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都市小说 > 洛阳傅焱行 > 第7章 我欠你什么了?
洛阳在心里着急得火烧火燎,而林尤新,看了一眼时间,便对司仪说可以开始了。
司仪拿起话筒,开始了这个婚礼的流程。
一开始,是开场白。
等开场白结束之后,便进入正题,也是所有婚礼的必经流程。
司仪:“林先生,您愿意娶您身旁的这位洛小姐吗?无论健康,疾病...... 您都愿意爱她一生一世吗?” 林尤新:“我愿意。
” 司仪:“洛阳小姐,您愿意嫁给您身旁的这位林先生吗?无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你都愿意爱他到生命的尽头吗?” 洛阳:“我......” “她不愿意。
” 随着冰冷的声线落地,大门随之打开,男人逆光而来。
因为身高太高,直接将从门外射进来的光线,都挡去了一大半。
所以,宾客们,还没有看到这来人长成什么模样,只听到了冰冷的声音,和强大的气场。
洛阳还没有反应过来,这突然跑出来的男人到底是谁的时候,自己的手腕,就被来人抓住,然后,被拽到了这个男人的身后。
“你......你是谁?” 林尤新虽然不认识面前的这个男人是谁?但是,光凭他身上这骇人的气场,便知道,来人并不简单。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今天,是来讨债的。
”傅焱行又用冰冷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这时,走在他身后的燕三,满头黑线,总裁,说实话,会死人吗?明明心里放不下,还要在这里来装逼。
燕三心里正吐槽着自家老板,就听到了老板冰冷的声音:“燕三,带洛小姐回去。
” “是,三爷。
” 燕三走过来,正要去抓洛阳的手,却被林尤新上前拦住。
他鼓起勇气,直面傅焱行那冰冷的视线:“先生,您是来讨债的,我想请问,我林尤新欠了您什么?” 傅焱行双手插兜,低头看着林尤新,就那么冷冰冰,阴森森的看着,直看到林尤新后脊梁骨发麻,他才开口。
“燕三,带洛小姐回去。
” “是,三爷。
” 燕三走过来,伸手,将洛阳抓走。
这一次,林尤新没有再阻拦,因为,他不敢。
就凭这男人这强大的气场,都足以将他秒杀。
洛阳被燕三带走,傅焱行又看着林尤新,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转身。
他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但是,他没有转身,只是,那语气...... “林先生,好自为之。
” 说完这句话,傅焱行大踏步离开了宴会大厅。
而林尤新,却像是被放了气的气球,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台下的宾客们,都在议论纷纷,议论这个来抢亲的男人的来历,议论他的气场,议论他俊美非凡的长相...... 洛阳被燕三抓着,塞进车里,将车门锁好,自己跑到前面去开车。
洛阳坐在车后座,看着前面开车的燕三。
“先生,请问您这是......?” 前面开车的燕三目视前方,眼珠子都没有往后瞟一眼。
“洛小姐,不该问的别问,问了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奉命行事。
” 洛阳叹了一口气,只好安安静静的坐在后车座。
这样也好,至少,脱离了林尤新这个虎口了。
至于是不是狼窝,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么想着,昨晚着急得一夜没睡的洛阳,竟然在绑匪的车子上,就这么睡着了。
等到地方的时候,燕三先下车,走到傅焱行的车边,敲了敲车窗。
傅焱行将车窗降下来,看着燕三:“人呢?” “三爷,洛小姐......睡着了。
” “ 睡着了?” 傅焱行的眉毛皱得比珠穆朗玛峰都还高。
说完,他下车,径直走到洛阳的车旁边,打开车门,一手抓住她的后衣襟,就将她像拎小鸡似的,拎出了车子。
洛阳本来是睡得很熟的,身体突然腾空,她吓得瞌睡虫一下子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睁开眼睛,就见到自己已经离开了地面。
再转头一看,竟然被刚刚那个抢亲的男人给拎了起来。
“喂,喂,你干嘛?”洛阳吓得直嚷嚷。
傅焱行冷冷地看着她,嘴里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洛阳,我说了,我是来讨债的。
” “讨债?”洛阳左思右想,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欠了这号人物的债啊! 她谄媚的笑着,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男人。
“那个......先生啊!抱歉,我实在是想不起来,我欠了您什么债了?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不认识?”傅焱行周身的气息更加的森冷,就像是有无数的冰块,从他身上掉落下来一样。
他拎着洛阳,大踏步的往眼前的别墅里走去。
“喂,喂,先生,先生,您先放我下来......” 洛阳的话,就像是空气一样,被某人无视。
她还是被拎进去,扔到了地上。
洛阳被他这一甩,摔了个屁股蹲儿。
她揉着屁股站起来。
“喂,先生,你讲不讲理?我明明说了,我没有欠你什么啊?” 洛阳没好气的瞥着眼前这个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人。
明明,她心里还感激他把她从虎口里救出来,现在,就冲他对自己这样,她心里的那点儿感激之情,一下子消耗得无影无踪。
傅焱行冷漠的看着洛阳,他手里把玩着一把刀,那明晃晃,寒气四溢的瑞士军刀,看得洛阳的心里又是一阵发寒。
但是,她还是定了定心神,做出一副大义凛然又英勇就义的样子。
“你不用吓唬我,现在是法治社会。
我没欠你什么,再说了,就算是欠了你什么,也不至于要用我的命来偿。
” 傅焱行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又继续把玩着手里的瑞士军刀。
“洛小姐,还是想不起来你欠了我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