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洛阳傅焱行 > 5,阴谋
满脸的络腮胡子,脸上那皮肤,比月球表面还要难看。
还是个胖的恐怕有两百多斤的大胖子。
男人看到她,笑得一口黄牙连厚重的嘴唇都包不住。
“这就是洛小姐啊!还真是个大美人儿啊!” 男人在赞叹洛阳 的同时,他那嘴角的口水,就没有断过。
而且,他那yi 邪的眼神,看得洛阳很不舒服。
她很想抽身就离开。
“大伯,我想,今天的这顿饭,我还是不吃了吧!”说着,她就要转身离开。
洛佳明还没有说什么,那姓林的男人就已经一把拉住了洛阳的手腕,还趁机在她的手背上抹了一把。
那眼神里的恶心的光芒更甚了。
“洛小姐,既然回来了,就先吃了饭再离开吧!” 洛阳被他拽着手,就感觉有无数的蛆虫在自己的身上爬行一样的恶心。
她不由得后背冷汗直冒。
“松手。
”洛阳冷冷地吼道。
没想到,这个男人不但不松手,还要变本加厉。
“洛小姐这细皮嫩肉的,摸起来就是舒服。
” “我让你松手。
”洛阳再次吼道。
“洛阳,不得无礼,这是林先生,他对你满意,是你的福气。
”洛佳明说道。
洛阳见这个男人还是死皮赖脸的抓着自己的手,她干脆就不给他脸面了,直接用力一甩,终于,从这肥胖的男人的手心里挣脱了出来。
挣脱这肥胖男人之后,洛阳明显看到了她大伯洛佳明的脸色黑了下来。
“洛阳,你放肆了。
给林先生道歉。
” “道歉?”回洛阳冷冷地看着洛佳明:“凭什么?说到放肆,大伯不是比我更加放肆吗?趁我爸妈去世,我和我弟弟还小,就霸占我的家业,你这不是更放肆吗?” 说完,洛阳转身就走。
洛佳明气得七窍生烟。
“管家,给我拦住二小姐。
” “是。
” 随着管家的声音落地,洛阳已经被几个保镖给包围了起来。
洛阳转身,看着洛佳明的眼神,是来自地狱的森寒。
“洛佳明,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洛佳明反问:“你不是都一清二楚了吗?你那么聪慧过人,还能不知道我想怎样?” 说着,洛佳明陪着笑脸,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肥胖男人。
“林先生,您对洛阳......” 此时,肥胖男人又笑了起来:“洛总,我很满意。
三天之后,就是好日子,我会迎娶洛阳过门的。
” 肥胖男人说完之后,又看向洛阳,那黄牙又在洛阳的眼前晃来晃去。
“我亲爱的小阳阳,三天之后,我就来接你。
” 说完,肥胖男人又朝着洛阳走了过来,还伸手在洛阳的脸颊上抹了一把。
“很嫩,很水灵。
哈哈......哈哈......” 洛阳恶心得都想要吐了,但是,她还是生生的忍住了。
“洛佳明,想让我嫁给他,门儿都没有。
” “是吗?”洛佳明又继续坐了下来:“管家,把二小姐关进房间里,直到她和林先生结婚的那一天。
” “是。
” 管家招呼着保镖,将洛阳锁进了地下室里。
林先生看到洛佳明这样做,很是满意。
“洛总,那就这么说定了,三天之后,我会来接人。
” “好,林先生,那关于城西的那块地......” “哈哈。
”肥胖男人笑了起来:“洛总放心,我林某人,一项说话算话,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等洛小姐过门了,我自然会兑现我的诺言。
” “好,那就多谢林先生了。
” 地下室里,这里,是洛家用来堆放杂物的一个杂物间,现在可好,用来关她了。
这里虽然是她的家,但是,洛阳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所以,她对这里还是比较陌生的。
她四处寻找可以逃出去的机会,可惜,她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而且,这里,除了一盏昏暗的白炽灯,几把破旧的椅子,还有一张破桌子以外,好像连一张床了都没有。
她又在房间里翻箱倒柜,希望能够找到自救的办法。
可惜,她上蹿下跳了这么久,恁是一样可以趁手的家伙事儿都没有找到。
管家给她送饭来,听到里面的响动,吓得赶紧去报告给了洛佳明和兰雪梅。
洛佳明站在洛阳的门口,同时,还有两个保镖站在他的旁边,时刻保卫着他的安全。
“把门打开。
”洛佳明对着管家吩咐道。
管家拿来了钥匙,将这个杂物间的门打开,就看到她正坐在那张破旧的椅子上,看着他们。
“洛佳明,你给我听好了,我不会嫁给那个比我爸还要老的老男人的。
” 洛佳明听到她这话,冷笑:“这可由不得你,三天之后,林先生会来娶你的。
” “你以为我会束手就擒?” “你可以试试,你逃走了,我就直接把你弟弟从医院里给扔出去。
”、 “你......卑鄙,洛佳明,你还是个人吗?那可是你亲侄子。
” “无毒不丈夫,没听过这句话?好了,给我乖乖吃饭。
三天后嫁去林家,我就会接着帮你治疗你那个残废弟弟。
否则......” 后面的话,洛佳明没有说出来,但是,他那阴狠的目光,洛阳是看得一清二楚。
她有些颓然的瘫了下去,是啊!弟弟洛擎就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软肋。
她可以不顾及自己,但是,她一定要顾及弟弟。
“算你狠。
” 洛佳明点了一下头,便转身离开了。
洛阳握着拳头的手,差点儿将掌心给掐烂了。
“怎么办?如果我逃出去的话,就必须要带着洛擎一起离开。
如果做不到……弟弟的腿……” 洛阳一想到弟弟的腿,她就崩溃了。
她缓缓地从椅子上滑下来,跌坐在地上,就像是一个被抽去了灵魂的木偶一样。
双手抱膝盖,下巴搁在膝盖上。
她的这个姿势,保持了很久。
她在地上坐了多久,眼泪就流了多久。
等将心理所有的伤心难过全部发泄完了之后,洛阳再次站了起来。
既然这里逃不出去,那么,就只能等结婚的那一天了、。
想到这里,她看了一眼管家刚刚送来的饭菜,虽然不好,但是,她现在,必须要好好活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才能逃出去,不是吗? 她走到桌子边,将筷子拿起来,便大口大口的吃着碗里的饭。
而这边, 傅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傅焱行坐在办公椅上,正在处理着文件。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