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04车站拥别
我激情澎湃,因为是第一次,心里有一些慌张,动作上更是笨拙。
就在我着急的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我感到我被人打了一下。
可是,我并没有停下寻找,以为是掉下的树叶刚好砸在了屁股上。
可是,我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又被打了一下,而且,这一下的力道还不小,只听“啪”地一声,就像是我刚才与恬恬的肌肤接触的声音时是一样的。
我不由的抬头往后看了一下,这一看不要紧,原来是恬恬的表妹正蹲在我们的身边,正又高高的举起了手。
我喊了一声:“不要!”可是,她的手掌还是结结实实地落了下来。
我一下子从恬恬的身上起来,怅然的站着。
这时,恬恬也发现了她表妹,也从地上坐了起来,抓起她的衣服,捂在自己的身上。
然后说道:“嫣然,你干什么?” “姐,你和这小黑孩玩真的?你这样以后还值钱吗,还能在广州找到你心中的白马王子吗?可惜了!”说着,就站起来双手在我的胸膛上推了一下:“快点滚开!”我只好退后两步,找到自己的衣服,慌乱的穿在了身上。
这时,恬恬对她表妹说:“嫣然,我是要给丑儿当媳妇的,你管我干什么?” “姐,你的理想就是在广州挣到钱以后,再回来嫁给这个小黑孩吗?凭你的姿色,你的身材,在那么大的城市里,闭着眼也能抓一个比他强一百倍的人。
可是,你要是破了身谁还要你?”嫣然说着,又对我吼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姐差点被你糟践了!”说着,扶恬恬起来,让她也穿上了衣服。
恬恬这时候说:“嫣然,我们来的时候不是说好了,你要躲开的么?我不能给丑儿的话,就负了他。
” “姐,你傻呀。
我还以为你就是和他说说话,最多也就是亲个嘴什么的,谁想到你会和他玩真的?辛亏我没有走远,不然你就毁在他手里了。
”说完,拉着她就走了。
我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她们钻出树林往村里走去。
我知道这下彻底的完了。
恬恬和这样一个表妹在一起,会囫囵着身子回来?听她表妹的意思,不但要去广州挣好多钱,还要在那里找到男朋友,从此彻底地告别这个小山村。
我没有一点责怪恬恬的意思,把所有的愤恨和恼怒都归咎在了嫣然的身上。
哼,丫头,你等着,看哪一天你落在我手里,我非先上了你再说! 这个时候,我哪里也不想去,腿上也跟抽了筋似的走不动。
于是,我坐在地上,掏出烟点着抽了起来。
刚才还镜子一样的水面上掀起了层层涟漪,原来是起风了。
忽然,池塘对面的那个人站了起来,在缓缓地往这边走来。
我看着她,感到这就像是一个传说故事一样。
奶油般迷离的月光下,池塘旁,树林边,一个多愁善感的神仙姐姐从天而降。
她找不到回家的路,一个人孤独的徘徊,苦苦的寻觅…… 渐渐地,她走近了树林,我仔细一看,还真的是那个叫心儿的姑娘,她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的向池塘中眺望。
我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或许是无聊,或许是纠结,或许还有一些猥琐,我摸起一块小石头就照着她脚底下扔去,“砰”地一声,石头在她的脚底下打了几个滚,又滚进了池塘里,泛起了一阵小小的浪花儿。
心儿并没有受到任何惊吓,这对她来说,也许已经算不上什么,她所经历的已经太多太多了。
过了一会儿,心儿转过身来,向树林里走来。
这个时候,我竟然莫名其妙的有一种心跳和紧张,说不清道不明的。
心儿已经发现了我,因为我嘴上叼着的香烟在明明灭灭的,心儿过来以后,就蹲在了我的身边,就像是我们有约定一样。
她仰起头看我的时候,我发现这是一张多么俊俏而又妩媚的面容,虽然经过了那么多的摧残,但依旧艳丽,依旧灿烂。
特别是她长长的黄色秀发,这在我们这里是没有的。
一看,她就是一个在城市里长大的女孩。
她仰着脸,终于启齿用普通话问我:“大哥,你能送我去县城吗?” 也不知怎么的,我点了一头。
真是鬼使神差,我几乎连想都没有想。
是她长得太甜美,还是我有猥琐的想法在里头? 她说:“大哥,我什么也没有,只有这身体,你拿去吧。
”她的话语里没有丝毫的感情,也没有任何的羞涩。
我摇了一下头。
她接着问道:“你嫌我脏?那我去洗洗再回来,你等着。
”我拉了她的胳膊一下。
表示不是这个意思。
她又接着说:“我会游泳,淹不死我。
” 我还没有这样的习惯,还不能与一个陌生的女孩子一上来就这样。
她拿起我的手,放到了她的身上,然后告诉我:“大哥,我会尽力的,你只要送我走。
” 渐渐地,我找到了感觉,是那种从手心里传导到全身的电流一般的酥麻。
我的手停不下来了。
忽然,池塘边走来了两个人,他们站在那里,在往池塘里指指点点,我一看是大傻和二傻兄弟俩,他们来找心儿了,在这一瞬间,我的眼前出现了昨天晚上他们把大山扔进池塘里的景象,于是,全身哆嗦了一下,立即把手抽了回来。
这时,心儿站了起来,走出树林,站在大傻二傻的面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把兄弟俩的手各拿起一只放在上面,一忽儿,兄弟俩就“嘿嘿”笑着走了,边走边说:“回家等,回家等。
” 回家以后,我就把院子里的灯光打开,把要送药材公司的药材装上了车,第二天天刚亮,我就出了村。
在村口的池塘边,我停下车,到处的张望了一下,不见新的踪影。
这时,我想心儿有可能是改变了主意,也有可能是真的被大傻和二傻给绑在了床上。
而且,我看到已经有起的早的人去地里干活,也有去树林里捡树枝的。
我怕被人发现在等心儿,同时,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就是到火车站看恬恬最后一眼,也算是为她送行了。
到了县城以后,我先去药材公司把中药材交上以后,便急忙去了火车站。
我把车停到停车场,快速的去了候车室,老远,我就看到了恬恬。
她今天更加特别的漂亮,头发没有梳成辫子,而是披散在肩头,舒展而又黑亮。
她看到我以后,眼睛一亮,就跑了过来。
她回头对她表妹喊道:“嫣然,检票进站的时候别忘了喊我!” 出了候车室,她就扑在了我的怀里:“丑儿,你咋来了?” “我来看看你。
”我嘟囔道,然后,用手抚弄着她的头发,说道:“你的头发又黑又亮的,真好看。
就这样留着吧,我还是喜欢你梳长辫子的样子。
” “那行,连同我的身子,都给你留着。
”恬恬要给我一个拥抱的,忽然,有个男的站在一旁在看着我们,恬恬就说:“这个人就是嫣然的舅舅,是专门来接我们的。
”我一看这个人虎背熊腰的,是个壮汉,而且,看我们的眼神也不对,一副很警惕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他喊道:“恬恬,快点,就要检票上车了。
” 恬恬恋恋不舍的离开我,招着手说:“丑儿,我很快就会和你联系的,我们广州见!” 恬恬走了,把我的心也带走了。
于是,我就照原路返回了。
我没有回村里,因为我要去的那个村庄,一定老早就有人在等着卖药材了。
如果今天不去,他们会说我不守信用,将来就不会把好的药材卖给我,晚去一会儿不要紧,但是不能不去。
这是父亲拧着我的耳朵嘱咐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