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1007】决策
    大殿外,侯在门外背着暴雨铳,腰上挎着腰刀的禁军士兵站的笔直,立在自己的岗位上。https://

    身高九尺的金累吃过午饭后,持戈而来。站到了大殿前,背对大殿殿门,立在了步道中央。

    这个萧石竹亲自选定的值殿将军,在雕满了彼岸花图纹的步道正中处站定后,就一动不动。

    但是孔武有力的金累相貌威武严肃,和他手中寒光四射的金戈,都让想对萧石竹和鬼母有歹心之鬼,见他在此,就不敢靠近这座宫苑的正殿。

    就连养在这处宫苑里的那几只浑身青黑的独角天鹿,都可以地绕开了金雷,到远离殿门外的地方游荡去了。

    阴日之光斜照而入,找到了大殿殿门上,高悬着的巨大通透玉璧之上。

    玉璧上雕刻着的长牙利爪,龙尾变形生翅的三龙纹中,在阴日之光下泛起了一道光亮耀眼的金光,在玉璧前凝聚成型,化为一尺来长的金光金龙,踏云飞舞,不知疲惫地环绕着殿门外层层叠叠的斗拱上下飞旋。

    玉璧上栩栩如生的水波和云纹,也在阴日之光下呈现出缓缓流动和飘动状,奇妙之中,放佛是云雾下一秒涌出玉璧,水波也会瞬间倾斜而下。

    而大殿之中,四个角落上各置一个的熏香炉中点起了必须在七月半那日制造的澄月香。

    清香随着袅袅青烟,从香炉四面的四灵像中冉冉升起,溢向四方。

    在满溢大殿之时,殿内微凉阴气变得充裕。

    置身于殿内的诸鬼,一阵神清气爽。

    在场的都是聪明的鬼,都看得出来萧石竹有些借题发挥,明着是在夸奖秦齐明,实则是在以秦齐明为例子,不经意间的敲打敲打陆吾呢。

    就连秦齐明自己,也是知道的。

    毕竟他就是曾经委婉地拒绝过陆吾的人魂鬼官。

    那也只是半年前的事情。

    这一年来,陆吾和长琴分成两派斗争越来越是明显。双方暗地里,肆无忌惮的互相拉拢九幽国各地各部各司的鬼官鬼吏。

    虽然也会互相合作,让国事事倍功半。但双方也在各自培植自己的实力,为了得到在朝廷上绝对的话语权,也会互相倾轧。

    尤其是萧石竹在玉阙猎场中,遇到了泰山府君一缕幽魂托梦,忽然陷入昏迷。然后,萧石竹又前往了黄泉之后,两派是暗斗减少,明争增加了不少。

    明眼人都能一眼就看得出来,两派正在急速扩张各自的势力。

    是萧石竹从黄泉回来后,这两派才又稍微收敛了一些。

    过不,萧石竹正好是对这种权利的游戏非常擅长之鬼。他表面上装作不查不觉,却暗中完全把两派控制得很好,不会给他们此消彼长太多。

    且双方两派虽然能互相制衡,但朝中还有很多中立派。

    诸如巫小灰英招,和远征的阎罗王,以及现在正规规矩矩坐在大殿上的秦齐明,都是地地道道的中立派的。他们只效忠于朝廷,效忠于鬼民,效忠于萧石竹。

    并且,这些中立派都多数手握兵权,或是治理着九幽国重要的郡县,或是边境地区。这让陆吾和长琴两派就算斗得天昏地暗,也翻不了天。

    暗中,萧石竹也曾经悄悄地给鬼母单独讨论此事。他称三角是最牢固的,所以既然陆吾他们要党争,就不能只有两派,不能非黑即白,不能非陆(陆吾派)即长(长琴派)。

    所以萧石竹暗中也悄悄地扶植着中立派。

    这一切只有鬼母心知肚明。

    今天萧石竹这么说,也就是在警示陆吾,别把拉帮结派的事弄得太过火了。

    当然,在场的几个鬼里,也只有鬼母和萧石竹才知道,之所以把秦齐明叫来此处,一番夸奖,也是要陆吾和他这一派的鬼官,不敢再去拉拢秦齐明的举动。

    萧石竹在无形中,告诫陆吾,这是他安排的人事调动,别以为秦齐明是陆吾举荐的,就能恣意妄为。

    如此一来,萧石竹暗暗扶植的中立派,又增实力,对长琴和陆吾他们这两派,也是一种制衡。

    果不其然,紧接着萧石竹就又对秦齐明说到:“希望你到了天通城上任后,再接再厉。把天通城治理好的同时,也保持清正廉洁的一贯作风,也不要结党营私。”。

    “诺。”秦齐明赶忙起身,面向萧石竹和鬼母后微微欠身着答到:“臣牢记主公叮嘱,也一定会再接再厉的。”。

    点到为止的萧石竹,微微颌首后,又道:“那天通城现在正缺城隍,你就马上去走马上任吧,你的印章文牒,也都治好了。”。

