣素服国师盈盈,也握着长杖下船而来,径直地朝着阎罗王走了过来。

    激动不已的阎罗王,迎了上去,兴奋的道:“国师啊,你可算来了。你要再不来,本帅就要找个地方,跳这青龙海去了。”。

    “海上风暴,行船多有不利,好在未有船只损失,也是庆幸。”听他这么一说,国师盈盈脸上笑容收起,一脸肃色,当即问到:“收到你的传书,说是病源已经净化了,现如今的疫情如何?”。

    “病源是净化了没错。”提起此事,阎罗王又皱起眉头来,一脸苦恼。

    他引着国师盈盈,和国师身边随行的几个素天居弟子,朝着一旁走去,让开了运输主道,好让船工军士,搬运药物。

    同时,阎罗王也叫来了手下副将,要对方去协助当地的鬼医主事指挥药物的搬运,存放,以及安排船上鬼医们的住处和休息等事。

    “但是瘟疫一直很难控制。”阎罗王带着国师盈盈们,来到了港口中一处暂时可以提供休息的屋中,让手下奉茶后,说到:“而且染病的军士与日俱增,每天也有士兵病死。”。

    “药物再不来,我都不知道今天怎么渡过?”阎罗王说到此,又是一声长叹口中而出。

    他擅长的是统兵和战略问题,不是看病救人,在自己知识短板上,阎罗王确实是有些束手无策的。

    他能做到现在这样,在缺医少药的近一个月时间里,控制了瘟疫不是其外传,不然度朔山以外地区,也有严重的疫情危机,已经是拼尽全力了。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国师盈盈接过热茶,用杯盖刮了刮杯中茶末,道:“现在我已经带来了大批经验丰富,医术高超的鬼医,以及大量的鬼药,阎罗王你也可以休息休息了,情报治疗瘟疫的事情,放心的交给我们吧,由我来接手此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