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1006】接见
    狂风骤雨,无休无止的从天而降。https://

    连连雨帘,落在了阎罗王和国师盈盈所在的岸上小楼中。

    那是攒尖项楼阁式三重檐石木小楼,上面两层楼层,每层都八角八面,在风雨中飞檐翘角上滴水不停,源源不断的淋在了最下方四方长形的一层斜坡屋顶上。

    屋中的国师盈盈话才说完,阎罗王就松了一口气。

    老实说,这几日来他已经是心力憔悴。现在急调驰援此地的鬼医和鬼药到了,他也可以安心之际,减轻一些负担。

    由本来就精通医术和医阵的国师盈盈来指挥瘟疫的治疗,这让阎罗王放心。

    阎罗王自然没有异议,当即毫不犹豫地把头一点,就应了下来。

    “接到大帅你发的传信,知道了此地瘟疫种类和详情之后,我等在海上那些日子也没有闲着。”国师盈盈品了一口茶,说到:“我们用运载的鬼药,炼制了治疗对症这种鬼疾瘟疫的灵丹。一会儿,还请阎罗王安排手下,把这些灵丹都分发下去,务求此地驻军,一鬼一日一粒。”。

    阎罗王默不作声的点头应下,倒也没有丝毫犹豫。

    分工合作,让之前的焦头烂额之事,忽然变得简单了。

    “我带来的鬼医,做短暂的几个时辰休息就会投入工作。”然后,国师盈盈又对阎罗王说到:“还请大帅督促你手下的鬼医们,把生病鬼兵的病情整理成文档,交给我们,以便我们能更好的用药。”。

    “这些我都已经提前安排好了,而且最近并没有让山中驻军下山,也没有让他鬼上山。”阎罗王放下了自己的茶杯,也舒展开了紧锁着的眉头,道:“国师带来的舰队和船员最好也先在港口停留一段时间,等待瘟疫彻底净化,再让他们离开。”。

    “嗯,大帅放心,来之前我和还在后面的冬月大人,都已经把这个情况告知了船员和掌舵。”国师盈盈也放下了茶杯,站起身来,道:“还请大帅不辞辛劳,现在先带我去看看染病的士兵们吧。”。

    国师盈盈屁股下的椅子都还没有坐热,就要急于开始工作了。

    疫情凶猛,确实是容不得片刻懈怠的。

    国师盈盈也不敢怠慢,而且是她自己主动请缨而来,得做出点成绩来才行。

    并且此地是九幽国在东瀛洲的重要战略要地,进可攻退可守,扼守险要。

    不能再在此损失九幽国的士兵了,否则九幽国将会有可能因为战力损失,很快失去此地的控制权;而且人命关天,也不能让无辜士兵再死于瘟疫了。

    “国师,你要不也休息一下吧,一路旅途劳累,船只在海上又很颠簸,想必你也休息不好,非常疲惫。”阎罗王关切的目光看向国师盈盈,赶忙劝道:“等船上药物全部卸下船来,你再开始工作也是可以的。”。

    反正缺少的药物到了,此地传播的瘟疫又不是无药可治,阎罗王觉得让国师盈盈稍加休息一下也没什么。

    “还是先把重症的染病军士,诊断了病情后立刻对症下药,进行治疗。待到减缓了他们的病症,我再休息。”国师盈盈说着此话,已经朝着大门那边踱步走去。

    阎罗王见国师盈盈心意已决,于是也不再多做劝阻。只是叫来了自己的副将,让他去通知一下军中厨子,多做一些好吃的,宴请国师盈盈和随她而来的军士、鬼医和水师。

    山顶上的大桃木,枝繁叶茂的宽广树冠严严实实地遮住了整座大山,挡住了山顶上方空低垂的密布乌云,也挡住了大多数的雨滴。

    渗过枝叶的雨珠,缓缓地落在了山里,渐渐地浸湿了山中的灌木,土石,还有营房的屋顶和院墙。

    才迈步走出屋门的国师盈盈,手中长杖顶上的灵蛇口吐阴气,在她头顶上聚而不散,严严实实地遮住了头顶落下的雨水。

    其他随行的几个素天居弟子,也把体内鬼气运起,顺着穴道溢出,聚在头顶,化为无形屏障,挡住了噼噼啪啪落下的雨水。

    阎罗王倒是省事,才出门就有士兵给他撑起了雨伞,举过头顶。

    “国师请随我来。”阎罗王向前快走几步,走到了国师盈盈他们的前面后,引着国师盈盈朝着山中而去......

