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品书阁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村夫 > 027茫茫人海
到了火车站,我就下车让面包车回去了。
然后,背着自己的布包包就进了火车站,到处都是橱窗,贴着南下北上的列车时刻表。
我看不懂,也费事,就直接的排队到了售票窗口。
我问有没有去广州的车?售票员问我是直接到广州的还是倒车也可以?我说是最早最快的。
然后就给我了一张到上海倒车的票。
我就问了一下,去了上海还要不要花钱再买票?售票员说不用花钱了,但是需要签证。
我点头,说明白了,其实我还是不明白,到时候再问吧,鼻子底下有嘴,到哪里都是好人多。
后来我才得知,别看我们这个县城不大,但是却是南下北上的交通要道,去上海南京的都从我们这里经过,平时二十分钟就是一列,但是有停的也有不停的。
直达广州的只有两趟,一趟在下午,一趟在夜里。
我等不到那个时候,所以,先上车离开这里再说,我知道不会有人追我,但是还是离开这里踏实。
果然,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始检票了。
这是我第一次坐火车,感到新奇,也有点小刺激,我老远的看到过在田野里跑的火车,呜呜的很快,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我这一生不知道有没有坐火车出远门的机会,梦想这么快就实现了。
踏上火车,因为是不过年不过节的,车上的人并不多,有的是座位。
我选了一个靠窗的坐下,把包包就挂在了座位里面的衣钩上,火车开动不久,就有列车员过来告诉我,说要把包放在行李架上,这是挂衣服用的。
我赶紧的拿下来,把布包的两根带子系了一下,就扔在了行李架上。
那个列车员走了的,可是一回头发现我扔在行李架上的包包以后,就又走了回来:“你是第一次坐火车吧,行李不能乱扔乱放,一定要摆放整齐。
” 这火车上的规矩还这么多,当我站起来去整理的时候,列车员已经帮我整理好了,我就向列车员点了下头,然后就老老实实地坐下了。
我把双手抱在胸前,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景色。
现在我的脑子里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快见到恬恬了。
我在想着见到恬恬的时候,她该是怎样的一种表情,一定先是惊喜,后是高兴地大跳,到最后,就会不管有多少人在场,会一下子扑进我的怀里。
到了上海,我都没有挪一下地方,没有喝水,也没有去卫生间,甚至都没有把抱在胸前的手放下来。
下车后,在站台上找了个工作人员问清楚后,我才去签证。
从上海去广州的火车就多了,随便坐那一趟都行。
就这样,总共在车上度过了二十六个小时后,我到了广州。
下车的时候是上午的十点钟,下车后我就傻眼了,因为这里的人太多了,简直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
出来以后,我根本就不知道再去哪,在出站口,有好多问我去哪儿的,也有问我要不要住旅馆的,我都没有应声,都是用摇头来回答,因为这里的语音条杂乱无章,什么话都有,有的我能听明白,有的一点也听不懂,我担心一个乡下人,说着跟这里不一样的话,再被骗了或者是被宰了,于是,我就是摇头,他们摸不清我的底细,自然就不会对我有什么行动。
我漫无目的往广场外走去,根本也分辨不出个东西南北,先出去再说吧。
可是,这里你也不知道是广场还是街道,仍旧是人头攒动的,你挤着我我挤着你的,到了有车的地方,虽然汽车不如人走得快,但是,我知道是大街了。
于是,我就随着人流,他们过我就过,他们停下我就停下,这样过了几条大街后,我在一个楼房前面的台阶上停下了。
这里不知道是个什么单位,门口都有戴大盖帽的站岗,我在台阶上坐下,这才从口袋里掏出烟来点燃了一支。
从昨天早晨进了火车站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抽一支烟,车站大厅里不让吸,火车上也不让吸。
不过,在火车上的时候,我看到有人在车厢头上抽烟的,我没有这么大的瘾,也就没有过去抽。