    萧石竹话才说完,青岚就取来了天通城城隍的印章和文牒,交给了秦齐明。

    “青岚,送他去天宫办理所有的手续,然后派人护送去天通城。”萧石竹又对青岚说到。

    青岚点头应下,秦齐明也起身行礼后,随着青岚离开了大殿。

    秦齐明才走,陆吾就有点坐立不安了,挪了挪屁股,连连调整坐姿的陆吾,看了看又悠哉悠哉喝起了茶来的萧石竹,才小心翼翼地问到:“主公,那天通城的前城隍,狸天蕴的审理有结果了吗?”。

    陆吾还是比较在意此事;虽然知道,狸天蕴刺驾已经是事实,逃不了一死,说不定尸体还会被挂在玉阙城城墙上示众。

    但是陆吾在意的不是狸天蕴的死活,在意的是,会不会牵连到他的派别势力。

    还有狸天蕴给过他一些受贿,金额不大,多数也已暗中上缴给了萧石竹,收入国库。但是还有一部分被陆吾自己擅自纳入了自己的腰包。

    九幽国治贪非常严格,这也是陆吾担心的地方之一,怕那狸天蕴被审多了,此事也会曝光出来。

    “秋后问斩。”萧石竹对藏在陆吾眼底的担忧故作视而不见,喝茶一口后,不急不缓地说到:“考虑到他曾经守土有功,就不悬尸示众了。”。

    “对了,最近颛顼把酆都种在凤麟洲那边的良药,送来换取**铁砂了吗?”顿了顿声,萧石竹就转开了话题,看向了春寒,问到:“凤麟洲的战局又如何?”。

    说罢,萧石竹转头看向陆吾:“好久没下棋了,来一盘。”。

    辰若随即朝着大殿右边暖房而去,不一会就把棋盘给取了出来。

    而寻香已经去带人搬来了桌椅,就放在了大殿正中处,供萧石竹下棋所用。

    近来,寻香已经知道了跟在萧石竹身边,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了。做事情也越来越是熟练了。

    萧石竹端着自己的手壶坐到了桌子边,寻香就帮着辰若把棋盘给他在桌子上支好。

    陆吾也没有推脱,端着自己的茶杯就走了过来。

    能和可以与酆都大帝以及北阴朝政权分庭抗礼的萧石竹棋盘上对弈,无论输赢,也都是一种荣幸,陆吾求之不得呢。

    棋盘上纵横直线,点出了三百六十一个交错点。代表着阴阳的黑白棋子,静静地躺在了棋盒之中,等待着博弈者用它们来在方寸间棋盘上来回厮杀。

    “回主公的话。”就在执黑子的萧石竹,在棋盘星位上,落下第一枚子时,身后的春寒开口答到:“今年他们缴获的良药灵药,已经送来。凤麟洲的战局,还是双方僵持不下。”。

    此时,鬼母也站起身来,缓步走到了丈夫萧石竹身边站定,一言不发地观察着棋盘上,才开局后,落在棋盘上也不过是零星的黑白棋子,渐渐地全神贯注起来。

    “颛顼和应龙,打大仗是没有那个资本的,但打打游击还是可以的。”顿了顿声的春寒,顿起自己的茶杯,杯盖刮着杯中茶末,悠悠说到:“有了我们的火器,他们能抢夺更多,北阴朝在凤麟洲种植的灵药。臣正在考虑,要不要支援他们几门火炮。”。

    这是萧石竹早已定下的决策;凤麟洲的暗中援助,让颛顼和应龙替他先搅乱那边的时局,并且占有一席之地。

    等他腾出手来,进攻凤麟洲之时,不至于连个落脚点都要临时临为的去攻占。

    但是他的援助也不免费的,颛顼和应龙需要把从凤麟洲,抢夺来的灵药暗中兜售给阿三在凤麟洲建立起来的交易点。

    而这些药物,是北阴冥将甘柳二将负责种植的,本就是供给酆都军和玄帝军所用灵药,药效自然要比一般的鬼药要好。

    甚至有的灵药可以生肌长骨;这对于战场上的伤兵来说,只要还有一口气,就是救命稻草。

    这么好的药材,萧石竹可不想给死对头北阴朝自己独享。

    他就是想尽办法,就算是坑蒙拐骗,明抢暗夺,也要夺取一些这些药材。

    当然了,九幽国是不会自己出手的。

    正如酆都大帝暗中鼓动青丘狐国一样,萧石竹也可以暗中鼓动颛顼和应龙的。

    不过,春云说支援几门火炮的事,却让萧石竹一阵犹豫。

    他沉吟了许久之后,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而是先问了春寒一句:“你打算支援他们什么火炮啊?”。