    未时缓慢而悠扬的八下钟声,回荡在玉阙宫中。

    清脆洪亮的钟声,响彻四方,带起阵阵回声。

    今天因为有午朝的原因,萧石竹和鬼母都取消了午休。连午饭都是和议事的大臣一起,在天权殿上一边议事一边吃的。

    直到未时钟声落地了半晌,午朝上议事才都定了下来。

    朝会散去,大臣们接二连三的退出了大殿。

    不一会后,大殿上变得空旷了,也一片寂静。

    萧石竹和鬼母,也来到了后面,穿过了后殿之后来到了大殿后方,是一处清澈碧水环绕,翠绿和青绿是玉石玉笋围绕的宫殿。

    碧水之中,有泉涌鱼跃。

    而在天权殿后的这座气派宏伟的宫殿,无论是正殿还是东西配殿,以及后殿,都是用墨玉为材而建。梁柱和墙壁,还有高立的台基长长的石阶,皆是如此。

    每一寸玉石都是色泽乌亮,质地硬细、温润饱满、又富有灵气。千百年来,这些如丝如缕的灵气借助着地下浓郁的阴气而生生不息,也流转不息。

    所有的灵气聚而不散,有条不絮的在墙壁和梁柱之中流转着,纵横来往下形成无形的壁障,附着在墙壁梁柱里,让整个大殿里都是冬暖夏凉的,非常舒适。

    而此宫殿不但外观宏伟,内部装饰也很精美。正殿上,天花板雕镂着深深的花纹,地上铺着用黄龙颈毛和脊背长毛编织成的丝线,编织成的锦纹相间花卉图案的地毯。

    内外柱础全是黄玉雕刻成的精美夔龙柱础,龙体盘曲,瞪目劲爪,虽小巧而雄恣尽显。

    正中深处,横在墙前的是大方精美的十二屏萤石屏风。每一屏正中处都镶着长形红翡,通体镂雕九条龙头鲤鱼,鱼眼镶嵌七彩宝石,灵动绚丽。

    两侧是高八尺五寸,类骆有翼,驮着洛书的银耀石龙马石雕。皆是抬蹄踏浪,昂首挺胸状。

    在屏风的前面,是用深黑的黑玉髓雕刻成的两张五屏风式的宝座,其四腿足呈长牙怒目象首状,粗壮的长象鼻高高卷起,寓意太平有象。

    宝座的靠背和两侧的五屏上饰以云龙凤等繁复的雕刻纹样,正中处的屏风上正中处嵌了直径一尺的玉环,双面透雕曲缠盘绕变体飞龙,环周饰以流动飞卷形云气纹和凤鸟纹饰,与整器混若为一体,云蒸霞蔚的龙腾凤舞栩栩如生,大气之中尽显富丽华贵。

    左右两侧,有十八把用玉质细腻,色泽温润,水润度好的青色姜丝玉雕刻成的扶手椅,分列两侧,两两对立。

    高度都和正中处的宝座一样,在靠背与扶手内侧透雕卷起的仙草纹和神兽图纹。

    每两把椅子中间,都有面为方形,束腰下有浮雕云纹的三弯腿四足方几。

    这些东西,本就是古神议事时使用的,年代都很久远了。

    而玉阙宫归了萧石竹后,萧石竹用上了这些存储宫中数万年的家具。

    对于萧石竹来说,尊卑有别是绝对不会去刻意强调的,在这样的地方,大臣可以和他平起平坐着一起议事,这是萧石竹非常乐意的。

    往日有午朝时,萧石竹和鬼母经常下朝后就来这里办公,有时候也会在这里与鬼臣鬼将们,小范围的商讨一些军国大事。

    忙时,甚至会在此地忙到深夜,然后就在后殿中休息了。

    九幽国在定都玉阙城后,有一半的政令和军令,也是从此地发出去的。

    今日萧石竹午朝后又来到这里,打着哈欠坐到了大殿深处宝座上,青岚就跟了上来,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什么。

    紧接着跟着进入大殿的,是鬼母和陆吾,还有春云。

    几鬼入座后,哈欠打完,就面无疲惫的萧石竹对青岚直言道:“带他进来。”。

    “谁啊?”在萧石竹身边坐来的鬼母随口问到。

    春云和陆吾,也在他们夫妇身前左右坐下。

    而不知道去哪里闲逛了许久的天狗大花,也吐着舌头,轻轻地摇晃了几下尾巴,走了进来。

    狗爪脚底随着迈步,发出吧嗒吧嗒的细微声响。

    “秦齐明。”萧石竹毫不避讳,直言一答后,伸手出去,摸了摸站到了他身前的天狗大花那颗硕大的狗头。

    随着他宽厚的手掌来回摩擦,天狗大花微微眯眼起来,惬意之中很是享受,把蓬松的尾巴又摇了摇。

    “大花,坐下。”鬼母一声令下,那天狗就乖乖地走到一旁,蹲坐下去,昂起胸膛直视前方。

    之前还乖巧的大花,顿时眼露凶光,面带凶恶。虽不呲牙怒吼,却也威风凛凛。

    它静静地守候在主人身边,直视着大殿敞开的大门那边。

    辰若和寻香走了进来,给萧石竹和陆吾他们奉茶之后,也退到了一旁。

    “大王,朝堂上有个事没有来得及和你说。”而接过茶杯,端了起来的春云,没有急于去品茶,而是看向萧石竹:“巫小灰传信说,平叛行动已结束,匪首被俘,但已断臂。且巫小灰将军麾下,只有十二人轻伤,其余参与剿匪的军士,都安然无恙。”。