现在感觉抽一支是真香,几大口就抽完了一支,然后,又点上一支慢慢的抽着,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里到处都跟花园一样,街道两旁不但有叫不上名来的树木,还有花和草,整个城市都是那么干净。
人和车也是各走各的的道,感到不理解的是为什么这里的车这么多,还不如人走得快。
第二支烟抽完的时候,我也没有决定好我到底该去哪里。
最后,还是觉得鼻子底下有嘴,除了吃东西就是用来说话的,我就走到了那个大门底下,我想找这里戴大盖帽的问一下,他们一般不会骗人的,因为戴大盖帽的都是执法人员,他们不糊弄老百姓。
到跟前一看,门口挂着一个大牌子,是xx银行。
我走到门口,问开发区怎么走?他们说这里好几个开发区,不知道我问的是哪一个?我就说是需要工人多的地方。
他们说是xx开发区,去那里看可就远了,公交车的话要换好几次,像我这样初来乍到的,根本就没有办法找到地方。
我就问那怎么办?他们给我出了个注意,就是坐出租车。
我一听就怵了头,他们真不愧是戴大盖帽的,不但待人热情,还服务周到,百问不厌,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叫保安。
他们中就有人叫过来了一辆出租车,还嘱咐他要打表,不能绕路,更不能宰客,否则就投诉他们。
出租车司机点头,表示没有问题,一定安全正常的把我送到地方。
出租车是快,不过也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出租车司机就问我是哪家工厂?我说不上来,他就说那你在这里慢慢地找吧,这周围全是工厂,还有上万人的大工厂。
我就下了车。
他跟我要了八十五块钱,还给了我一张那种“哗哗”地打印出来的票据。
我说不要,他硬塞给了我。
我只好团了一下塞进了裤兜里。
这里的天气热多了,刚走了时间不长,就出了一身大汗。
我怀着急切的心情,找了好几个工厂,可是,都说这么大的工厂,只说名字是查不到的,要说出车间和班组,这样,才能打进电话去帮我把人叫出来。
我哪知道到底是在哪家工厂,更不知道是什么车间什么班组了。
于是,我只好汗流浃背的找了个有树的荫凉停了下来。
这么大的地方,找一个恬恬那不就跟大海捞针一样?我感到很是失望了。
眼看着已经是中午了,我看到马路对面是一排一排的快餐店,就找了一家进去了。
我正吃的时候,就看到好多人涌了进来,他们有男有女,年龄都不是很大,而且穿的工作服也不一样,看来不是一个工厂的。
听口音更是南腔北调,什么地方的人都有。
听他们讲话,我知道本来中午公司是管饭的,可是,就是老一套,大米饭,炖土豆,就跟喂猪一样,早就吃厌了。
所以,隔一天就跑出来吃顿饱饭。
于是,我就赶紧的吃完,出来站在马路边的树底下,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恬恬在家的时候是挑食的,不和胃口的就是饿着也不吃,我就怀着侥幸的心情,说不定站这里就能正好碰到她。
可是,站在这里一个多小时,并没有发现她的人影。
人都走光了,三三两两的都进了不同的大门里,马路上也平静了下来。
下午,我又找了几个地方,还是让我失望,我感到这样不是个办法,可是又有什么好办法呢? 傍黑的时候,又是涌出来了这么多的人,整个马路上都满了人,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了好多卖小吃的,还有什么铁板烧烤现做现卖的,就跟我们那里过年时候的大集一样热闹。
我背着我的布包,走了几个来回,忽然又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今晚我住在哪里?我打听了一下,有人告诉我要住旅馆,怕是已经满员了。
就在那些餐馆的后面,全是旅馆,差不多有好几十家。
说这里的房间很紧俏的。
我就赶紧的往那边跑去,不管咋的,先住下再说。
还真是如那个人说的一样,找了好几家,都在门口挂上了牌子:“本店已满员。
”又走了几家,虽然没有挂牌子,但是,老板却说:“地方是有,你坐着等一会儿就有走的。
” 我奇怪的问:“人家既然住下了,怎么会只住一会儿的?” “住,住。
”身份证都没看,直接交上押金就让我去房间了。