    九幽国的火器火炮发展至今,种类不少。不少火炮射速射程和威力都不小,萧石竹显然不太愿意支援颛顼这些大威力的火炮。

    “还有一些老式的虎蹲炮,闲置着也是闲置着,不如支援颛顼他们吧。”春寒不假思索地这么回答到。

    她也自然不会把九幽国最新式的火炮,拿出来支援颛顼的。

    更何况,那些新式的火炮又不是说操作就是填弹发射那么的简单。九幽国的炮兵,都是系统训练出不来的。

    要给其他鬼官援助这些火炮,就得配备教练,否则颛顼他们也学不会使用。

    这就让春寒也觉得成本太高,没有必要。

    “这倒是可以。”紧接着,稍加思索的萧石竹,一边与陆吾对弈着,一边点头说到:“反正那些虎蹲炮闲置也不是个办法,重新回炉,得到的也只是青铜,倒是可以支援颛顼。”。

    得到了萧石竹的首肯,春寒也就可以把武器库里闲置虎蹲炮拿出来,暗中支援颛顼了。

    “不过。”紧接着,萧石竹又叮嘱道:“每一门火炮都要登记好了,切勿流落我国民间。另外,不要一次性都拿出去支援。”。

    这两个叮嘱,前者自然不必多说,火炮属于军用物资,外泄流落民居只会给心术不正之鬼有自立山头的资本。

    也是危害民间稳定的潜在危险物。

    至于后者,当然不能一口气全部援助。

    萧石竹要多留一些火炮储备,分批给颛顼的缘由,春寒稍加思索,也能明白其中几分玄机。

    无非就是不能让颛顼他们,在凤麟洲势力过大,既然成为凤麟洲一霸后,脱离了对九幽国的依靠,不再听从萧石竹的指挥。

    不过春寒也只能想到此了,还是欣然接受,并且毫不犹疑的点头应答了萧石竹。

    她哪里能想得到,这也是萧石竹深思熟虑后的决策。无非是怕一次性支援太多火炮,让颛顼一下实力大增。

    一旦这样,就会应了那句老话:“人怕出名猪怕壮。”。

    到时候,酆都大帝不枪打出头鸟才怪。

    现在的颛顼,山里打个游击,抢夺一下凤麟洲中酆都军看守的药田和药库,然后偶尔打个伏击,收拾一下落单的小股酆都军,威胁不大,酆都大帝也不会特意的去重视。

    只要凤麟洲局势相对稳定,酆都大帝也要休养生息,不会再大举进攻凤麟洲,围剿颛顼和应龙率领的鬼军。

    到时候,九幽国碍于和平条约,不可能出兵支援颛顼的。颛顼又势单力薄,在凤麟洲独自面对排山倒海的酆都军和玄帝军,只有毁灭。

    萧石竹不希望这枚插入凤麟洲的钉子,就此消亡。

    他需要这股力量,为他在凤麟洲拖住一部分的酆都军,才这么决策的。

    只要颛顼和应龙这股力量不死,酆都大帝虽然不会重视,也不会把颛顼和应龙放在眼里,但不敢轻易从凤麟洲调兵,减少那边的驻军来支援其他的战场。

    不仅如此,甚至酆都大帝还会保持凤麟洲驻军数量。

    在当地驻军缓慢消耗和折损后,又源源不断的派兵前往凤麟洲。

    那么北阴朝在凤麟洲每年花费的军费,都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从经济上,也能达到让北阴朝国库没法一下子充盈的目的。

    这些,都是萧石竹决策背后深谋远虑所想到的,却是春寒一时间,也没法想到的。

    或许要过很久,春寒才能思考到这背后如此深远的问题。

    但萧石竹既然都这么决策了,也没有什么不妥的,春寒自然是奉命行事就行。

    就在春寒才领命后,萧石竹又做了一个决策,继而道:“我们还有一些五眼神铳吧?可以把这些库存拿出来,当作买一送一的赠品,送给颛顼。不过,五眼神铳所需的铁砂**,还要铅弹等物,虽然可以打个对折,但是他颛顼还是要拿灵药来换。”。

    转瞬之间,萧石竹又借此决策,提出了一个贸易项目。</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