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03池塘边的小树林
我兴奋的几步就走到了大门前,恬恬半个身子露在外面。
她说她爸妈都睡觉了,一个人害怕,想让我留下来陪她。
我当然是十二分的愿意。
只听她又说道:“进来的时候慢一点,明天要记得早走。
不能让我爸妈发现你。
” 我答应一声,抬腿就要进门,忽然,家里的房门响了:“是恬恬回来了么?我给你买的药放你房间了,我一会儿就给你送水过去,今晚咱娘俩好好的说说话。
” 恬恬答应一声:“妈,是我回来了。
”又接着对我说:“丑儿,你回家吧。
我后天就走了,明天晚上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
你早点去池塘边的树林等我,有机会我就去找你。
”说完,抱住我的脖子在我的脸上亲了好几口。
我只好无精打采的往家中走去。
在路过大傻二傻大门的时候,看到他们家的院子里还亮着灯。
只听大傻说:“兄弟,今晚是我把心儿背回来的,我先去。
” “不行,下午去地里干活的时候,你偷跑回来一次,该轮到我了。
” 这个时候,我才突然想起来,刚才去池塘边的是大傻二傻兄弟俩。
上个月这兄弟俩买回来一个媳妇,叫心儿,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
我见过她一次,大大的眼睛,小巧的嘴唇,脸上虽然满了忧郁,可是遮掩不住眼神的晶莹,她应该属于那种江南妹子,皮肤好,让人在心生怜悯的同时,再也忘不掉她。
把心儿买回来之后,是兄弟两人的共有财产,轮流和心儿睡觉。
只听大傻妥协了:“兄弟,你可看好了,再跑了可就没有了。
” 二傻说:“放心吧,把门就绑上,出不来。
” 这兄弟俩还是这么个玩法,我摇了一下头,就回家了。
明天还要早起去收药材,回家后就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我开着面包车出村路过池塘的时候,见好多人在围着池塘,有会水的在池塘里游动着。
听说是大山死了。
心儿说谁能送她到县城的火车站或汽车站,她就让谁睡。
大山并没有能力送心儿出去,只是骗她。
昨晚刚压在心儿身上的时候,被大傻二傻扔池塘里淹死了。
大山当了一个风流鬼,昨天晚上我和恬恬看了个一清二楚,一人抬着他的头,一人抬着他的脚,喊了个一二就扔进了池塘里,跟条死狗一样。
今天我要去桃花疃,离我们村二十多里地,在一个山崖边。
这里不但有各种名贵药材,山美水美人更美。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桃花疃盛产美女,个个赛天仙,似桃花。
能娶到这里的姑娘当媳妇,没有点能耐是痴心妄想。
一路往上,山路虽然崎岖,但是我已经走惯了,也就很轻易的到了地方。
在村中间的一个商店门口,我把后车门打开,电子秤搬下来放到地上,就算是开张了。
周围有七八个村庄,每天去一个村,已经是个固定的规律,星期天正好来桃花疃。
所以,不用喊也不用叫,人们都拿着不同的药材到这里来。
我总是以质论价,童叟无欺,所以,都愿意卖给我。
因为惦记着晚上和恬恬见面,所以,尽管我面包车里还没有满,但我还是决定早点回家。
就在我收拾起来要走的时候,忽然,来了一老一少,篮子里挎着新鲜的金银花。
我一看,就说:“我不收鲜的,拿回家晒干,下次来的时候卖给我吧。
” 老人说:“我这孙女等着明天交学费那,你就给我们收下吧。
这都去山上采了一天了,中午饭还没有吃那。
” 我抬头一看,正好和面前站着的一个女孩的目光相遇,只见她的眼里噙着泪水,正热切的看着我。
她的年龄和恬恬不差上下,均称的身材,梳着两条长辫子,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闪呀闪的。
我就又说:“这鲜的拿回家我也没地方晒,时间长了就会发霉变质。
这样吧,你们学费还差多少?我可以先把钱预付给你。
” 女孩有点羞答答的看着自己的脚尖,说:“还差一百多那。
” “那你这些也卖不了一百多呀?” “我下个星期天还去采的。
”说着,就抬起那一双好看而又明亮的眼睛看着我,充满了期待,也满含着羞涩。
我二话没说,掏出一百块钱就递给了她:“够吗?不够我可以多给你一些,等你采了药材卖给我就是了。
” 女孩说:“够了,够了,谢谢你。
”说着挎着篮子就走了。
老太太告诉我,这是她的孙女,叫双儿,现在上高中。
双儿的父亲有病,卧床不起,她的母亲早些年跟着一个收干果的跑了。
现在生活挺难的。
全家的指望就是盼着双儿能考上大学,将来有出息。
我望着双儿远去的背影,心里有一点酸楚。
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就快要落山了,我交代给父亲,他要分门别类的装在一起,等满了车的时候,再送到县城的药材公司。
我洗了个澡,换上了一个裤衩子和背心,吃了点饭就要往外跑。
父亲说有几样药材够装一车了,明天去县城送一趟吧。
现在天热,家里的仓库又不通风,潮湿发霉了可就赔钱了。
我说知道了,就顺着小巷往池塘边的树林走去。
恬恬说明天她就要走,今天晚上是最后的机会了。
如果错过今晚,恬恬再回来的时候,就不一定是原装了。
她这么漂亮,又去了那么大的地方,肯定会经不住诱惑的。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后悔死了,因为在上学的时候,我就有好多机会收购她的,但那时胆子太小,都没能如愿。
今天晚上说什么也不能放过她了。
我在树林的边上,一会儿站着,一会儿坐着,香烟也是抽了一支又一支,总是不见他的影子。
我不禁感到心急火燎的。
又一想,她明天就走了,今晚家里一定有亲戚来为她送行,有可能脱不开身。
于是,我就给她发了一条消息:“恬恬,你啥时候来?” “再等会儿,送走客人我就去。
”她很快回复我说。
这个时候,月亮已经升起了老高,池塘的水面上镜子一样,中间一团月光硕大无比,灿烂辉煌的。
我又点着一支烟,漫不经心的吸着。
忽然,有一个影子在池塘的对面徘徊着,借着皎洁的月光,我恍惚看到是个女人,而且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大傻二傻买来的媳妇心儿。
不知道心儿今晚又要找谁帮她逃走,看来她无从选择,只要有人答应她,她就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献给他,不管是不是骗她。
后来,我看到她藏在了岸边的芦苇中,等待着要帮她的人。
恬恬的表妹挺懂事的,或许是恬恬在路上的时候嘱咐了她,她主动的去了一边,于是,我抱住了恬恬。
她刚刚洗过澡,身上又滑腻又柔软,然后,我又紧紧地抱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