    “匪首性命无忧吧。”萧石竹又是随口一问,漫不经心。

    他早已料到了巫小灰必胜的结果;巫小灰虽然是只带去了一百多鬼兵,但都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九幽国精兵。

    加上有鬼虏石贲的外援,纵然云岭地形复杂,山高路险,叛军的结局也是注定的。

    巫小灰出动时开始,叛军就只有毁灭和战败的结局,萧石竹根本不担心剿贼不利的事情会发生。

    他现在只是在乎,冒充或是真的是杜子仁私生子的匪首,是不是还能活着。

    “是的,经过及时治疗,匪首性命无忧。现在每日十二个时辰,都有人紧盯看守,以防他逃走或是自杀。”春云在陆吾喝茶时发出的轻响声中,连连缓缓点头,道:“小灰想要马上押解他进京,但他还要在南方追查一下,有无叛军余孽,一时抽不开身,请我们派兵南下接收匪首。”。

    “不必了,我已派人去了。”喝了一口茶的萧石竹,放下手中手壶,道:“在我回来的那天,接手匪首的人已派出去了。”。

    萧石竹做事向来喜欢未雨绸缪,既然算得到巫小灰的胜败,他自然已经提前安排好了下一步计划。

    “你还是去抓紧安排,各地军士的训练吧。”顿了顿声的萧石竹,对并未因此惊讶,只是点头应声的春云,又说到:“不能因为和平条约签订,就让鬼兵们就此松懈下来。”。

    “是。”春云又应了一声。

    “这几天我就要看到,各地鬼兵的训练计划。”然后,萧石竹又说到:“详细的计划,以及明年换防的具体计划。”。

    “是,臣会尽快把这些呈上来的。”春云又答到。

    这就像是闲聊一下,三两句话就把几个事情决定了下来。

    就在春云话才说完时,去了多时的青岚,带着一个人魂男子,折返进来。

    中年的人魂男子长眉细眼,头戴冠,身着宽袖长袍,腰束带。两鬓有些花白的他,倒还是面容丰润。

    青岚带着他来到正中处,面相萧石竹和鬼母,站定后行了一礼,道:“大王,**,秦齐明带到。”。

    说完,退到了一旁。

    而那个人魂男子也行了一礼,却一直都是微微垂着头的,不敢直视萧石竹和鬼民,同时道:“臣秦齐明见过主公,见过**。”。

    “抬起头来。”萧石竹呵呵一笑,道:“坐下说话吧。”。

    反正秦齐明都来了,萧石竹自然不去另选地方,就地在此接见一下秦齐明就行。

    “诺。”那个叫秦齐明的男子,应了一声后左右一看,然后选了陆吾那边坐下。但却坐到了隔着陆吾两个位置的地方,断然不敢和陆吾挨着坐在一起。

    也许离自己的上司和大王远点,能让秦齐明不觉得紧张吧。

    大殿里的金碧辉煌,华丽富贵,秦齐明就算好奇,也不敢东张西望。

    不过。萧石竹一看此人虽有些紧张,但是面色如常,眼无慌乱,倒是还算镇定,很是欣慰。

    无论是城城隍,县城隍还是郡城隍,也是都他萧石竹封疆大吏,一方父母官。而萧石竹向来选定这类鬼官的条件,除了能力外就是心境。

    要是慌慌张张,或是小动作太多的那种鬼官,他绝不会让这类鬼去做城隍,治理一方鬼城或是鬼郡的。

    “秦齐明,我看过你的政绩。”鬼母让辰若也去给秦齐明上茶后,萧石竹注视着端坐在扶手椅上的秦齐明,缓缓说到:“你做了两年县城隍,是没有什么大的政绩,但是也把县内治理得不错,县内的各行各业都在正常运转,粮食生产也稍有提升,治安问题也年年优良。”。

    吸了一口手壶里甘甜的茶水,萧石竹不经意间瞟了一眼陆吾,又看向秦齐明,继续缓缓说道:“而且为官清廉,拒绝招权纳贿,拒绝一切争相献金求媚,力求公正,这几点都不错。”。

    陆吾闻言尴尬一笑,萧石竹身边的鬼母却看了丈夫一样,不经意间会心一笑,心里暗暗猜想到:“原来如此,萧石竹居然不避讳陆吾,执意要在此地接见秦齐明的用意在此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